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全现在 07-31

德尔塔变异带来的好处可能被忽视了

随着疫苗的普及,过去数月新冠疫情在许多国家和地区得到了有效控制,民众的生活逐渐回归正常;但新冠德尔塔(Delta)变异病毒的出现给了人们当头一棒,它迅速成为多个地区新发感染的主导病毒株,尤其是在引发中国最近这一波疫情之后,医疗机构、媒体和民众再次陷入担忧甚至恐慌。

人们共同关注一个问题:新变异是否会把当前积极的防疫态势拉回到疫情之初?这一问题可以进一步分解为以下几个关键问题:1. 新变异是否更具传染性?2. 新变异是否更致命?3. 新变异是否逃逸业已建立的免疫屏障,让感染过病毒或接种过疫苗的人再次感染?

在回答这些问题前,我们需要先了解当前流行毒株 Delta 是如何成为关注焦点的。

Delta 是一种具有高度传染性的新冠病毒株,于去年底在印度首次被发现,然后迅速主导了印度和英国的新发新冠感染。美国首例 Delta 病例于今年 3 月份确诊,目前美国大约有 80% 新发感染为该变异株。此外,以色列、日本以及近日在中国局部出现的感染,主要也是 Delta 变异。

结论是明确的,Delta 变异相对之前出现的几种变异,在传播速度上更有优势。Delta 病毒高效传播的特点使其成为多个机构和民众关注的焦点。

图片:CFP

病毒(尤其是 RNA 病毒)在传播过程中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异,这种现象本身体现了物种进化的规律,是自然选择的结果。感染能力强、传播快的变异自然会主导疫情流行,这两个特点正是 Delta 变异所具备的,决定了该变异会加速流行。

Delta 变异毒株感染是否更致命?迄今医学界尚未有系统性比较研究,但可以从几个 Delta 变异占主要新发感染的国家和地区的情况做粗浅对比。处于奥运会中的日本,新发感染数再次到达高峰,Delta 变异占新发感染的 70%。但当前的新冠病死率已不及上一波高峰时的 1/10,死亡人数多日维持在个位数。以色列最近每日新发感染超过 2000 人,死亡多日维持在 5 人以下。英国每日新增 5 万例左右,死亡不足百人。

这些都表明 Delta 变异主导的疫情新阶段,病死率远远低于前几波疫情(不同毒株)。上述对比的不严格之处在于观察对象群体不尽相同。

Delta 变异能否造成接种过疫苗的人再感染?答案是肯定的;Delta 变异能否逃逸当前上市疫苗对病毒传播的阻断?答案为几乎不能。

即使对疫苗研发时针对的毒株,疫苗的保护也不是 100%。英国一项研究表明,辉瑞疫苗对 Delta 变异预防有症状感染的效率为 88%,预防重症有效率为 96%。Moderna 公司的 mRNA 疫苗也有类似效果,尽管疫苗产生的中和抗体对 Delta 变异的中和滴度略有降低,但依然足够有效。目前观察的结果,完成接种了冠状病毒疫苗的人,比未接种疫苗且不采取其它预防措施的人感染新病毒的风险要低得多。

下一个问题是:Delta 是否比原始毒株更容易让接种过疫苗或从自然感染康复的人带来突破性感染?答案并不十分明确,至少对两款 mRNA 疫苗接种后人体获得的免疫,突破性感染并未构成太大的危害。

感染 Delta 变异毒株的患者在症状上和其它毒株类似,有细微不同。如潜伏期短、年轻人感染人数相对多、病毒繁殖快(导致病毒载量大)、传播快。但这些并不一定是该变异的特征,也有可能是观察的人群不同所致,例如年长的人优先接种了新冠疫苗,被 Delta 变异感染的比例自然会更低,未接种疫苗的年轻人当然更容易被感染。

截至 7 月 22 日,美国完成接种疫苗的 1.6 亿人中,有 6.5 万人被再次感染(突破性感染),占接种疫苗者的万分之四。疫苗预防感染有效率依然符合预期。接种疫苗的人如果感染了 Delta 变异病毒后,要么无症状,要么症状非常轻微。症状更接近普通感冒的上呼吸道感染,表现为头痛、流鼻涕和喉咙痛,而咳嗽、呼吸困难、嗅觉改变等症状相对较轻。

有零星的研究数据支持上呼吸道(鼻腔)中 Delta 变异病毒浓度相较于其它毒株感染时更高,而且认为接种疫苗后的突破性感染患者更容易传播病毒,这些还有待进一步证实。新冠病毒感染的是下呼吸道上皮细胞,目前并无证据表明其在上呼吸道中发生感染和复制。即使变异后的病毒获得了感染上呼吸道的能力,也未尝不是好事,因为上呼吸道感染的病毒如普通流感病毒往往症状轻微,致死率很低。

图片:CFP

当医疗机构、媒体和民众在渲染 Delta 变异的危害时,一个重要的事实可能被忽略,那就是高传播率的 Delta 变异出现的积极意义。如果致死率不高(即使只是在年轻群体),那么高传播率的变异就更容易通过自然感染让不愿接种疫苗的群体获得免疫,从而形成对原始毒株(高致死率)的免疫屏障。

疫情发展到今天,我们已经积累了很多关于新冠病毒的认识。Delta 变异在多个国家和地区成为主导毒株只用了短短几个月时间,它是目前最受关注的疫情主导毒株,但变异不会终止,将来会有更多的变异出现。例如,最近南美出现了 Lambda 变异。像 Delta 这样的变异毒株主导疫情是一种必然,也为疫情的结束提供了可行的模式。新冠疫情的结束必将以一种高传播率、低致死率的变异毒株出现为开端,Delta 变异的出现正是其体现。

疫苗不够,感染来凑。通过疫苗接种,短时间内难以在全世界所有国家和地区建立起免疫屏障,疫情的结束一定是高效的疫苗和高传播率的变异病毒共存的局面——通过疫苗保护高危人群,同时通过高传播率的变异病毒迅速在低危人群中建立起免疫屏障。

新冠疫情之初,在没有疫苗、没有药物、对病毒缺乏认识的情况下,保持社交距离、限制聚会、减少旅行等防疫措施有助于减缓疫情发展,减轻对医疗机构的压力。时至今日,人类已经有了多款高效新冠疫苗,感染死亡率也得到了很好地控制,那么逐步放开疫情限制,在可控的情况下通过疫苗和自然感染形成群体免疫,必将成为终极选择。(本文作者为生物学博士)

————————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 为何鸭 "(duck_why ) ,凡事多问一个 why。

以上内容由"全现在"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全现在

全现在

在这里,看见不一样的世界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