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姐妹俱乐部》:打开女性议题的一小步

采访:王小笨

作者:王小笨

" ‘垃圾’的是我,不是女司机。"

当张天爱在《姐妹俱乐部》第六期录制现场说出这句台词的时候,编剧姜索兰没忍住,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这句台词是她写的,灵感来源就是她的个人经历。她的车技不好,有时候甚至会被老公吐槽,如果在路上遇到车开得不好的人,老公还会说让我看看这是不是个女司机。

姜索兰记得,正式录制的那一遍,是张天爱发挥最好的一次,那时候她觉得," 作为一个编剧,也是作为一名女性,我被那句话触动到了。"

《姐妹俱乐部》是目前正在爱奇艺播出的一档全新综艺,而它的制作方是我们都非常熟悉的笑果文化。《姐妹俱乐部》的形式非常新颖,它是用情景喜剧的方式,建立起了三个女性角色,用她们的经历去反映当下女性所面临的一个个小的困惑与困境。

《姐妹俱乐部》的主创总会在各种场合用小这个字来形容这档节目,这更像是她们的一种自谦。主创并不是女性问题的专家,《姐妹俱乐部》也是笑果在情景喜剧上的第一次尝试,她们希望能把自己的姿态放低一点,用导演潘璐斐的话说," 就像做一个小的产品测试的 demo 一样。"

在当下,做情景喜剧这件事本身就要受到更多的审视。毕竟我们现在会脱口而出的情景喜剧,还是《我爱我家》和《武林外传》这样的国民经典,新的佳作寥寥,就连在有着悠久情景喜剧历史的美国,随着《生活大爆炸》和《摩登家庭》的完结,情景喜剧也已经走出舞台中心。

但潘璐斐觉得,这恰恰也是她们选择做情景喜剧的重要原因。因为观众对于情景喜剧有情感上的连接,但那些已经成为国民经典的情景喜剧,反映的是民众对于那个时代的看法和那个时代的情感认知," 是那个时代的产物 "。

而《姐妹俱乐部》所要做的,正是体现出当下的时代性。而毫无疑问的是,女性相关的话题正是这个时代最能代表大家对世界的认的议题,说白了,它是 " 大家正在关心和讨论的事 "。

所以她们决定,要将情景喜剧和女性相关的话题相结合。她们做出了三个新型的女性形象:张天爱饰演的冯瑶瑶、杨子姗饰演的程岚和谢可寅饰演的陈幸童。和社会上的很多女性一样,她们在剧中一起生活,组成了一个新的家庭形态。

剧中的三个角色生活在大城市,虽然性格各异但都事业有成,正过着一种看上去体面且舒适的生活,但冲突感却也正由此展开,因为即便她们生活得已经足够 " 好 " 了,但生活中那些具体而真实的小困境却一个也没少。

她们要面临身为女性司机的被指责,要经历厕所坑位不够的窘境,还要面对少女感所引发的焦虑等等。这些困境似乎并不像母职惩罚或者原生家庭问题来的那样沉重,但并不意味着就可以被轻易地忽视。

就像姜索兰所说," 我觉得看见是一个比较重要的东西,你先别说改变了,如果你连看见都没有,你还对这种东西视而不见的话,那后面的改变根本无从谈起,这些你习以为常的东西会让你整个人盲掉。"

困惑始终都在那里,但如何被看见才是节目的关键。

主创用了一种 " 笨办法 ",她们去给公司里的同事和自己身边的女性做访谈,听她们讲生活里那些 " 让人不爽 " 的时刻,然后再从这些访谈出发,去搜集著作、论文、国外的报道研究等等。姜索兰记得她们最后收集到了一个庞大的文档,里面几乎包含了她们能找到的女性问题相关的全部素材。

在调查的过程中,一些细节让她们非常惊讶。比如她们发现大量的男性分不清卫生巾和护垫的区别,一开始她们觉得这件事非常荒谬,但在调查了上百人之后,她们意识到这个问题就是普遍存在的,有时候甚至并不是男性不想去关心,而是一种传统的禁忌感和羞耻感在阻碍着他们。

身为女性,节目中呈现的许多困境也是她们亲身的感受。潘璐斐说因为女性不能坐在摄影器材箱上这个奇怪的 " 片场规矩 ",曾经她和姜索兰在电视剧录制现场就得一直辛苦地站着。她自己是一个拍照后不喜欢 P 图的人,但为了发朋友圈她又不得不花很长时间来 P 图,她也很喜欢看小红书,但 APP 上那些漂亮的女生又会让年龄渐渐增长的她产生焦虑感。

(总导演潘璐斐)

(总编剧姜索兰)

表面上看,《姐妹俱乐部》是一档专注于展现女性困境的综艺节目,但站在更广阔的视角来说,这些问题又不只和女性有关。在传统父权社会的观念和思想影响下,男性在很多时候同样是 " 受害者 ",这些现实中的困境也可能会对男性造成困扰。

《姐妹俱乐部》的主创以女性为主,但编剧团队中也有两位男性。潘璐斐常被问到 " 你们做女性题材综艺,你们一定都是女编剧 " 这样带有明显性别刻板印象的问题,她并不能认同这种想法,也会常常反问," 没有人会问《英雄本色》剧组是不是没有女性工作人员,对吧?"

在她看来,一个项目是什么样的气质,与性别无关,只取决于参与其中的人的个性是什么样的。对于她们来说," 回归到人的维度,回归到个体维度 " 才是最重要的。

因为此前《今夜百乐门》和《周六夜现场》那些节目的创作经历,创作情景喜剧对于编剧团队来说并不是一件太过艰难的事。

但《姐妹俱乐部》的挑战在于,它本身就是依托于女性话题的,因此它不能只服务于喜剧效果。姜索兰说以前她从来没有一两天想不出一条线,单纯想写出想好笑的东西,几小时总能想出来,但在《姐妹俱乐部》的创作过程中,她第一次经历一个星期创作出了很多好笑的内容,但因为它们并不反映女性困境,只能全部废掉的情况。

同时节目的准直播即一边录制的形式,决定了它对演员来说也是一种挑战和重新学习的过程。姜索兰是负责张天爱的编剧,她记得最初录制的时候,因为没有多少喜剧表演经验,张天爱并没有找到准确的喜剧节奏。但她对这档节目非常上心,用潘璐斐的话说," 小爱比我想象中要认真 100 倍 "。

她的认真给主创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在她的剧本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她对自己表演节奏的提醒,她也会和编剧、表演指导一句一句地确定台词的语气和停顿。到了节目录制的中段,姜索兰发现张天爱变得好笑了。

带着观众的准直播录制,让演员在表演时自带紧张感和认真感,往往也会让演员在正式录制时有着比彩排时更好的表现,再加上团队在过往综艺节目中积累下的录制经验,最终让《姐妹俱乐部》呈现出了如今出色的节目效果。

作为一名男性,看《姐妹俱乐部》的过程其实也是和自己的性别刻板印象作斗争的过程。第六集中一个细节,杨子姗饰演的程岚和周围的人玩了一个文字游戏," 农民、警察、护士 " 后面都接什么称谓,我果不其然地和剧中角色一样说出了 " 伯伯、叔叔、姐姐 ",并且好像并没有意识到这其中有什么特别不对劲的地方。

在前期的调研之中,很多人觉得 " 这只是一个语言习惯而已,不用太当回事,更不用去纠结 ",但在主创深入调查之后,她们意识到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因为语言就是大家文化观念的反映," 背后根深蒂固的是在社会的传统视角下,大家对这个东西的认知并不清醒。"

潘璐斐为我举出了妇孺皆知这个成语,上百年来我们一直用连女人和小孩都知道来形容一件事的普及程度," 但为什么女人和小孩就是低人一等呢?" 姜索兰也觉得语言会锻造思维,思维又会反映到语言中,由此形成了一个循环。

如果单个去看节目中所展现的女性困境,其实都不算是多么严重的问题,但或许只有从这些最小的事情去做一些小小的改变,我们才能够离理想中的性别平等的观念更进一步。

正如姜索兰提到的那句鲁迅的名言," 从来如此,便对吗?" 我们应该做的,恰恰就是对那些从来如此的事说不。

(《姐妹俱乐部》主创团队)

在和主创交流的过程中,我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这是一个习惯于反思的团队。她们并不会夸夸其谈于节目做到了多少,而总是在谈也许哪里还可以做得更好。

她们会觉得很多女性话题很好,但她们没法处理得很巧妙,于是只能放弃;她们会意识到节目的审美趣味和辐射人群会带有典型的城市中产女性的印记,即便这的确就是她们每天都在经历的生活;她们也会发现《姐妹俱乐部》本质上还是一个娱乐产品,向观众输出理论和道理固然重要,但始终不能逆人性,还是要做观众喜欢的东西。

落到节目本身,她们会感慨自己在题材上挖掘的深度还是不够," 摸到了个边,但没有往下走太深,这是一个硬伤 ",甚至她们已经在憧憬如果将来再去挑战这种形式,她们要在顶层设计上下更多的功夫,也许再往下挖掘更深刻的想法,就能创造出让观众思考更深刻的东西。

以至于在采访的某些时刻,我都感觉她们对自己提出的要求已经到了苛刻的地步," 我们试图去挖掘这些问题背后的为什么,但我们没有做出 3000% 的努力。当我们做出 80% 的努力,发现这个事情会变得沉重,我们就被非喜剧性打败了,退缩了。"

站在观察者的视角,我们会觉得做一档综艺节目归根结底是工作的一部分,但对于身处其中的主创来说,《姐妹俱乐部》带给她们的改变远比想象中更大,用编剧团队里的两位男编剧的话形容,"《姐妹俱乐部》是改变了他们人生价值观的项目 "。

潘璐斐开玩笑说,以前周围的同事经常觉得她 " 有爹味 ",但现在她会在看《御赐小仵作》这样的电视剧时,注意到台词里说 " 女子保护女子是天经地义的事 ",也会在潜意识里想要为女生多谋求一些利益,所谓 "Girls help Girls"。

姜索兰想的更远。原本在潘璐斐的描述里,她就是一个 " 每天来上班就在看女性话题相关内容的人 ",节目杀青之后她有下单了很多女权主义的经典著作。《姐妹俱乐部》里来不及实现的东西,她决定趁现在开始学,她害怕等到下一个项目开始滚动的时候就来不及了。

在她更遥远的畅想里,她盼着有一天能成立一个女性喜剧基金,鼓励女生多往喜剧方向发展,因为在她看来,东亚文化传统一直在要求女性端庄得体,那些原本可以活泼搞怪的东西,都在成长和教育中被消磨掉了,所以在中国做喜剧的女生始终是少数。她说自己算是一个 " 幸存者 ",她想帮助更多人去敲碎那层天花板。

对于庞大、复杂且相互交织的女性议题来说,一档综艺节目能做到的或许很有限,有时候它甚至可能会沦为 " 一场小圈子的游戏 ",但每一项重要的事业都建立在一步一步向前的基础之上,不同形式的文艺作品相互配合,最终形成一股合力。

也许《姐妹俱乐部》只是第一步,但这第一步走得足够沉稳、扎实,也正在走向她们想去的地方。

以上内容由"北方公园NorthPark"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