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新京报 07-26

男子将儿女从 15 楼扔下杀害 案件择期宣判

新京报快讯 据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官微消息,2021 年 7 月 26 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依法组成七人合议庭,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被告人张波、叶诚尘故意杀人以及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某要求赔偿一案。

公诉机关指控,张波与陈某某于 2017 年 8 月结婚后先后生下女儿张某甲 ( 被害人,殁年 2 岁 ) 、儿子张某乙 ( 被害人,殁年 1 岁 ) 。2019 年 4 月左右,张波向陈某某提出离婚,同时隐瞒自己已婚有子的事实追求网友叶诚尘。同年 8 月左右,张波与叶诚尘私下建立恋爱关系。后叶诚尘得知张波有小孩,仍继续与张波交往。2020 年 2 月,张波与陈某某协议离婚,双方约定张某甲归陈某某抚养,张某乙在六岁前归张波抚养,六岁后由陈某某抚养。叶诚尘多次向张波表示自己及父母不能接受张波有小孩,两人多次共谋并商定采用制造意外高坠的方式杀害张某甲、张某乙。同年 6 月,叶诚尘多次通过微信催促张波作案。同年 10 月,张波、叶诚尘商定以给张某甲买衣服为由,将张某甲接至张波家中伺机作案。10 月 25 日,张波让其母亲联系陈某某将张某甲接到自己租住于南岸区某小区的家中,后因陈某某一直在场而未能作案。同年 11 月 1 日,张波再次让陈某某将张某甲带至家中并留宿。次日下午 15 时 30 分许,张波趁家中无其他人,将正在次卧玩耍的张某甲、张某乙一起从次卧飘窗处扔到楼下,致张某甲当场死亡,张某乙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张波、叶诚尘共同故意杀人,致二人死亡,依法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某要求二被告人赔偿丧葬费、误工费、交通费等经济损失,并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庭审中,法庭围绕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证据以及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讼请求等进行了法庭调查。法庭辩论阶段,控辩双方及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诉讼代理人均充分发表了意见。法庭辩论结束后,被告人张波、叶诚尘以及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某做了最后陈述。在最后陈述阶段,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某当庭表示撤回附带民事诉讼,要求严惩二被告人。法庭平等、充分保障了各诉讼参与人的诉讼权利。被告人的亲属、被害人的亲属、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新闻记者及群众旁听了庭审。

最后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不幸坠亡的幼童姐弟

2020 年 11 月,重庆市锦江华府小区,一对不到三岁的姐弟从 15 楼坠落身亡。小区居民至今还记得,孩子父亲在现场失声痛哭,人们一度觉得,这是次令人心碎的 " 意外 "。

直到事发一个月后,那位年轻的父亲被警方逮捕,他成了杀害自己亲生骨肉的嫌疑人。

两个孩子同时坠亡

" 哪个屋头娃儿掉下来了!"2020 年 11 月 2 日下午三点半,一声呼喊打破了锦江华府小区的平静。

正在院子里打牌的郭玉梅听见有人喊 " 出事了 ",她和牌友赶过去,正看到两个两三岁模样的孩子躺在楼栋大门旁的草地上,身上没有明显血迹,但已经不动弹了。

一个父亲模样的男人穿着睡衣、拖鞋坐在一边,嚎啕大哭,两个孩子的奶奶刚才也在和郭玉梅她们一起打牌,这时已经冲上去,对着男人大喊:" 你把娃儿啷个(怎么)咯!"

两个小孩是从 15 层的家里坠落的,郭玉梅抬头看去,这家人窗外没有安装防护网,那时她猜想," 应该是孩子玩闹时发生的意外吧?"

一双儿女出事时,陈美霖还在上班,她突然接到婆婆打来的电话:" 快回来,小孩从楼上摔下去了!" 她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2020 年 2 月,陈美霖和丈夫张建协议离婚,两个孩子都判给了她,但两人约定,两岁半的女儿由陈美霖抚养,小一些的儿子 6 岁以前由张建的母亲抚养。事发前一天,陈美霖刚把女儿送到前夫那里,去找弟弟玩。

陈美霖到医院时,两个孩子正在 ICU 抢救,前夫张建双手抱头,等在门外。陈美霖冲上撕打质问,张建坐着不动,只说:" 你把我打死好了。" 陈美霖回忆,当两人冷静下来后,张建解释,事发时自己吃了感冒药正在睡觉,直到听到楼下有人喊,才注意到两个孩子不见了。

事发当晚,奇迹没有出现,陈美霖两岁半的女儿和一岁半的儿子均抢救无效死亡。

两个孩子坠落的地方

事发后的疑点重重

最初的痛苦过后,陈美霖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 两个小孩怎么可能一起掉下去?"

陈美霖说,女儿雪雪身高不过 90 厘米,儿子才一岁半,身高更矮,他们很难爬到窗户旁的飘窗上,而且以前也没有过类似行为。同时,陈美霖透露,前夫家卧室的窗户并不容易打开,即使成人都要费些力气,更别说是两个孩子。

前夫张建的说法也出现自相矛盾的地方,事发后赶往医院的朋友告诉陈美霖,张建称事发时自己正在客厅吃饭,两个小孩在卧室玩。但张建却告诉陈美霖,事发时自己 " 正在睡觉 "。

陈美霖心里还藏着很多疑惑,诸如 " 那天是周一,为什么丈夫没去上班?"、" 为什么主要负责照顾孩子的奶奶,当时没在家里?" 陈美霖一直不相信孩子是自己掉下去的," 但也不敢去想其他的可能性。"

陈美霖和母亲一直都认为,张建不是个负责任的父亲。女儿出生后一直住在外婆家,张建偶尔才来看一次,但过来后大多直奔卧室,从不会主动抱抱女儿," 就感觉不是他的娃儿 "。离婚后,照顾儿子的任务他也丢给了自己的母亲,他只会偶尔逗一逗儿子,连尿布也不会换。

事发那天,陈美霖的朋友记得,医生问张建两个小孩的生日,他回答不上来,问是否得过病,他说没有,最后还是这位朋友在旁边补充,男孩出生没多久得过一次肺炎。

在痛苦和疑惑中度过一个多月后,陈美霖正式从警方那里得到通知,两个孩子的死亡不是意外,他的前夫张建及其女友涉嫌故意杀人,已被正式逮捕。

和女友早有预谋

陈美霖的母亲透露,事发前几个星期,张建突然提出想让女儿雪雪去家里玩,说要给孩子买衣服。陈母感到有些不对劲," 从来对娃儿不管不问,突然想起买衣服来,太阳从西边出来咯 ",她叮嘱女儿,一定要全程跟在一起。

第二周,张建又让陈美霖 " 把女儿带过来耍 "。11 月 1 日,陈美霖再次把雪雪送到张建家,由于晚上要和朋友聚餐,陈美霖打算早点把女儿带回去,但张建一直央求把雪雪留下过夜,说 " 想让姐姐和弟弟多玩会儿 "。

虽然张建此前从未有过这种要求,但陈美霖没多想,觉得 " 他是不是良心发现,想女儿了?"

由于担心张建的母亲照顾不过来两个孩子,也怕女儿睡醒了看不到熟悉的人会哭闹,陈美霖从不让女儿在前夫家过夜。但这次她想起,女儿有天问 " 爸爸在哪儿?" 还说 " 想爸爸,但不知道爸爸是谁 ",陈美霖有些心酸,答应了前夫让女儿过夜的要求。

检察机关起诉书证显示,这次 " 挽留 " 是张建及其女友叶某某行凶计划的一部分。根据起诉书内容,经依法审查查明,2020 年 10 月,张建、叶某某商定以给雪雪买衣服为理由,将雪雪接至家中伺机作案。10 月 25 日,张建让其母主动联系陈美霖,将雪雪接到自己家中,但因陈美霖一直在场,当日张建未能作案。

11 月 1 日,张建再次主动联系陈美霖要接雪雪,陈美霖将雪雪带至张建家中后,因要与朋友聚餐离开,当晚雪雪留宿张建家中。当晚张建母亲在家,张建亦未作案。次日下午 15 时 30 分许,张建趁其母外出之际,将正在次卧玩耍的两个孩子双腿抱住,将二人一起从次卧飘窗窗户扔到楼下。

起诉书内容显示,2019 年 4 月,张建以感情不合为由向陈美霖提出离婚,并在与网友叶某某见面后,隐瞒自己已婚有子身份追求叶某某,同年 8 月左右,张建与叶某某私下建立恋爱关系。2020 年 2 月 26 日,张建和陈美霖协议离婚,双方约定女儿归陈美霖抚养,儿子六岁前归张建抚养,六岁后归陈美霖抚养。叶某某多次向张建表示自己及父母不可能接受张建有小孩的事实,如张建有小孩,自己不可能和张建在一起。此后,张建、叶某某通过多次通过面谈、微信聊天等方式共谋杀害两个小孩的办法,并商定采用意外高坠的方式杀死雪雪和弟弟。

对于前夫和女友的行凶动机,陈美霖认为,虽然法律上两个孩子都判给了自己,张建家只需要把儿子带到六岁,但叶某某 " 不想张建有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孩子 ",因此让他下了毒手。

据陈美霖透露,在相关案件材料中,她看到了张建和叶某某策划行凶的聊天记录。起初张建和叶某某策划两种杀人方案,一是高空坠楼,二是制造交通意外,把车开到河里淹死孩子。但由于后者的危险性更高,而且车没有保险,于是他们选择了第一种方案,张建还曾在手机搜索 " 两个小孩一起坠楼的可能性 "。期间,叶某某曾多次催促张建动手。

陈美霖收到的法院开庭传票

让人不敢相信的事实

以前每个周末,陈美霖的父母总会带着外孙女雪雪出去玩,几乎去遍了重庆的公园和郊区,他们每次都拍很多照片,雪雪总会对着镜头,做出各种灵精古怪的表情和动作。

两姐弟去世后,陈美霖的母亲删除了手机里的照片,不敢再看孩子的模样。可她说,还是常常觉得雪雪仍在家里,有时在卧室,有时在客厅。出门之前,她还会下意识自言自语," 宝宝,我出门了哦。" 雪雪以前每天都贴在陈美霖母亲的左手边睡觉,现在醒来之后,老人也还是习惯性地去感觉手边的温度。

从前,陈美霖的社交账号全都是两个孩子的视频,记录着女儿第一次看到大海、偷喝自己的可乐和弟弟拍的艺术照。失去孩子后,陈美霖大多记录自己的心情,有一段话她是写给前夫的:" 选择一无所有的你,你却拿走了我半条命,让我失去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和我该有的快乐。"

回想起这段从一开始就不被身边人 " 看好 " 的婚姻,陈美霖说不出的懊悔。一开始,她喜欢张建的聪明、上进,恋爱半年后,陈美霖怀孕,张建安慰她," 你不要担心,我要娶你的 ",陈美霖当时很感动。但生下女儿之后,两人的争吵变多,张建开始撒谎,夜不归宿,直至最后对亲生骨肉行凶。

今年 6 月,陈美霖收到法院通知,7 月 26 日,张建和叶某某涉嫌故意杀人案将开庭审理。陈美霖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心情面对这一天的到来,她担心自己到时会控制不住情绪。

事发后很长一段时间,锦江华府很多居民出门时,都会刻意绕开两个孩子坠亡的路段,不少有小孩的居民还在飘窗外加装了防护栏。有人提起,这个悲剧可能并不是 " 意外 ",但更多居民还是难以置信," 父亲把孩子推下去?怎么可能!"

以上内容由"新京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