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评价特斯拉「杀人」被免职,苏箐失言违背华为「家规」?

耿直 or 言论不当。

头图来源 | 网 络

作者 | 秦章勇

编辑 | 王 妍

7 月 27 日,一则华为智能驾驶 " 重臣 " 因言被免职的消息在整个汽车行业流传开来。

一片猜测声中,华为官方在第一时间给出答案。" 我公司智能汽车解决方案 BU 苏箐在参加外部活动谈及自动驾驶技术与安全时,针对特斯拉,发表了不当言论,苏箐已进行了深刻检讨。但鉴于其言论造成的不良影响,我公司决定免去苏箐智能汽车解决方案 BU 智能驾驶产品部部长职务。苏箐将去战略预备队接受训战和分配。"

与此同时,华为也宣布了由卞红林接任苏箐为新任智能驾驶产品部部长。华为内部人士告诉未来汽车日报,目前卞红林担任华为消费者 BG 的 CTO 兼硬件工程研究部总裁,该职位等级远高于智能汽车产品部部长。" 不同的领导有不同的思路,对内部肯定是有影响的。新任领导更强势,业务也比较强。"

看起来,如今的这一切都是苏箐在为二十天前的发言而付出代价。

7 月 8 日,在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苏箐评价特斯拉近几年的高事故率," 机器进入人类社会和人类共生的时候机器是一定会造成事故率的,讲难听点就是‘杀人’,只是说我们要把它的事故概率降到尽量低。从概率上来说,这就是一件有可能发生的事。" 因为 " 杀人 " 字眼的出现,立刻引发了争议。

同时,与行业士气高涨不同,苏箐还对 L5 级自动驾驶泼向一盆冷水,直言 "L5 作为目前自动驾驶的最高级别,将是一个灯塔,我这辈子估计看不到了。"

在华为 ADS 量产之际,带队的关键人物被免职,华为智能驾驶业务是否会增添变数?而作为老华为人,苏箐的去向又将如何?

1

华为在担心什么?

临阵换帅历来是兵家大忌,尤其是在智能驾驶激烈竞争,中高层人才稀缺的当下,任何调整都可能关乎着在行业中的进击速度。而在短短二十天的时间里,华为就匆匆做出任免决定,究竟是在担心什么?

从苏箐的履历来看,他从华为终端公司首席架构师,领导开发华为达芬奇 AI 芯片架构,到之后出任华为智能驾驶产品部部长,带领华为智能汽车业务的 ADS 团队,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技术 " 大牛 "。而华为多位内部人士也对其能力颇为认可。

今年上海车展,随着搭载有华为自动驾驶系统 ADS 的北汽极狐阿尔法 S 华为 HI 版车型的惊艳亮相,苏箐作为华为智能驾驶产品线 ADS 负责人,也开始走向台前,被外界所熟知。

或是出于对技术的了解,在接受媒体采访或公开谈话时,苏箐思维敏捷且总能语出惊人。比如在谈及对 Robotaxi 的看法时,苏箐表示," 你打死我我也不会去做 Robotaxi,Robotaxi 是一个结果,不应该是商业目标。" 在面对华为自动驾驶在国内属于第几梯队的问题时,苏箐则放言," 绝对是第一 "。

来源:华为

在一位华为前员工看来,苏箐耿直的言论以及高调的表态总能让人联想到余承东。作为华为高管中的异类,余承东一直以高调敢说的风格闻名于业务,也因此收获了 " 余大嘴 " 的绰号。不过在上述人士看来," 余承东吹的牛都实现了,但苏箐说话不只是吹牛,还树敌。"

另一位华为内部人士告诉未来汽车日报,目前华为处于内部结构调整阶段," 他在这个时间点出这种事,无疑是给别人递刀子。" 而在任正非的 60 条军规中,他也始终强调,华为管理要 " 静水潜流,沉静领导,灰色低调、踏实做事,不张扬,不激动。"

在本次由任正非亲自签批署名的任免文件中,他表示," 华为公司尊重产业界每一个参与者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努力与贡献,也希望与产业界共同推动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

更重要的是,即便华为在自动驾驶领域有着巨大优势,但企业对于全套搭载华为自动驾驶解决方案仍有不同的看法。

前不久,上汽董事长陈虹就发表 " 灵魂论 "。在他看来,与华为这样的第三方公司合作自动驾驶等于让别人掌握了灵魂,上汽只提供躯体," 上汽是不能接受的。" 而蔚来 CEO 李斌以及小鹏汽车 CEO 何小鹏均有着相类似的观点。

事实上,即便是已经和华为合作的北汽极狐,也不想将命运都交由华为一家。6 月,极狐与百度联合发布新一代量产共享无人车 Apollo Moon,新车基于百度最新一代的共享无人车技术。

这意味着尽管拥有领先的技术,并定位于帮助客户造好车,但在灵魂的掌控问题上,华为仍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或许对于目前的华为来说,低调才是更稳妥的进攻方式。

2

" 冲刺交付 "

按照官方说法,苏箐将去战略预备队接受训战和分配。未来汽车日报了解到,华为的战略预备队是类似人力资源池一样的存在,培训周期有几周或几个月不等,在此期间将给员工时间寻找下一个新的赛道。

对于苏箐去留的猜测,一位华为员工告诉未来汽车日报,此次苏箐直接被免职分配到战略预备队,应该不会意味着升职。" 如果是升职肯定会直接升,现在正是华为汽车业务用人之际,不会放到池子里。"

如今摆在眼前的,是华为 ADS 接下来的发展。苏箐此前曾透露,华为自动驾驶研发团队有超过 2000 人,目前已经有极狐、长安、广汽等车企和华为产生深度合作," 未来还将有一些其他的大厂。"

对于华为来说,量产最为紧迫的是极狐阿尔法 S 华为 HI 版,该车采用了华为全套的智能汽车解决方案。根据极狐方面透露,阿尔法 S 华为 HI 版的订单已经破千。

来源:极狐

7 月,广汽集团表示,广汽埃安将会与华为联合打造豪华高端品牌,其中首款车型 AH8 将于 2023 年推出,此外还有两款基于 AH8 同平台的高端 MPV 和轿跑。而华为和长安、宁德时代三方联合打造的首款产品,目前也已经完成了前期研发工作,计划 2022 年量产。

可以预见的是,接下来华为在 ADS 方面有着不小的量产交付压力,而这也成为卞红林接棒后的首要任务。

公开资料显示,卞红林 2011 年加入华为,此前负责华为终端市场。据上述华为内部员工透露," 可以说,华为终端旗舰机就是卞红林一手带起来的。"

与此同时,随着汽车业务重要性和比重的不断提升,其内部结构也在不断调整。

2020 年,华为提出将智能汽车解决方案 BU 的业务管辖关系从 ICT 业务管理委员会调整到消费者业务管理委员会。5 月 18 日,华为内部发文,余承东将担任智能汽车解决方案 BU CEO,同时继续担任消费者 BG CEO。

作为华为消费者业务领头人,在余承东接管了华为智能汽车业务后,也加快了华为汽车和消费者业务的整合。这也意味着经历了前期的研发,华为将利用消费者业务庞大市场让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快速落地并变现。

以上内容由"未来汽车日报"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