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英国报姐 07-29

太强了!数学博士后勇夺自行车奥运金牌,大女主开挂人生

上周日,本届东京奥运会中爆出了比赛以来最大冷门。

来自奥地利的数学家 Anna Kiesenhofer(简称:Anna)在女子自行车公路比赛中摘得桂冠,成为本次奥运会最大黑马之一。

Anna Kiesenhofer(中间)

有多牛呢?

没带教练,没有队友,首次参加奥运会的 Anna,凭一己之力碾压荷兰名将 Annemiek van Vleuten(绰号 " 外星人 ",曾获得三次世界冠军),获得冠军。

最让人惊讶的是,Anna 只是位 " 业余选手 ",人家的本职工作是名数学家。

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背景,难怪在夺冠后会让全场震惊,别说各国媒体,连同场的对手都在接连打听:" 她是谁?"

CNN 都不可思议地称:" 这是奥运史上最大的冲击之一。"

这意想不到的获胜结果甚至还造成了令人社死的乌龙场面," 外星人 "van Vleuten 这位身经百战的运动员在冲过终点后,一度以为自己获得了金牌,直到 " 庆祝夺冠 " 欢呼了几分钟后才被告知,一个叫 Anna 的人早在一分多钟前就已经抵达 ……

Annemiek van Vleuten

深入了解后才发现,这位新晋冠军真的是单枪匹马,没有教练、团队、队医,从头到尾都是自己一个人来应对比赛,而且第一次参加奥运会,首战就为奥地利赢得了 125 年以来首枚自行车比赛金牌。

比赛结束后,母校们纷纷发来贺电。

连奥地利总统都在推特上表示祝贺。

在此之前," 数学家 " 和 " 奥运冠军 " 可以说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但 Anna 做到了把两个身份合二为一。

今年 30 岁的 Anna 只是一名非职业运动员,不属于任何俱乐部,自行车运动是她的业余爱好,她的本职工作是在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授课,主攻非线性偏微分方程方向。

2011 年,在维也纳技术大学完成了本科学习后,Anna 又进入剑桥大学攻读硕士学位。

2016 年,她又完成了《b-symplectic manifolds》论文(我看不懂但我大为震撼 .jpg),成功进入加泰罗尼亚理工大学攻读博士,货真价实的学霸。

此外,她还会说英、法、德、西和加泰罗尼亚共五种语言,在四本学术杂志上发表论文。

到这,Anna 凡尔赛般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学术生涯蒸蒸日上的时候,Anna 也没有放弃自己的爱好,利用业余时间练习喜欢的体育。

Anna 的运动生涯算得上 " 大器晚成 ",2011 年才展开训练的她,并没有将自行车运动作为首选。她最开始练的,是铁人三项赛。

但这项运动给她带来了很多伤痛,一度严重到无法再继续跑步。不过 Anna 并没有就此放弃。

两年后,她把目光转向了自行车运动,还在 2016 年加入了加泰罗尼亚的一支车队,利用业余时间参加一些比赛。

期间甚至还因为一些原因淡出比赛一年,直到 2019 年才正式复出,并在同年,在奥地利自行车运动锦标赛上拿下第一。

虽说作为一名非职业运动员,取得这样的成绩已是不易,可自行车比赛在奥地利一直属于冷门项目,国民关注基本为 0,也就 Anna 认真起来,自己申请了去参加东京奥运会。

就这样她以个人身份,成为了奥地利唯一一个参加自行车比赛的运动员。

没有团队,没有教练,Anna 就自己制定训练计划,学霸的优势也在这时体现,

一直到去东京之前,营养餐、训练总结,再到设备调整,她一人身兼多职,不慌不忙规划一切。

" 我习惯像数学那样独立思考,自己制定所有的计划,每天摄入多少碳水,喝多少水 … 我挺为自己感到骄傲的,我不是那种只会踩脚踏板的骑手,我要当自己的教练。"

以上这些还都是在不耽误学校授课的情况下,用业余时间完成,把时间管理发挥到极致。

不光如此,她还用数学的方式去研究比赛,她在一个月前研究了东京气温,结合自身做出了适合自己的热适应表,记录体温超过 38°5 时的反应。(谢尔顿式认真 ~)

路况研究也不能落下,137 公里的赛道从东京郊区开始,进入乡村,最终在富士山脚下的富士赛道结束,中间要面对富士山和三国山两次艰难的爬坡,总共 2692 米。

此外当天天气还十分酷热,33 度的高温也将这次比赛的难度又提高了一个档次。

为了这次比赛,荷兰队派出了王炸四人组,除了 " 外星人 " van Vleuten 外,还有 2016 年里约奥运会自行车女子赛的冠军 van der Breggen,用两位 " 公路一姐 " 外加另两位杰出小将保驾护航冲击金牌。

此外,还有英国队、德国队都派出了成绩优异的车手,几乎都是媒体眼中热门的冠军候选人。

但 2017 年才开始参加自行车比赛的 Anna 并没有被这世界级的阵容给吓到,相反,她给自己定了一个很现实的目标:" 在我的预想中,能拿到第 25 名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要知道,公路自行车赛是一项 "速度越快,风阻越大;风阻越大,越耗体力" 的极限运动,为了让冲刺手保持体力做最后冲刺,需要团队成员协作,轮流骑在主将前面保护他,让他的风阻尽量减小。

除此之外,这些破风手还有其他艰巨的任务,还要挡住别队的车手,让自家主将不被超越,一直处于有利的位置。

所以,这从来不是个体间的对抗,最终获胜的人都是踩着同队友的肩膀骑到终点的,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站在领奖台的冠军发表获奖感言时,都要感谢队友的原因。

可想而知,Anna 独自一人夺冠的难度有多大,她不光在 " 单挑 " 整个团队,正常比赛更是在考验自己的耐力。

比赛一开始,她就直接发力,和其他四个国家的选手一起遥遥领先,快了大部队将近 2 分半的路程,而另外一边的荷兰四人组,则一直留在大部队蓄力。

骑行到 65 公里处,开始第一次爬坡,此时 Anna 开始冲刺发动进攻,和大部队拉开了 9 分半的时间,意想不到的是,此时荷兰队的 " 外星人 " van Vleuten 发生了摔车意外,爬起来调整几分钟后才重新出发追上大部队。

而这时,Anna 已经遥遥领先,消失在视线之中,因为奥运比赛不同于世锦赛,自行车运动员不能佩戴耳机,接收不到团队告知其他对手的位置信息,这也让荷兰队一度忘记自己前面还有这样一号人物,于是造成了文章开头的乌龙事件。

在最后一公里时,Anna 不停回头看,终点线上空无一人的场景都让她产生怀疑,直到最后冲过终点,瘫倒在地,她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得了金牌。

" 最后几公里,我满脑子都在回忆家人对我的鼓励 … 我也小小地想过,自己可能会赢,这种想法只有一瞬间,但我真没想到会奥运赛场上赢。"

事实证明,这个不被任何人期盼的人真的拿下了金牌,她用自己的坚毅、果敢和义无反顾拼到了终点。

那天,Anna 让全世界惊叹,并将自行车运动一并推向镁光灯下,斗志昂扬的精神甚至超越了奖牌本身,给这项运动带来了最有价值的主流宣传。

在被问到未来规划时,这位新晋冠军也十分坦诚:

" 我只想继续过我现在的生活,我想赶紧回到奥地利,回到我家人身边,他们根本不在乎我脖子上挂着什么,他们爱的是我这个人。"

现在,这段经历将要成为 Anna 在大学下学期的讲课内容了,她会告诉她的学生自己为了这一切都做了什么,相信这样的精神也会随着她的传播,影响每一个关注她的人。

文能提笔算数,武能骑车夺冠,赛前沉着冷静,还有高智商大脑加极限体能,再次感叹,这令人震惊的开挂般人生。

source:

https://edition.cnn.com/2021/07/25/sport/anna-kiesenhofer-annemiek-van-vleuten-tokyo-2020-spt-intl/index.html

https://pezcyclingnews.com/racing/olympics-2021-womens-road-race-report-anna-kiesenhofer-surprise-win/

https://www.rouleur.cc/blogs/the-rouleur-journal/anna-kiesenhofer-the-mathematician-who-won-the-numbers-game

以上内容由"英国报姐"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