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眼镜财经 07-14

恒泰地产程宏“牛皮吹破”:发家项目涉行贿丑闻,如今雷声四起陷危机

作为全国百强房企,恒泰地产最近一再被法院列入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其创始人程宏也再三被限制高消费,随之暴露出该公司经营管理中的巨大漏洞。

《眼镜财经》梳理发现,区区百万元的执行标的都不履行、过亿元的承兑汇票也逾期无法兑付、全国各地项目停工此起彼伏,就连发家的恒泰阿奎利亚项目都存在行贿 " 原罪 " ……种种不一而足,堪称触目惊心。

曾经喊着" 要做有野心的成吉思汗,不做守城的宋徽宗 "的程宏,如今似乎连城都要守不住了。

发家项目惊人内幕 低价卖房行贿官员

安徽省恒泰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简称 " 恒泰地产 " 或 " 恒泰 ")由程宏于 1996 年创办,在 2005 年这个中国房地产踏入黄金时代的节点,恒泰地产揽下了合肥北城的 2000 亩地。据悉,当时 2000 亩地的总价才十几个亿。

正是这块 " 巨无霸 " 地块,造就了恒泰在安徽的地位,建起的阿奎利亚小区名震合肥,成了北城的第一个 " 万元盘 ",迄今仍是恒泰对外品推时的榜样之一。

然而,合肥阿奎利亚这个恒泰最引以为傲的标杆项目,却在一起 2018 年宣判的案件中,被爆出行贿丑闻,撕开了恒泰高管牵涉官员贪腐的内幕。

恒泰涉徐长进贪腐案的刑事裁定书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在这起案件中,原安徽省国土厅规划处副处长徐长进购买的阿奎利亚房产被认定为差价受贿,徐长进在审理中亦对收受恒泰行贿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2002 年底,恒泰地产在开发阿奎利亚小区项目时,该公司经理任某结识徐长进,徐当时在安徽国土厅里负责用地申报材料审核、把关。

2005 年,徐长进夫妇在阿奎利亚小区开盘预售时预定了一套商品房(一期 4 栋 301 室,面积为 81.99m2 ) ,并支付定金 20000 元,但一直未办理后续付款事宜和房产购买登记事宜。

时隔五年,2010 年,徐长进夫妇见该小区房价有上涨趋势,欲去办理相关手续时得知预定的商品房已被售出,遂找到彼时负责该小区开发的任某要求解决此事。

在任某就此案做证言时,其身份已是恒泰地产总裁。" 考虑到徐长进在项目报批时给予过帮助,他又是国土部门领导,今后在业务上还会继续与他交往。"任某的证言称,故让徐长进、马静夫妇以原价换购了一套约 116 平米的房子。

认定事实中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是徐长进不但在 2010 年按 5 年前的价格买到了房,二是实际购得面积比之前预定的高出 27 平米,这均是差价受贿之来源。

经安徽建英房地产土地评估经纪公司评估,徐长进在 2010 年购买的这套房产市场价为 36.68 万元,而其购买价只有 20.2 万元。一二审法院均将这一行为认定为徐长进受贿。

在这起案件中,决定让徐长进仍按原价购房的任某亦是核心当事人,那么任某是谁?

《眼镜财经》通过梳理此案时间线发现,2017 年 4 月徐长进被监视居住,当 2017 年前后检方进入搜集证据阶段时,彼时恒泰地产集团叫做任晓璐,恒泰地产总经理亦是任晓璐。公开信息显示,2016 年时任晓璐曾以恒泰地产集团总裁身份领取某一奖项。

据悉,任晓璐是恒泰的老臣,一度地位应仅次于程宏夫妇,却因牵涉上述官员受贿案而被迫下台。目前,任晓璐仍担任 " 恒泰系 " 多家企业法定代表人和高管。

资金囧境危机频发 大小欠款都不履还

行贿污点仅仅是冰山一角,天眼查显示,恒泰共有司法风险千条以上,其中涉及司法案件 458 起,作为被告人的占比七成。

尤其自 2020 年以来,恒泰涉案数量显著上升,2020 年有 136 起,今年截至目前已有 115 起。案由主要为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此外还包括票据追索权纠纷、民间借贷纠纷等。

更令人心惊的是,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今年恒泰地产 6 次成为被执行人,据统计,目前被执行总金额 4771 万元以上。历史上,恒泰被执行 36 次,累计金额超过 7806 万元。

当下恒泰的被执行案件

在近期由无锡市惠山区人民法院执行的一起案件中,恒泰地产结欠无锡市晶湖建筑装璜有限公司借款本金 1470 万元及利息 4541502 元,未能履行还款义务。

值得一提的是,依据法院判令,恒泰地产可以分期偿还该笔欠款,第一笔仅需于 2021 年 4 月 30 日前归还 200 万元。

但即便如此,从 4 月至今,恒泰地产却是 " 全部未履行 "。

这笔欠款按理在百强房企的销售业绩面前显得不值一提,公开资料显示,恒泰地产注册资本约 42.35 亿元,产业覆盖地产、云商产业城、房车特色小镇、物业、金融、教育等多板块。根据克而瑞等机构榜单,恒泰集团 2020 年销售额仍有 200 亿元以上。

宁可成为失信人被限制高消费,打入 " 老赖 " 冷宫,恒泰也没有进行偿还的计划。这样看来,现今恒泰面临的资金囧境,不禁令人担忧。

除此之外,恒泰承兑汇票无法正常兑付,加之多个项目被曝因资金问题停工,更侧面证明了公司资金流紧张这一点。

《眼镜财经》注意到,今年以来,多家上市公司的年报披露将恒泰地产的资金危局推到聚光灯下。

亚士创能年报显示,因恒泰地产承兑汇票逾期,无法正常兑付,公司将 4909.73 万元票据转为其他应收款,向票据前手追索,并计提 50% 的坏账准备,预计无法完全收回。

爱建集团、三棵树也在年报中分别对恒泰地产的 4329.08 万元、2951.01 万元欠款计提坏账准备,三棵树还对恒泰地产发起诉讼。

此起彼伏的项目停工、交房延期则是恒泰地产资金危机的另一种写照。

据多家媒体报道:在青岛,恒泰地产的上合达观天下二期工程,逾期交房已经 6 个月,工地停工;在昆明,恒泰理想城,多次延期交付,房屋质量低劣,配套不全,被业主维权;在无锡,恒泰悦璟府,工程停工;在长沙,恒泰湘壹府,工程停工等等。

家族管理混乱不堪 盲目扩张原地踏步

早在 2017 年间,程宏曾对外表示,计划 3 年冲击全国房企 50 强,5 年达成 1000 亿元的目标。

为此,恒泰还将总部搬离安徽,挪至上海,并且在北京和深圳设立了副总部,意在以更大决心扩张全国版图。

实则提出这一战略的背后,恒泰已经危机四伏,合肥阿奎利亚模式并没有一招鲜,吃遍天,公司后来在葫芦岛、黄山等很多地方的远郊便宜拿地,却不能复制成功。

而就在恒泰全国化扩张的 2017 年,房地产市场开始告别黄金时代,进入白银时代。" 房住不炒、降杠杆、防风险 " 成为宏观经济调控的关键词。

就目前来看,当年的目标,已经遥遥无期。

据克而瑞《2020 年中国房地产企业销售 TOP200 排行榜》显示,恒泰集团以 221.7 亿元的销售额位列行业第 98 位,无论与 2019 年 203 亿元的销售额、位列行业第 99 位相比,或与 2018 年 220.3 亿元的销售额、位列行业第 98 位相比,其业绩表现、行业排名,都还在原地踏步。

《眼镜财经》发现,恒泰甚至连 " 老家 " 安徽的阵地也要失守。在 "2021 安徽房地产开发企业综合实力 50 强 " 中,恒泰的排名为第 20 位,而在去年,则是第 14 位。

对于长期的业绩疲软,除了可能受到房屋品质的口碑影响外,集团管理混乱,很可能也是恒泰地产不能大展拳脚的重要原因。

比如,任晓璐离任后,2019 年初,恒泰挖来前新城集团华南区域总经理、曾效力万科、复星等知名企业的职业经理人周成辉担任新总裁,主导销售回款。

但 2019 年恒泰销售额、行业排名双双下降。周成辉入职未满一年便 " 引咎辞职 "。

市场消息称,周成辉的离开,或多由于公司集团家族化倾向明显,其众多想法无法与集团层面达成一致,因此干了不到一年就不欢而散。

有恒泰员工在网上爆料,恒泰八成以上高管为家族亲戚,整体风格低端,各种拖欠员工薪资及压榨,全集团公司无正规运作流程,高层口癖是 " 开掉他(她)"。

恒泰的高管大都姓 " 程 "

还有员工爆料称,就企业本身而言,家族的低端气质,引领着全公司都变得很低端。其次,对于外部单位而言,拖欠政府土地款,偷税漏税进而荣获行政处罚比比皆是。此外,拖欠供应商(施工方)合同款,商票无法承兑已成常态,毫无契约精神与企业信誉。

Wind 数据显示,2015-2018 年,恒泰地产共有 7 次欠税记录。公司因少缴税款在 2016 年、2017 年连续 2 次被合肥市地方税务局稽查局处罚。

在程宏的限高令生效前,程明德接替程宏,变成了恒泰新的法定代表人。是放手还是隐入幕后,是继续前行还是就此止步,程宏和恒泰都走到了十字路口,《眼镜财经》将继续关注内忧外患下的恒泰地产。

以上内容由"眼镜财经"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眼镜财经

眼镜财经

分析和挖掘上市公司背后的故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