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毒舌电影 06-23

她还是坦白了,整过

一年一度港姐选举。

一年比一年凉。

选出来的港姐是谁,Sir 不知道,可每年海选,总有营销号炒作 " 佳丽颜值 "。

△ 海选期间的部分佳丽

唱衰港姐,已经成了这几年的流量密码。

恶意奇葩化部分选手,为的是迎合这几年港姐衰落的论调。

Sir 没兴趣干这种事。

今天要说的是另一档选美。

比起 TVB 的传统选美模式,这一档节目 ……

更猎奇,更毒辣,更受年轻人欢迎。

同样打着 " 港姐 " 旗号。

只不过,它选的是暗黑版

造美人

ViuTV 出品。

香港电视台新秀,开台五年,已经能和 TVB 这个老字号掰手腕。

相比于 " 安分守己 " 的 TVB,ViuTV 的节目时常反其道而行。

当 TVB 还在举行传统的港姐选美时,ViuTV 已经大玩革新,推出《最后一届口罩小姐选举》。

顾名思义,佳丽都必须戴着口罩比赛。

这种 " 犹抱琵琶半遮面 " 的状态下选出来的美人,在摘下口罩后是否实至名归。

正是这个节目最刺激的地方。

△ 口罩小姐参赛选手

节目播出后,立即成为全城热话。

尝到甜头后,ViuTV 在选美节目上再玩点新花样——

01

首先是评委,足足有八个。

包括化妆师、发型师、健身教练、外科医生 ......

一群达人,在一旁从各自角度,将选手 " 透视 " 了一遍。

别误会,他们并不是抱着选美人的心态来的。

与传统的港姐选美要求未婚未育、设有年龄限制不同,这档节目的参赛者不限年龄、学历、身份。

80 多位报名者,只有 16 位佳丽有资格进入第一轮比赛。

从她们的照片和介绍。

你会发现从 19 岁至 33 岁,美或不美,燕瘦环肥,职业各异,一应俱全。

她们有的是大腹便便的母亲,有的是身材走形的健身教练,甚至还有整容失败的普通打工人 ......

乍看起来,这个节目一开始似乎就与美人无关。

去年的招募启事中明确写道:

以 " 打造后天美人为目标 " 的节目。

重点不是 " 选 ",而是 " 造 "。

天生面容姣好,反而不占便宜。

比如第一位登场的参赛者 Kathy,她原先的职业就是直播主持和模特。

对于美的执著,她提到自己每晚睡前都要敷面膜、眼膜,按她的话说,从不放过任何一寸肌肤的保养。

她参加节目的目的是希望改造身型、大腿及丰胸。

以颜值来说,Kathy 是所有参赛者中最美和最爱美的一位。

登台自我介绍完后,她立马就被问到一个很露骨的问题:有人怀疑过你整容吗 ......

这 ...... 公开处刑?

早在面试阶段,大家就众口一词觉得她五官精致得有点假。

评委们还专门找人检查过她的五官。

虽然没有大的 " 改造 ",但她很坦诚地承认平时会接受各种美容的疗程,比如她会在自己面部打肉毒杆菌及额头打透明质酸。

为了美,她可以竭尽全力,毫无保留地付出。

这么一位如此执着于雕琢自己的人,出现在这档有关美的节目中,按理来说,应该被节目组厚爱才对。

但节目组反而有点犹豫——

既然你都已经如此完美了,那参加我们的节目,还有什么改善的空间呢?

美女,先进候选区吧 .......

下一个。

这位叫 OK 的选手(名字改得有够随意的)。

OK 姐一出场,现场观众一片哗然。

作为建造工程师的她,长期在工地工作,日晒雨淋。

平日的打扮基本就眼镜加工作服,顶多涂点防晒。

她要求不多,只是希望节目组帮她改造下眼袋和腮骨。

小小进步,对她来说已经很满意了。

但是在节目组看来,就已经像是造一部穿梭机了。

也许长期接触的都是工地工人,OK 姐说话不加修饰,直截了当。

工作人员问她需求时,她有时会搞不清楚状况,反问对方。

如果 Kathy 是这个节目的上限,而 OK 姐就是下限。

有趣的是。

当她不断暴露自己弱点的时候,她反而变得立体。

越是平庸,反而越是有改造的空间。

评委看完她的陈述,一致通过晋级。

她还被评为本次节目的黑马。

两集下来,第一轮初选。

4 人被淘汰,最终剩下了 12 位 " 佳丽 "。

淘汰人数太少不够残酷刺激吗?

别急,选只是第一步,接下来需要的是大改造。

02

12 位参赛者。

在未来 3 个月需要接受有关饮食调校、身体塑形等训练课程和考验。

这种让普通人变美的养成系综艺,国内已经有不少了。

一般的改造,《造美人》都有。

而它另辟蹊径的地方,在于节目非常懂得玩弄选手的小心思。

开始,就将佳丽们分个三六九等——

大部分人被分为平民组,只有少数人是公主组。

这是节目组的心理暗示。

佳丽得知自己属于公主组时,立刻挺直了身板,端庄起来。

公主和平民。

不仅仅代表着身份,还代表着特殊权利。

平民组不仅伙食比公主组差,连吃饭都要坐地板。

住的场所,公主组明显更奢华,而平民组必须 3 个人挤一间房,有人还得睡沙发。

同时。

公主组还能预先选择改造的疗程,平民组只能选人家选剩的。

而这些疗程,正是《造美人》最大胆的地方。

透明质酸、塑形瘦脸、胶原再生、肉毒杆菌、埋线 ……

每一样都是价格高昂的疗程,如今像是自助餐那样,任君选择。

比起大多数主张天然美的节目不同,《造美人》是赤裸裸告诉观众,这些未来的美人,全部都有人工的成分。

与其遮遮掩掩,不如全程展示在观众眼中。

佳丽们注射针筒时龇牙咧嘴,都被摄影机一一记录。

隔着屏幕,观众都能感受到她们的痛楚。

这种开诚布公。

其一,不用说,是噱头。

其二,也是对噱头的反击。

节目遭到的非议越多,流量就越大,这一点《造美人》根本没有回避。

为进一步挖掘流量,节目组还设计了压力测试。

上台前,找来一群吃瓜观众,对佳丽们的素颜照评头论足,并录下来给她们。

还让佳丽们互相数落对方,把标签贴在身上。

这些,真的只是噱头?

在 Sir 看,这也是佳丽们对现实的一次极端预演

谁也无法否认——

很多时候,美的对立面不是丑。

而是无尽的恶意。

03
节目开拍前,主持人和策划人强尼一直很困惑——

变美,对女孩来说有什么意义?

是为了满足自己一些很肤浅的欲望(嫁个有钱人)?

还是说很简单地希望得到别人的尊重?

虽然这个节目一开始以话题性做卖点,但细看下去。

它更像一个心理调解节目

不少佳丽,在解释自己渴望变美时,都提到曾经因外貌遭到别人冷眼。

从小长得不好看,于是受到身边的人嘲笑,甚至霸凌。

活在他人的目光,并被他人影响,是不少人渴望试图改造自己的契机。

最极端的例子是这位叫芷桥的嘉宾。

目前为止,崩溃次数最多的一位。

大家可以看到她脸上有明显的整容痕迹。

单凭她喜欢的男生一句嫌弃:" 你不够瘦又不够漂亮。"

让她下定决心每年都飞到台湾整容,前前后后共花了 40 万。

讽刺的是。

换来对方一句:" 我觉得你以前更漂亮。"

呵呵。

最后,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公司,她都因为外表被人欺凌。

芷桥希望得到别人的尊重,她只能不断去整容。

仿佛不漂亮,就没有资格成为一个女人。

她的这种自卑,被评委一语点破。

你带出了一个可怜模样

带着被害者或受害者的感觉

任何化妆方法

其实都只能帮你在外表上做到效果

但真的做不到由内散发的美丽

这是节目组体现的耐心。

坦白说,Sir 不认为《造美人》是一档多高级的节目,依然带着以女性身体、相貌去博眼球的嫌疑和痕迹。

但它依然有值得我们参考的优点。

好就好在——

它在猎奇同时,也松绑了各种僵硬的教条与主义,为那些真实处于容貌焦虑中的个体,留下表达甚至宣泄的空间。

我们当然听多了各种从 " 女性 " 出发的论调:

不要在意他人的指手画脚;

美,不在取悦别人而在取悦自己;

女性的身体属于女性自己;

……

可又有多少人,真正去追问过——

我们社会对女性外貌的恶意和苛求,从何而来?

又将如何深深烙在一个个困惑的个体身上?

说白了。

我们总是轻易指责恶,却更轻易地放弃追问恶的来源与去处。

节目中,有一幕 Sir 忍不住动容。

芷桥成功入围,但她第一反应不是庆幸。

还是大哭。

近乎绝望般,埋头,闭眼,躲开镜头。

喊出藏在内心多年的困惑。

或许,也是屏幕外你的困惑:

你们都叫我坚强,叫我爱自己。

但这个节目再进一步问道——

" 可否教我如何爱自己?"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海边的卡夫卡

以上内容由"毒舌电影"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娱乐八卦

娱乐八卦

娱乐领导者 八卦弄潮儿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