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可能是史上最大规模的资本团灭

文 | 程度

编辑 | 王方玉

出品 | tide-biz

整个在线教育赛道迎来了灭顶之灾。

7 月 23 日,一次令人目瞪口呆的狂暴下跌从港股开始,回港上市不久的新东方港股(HK:09901),从周五下午 14:00 开始瀑布式下跌,最深跌幅 49%,以 40.61% 的跌幅收盘。

另外,包括思考乐教育、新东方在线等上市公司股价同时大跌。

很快,关于在线教育更加严格的监管政策文件流出,这份显示日期是 7 月 19 日的文件,意外地在 23 日被广泛流传,并获得了《财新》等媒体机构的确认。其措辞之严厉、政策举措之苛峻,大超投资者的预期,恐慌式的抛售随之而来。

港股收盘之后,美股盘前继续下跌,新东方美股暴跌 60% 以上,好未来接近 60%,高途跌幅在 60% 以上。毫不夸张地说,这是几乎从未发生过的、一个赛道整体严重萎缩的灾难。

相比新东方和好未来们摆在二级市场明面上的损失,实际上在这次风暴中损失最为惨重的,其实是那些聚焦 K12 赛道、身为准上市公司的独角兽——以及他们背后的投资人。

按照流出的文件的说法,未来教育类公司将无法继续融资,融过资的无法上市,上市的无法再融资,资本运作的空间被极限压缩。

曾经在这条赛道中翻云覆雨的资本们,栽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跟头。这基本上是中国有成熟的风险投资体系之后,发生在中国市场上最为惨重的个案。

曾经在作业帮和猿辅导身上抢破头的风投机构们,将会花上相当长的时间,去了解和熟悉中国新经济领域所必须面对的新变化,整个创投生态也将出现颠覆式的改变。

从风口到谷底

这种火热在 2020 年疫情和资本的双重催化下达到顶点。

所谓 "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在线教育从风口之巅到跌落谷底,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

近年来,在线教育行业风起云涌,头部创业公司大额融资、估值高企,互联网巨头如阿里、腾讯、字节跳动、网易等也纷纷入局。这种火热在 2020 年疫情和资本的双重催化下达到顶点。

2020 年初,因受疫情影响学校停课,教学被迫转移到线上,在线教育企业借此机会不断扩张发力,迎来高度景气的机遇期。资本也加速涌入,支持其在完全不必考虑盈利的情况下快速扩张。

这其中,作业帮和猿辅导两家行业头部公司最受到资本的青睐。2020 年一年之内,猿辅导完成三轮融资,总融资金额达到 32 亿美元,估值也从 2018 年 12 月 F 轮融资后的 30 亿美元飙升至 155 亿美元,翻了 5 倍还多。

作业帮也在 2020 年完成了 E 和 E+ 两轮融资,估值也达到了 110 亿美元。经过多轮融资之后,两家公司已经成为市场上最炙手可热的独角兽,是所有资本都在眼馋的 PRO-IPO 大肥肉。

有观察者将作业帮归为 " 百度系 ",将猿辅导归为 " 腾讯系 ",但其实两家公司已经呈现出了明显的机构化,风投机构持股比例非常高。

除了百度和腾讯的大比例持股之外,阿里巴巴与马云的 " 云锋基金 " 也分别参与了作业帮和猿辅导的融资,此外还有高瓴、软银、红杉、IDG、经纬中国等几十家头部投资机构。

巨额的融资最终流向了营销与获客,成为了电视台各大综艺、公交站台、电梯、短视频平台等铺天盖地、随处可见的营销广告。以 " 你不来补课,我们就培养你孩子的竞争者 " 为代表的广告渲染了教育焦虑,促使学生家长们进一步涌向在线教育平台。

估值堪比上市巨头的超级独角兽,超高规模的融资,不计成本的烧钱,最终要由 K12 学生的家长们买单。

K12 教育赛道已阵亡?

K12 学科类培训的资本化路径已经基本被封住。

实际上,关于此次 " 双减 " 政策出台的消息约 2 个月前已在市场流传。

5 月 24 日,有媒体报道,北京市海淀区教委即将出台 " 双减 " 政策,最晚于 7 月底,将针对校外培训机构进行明确规定。

有知情人士透露,政策出台后,校外培训机构将面临 " 三不 " ——不得在假期上课、学科类及素质类培训机构不得上市、教育培训机构不得大肆进行广告宣传。

不过这些信号在当时并未引起足够的重视。仍有业内人士认为,后续出台的政策不至于将行业 " 置于死地 ",原因是社会上对于教培行业仍然有着明显的需求。

但最终政策监管的力度超出不少人所预料,并反映在了令人咋舌的股价下跌上。

网络上流传着的消息表示,学科类培训机构将有可能会被限制在资本市场上的一切动作——包括上市融资,资本化运作,并购等等,且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学科类培训机构 ……

K12 学科类培训的资本化路径已经基本被封住。这对于教培行业来说无疑是一场大地震。

对于投资了猿辅导、作业帮的投资机构们而言,已经不仅是投资企业估值大幅缩水的问题这么简单了,而是根本就退出无门。

对于行业内的玩家们而言,转型到职业教育、AI 教育等细分赛道或许是一条出路,但需要时间慢慢来,重新摸索商业模式,对于习惯了高举高打、迅速解决战斗的资本来说,这显然是太慢了。

资本万人坑

国内外有头有脸的风投机构几乎无一例外、不同程度地卷入进来。

除了巨头作业帮、猿辅导之外,还有一些教育机构也在过去一段时间吸引了大量的资本——火花思维、高顿教育、学霸君、松鼠 Ai 们的背后,同样站着大大小小的无数资本力量。

以数学思维垂类的火花思维为例,其最近的一轮融资是 2020 年 8 月底公布的 E1 轮 1.5 亿美元融资,KKR 领投。在这一轮融资之前,火花思维的历史累计融资额有 3.4 亿美元,股东名单包括了 IDG、光源资本、金沙江创投、GGV 纪源资本、龙湖资本、红杉资本等等熟悉的名号;

在火花思维获得 KKR 支持后不久,软银再次下注中国在线教育赛道,与元生资本、加拿大养老基金投资公司、世界银行旗下国际金融公司和 CMC 资本等共同投资了另一家 K12 在线教育公司掌门教育,一起投入 4 亿美元。

掌门教育的股东名单中,则包括了华平投资、StarVC、顺为资本、华兴新经济基金等等。这家公司的 1 对 1 课程是国内同类型机构的领军者,业务占比超过了八成。

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包括顺为、老虎基金、淡马锡、DST 投资的一起科技(一起作业);高瓴、摩根士丹利亚洲、嘉御基金共同投资高顿教育;腾讯、红杉、云峰基金、经纬中国、北极光创投等机构共同投资的 VIPKID 等等 …… 几乎每一笔投资在亿元以上。到 2020 年,整个赛道的资本竞赛已经被推到极致。

网经社的数据统计显示,2020 年全年在线教育融资总金额超过 539.3 亿元,较 2019 年的 146.8 亿元同比增长 267.37%,为近五年最高,且超过了过去四年的融资总金额。国内外有头有脸的风投机构几乎无一例外、不同程度地卷入进来。

不论后续 K12 教育行业的政策落地如何演进,这些资本都必须面对自己已经失败的命运和事实。这些机构在其他项目中赚得的利润里,有相当一部分要被用来填补这个 " 万人坑 "。

写在最后

1998 年," 中国风险投资之父 " 成思危提交了《关于尽快发展我国风险投资事业的提案》,这被视作是中国风险投资产业、甚至是市场化高科技产业的发轫。

从那之后,来自美国、欧洲、中国的各路资本开始展示资本的魅力与能力。几十年的历程中,各个行业中的独角兽喷涌而出,在资本的推动下将一个个行业迅速做大、做熟、做透,顺风顺水、予取予夺。

在蚂蚁金服、京东数科上市的历程中,我们看到监管的有形之手第一次展示对于资本的控制力量。而到了 2021 年 3 月 22 日,来自监管的一个前所未有的重大信号出现了:

新华网发文《不能让校外培训再造一个 " 教育体系 "!》,并且在文章开篇就极其明确指出:

这是一个值得重视的现象:在学校这一国民教育体系之外,培训机构正在构建另一个 " 教育体系 "…… 学校教育、家长、学生、教师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被校外培训机构绑架,校外培训大有再造一个国民教育体系的趋势。

从那一天之后,关于 K12 教育、互联网教育、校外培训机构的所有,都骤然生变。随之而来的,就是风险资本将会开始面对一个和此前截然不同、甚至有些陌生的监管环境。

以上内容由"巨潮商业评论"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

原创精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