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新周刊 07-22

极端天气越来越多,我们如何应对?

河南破历史记录的降水量引起的洪灾牵动着所有人的心。我们或许可以用 " 千年一遇 " 这样的词语来形容这场汛情的特殊性,但是我们无法忽视的事实是,近些年来人类面对的极端天气越来越多。如何与变化的自然相处,减少人类的损失?如何让城市的发展和经济的发展适应变化的环境?这样看似遥远的问题变得迫在眉睫。

比尔 · 盖茨一直在关注的一件事,就是应对越来越剧烈的气候变化。今天,我们和比尔 · 盖茨一起,用更加实用主义的角度,去审视人类与环境之间的关系。

作者 | 比尔 · 盖茨

摘编 | 程迟

《气候经济与人类未来》

[ 美 ] 比尔 · 盖茨 著

陈召强 译

中信出版集团,2021-4

世界各地的人,无论收入水平如何,都已经在遭受某种气候变化的影响。现在,我们每一个人都必须适应不断暖化的世界。

现在,我要讲的是那些我最先想到的、会在气候灾难中遭受最大痛苦的人以及最需要帮助的人。

他们是我在开展全球健康及发展工作中遇到的低收入群体,同时也是气候变化中受冲击最严重的群体。他们的故事反映了同时对抗贫困和气候变化的复杂性。

他们承受的冲击最大

2009 年,我去肯尼亚了解当地农民的生活状况,调查对象是耕地面积少于 4 英亩的农民,或者用开发领域的术语来讲——小农。就是在那个时候,我遇到了塔拉姆一家——拉班 · 塔拉姆、米丽娅姆 · 塔拉姆以及他们的 3 个孩子。

拉班和米丽娅姆在他们家大门口迎接我,然后跟我讲起了他们的故事。

本文作者,比尔 · 盖茨。/wiki

两年前,他们还是从事自给农业的小农户,同大多数邻居一样,他们家也曾处于赤贫状态。他们种植玉米和蔬菜,一部分自己吃,剩下的拿到集市上去卖。拉班还会外出打零工,以维持一家的基本生活。为增加收入,他买来一头奶牛。这对夫妇一天挤两次牛奶,早上挤的牛奶卖给当地的商人,换取一些现金,但数额不多;晚上挤的牛奶留着给全家人喝。

总共算下来,这头奶牛每天可以产 3 升奶,也就是说,他们这个五口之家,每天卖出和喝掉的牛奶还不足 1 加仑。在我遇到他们的时候,塔拉姆一家的生活水平已经有了很大改善。他们现在有 4 头奶牛,每天可产奶 26 升,其中 20 升出售、6 升自用。这些奶牛每天可以给他们带来近 4 美元的收入,在肯尼亚这一地区,这样的收入水平足够他们重建房子、种植专用于出口的菠萝,也足够他们供孩子上学。

他们说,生活之所以好转,是因为附近新开了一家牛奶冷却厂。塔拉姆一家及周边的农民可以把他们挤的牛奶卖给这家工厂,这家工厂则通过冷却设备将牛奶冷却存储后运送到全国各地,从而让牛奶卖出更好的价格。

此外,这家工厂在某种程度上也扮演着培训基地的角色。当地的奶农可以来这里学习养殖技术,了解怎样饲养更健康、更高产的牲畜,怎样给奶牛接种疫苗,以及怎样对牛奶进行污染检测以确保产品卖出好价钱,等等。如果牛奶不符合标准,他们还会获得关于提升质量的建议。

肯尼亚的地理位置。/wiki

在肯尼亚,也就是塔拉姆一家生活的这个国家,大约三分之一的人口从事农业生产。全世界有 5 亿个小农农场,约三分之二的贫困人口从事农业生产。尽管从业人口庞大,但由小农造成的温室气体排放非常少,因为他们根本没钱使用那么多涉及化石燃料的产品和服务。就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而言,一个肯尼亚人仅相当于一个美国人的 1/56,肯尼亚农村地区的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更少。

一个极其不公的残酷事实是:这个世界上的贫困人口基本没有做任何导致气候变化的事情,其所承受的气候变化带来的冲击却最大。对美国和欧洲地区相对富裕的农民来说,气候变化带给他们的只是一些麻烦,而对非洲和亚洲地区的低收入农民来说,气候变化的后果有可能是灾难性的。

随着全球气候变暖,旱灾和洪灾的发生会越来越频繁,农作物绝收的情况也会越来越多。牲畜可吃的少了,产的肉和奶也就少了;空气和土壤失去了水分,植物赖以生存的水也就少了。

干旱的土地。/wiki

在南亚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数千万英亩的农田将处于严重干旱状态。各种农作物害虫泛滥成灾,因为它们要寻找更适于生存的环境。农作物生长季也会变得越来越短,如果升温 4 摄氏度,那么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大部分地区,生长季会缩短 20%,乃至更多。

当你苦苦挣扎在生存边缘时,这当中的任何一个变化都可能是灾难性的。如果你没有任何积蓄,而种植的农作物又全部死了,那么你没有钱再买多余的种子,等待你的将是一条绝路。再者,这些问题都会导致粮食价格上涨,使得穷人更难以承受。受气候变化影响,数亿人将面临物价飙升的挑战,而在他们的总收入中,原本就有超过一半花在了食物上面。

随着食物越来越匮乏,富裕群体和贫困群体之间本来就已存在的巨大鸿沟将进一步拉大。受日趋严重的食物短缺的影响,越来越多的孩子将无法获得成长期所需的全部营养,这将导致其身体的抵抗力下降,他们就更有可能死于腹泻、疟疾或肺炎。

研究发现,受升温影响,到 21 世纪末,因高温天气死亡的人数每年可能多达 1000 万(大致相当于现在每年死于各种传染病的人数总和),其中大多数集中在贫困国家。而在贫困国家侥幸活下来的儿童则更有可能罹患发育障碍类疾病,也就是说,身体或智力无法得到充分发育。

因此,气候变化对贫困国家造成的最糟糕的影响是降低其国民健康水平,使得国民健康状况进一步恶化——营养不良率和死亡率上升。所以,我们需要向极端贫困人口伸出援助之手,帮助他们改善健康状况。

我在过去 20 年里开展了一系列与全球贫困相关的工作。在此过程中,我深入了解了贫困农民所面临的困境,以及气候变化将对他们造成的影响。

我们该如何应对?

大致来说,你可以把适应气候变化分为三个阶段来考虑。

第一阶段是降低气候变化带来的风险,相关措施包括建设气候适应型建筑物和其他基础设施,保护湿地并将其作为防洪屏障,以及在必要的时候鼓励人们永久迁离已不适于居住的地区。

第二阶段是做好应对突发事件的准备工作。我们需要不断改进天气预报和预警系统,以便更好地掌握风暴的相关消息。而在灾难爆发时,我们需要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应急救援队伍,以及处理临时疏散工作的应急体系。

第三阶段也是最后一个阶段:灾难发生后的恢复期。我们需要为流离失所的人制订服务计划,比如医疗保健和教育计划;为各收入阶层的人提供灾后重建保险,同时设立建筑标准,确保灾后重建设施比先前的设施更能抵御气候变化的冲击。

以下是适应气候变化的四大要点。

第一,城市需要改变发展方式。全球一半以上的人口居住在城市里,而且这个比例在未来几年还会上升。在扩张过程中,许多高速发展的城市最终会将建筑工地扩张到冲积平原、林地和湿地上,而这些地方原本是用于调节水资源的:洪涝时排水,干旱时蓄水。

1953 年的北海大洪水,造成大量人员死亡。/wiki

所有城市都会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海滨城市遭遇的问题最严重。随着海平面的上升和风暴潮的加剧,数亿人可能要被迫离开家园。到 21 世纪中叶,气候变化每年给全球海滨城市造成的损失可能超过 1 万亿美元。仅仅说这会加重大多数城市原本就面临的问题,比如贫困、无家可归、医疗保健和教育,那显然是轻描淡写了。

气候适应型城市是什么样的呢?

城市规划者需要掌握最新的气候风险数据和基于计算机模型预测的气候变化影响数据。(当前,在发展中国家和地区,许多城市的领导者甚至连标示哪些地区最易遭受洪水袭击的基础地图都没有。)在掌握了这些最新信息之后,他们就可以在相关方面做出更好的决策,比如如何规划居民区和工业中心,如何建设或扩建防波堤,如何保护城市免受日趋猛烈的风暴的袭击,如何强化雨水排水系统,以及如何建设高水位码头平台以使其免受不断上涨的潮汐的侵袭,等等。

气候变化还会迫使我们全面考虑城市的新需求。如果城市出现了极端高温天气,而很多人又无力负担空调费用,那么它就需要建立 " 降温中心 " ——供居民避暑的设施。

1953 年北海大洪水后,荷兰吸取经验,修建了三角洲防洪工程。/wiki

第二,我们应该强化自然防御体系。森林有蓄水和调节水的功能;湿地可以防止洪水,又可以为农民和城市提供水资源;珊瑚礁是海滨社区赖以生存的鱼类的栖息地。但这些以及其他应对气候变化的自然防御体系正在迅速消失,仅 2018 年一年,遭破坏的原始森林就近 900 万英亩,而如果全球升温幅度达到 2 摄氏度——这是很有可能的,那么地球上的大多数珊瑚礁都将会退化、消失。

从另外的角度看,恢复生态系统会给我们带来巨大的回报。通过恢复森林和水域等生态环境,世界最大规模城市的水务部门每年合计可节省 8.9 亿美元。这里还有一项更容易获取的成果,具体来说就是红树林。

红树。/wiki

红树是一种适应咸水环境的低矮树种,生长在海岸线一带,它们可以帮助减缓风暴潮的冲击,阻止沿海洪灾,并保护鱼类栖息地。总之,红树林每年可帮助全球避免 800 亿美元的洪灾损失;在其他方面,它们也可以帮助我们节省数十亿美元。种植红树林远比修建防波堤便宜,而且这些树木可以改善水质。这是一项非常棒的投资。

第三,全球饮用水的需求量将超过供应量。随着湖泊和地下蓄水层的不断缩小或被污染,让每个人都能获得其所需要的饮用水将越来越困难。如果再不改变,那么到 21 世纪中叶,每月至少有一次无法获得足够饮用水的人数将会增加三分之一以上,超过 50 亿。

我们需要采取更切合实际的行动:通过激励政策降低用水需求,同时加大努力提升供水能力。这包括从废水回收利用到按需灌溉(一种灌溉系统,它既能大幅减少用水量又能提高农民的收成)在内的一切措施。

第四,我们需要引入新的资金,用以资助适应气候变化项目。我在这里讲的是公共资金怎样才能吸引私人投资者,并让他们支持适应气候变化项目。

你可能想知道这要花多少钱。在适应气候变化方面,我们不可能为这个世界所需要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贴上一个价格标签,但我所在的全球适应委员会列出了 5 个关键领域的花费情况(建立早期预警系统,建设气候适应型基础设施,提高农作物产量,管理水资源和保护红树林),并发现在 2020 — 2030 年投入 1.8 万亿美元,将产生超过 7 万亿美元的收益。换言之,在 10 年的时间里,投入全球 GDP 的 0.2%,将产生近 4 倍的投资回报。

现存大气中积累的温室气体,主要历史责任国分布。/wiki

作为气候变化问题的主要责任者,我们应该帮助世界上的其他人度过危机。这是我们欠他们的。在适应气候变化方面,这里还有一个需要多加关注的问题:我们要做好应对最坏情况的准备。

目前,我们很难想象世界各国能在人为设定地球温度这个问题上达成一致意见。在未来几年乃至几十年里,要想在降低全球温度的同时避免经济严重受损,地球工程是我们唯一已知的方式。或许有一天我们会陷入别无选择的境地。我们最好从现在就开始,为那一天做好全面的准备。

· END ·

本文系网易新闻 • 网易号新人文浪潮计划签约账号

以上内容由"新周刊"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