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突发!蛋壳公寓财产被冻结!

智通财经 APP

6 月 22 日,天眼查显示:蛋壳公寓运营公司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因未按时履行给付义务,被限制高消费,关联对象为蛋壳公寓创始人兼 CEO 高靖,申请人为北京亚奥天成装饰有限公司。

关联案件涉及该公司与申请人的装饰装修合同纠纷,法院曾判蛋壳公寓公司赔偿申请人公司超 260 万元。

蛋壳名下价值为 421014.05 元的财产被冻结。

蛋壳公寓作为曾经的美股上市公司,2020 年 1 月 17 日登陆美股,市值一度达到 27 亿美元。上市仅 445 天即被摘牌。而今名下冻结财产仅 42 万,令人唏嘘。

此前,2020 年 10 月初,蛋壳公寓被爆在上海、南京、武汉、杭州、天津等多个城市拖欠装修款,拖欠时间大约为一年左右,被欠款金额从几十万至 1000 万不等。

蛋壳公寓发生啥事了?

2015 年,蛋壳公寓诞生,以 " 分散式 " 长租公寓为主,从各类社区业主手上盘下大量住宅房源,统一装修后对外出租,这种出租形式直击年轻租房群体对拎包入住、交租省事的需求,以及提供 Wi-Fi、保洁、维修增值服务,因此在过去几年大受追捧。

2020 年 1 月 17 日晚,蛋壳公寓在美国纽交所正式挂牌上市,股票代码 " DNK ",成为 2020 年登陆纽交所的第一支中概股,也是国内长租公寓第二个赴美上市的品牌。

IPO 之前,蛋壳公寓共完成 7 轮融资,融资总额高达 58 亿元,背后的投资机构包括了优客工场、蚂蚁金服、春华资本、CMC 资本、愉悦资本等。

招股书中蛋壳公寓表示,自己是国内发展最快、最大的共同生活平台之一,截至 2019 年 9 月 30 日,已在国内 13 个城市布局,其公寓数量已有 406746 套,与 2015 年底时的 2434 套相比增长了 166 倍,入住率为 86.9%。

蛋壳公寓上市以后,亏损不停。负面新闻不断,被指资金链断裂、欠员工薪资、欠承包商工程款,并连续多次被列为被执行人。

蛋壳公寓赴美上市后公布的 2019 年年报显示,2019 年净亏损 34.372 亿元,而 2018 年为净亏损 13.697 亿元。最新公布的 2020 年一季报显示,蛋壳公寓净亏损 12.344 亿元,而去年同期净亏损为 8.162 亿元。

2020 年 6 月,蛋壳公寓创始人兼 CEO 高靖被有关部门调查,随后该公司不得已紧急换帅。蛋壳公寓称,该次高靖涉及调查事项主要为其创办蛋壳公寓之前参与的商业投资。

2020 年下半年开始,多地出现蛋壳公寓房东要房租,租客面临被赶出公寓的窘境。11 月 16 日,已经入冬的北京,上百人在位于朝阳门外大街的蛋壳公寓北京总部排队维权。

在南京,房东们在蛋壳公寓办公室登记信息

2021 年 4 月份,纽约证券交易所宣布将蛋壳公寓摘牌,立即暂停交易。

蛋壳公寓会不会破产?

2020 年 11 月 16 日,据蛋壳公寓新离职员工称,蛋壳公寓或将宣布破产。据报道,杭州分公司的门头挂牌已经摘下,虽然里面仍有员工在,但只是登记前来要说法的租客。目前杭州蛋壳公寓已经出现租户被断网现象,深圳蛋壳公寓已经有房东开始驱赶租客,武汉蛋壳公寓已经有房东开始直接联系租客缴纳房租。

11 月 16 日下午,蛋壳公寓发文向外界回应称," 我们没有破产,也不会跑路!请不要信谣传谣!"

2020 年 11 月 17 日 12 时许,蛋壳公寓官方微博又发文称," 网传 " 蛋壳公寓杭州分公司停止运营 "。假的!!!"

2020 年 11 月 17 日,受我爱我家接盘蛋壳公寓传闻影响,蛋壳公寓和我爱我家股价一度暴涨。截至美东时间 11 月 17 日收盘(北京时间为 11 月 18 日),蛋壳公寓报价为 2.40 美元 / 股,较前一交易日涨幅达到 75.18%。

2020 年 11 月 19 日,我爱我家相关负责人否认收购蛋壳公寓,蛋壳公寓跌超 16%。知情人士亦称我爱我家接盘可能性不大。

2021 年 2 月 1 日,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因与装修公司的买卖合同纠纷,向蛋壳公寓 COO 崔岩下发限制消费令。

2021 年 6 月 19 日,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亦因与装修公司的买卖合同纠纷向蛋壳公寓法定代表人高靖下发限制消费令。

目前,根据天眼查,蛋壳公寓的运营主体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终本案件执行标的总金额 1427.9905 万元,未履行总金额 1234.9647 万元,未履行比例高达 86.5%。

事到如今,对于曾经的 " 创业明星 " 高靖,人们只能给一声叹息。

在创办蛋壳公寓之前,高靖先后在百姓网、百度、好乐买、糯米网工作。2014 年,糯米网被百度收购,CEO 沈博阳拿钱 " 走人 ",然后给高靖打了一个电话:我给你一笔钱,去投资一个有未来的产业。

2015 年,拿着沈博阳投资的 150 万元,加上自己的 100 万,高靖成立蛋壳公寓。

2020 年 1 月 17 日,蛋壳公寓登陆了美国纽交所,上市当天的市值为 27 亿美元。高靖个人财富一度激增至 20 亿人民币以上。

长租公寓要凉?

蛋壳公寓已经摘牌,依然在美股市场的青客公寓也是难兄难弟。亏损扩大,被法院限高。而业内头部的自如公寓,目前尚未暴雷,但情况似乎亦不佳。

2021 年 2 月 16 日,青客公寓披露了 2020 财年年报(截至 2020 年 9 月 30 日)。期内,青客净亏损达 15.34 亿元,同比扩大 208%;总资产同比下降 52.73% 至 8.51 亿元,而总负债则升至 28.45 亿元,同比增加 9%。

2021 年 3 月 15 日,青客公寓也再度沦为被执行人,实际上,青客公寓在此之前因未退租客押金、房东收房青客未支付水电费等原因,已多次被房东和租客投诉,成为失信执行人,还被限制消费。

2021 年年初,青客公寓管理层出现了一次大变动,包括董事会主席、首席执行官金光杰在内 5 名元老级管理层同时辞职。

目前,业内龙头是自如公寓。自如为已故贝壳前掌门人左晖控制下的长租公寓。2020 年 10 月,自如拿到愿景资本的十亿融资,并且宣布其房源规模已经突破了 100 万间,成为国内最大的长租公寓企业。

从 2020 年九月开始,自如就不再开始收新房,而是陆续要求房主降租、驱赶租户,清退不良资产。对此,有多起网友爆料被强制解约,甚至被管家驱赶出门的事件,还有甚者,通过断水断电逼迫租户撤离。

长租公寓窘境始于租金贷

声称 " 用互联网方式改造传统住房租赁行业 " 的长租公寓,一直在烧钱抢市场,其实并没有摸索出更高明的商业模式或更有效的盈利模式。这样的做法在行业上行,用户数量不断攀升的时候当然没问题,而一但行业出现下行,问题就来了。

" 租金贷 " 是长租公寓企业以租客租金稳定性作为筹码,从第三方贷款平台获取贷款,保证平台的现金流来源。这种高风险经营行为在行业内普遍存在。2019 年底,长租公寓品牌青客公寓和蛋壳公寓先后赴美上市,根据两家企业的招股书," 租金贷 " 是这两家企业的最大现金流来源。以蛋壳公寓为例,2018 年至 2019 年,蛋壳公寓的营业收入虽然同比增加一倍有余,但营业支出却翻了近 3 倍,净亏损从 13.66 亿元增长至 34.35 亿元。蛋壳公寓在 2019 年年报中称,公司大量资金来源包括与租金融资相关的金融机构的预付款以及用户预付款,租金贷占比过半。

在实际经营过程中,不少长租公寓企业将通过租金贷获得的资金用作规模扩张或其他用途。若长租公寓企业经营不善面临危机,则租客在租住权无法保障的情况下,依然需要承担该租金贷产生的还款压力。

另一个 " 雷 " 则是长租公寓企业为了快速抢占市场采取的 " 高收低出 " 战略,以高价从房东手中收得房屋,再以相对较低的价格出租给房客。58 同城首席执行官姚劲波说,一些长租公寓运营方采取 " 高进低出 " 等高风险经营模式抢占市场,资金链断裂现象时有发生,租房者被无故驱逐等情况屡见不鲜。

此外,大部分长租公寓采取包租模式,从业主处租赁房源,经过装修后再出租给租客。租金成本在总成本中占比超过 50%,而装修和运营也需要较高的成本投入。蛋壳公寓与大量装修企业目前的纠纷就来自于此。

2021 年 5 月 10 日,新华社《半月谈》发表文章《让大城市租房多点小确幸》。其中,接受采访的立信会计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朱建弟指出," 租金贷 " 应及时纳入金融风险监管体系,明确监管主体,同时强化贷后资金使用管控。应强制要求运营方将资金托管给相关金融机构,防止长租公寓企业利用 " 租金贷 " 无序扩张,遏制金融风险,细化各方的监管职能,形成监管合力。

自如公寓已经砍掉了 " 租金贷 "。2020 年 11 约 7 日,自如分期、轻松付暂停使用。

以上内容由 "ZAKER 石家庄 " 上传发布

以上内容由"ZAKER新闻 | 湖北"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