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投资界 07-24

41 岁潮汕科学家,即将坐拥一个 IPO

又一位 80 后科学家即将奔赴 IPO 敲钟。投资界获悉,本周奥比中光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 " 奥比中光 ")申请科创板上市已获受理。大家可能鲜少听说过奥比中光,其实这只硬科技独角的产品正是我们日常生活经常用到的 3D 摄像头,2020 年营收 2.6 亿元。鲜为人知的是,奥比中光背后是一位来自广东潮州的 80 后科学家。2013 年,黄源浩辞去在国外稳定的工作,回国创办奥比中光。此后几年,他经历过公司没有收入、开不出工资的艰苦时光,也有过 " 打破海外科技巨头垄断 " 的高光时刻。如今,41 岁的黄源浩有望迎来了人生第一个 IPO。黄源浩算是一个小小缩影。以往我国科学家群体历来是一个清贫的形象,远远比不上光鲜亮丽的娱乐明星。现在,技术造富的时代崛起——成功上市的寒武纪、刚刚过会的云从科技以及正在规划 IPO 的第四范式,这些公司创始人背后均有一个共同身份:科学家。随着公司上市,这些闷头搞技术的科学家创始人终于实现财务自由,不再为柴米油盐房子而发愁。

北大学霸回国创业

打破国外垄断,低调做出一只独角兽

奥比中光的背后,是一个 80 后科学家回国创业的故事。

1980 年,黄源浩出生于广东潮州。2002 年,他从北京大学力学与工程科学系本科毕业,又先后在中国香港、加拿大、新加坡求学深造,辗转于多个国际顶尖研究所。期间,黄源浩研究了光学领域 10 个左右的细分学科,成为全球光学测量最顶尖的专家之一。

但是,黄源浩发现中国的科研人员在国外得不到应有的尊重。" 一位美国研究员的年薪是 50 万美元,中国研究员只能拿 30 万美元。" 黄源浩曾回忆。从那时起,他的心底便埋下了创业的种子。

2013 年,黄源浩离开全球光学测量最顶尖实验室,回国创业。2013 年 1 月,他在深圳成立 " 奥比中光 ",开始了 3D 传感技术的研发工作。

起初,奥比中光的主攻方向是工业用 3D 传感。但黄源浩很快发现,工业级的市场规模比较小,很难成为一家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企业,于是他们把研发方向确定在消费级 3D 传感上。

2013 年底,苹果收购了最早的 3D 摄像头以色列 Primesense 公司,这让黄源浩更有信心主攻商用 3D 传感。" 当时转向的决心很大,现在回过头看,这是公司的巨大转折点,创业方向就是在过程中不断摸索出来。" 事后黄源浩不禁感叹道。

在公司刚创立的时候,奥比中光团队集中精力搞研发,基本上没有收入。即便如此,黄源浩仍带领着创始团队埋头苦干,产品所需要的每一个核心部件都经过了上千次的反复测试。在技术攻关最繁重的时候,他们的工作时间从 "996" 变成了 "007",都是高强度的工作。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5 年,奥比中光研发出我国首颗 3D 感知芯片,并正式量产消费级 3D 传感摄像头,一举打破苹果、微软、英特尔的垄断,成为全亚洲首家、全球第四家具有深度计算级别芯片量产能力的厂商。

此后,奥比中光渐渐打出知名度。2018 年,奥比中光的 3D 结构光摄像头模组成功嵌入了 OPPO 发布的新款手机 Find X。截至目前,全球已有 2000 家以上公司使用奥比中光 3D 传感摄像头进行各类开发,其产品已广泛应用于智能手机、无人零售、AI 智慧客厅、智能机器人、智能家居、智能安防、工业 4.0 等多领域。

2020 年底,这家公司开始筹备 IPO。2020 年 11 月,奥比中光同中信建投、中金公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正式启动 A 股上市;今年 2 月 10 日,因奥比中光发展战略调整,奥比中光与中金公司签署上市辅导终止协议,而作为主要辅导机构的中信建投继续推进辅导工作。

历经半年多的时间,奥比中光顺利完成辅导工作,并于今年 6 月 29 日向科创板递交招股书。不到一个月,奥比中光申请科创板 IPO 审核状态变更为 " 已问询 "。创业 8 年,黄源浩从意气风发的科学家,化身成一位踏实稳重的企业家。在不久的将来,他更有望拥有人生第一个 IPO。

鲜为人知的赛道

一个摄像头如何撑起一个 IPO?

没想到,一颗小小的摄像头撑起一个 IPO。

资料显示,奥比中光是一家 3D 视觉感知技术方案提供商,成立于 2013 年 1 月。目前,公司的主营业务是 3D 视觉感知产品的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主要应用在消费电子、生物识别、AIoT、工业三维测量等行业。换言之,奥比中光的产品是手机、电视、人脸门禁等智能设备中必不可少的 3D 摄像头。

在过去的数十年中,人们生活中所用的摄像机大多采用 2D 成像技术。但这一技术难以完整重现各类三维场景,3D 视觉感知技术则可以让手机、电视、智能门锁等智能设备获取更多精准的三维信息。因此,3D 视觉感知技术渐渐从工业级市场走向消费领域,这个行业也渐渐发展起来。目前,能够实现 3D 视觉传感器量产的公司仅有苹果、微软、索尼、英特尔、华为、三星和奥比中光等少数企业。

作为国内最先试水 3D 视觉感知技术的公司,奥比中光如何赚钱?招股书显示,该公司的主要产品主要是 3D 视觉传感器、消费级应用设备和工业级应用设备。其中,3D 视觉传感器是其最大的营收来源。招股书显示,2018 年 -2020 年,该产品的收入分别为 2.0 亿元、5.2 亿元、1.8 亿元,营收占比分别为 96.55%、86.84%、71.28%。

受疫情影响,线下支付的 3D 视觉传感器需求暂时性下降,导致奥比中光的主力产品销售业绩出现了大幅波动。与此同时,奥比中光的整体业绩也受到了波及。数据显示,2018 年、2019 年、2020 年,奥比中光营收分别为 2.1 亿元、5.97 亿元、2.6 亿元,其中 2020 年的业绩较上年同期下降 56%。现阶段,3D 视觉传感器在消费市场的应用普及还处于起步渗透阶段,市场存在较强波动性,业绩上下浮动尚在情理之中。

不过,奥比中光仍处于持续大额亏损的状态。招股书显示,2018 年、2019 年、2020 年奥比中光的净利润分别为 -1.04 亿元、-6.89 亿元、-6.82 亿元;扣非后净利分别为 -9078.6 万元、431 万元、-1.8 亿元。奥比中光的解释是:公司自创业以来持续保持较高研发投入强度,并对骨干员工进行股权激励,确认大额股份支付费用所致。

3D 视觉传感行业是一门极为 " 烧钱 " 的生意。2018 年至 2020 年,奥比中光的研发费用分别为 1.12 亿元、5.03 亿元、3.25 亿元,相应研发费用率分别为 53.40%、84.24%、125.65%。而同行研发费用率分别为 84.24%、64.93%、98.01%,大幅低于奥比中光的研发占比。

产业链复杂,研发难度大,早早进入这一领域的奥比中光清楚知道这一行业的艰辛。正如黄源浩所言:" 处在这样一个新兴行业,创业的过程就有如‘西天取经’,困难重重。可以说,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才有可能取得‘真经’。"

老同学成为天使投资人

一度账面资金吃紧,估值超 100 亿元

一路走来,奥比中光离不开一众 VC/PE 的支持。

公开资料显示,奥比中光经历了至少 6 轮融资,获得弘德投资、仁智资本、赛富投资基金、华大恒通、广发信德、金石投资、联发科、松禾资本、天狼星资本、蚂蚁集团、洪泰基金等机构的投资。

2012 年,一直对黄源浩的研究十分感兴趣的高中同学来看望他,了解到光学领域的应用蓝图和商业价值后,老同学兴奋地告诉他:" 我要当你的天使投资人。"

拿着这笔资金,黄源浩开启了创业生涯。很快,奥比中光便面临着资金短缺的情况。当时,黄源浩拿到的天使投资已经所剩不多,而 A 轮融资还没有到位。" 要做好 3D 传感器,一定要做自己的芯片,但做芯片很烧钱。当时几百万元的投入对我们来说不堪重负,账上的钱只够不到三个月的工资,压力非常大。" 黄源浩曾这样回忆着那段艰苦时光。

幸运的是,2014 年奥比中光斩获孔雀计划第一名,并获得深圳市政府的资助。随即,黄源浩将这笔资金用于第一条产线的建设;2015 年,奥比中光研发的 3D 传感摄像头正式量产。

随后,奥比中光开始受到投资方追捧。2015 年,奥比中光完成 A 轮融资,投资方为弘德投资;2016 年,奥比中光完成 B 轮融资,投资方包括仁智资本、赛富投资基金、华大恒通、广发信德、金石投资、联发科等;2018 年,赛富亚洲、松禾资本等相继投资,奥比中光完成 C 轮融资。

奥比中光的崛起,很快引起了阿里旗下蚂蚁集团的注意。彼时,蚂蚁集团正在探索新一代支付手段,实验室里研究过虹膜、声纹等一系列识别技术。直到扫脸技术的应用与发展,蚂蚁集团看到这种新型支付手段的大规模推广可能性。在市场上搜罗了一圈之后,蚂蚁集团找到了奥比中光。

2018 年 5 月,奥比中光完成了一笔重磅融资——获得了由蚂蚁集团领投,赛富投资、松禾资本、天狼星资本以及仁智资本等老股东跟投的超 2 亿美元 D 轮融资。此轮融资完成后,蚂蚁集团成为奥比中光的重要股东和合作伙伴。与此同时,奥比中光也成功跻身独角兽行列。数据显示,奥比中光估值达到了 20 亿美元(约合 130 亿人民币)。

IPO 前,发行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黄源浩直接和间接持有 1.4 亿股,占发行人总股本的 39.70%。一旦奥比中光成功上市,又一位 80 后科学家将有望实现财富自由。

告别寒酸形象,技术造富的时代来了

一批科学家正排队 IPO 敲钟

科学家创业正当时。

过去一年,不少 80 后科学家创办的企业纷纷上市或即将上市。典型代表之一是寒武纪背后的陈氏兄弟。寒武纪创始人陈天石,与哥哥陈云霁是一对学霸兄弟。1983 年出生的陈云霁,14 岁入读中科大少年班,19 岁转入中科院计算所硕博连读,24 岁便取得了计算机博士学位。而 1985 年出生的陈天石,大学所读的也是中科大少年班,并拿到了计算机博士学位,随后便担任中科院计算所研究员及博士生导师。

毕业后,他们联合团队创立了寒武纪科技,专注 AI 芯片的研发。2015 年,他们仅 20 人的团队研发出了世界首款深度学习专用处理器原型芯片。去年,寒武纪成功登陆科创板,目前最新市值超 600 亿,按照陈天石持股比例 33.19%,这位 80 后科学家的当日身家超 200 亿。

这并非个例。眼下一批 80 后科学家正奔赴 IPO 敲钟舞台。今年 7 月 20 日,云从科技顺利通过科创板上市委审议,即将成为 " 科创板 AI 第一股 "。有趣的是,云从科技背后掌舵人也是一位 80 后科学家。

1981 年出生的周曦是典型的理工男,本科和硕士都在合肥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度过。而后,周曦去了美国伊利诺伊香槟分校,师从 " 计算机视觉之父 " 黄煦涛教授。2011 年,周曦作为中国科学院 " 百人计划 " 人脸识别的领军人才,踏上了回国的征程。

被誉为天才计算机科学家的周曦博士曾带领团队 7 次获得世界人工智能识别大赛冠军,并将中科院重庆研究院的人脸识别技术带到世界第一梯队。34 岁那年,他选择创业,从实验室走出来转战商场。时至今日,这位 80 后创始人有望坐拥一家上市公司。

而曾是百度最年轻的高级科学家戴文渊,是 AI 独角兽第四范式的创始人,这家公司不久前完成了 Pre-IPO 轮融资,也正在筹备走向资本市场。戴文渊曾公开表示:" 现在科创板有非常开放、灵活的机制,所以第四范式也在积极探索科创板的上市机会。" 曾有消息传出,第四范式计划今年第一季度提交上市申请。

这是中国创投圈多年来罕见的一幕:一批 80 后科学家正以创始人的身份走向 IPO 敲钟舞台。

科学家,这个群体正越来越受到 VC/PE 青睐。北京某位知名投资人曾在公开演讲中谈到:" 早期投资主要是看人,尤其看重科学家型的创业者。科学家要成为企业家是非常不容易的,所以我们碰到有企业家潜质的科学家就会立即投资他。"

上海某天使投资人透露:" 我们时刻关注着业内有知名度的学者、科学家的动向,也时常问问他们有没有创业的项目。一旦他们有相关想法,我们便会马上出手。"

多年来," 寒酸的院士 " 一直深深刺痛着我们科研者群体,娱乐明星一次出场费比科学家好几年的收入还多,更像是一种讽刺。所幸如今,这样的形势正在改变——技术造富时代来了,未来我们有望看到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富豪诞生。

【本文作者,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投资界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以上内容由"投资界"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投资界

投资界

用心传递业界资讯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