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建党百年,桌游也“红”了

以下文章来源于预言家游报 ,作者预言家游报

作者 | 雪夜枫鳞

2021 年,恰逢建党 100 周年,《觉醒年代》《理想照耀中国》《1921》等主旋律影视剧轮番上映(摒弃 " 高大全 ",英雄故事怎么讲?)," 红色剧本杀 " 借着剧本杀东风也深受玩家喜爱(政府定制,文旅推广,红色剧本杀成党建新潮流)。不仅是剧本杀,红色桌游和红色音乐剧同样正在借助主旋律的势头,找到了自身与大众连接的桥梁,娱乐资本论将持续关注各行各业的 " 红色风潮 ",敬请期待。。

" 三线建设是什么时候?打到我知识盲区了。"

" 第一次国共合作我知道,肯定是放在 1930 年之前。"

" 原来神舟六号是 2005 年,小时候的记忆只有神舟五号了。"

" 我之前还看过那个电影《古田军号》来着,怎么时间倒记错了?"

......

这样的对话并非发生在党建知识竞赛上,而是朝阳区某街道的学生们围坐在一起游玩桌面游戏《红色记忆》。

冰冰是孩子们中掌握党史知识最多的人。不一会儿的工夫,冰冰凑齐了四五对对子。" 这游戏说起来简单,按照时间线把对应年份的牌放到正确的位置,放对了把周围的两张牌拿走,放错了就不抓牌。但光靠历史知识储备是不够的,你还得想办法凑对子,甚至是连顺,用你不要的牌去换想要的。现在我手里净是没用的牌,恐怕最后得分还不如他们高 ",冰冰说。

等了半天,冰冰终于等来了他需要的 1955 年,并成功连成了一个七连顺。随后的工作就简单了起来,想办法扔掉手中不需要的牌,七连顺足以保证冰冰成为 " 全场最佳 "。

适逢建党百年,预言家游报发现优秀的红色桌游产品开始不断涌现,而许多单位的党建活动也采取了桌游的形式,来让党员甚至是普通群众学习党史知识。

据预言家游报了解,后续将有近 10 款红色桌游推向市场。近期,部分主旋律桌游售价虽然超过了 100 元,但是在短时间里售出了近千套。一位行业人士告诉预言家,红色桌游已经成长为一块千万级的市场。

这些红色桌游主要来源于政府部门与社会组织的定制。事实上,他们一直在和桌游厂商合作,推出公益题材的桌游。到了建党百年的关键节点,各地政府部门也试图以年轻人喜爱的方式完成党宣,桌游显然更加讨巧。

预言家游报同时也了解到,虽然政府部门充分尊重了桌游厂商的创作自由,但他们对于党史知识的准确性还是要严格进行把关,另外也不希望历史题材桌游出现架空的情况。

红色桌游主要依靠政府部门采购,那么在全社会爱国情绪高涨的情况下,红色桌游能否迎来商业化呢?预言家游报对话了多位桌游创作者以及社会组织相关人士,希望能够从中找到答案。

攒幸福指数,排党史长河,

红色桌游开始井喷

探讨红色桌游,首先还是要明确它的定义是什么。广义上说,所有与红色题材相关联的桌游都算红色桌游。不过,DICE 公司创始人赵勇权认为,人们不应该仅仅考虑红色桌游的主题,另一半还要考虑其影响与实现的效果。

如果只考虑题材,桌游市场上拥有大量的国内战争题材的兵棋产品。这些产品历史悠久,并且极其硬核,对于非爱好者很难起到红色知识的宣传作用。因此,那些更容易为大众所接受的桌游产品才应该被归类到红色桌游概念之中。

距今最早的一款红色桌游还要数中国网络电视台党总支设计的《党史伴我行》。这款游戏于 2011 年推出,目的是为了庆祝建党 90 周年。

此后,虽然出现了《红色足迹》等优质产品,但红色桌游的数量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样迅速增长。直到 2020 年《强国梦》的出现,玩家们对于红色桌游的热情才再次被点燃。

《强国梦》是由新华书店总店出品的红色桌游产品,采用了德式桌游的规则体系。除版图、卡牌等桌游传统要素外,以党政知识答题为基础,加入了正能量、人才等元素。

玩家需要制定明确的发展策略,通过打出 " 发展卡 "、" 纲要卡 " 等卡牌,提升现代化指数、文化指数和幸福指数。最终,幸福指数最高的玩家获得游戏的胜利。

与《强国梦》这样略显传统的桌游不同,《红色记忆》没有更多复杂的规则,只是一套党史知识科普的卡牌,核心还是希望能够给党建活动增添更多的趣味性。

智研家游戏设计师李曦告诉预言家游报,《红色记忆》立项之初,面向的用户群体就和普通的桌游玩家有着一定的差异。她们更愿意把《红色记忆》称作 " 教具 "。

" 我们的出发点是,(主要用户群体)不是桌游玩家,所以规则上一定要简单,还要表达相对应的‘历史长河’的主题。这个尺度其实很难把握。把红色主题做得娱乐性很强的话,那么规则势必会变得很复杂。给事业单位里的人用,或者进行党建活动,规则需要简单易懂。",李曦说。

《红色记忆》在事件的选取上也非常有技巧。李曦告诉预言家游报,所有的党史事件都来自新华网上的《中国共产党一百年大事记》。一方面,李曦会比较关注事件的重要性。另一方面,一张卡牌上能够印刷的字数是有限的,事件是否可以清晰地描述也是他们非常重视的。

智研家品牌推广陈静提到,他们制作《红色记忆》单纯是出于公司内部的爱国情绪,同时希望让行业和玩家了解智研家的设计水平。令他们始料未及的是,游戏的销售成绩数倍于智研家的预期。

按照智研家的计划,配合八一建军节和国庆节的红色主题桌游也在筹备当中。《红色记忆》是整个 " 献礼百年 " 系列中游戏规则最为简单的一款游戏。后面的两款游戏都会在基础规则上进行调整。

比如建军主题的桌游《金色军号》,除了普通的事件卡牌之外,还将另外加入武器卡牌和阅兵卡牌等两种不同的类型。武器卡牌和阅兵卡牌都会具备特殊的功能,这样可以进一步提升游戏的策略性。

显然,当下年轻人对主旋律文化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桌游和红色文化的融合并不是难事。只要在游戏的规则和制作上动一番脑筋,红色桌游极易成为年轻人党建活动中的主流形式。

工期短,重史实,

没有竞技的红色桌游要怎么做?

红色桌游不是一个自发形成的产物,它的发展离不开政府部门和各类社会组织的推动。比起自主项目,定制红色桌游才是市场主流。

今年 3 月份开始,桌游设计师水水一直在为一款长征主题的桌游《长征路》忙碌着,合作方来自新华书店总店,距离 8 月份的上市时间也已经非常紧迫。

水水对预言家表示,一般而言,一款游戏性较强的桌游从企划到上市会经历半年的时间,而一些规则简单的游戏则开发周期较短。不过至少也需要 3 个月。这种工期上的规律对于红色桌游同样适用。

工期上的变化,主要依赖于政府部门和社会组织的具体需求。

陈静认为,根据她以往的经验,每个合作方需求不同,提出的要求也是不一样的。如果桌游产品的主要功能是社区宣传,那么合作方会给出一个明确的使用场景,后续根据使用场景和希望达到的教育效果来设计游戏。《红色记忆》的合作方中国社区发展协会就是如此。甚至一些项目,桌游厂商只需要提供一套具体的方案即可,产品的制作和发行并不需要他们操心。

" 选择做红色桌游,也是因为社区发展的过程中需要与年轻人建立联系。普通的方式其实很难。我们的一些会员,他们自己就是年轻人,知道年轻人想要的是什么,能够接受怎样的形式,于是才有了制作红色桌游的构想。" 中国社区发展协会专家委员会副秘书长王斌说。

总之,这些定制的红色桌游无论是放到社区中,还是供应给私企进行党建活动,都是不愁销路的。

也因为是定制的桌游项目,相关部门和社会组织都会积极地与桌游厂商们进行创作上的沟通。尤其是红色主题的桌游,小心谨慎是必然的结果。

水水告诉预言家,按照他最初的构想,游戏中地形的设置都是随机的,玩家完成一局游戏就是一次重走长征路的过程,游戏时长大致在 1 小时左右。

新华书店则明确表示,游戏中的地形需要严格按照史实进行设置,并且建议游戏分章节进行。这样不仅可以让玩家了解到具体的长征事件,还能缩短每一次游戏的时长。另外,游戏中长征知识卡片的设计也来自新华书店的建议。

陈静表示《红色记忆》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桌游设计的过程中,合作方中国社区发展协会邀请了专门的党史专家,帮助智研家订正相关内容是否准确。

尽管红色桌游会产生如此之多条条框框的限制,但大多数创作者们并不担心桌游的可玩性和红色主题产生冲突。

" 我们开发的目标很简单,他可以是一套配合党建知识宣传的教具,更应该是一款好玩的游戏 ",水水解释到。

发挥党建知识的基础功能之后,创作者会努力为玩家和普通受众营造一种参与感。比如《长征路》,水水向预言家透露,之所以没有选择多人对抗,而是多人合作的游戏模式,就是为了给玩家营造一种长征路上合作对抗恶劣环境的感受。各类紧缺的物资与玩家之间互相进行物资传递,也是为了提升玩家之间的通力合作的归属感。

值得一提的是,政府部门和社会组织对具体的内容创作都会秉持着一种开放和包容的态度,他们也会把其他桌游的制作经验延续到下一款产品中。

水水告诉预言家,《长征路》起初并没有长征知识卡片的设计,新华书店总店看到《强国梦》中类似的设计非常受玩家欢迎,于是向他们提出相关建议。《长征路》测试的过程中,参与的玩家们对长征知识卡片这一系统的反馈也是偏正向的。

桌游厂商与政府部门合作的不断深入,给了红色桌游更加广阔的成长空间。随着定制红色桌游产品数量的增多,整个市场也开始逐渐变得活跃起来。

出版易,破圈难,

红色桌游商业化还看私企党建

和过去两年相比,桌游以出版物的形式,在书店这一渠道进行销售的模式日趋完善。同时,电商平台也开始成为桌游销售的一个主要途径

不过,预言家游报与从业者交流的过程中发现,红色桌游想要更全面地推向市场,偶然因素还是比较多的。强烈依靠政府部门或者社会组织采购的情况下,红色桌游要想实现商业化,或许可以把目光瞄准私营企业的党建活动。

陈静告诉预言家,红色桌游的市场一直都是存在的,一开始的合作方向都是与政府部门或社会组织合作,不存在面向普通消费者的项目,也没有销售任务。所以桌游厂商们手中的合作项目虽然不缺,但商业化的红色桌游市场规模还是比较小的。

对于桌游厂商而言,无论是线上电商平台销售,还是通过书店以出版物的形式,他们都是不排斥的。不仅如此,书号的紧缺性也暂时没有影响到红色桌游。

陈静向预言家透露,现在售卖桌游的经销商非常多,他们有不同的定位。这些经销商手中都有国家认可的销售资质。桌游厂商们只要选择适合的销售渠道即可,并不需要担心书号的限制。

预言家还了解到,在桌游厂商看来,推出红色桌游最大的价值并不在于卖出了多少份,而是厂商可以借助红色桌游进入社区,与老年人或者小朋友深入交流。不仅可以消除家长心中对于桌游的刻板印象,还能够进一步扩展桌游玩家群体。

水水曾经带着一款名为《分了吧》的垃圾分类桌游进入社区,受到了家长和孩子们的热烈欢迎。他相信《长征路》这样的红色桌游可以起到相同的效果。

王斌则有着他自己的看法,他认为红色桌游需求上的缺口依旧不小。除了政府定制之外,私营企业的党建活动近几年也在如火如荼的开展,红色桌游想要实现商业化,把握住私企的党建需求是极为关键的。

长期来看,当代年轻人的爱国热情正在与日俱增,政府和社会组织也希望能够通过年轻人喜爱的形式与他们建立认同感。桌游厂商与政府部门加强合作,推出红色主题桌游,也是在向全社会传递桌游积极健康的一面,对于整个桌游市场的扩张是大有裨益的。

红色桌游发展到第十年,类似《强国梦》或者《红色记忆》这样的热门产品开始呈现井喷之势。剧本杀已经成功 " 破圈 ",而桌游似乎正在借助主旋律的势头找到自身与大众连接的桥梁。

话题互动:

你体验过红色桌游吗?

以上内容由"娱乐资本论"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