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不改这点,他凉定了

许凯的剧又双叒扑了。

继毫无水花的《骊歌行》,影后下凡又一翻车案例《千古玦尘》。

最新一部,和程潇搭档的电竞行业小甜剧,刷新了豆瓣低分记录。

下称《微笑》

2021 刚过半,烂剧专业户,好像又要添一主力军。

而让飘觉得巧的是。

上一位现象级热剧 " 出道 ",却一手好牌打烂,演啥啥扑,如今俨然烂片雷达的,还是许凯的初代 CP ——

魏姐吴谨言。

许凯,会成为下一个吴谨言吗?

今年灾难式的三连扑,究竟是资源的扭曲,还是业务的沦丧。

唠唠。

许凯的资源差吗?

显然不。

甚至,他一度是被网友质疑为 " 隐形资源咖 " 的存在。

自 17 年出演《延禧攻略》走红,许凯拍了近 15 部剧,部部男主。

搭档女演员,也无一不在圈内有姓名——

受捧小花如白鹿、程潇、李一桐,许凯和她们人均至少一部爱情戏。

当红流量和实力大花,也不缺:

周冬雨第一部古偶,男主是他;接下来的待播列表戏,不是与杨幂、宋茜合作现代剧,就是搭档钟楚曦的老 IP,鬼吹灯。

可以说,圈内年轻小生更新换代迅速。

许凯,S 级大制作或许还要再够一够,却是从来不缺戏拍的。

之所以最后都凭 " 烂 " 出圈。

与其全归咎于制作层面。

不如说,和演员的迷惑表现,有直接关联。

譬如今年首扑的《骊歌行》。

定位是古装爱情轻喜剧,笑点却都在演员无心插柳成滑稽的场面里。

许凯在里面的表演是这样的:

暗爽偷笑,我瞪。

借机调笑,我还瞪。

这无嗔无怒又无惊的,瞪眼除了能证明眼珠子活跃度和调节视力模糊度,飘实在想不出别的目的。

明明,同样是活泼外放型男主,2 年前的《灵剑山》还不是这样。

可能差别在于盛楚慕(骊歌行男主)是个高度近视?

不仅颜艺管理失败。

瞪眼,也几乎成了许凯表达情绪的唯一范式。

这是看到亲人受伤时的激愤。

这是被侮辱时的隐忍。

这是看到好友死去的哀痛。

大喜大悲,全靠瞪眼。(这两年进步的大概只有瞪眼程度)

而口口声声擅长的内敛式悲痛?

最后还是演成了面瘫。

《千古玦尘》,都在嘲女主出戏。

其实男主也好不到哪去。

知道的是上古真神白玦,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傅恒修了仙发了福,演起了延禧小传。

面瘫得一脉相承。

但,傅恒可以靠脸和人设挽一挽,让观众主动忽略一些,不那么到位的表演细节。

白玦却有个致命伤——

胖。

这明显圆润的皮相,与飘逸的白衣上神设定,违和感不止一点。

而,外形出戏,无异于扯掉了偶像剧男主最有效的一层滤镜。

也让本就没有整容式演技的许凯,表演上的不到位,暴露得更加明显。

比如,为什么白玦对女主和所有人都笑的一样?

他拿的是深情剧本,而非博爱人设吧。

被粉丝夸演技在线的哭戏,也看得飘一脸迷惑。

本是与女主生死诀别的高潮场面。

演员本人倒是不吝惜做表情。

眉尾压低,鼻翼扩张,眼睛深眯,两腮鼓胀。

只是,五官明明很用力,呈现出的却是一种奇异的凝滞感。

丢了美感,却没换回半分感染力。

对这类 " 往外放 " 的戏份,许凯曾在采访中说过感受:很累。

演外就要去放出来就很累

什么情况下,演员会觉得内心戏省力,外放情绪却费力?

当他演的是 " 情绪 " 本身,而非演 " 人 " 的时候。

因为真正能打动人的情感。

即便表现得很轻,也该是举重若轻。内里也是要耗力气的。

反观许凯的哭戏,明明说着沉重的台词,眼里也隐隐凝泪。

眼神却无丝毫波动。

调动不出情感的浓,再夸张的情绪表演,只会成为浮于表面的皮。

稍一失误,就容易沦为低智的滑稽戏。

而,明明不怎么上综艺,一直埋头拍戏的许凯。

几年磨练,演技却还停留在 60 分及格线波动的新手水平。

这才是他身上最大的迷惑点。

一个无法否认的事实:

回看许凯的接戏生涯,会发现他的步子很稳——

一直在偶像剧里打转。

而,对演员来说,戏路稳的另一种说法,是固化。

于是,有不少声音在说:许凯该转型了。

甚至,把他的几部新戏,也看成是拓宽戏路的尝试。

似乎 " 扑了 " 似乎也变得情有可原。

先不说盛楚慕,白玦,还是陆思诚(微笑时男主)这几个角色,除了身着古装现代装之外,本质没什么大分别。

压根谈不上转变戏路。

事实上许凯的如今的危机所在,也根本不是转型

而是,作为偶像剧男主,他的 " 苏感 " 正在消失。

这实在是一种倒退。

本来,许凯的长相,在饰演设定上往往不食人间烟火的男神角色,是有先天优势的。

他属于于妈偏爱的一类正小生。

五官端正,眉目好看,所以扮得了古装。

气质里几分正气,几分英气,还有难得几分贵气。

演不了太接地气的角色,但稍一修饰,就能有白月光的疏离氛围。

我们为什么爱傅恒?

不正是这样一张干净的脸,和角色 " 深情不负 " 设定的完美契合。

傅恒的苏感,本质上,是一份把言情梗合理化,让人信服的故事感。

而如今的许凯,越来越不具备这种能力。

他在肉眼可见的变 " 油 "。

既有外形条件的原因——日益圆化。

疏于身材管理,对演偶像剧的演员来说,几乎可以说是一种失职。

也有演技的浮夸。

《你微笑时很美》里的陆思诚,其实是偶像剧男主中,最普通且常见的设定——

高冷男神。

却依然能在许凯的演绎中,看到一丝敷衍油腻。

和女主的对手戏,既体会不到细腻的感情流动,更没有分寸和克制。

她主动,我冷漠。

她反抗,我起劲。

别提苏不苏了,只会看得人拳头硬。

说白了,男演员想要保持 " 苏感 ",虽说没有固定公式,但也并非玄学。

如钟汉良。

出道 30 年,再演古言男主,刨除剧情不提,角色魅力还是有的。

而能做到这点,他对外形严苛的自我管理是基础。

如邱泽。

出道时和唐嫣合作小甜剧,更多是靠脸,补充演技层面的不足。

但今年回归小荧幕,和文琪演情侣。

相差 22 岁依然 CP 感十足。

这凭借的,是演技的精进。

来源 | 新周刊

飘曾说过。

转型对所有演员来说,并非一定要做的事。

对有些演员来说,也不是立刻要做的事。

甚至,一辈子就只贡献一种戏路,能演到极致,你也不能说,这样的演员就不是成功的。

做偶像剧圈的收视保障,不是什么丢人的目标。

怕的是连目标都没有的瞎捧。

正如许凯的演员路,看似稳扎稳打,实则处处透着懒怠和盲目。

结果只能原地打转。

甚至不进反退。

业务精不精进,演技提不提升,体现的是一个演员的素养。

而于许凯而言。

问题或许更细节——

有没有基本的戏路规划意识,能不能做好基础的身材管理。

这体现的,不过是对所有成年人都适用的,最基础的事业心罢了。

其实,如许凯这类演员,会让飘想起,前不久引起热议的一个问题——

演员究竟该选择 " 人保戏 ",还是 " 戏保人 "?

白玉兰后,小陶虹曾经这样去谈——

戏保人是运气好

人保戏,才是实力

来源 | 娱理

在这里,飘不想把话说得过于绝对。

但想说两个前提,或许能帮大家更好地理解这个问题——

1. 形象是否贴合角色

2. 演技能够把握角色

前一点很好理解,说得直白些,就是像。

像,决定了角色的真。

因为像,所以足够令人信服,站在那里,便让观众相信这角色就该是这个样子。

后一点,把握。

这里的把握,强调的不是演技的高超,也不是表现的灵活,而是一种沉浸与配合。

因为在这类角色塑造过程中,往往是剧本已经给其画好了形,刻好了度,演员只要能摹形充填,对号入座也能有模有样。

好比一匹华丽夺目的艳锦,经纬已精巧细密到极致,在此基础上再作画补色,即使不费力气,也是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而这一点,决定了角色的实。

于是,我们可以发现,在 " 戏保人 " 这一类情况下,角色的真,主要取决于演员本身。

而对于角色的实,剧本则先于演员,给出了线条和基调。

对于许凯而言,早期的傅恒,也大抵可以归因如此。

傅恒的成功。

得益于演员和角色的契合、

也得益于剧本本身的巧妙和话题属性,某种程度上,已经注定了人物能火的命运。

所以飘说,许凯是幸运的。

并不是每个演员,都有机会在职业生涯初始,就通过好的作品和角色,被看见被记住。

这份幸运,是合理的——这是好剧对演员的加成,也是观众对演员的馈赠。

但也是危险的。

因为对于演技尚不成熟的演员来说,借机被看到固然是好事,可打破不了角色滤镜也是种局限。

更重要的是,他们火得太容易了——等待无需太久,就可以有更多机会,更多资源来展现自己。

而,当演技和实力尚不足以支撑资源的雄厚,要如何在曝光度和质量尚寻求平衡。

这对年轻演员来说,又是一个极具诱惑性的难题。

我们希望看到的,是在资源支撑下,演员不断打磨和精进的诚意。

但大多数时候看到的,是他们因为火得太容易,而养成的业务的惯性懒怠与浮躁。

这是戏保人的陷阱。

反之,人保戏,也许初期需要经历漫长的时间的熬炖。

需要面对沉淀许久,依然泯然众人矣的危险。

但那些最终用时间慢烹出来的。

也会更耐得住时间磋磨。

说到底,演员事业,终归是演技,资源,头脑的博弈与选择。

三项兼备者,凤毛麟角。

但能稳住其中两项,已不至走入死路。

最怕的是,尝过资源的甜头,试过戏保人的幸运,便从此一味沉溺。

毕竟,爆红,或许可以靠 " 戏保人 "。

长红还想靠 " 戏保人 "

最终只会等来," 一直幸运 " 埋伏好的代价。

那么,离爆红转为黑红,再转为黑,真的就不远了。

以上内容由"柳飘飘了吗"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娱乐八卦

娱乐八卦

娱乐领导者 八卦弄潮儿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