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是你吗?《还珠格格》小邓子

作者 | 肖瑶

6 月 16 日晚上,薛亦伦发了一条微博,附带着转发了一条《叛逆者》的推广。

在这部风头正劲的谍战剧里,他演一个出场一集就领盒饭的日本军官。

▲薛亦伦微博

但眼尖的观众依然一下就捕捉到了他的 " 真身 "——《还珠格格》里的 " 小凳子 "。

谁不认识小凳子呢?

认识《还珠格格》小燕子,就该认识那两个漱芳斋里伺候的小太监," 小桌子 " 和 " 小凳子 ",一个是小尖脸,一个是小圆脸。

尤其是圆脸 " 小凳子 ",满脸亲和微笑、自带喜剧感,是一个很容易被老少观众记住的角色。

▲薛亦伦在《还珠格格》中饰演小邓子,后被小燕子赐名 " 小凳子 "

于是," 还珠格格小凳子现状 " 的词条上了热搜,顷刻间逾七亿热度。

薛亦伦原本 14 万(开了十余年)的微博粉丝数量,短短 3 天内涨了 2 万。

▲ # 还珠格格小凳子现状 # 登上微博热搜

他称自己" 完全没有想到 "

" 受宠若惊 " 的薛亦伦立刻发了一条微博向大家打招呼,语气腼腆而谦逊,表示 " 没想到上了热搜 ",并呼吁 " 有戏找我 "。

只是当年的配角,在横店演了几十年的戏还是配角。他没有红,也没有走

" 小凳子 " 自己感到很安然,但更多的粉丝,感同身受到了一种普通人的心酸。

6 月 18 日傍晚,我打通了 " 小凳子 " 的电话,跟他聊了一下 " 配角的生活 "。

百度百科?都是假的

如今在百度词条搜索 " 薛亦伦 " 或 " 还珠格格小凳子 ",能找到的完整报道几乎是同一条,关键词是:" 人生赢家 "" 娶小 20 岁娇妻 "" 生双胞胎 "。

似乎,自 24 年前 " 漱芳斋 " 的故事落幕之后,告别小凳子,演员薛亦伦也逐渐脱离了观众们的视野。

但薛亦伦坚称,自己仍在影视世界里游刃自在,这 24 年来," 我从来没有停止拍戏,一天也没有。"

▲薛亦伦在《许你浮生若梦》中饰演徐瑞安

与薛亦伦的通话当天,他刚从北京拍戏回到杭州,落地不到三个小时就接受了采访。

他的声音听上去轻快而充实,听不出具体年龄。

我猜测当年他出演 " 小凳子 " 时应该是二十岁出头,他连连大笑," 百度百科?都是假的。"

" 我从来没有停下来 "

关于互联网的一切都是迅速的、猝不及防的。

日本军官 " 池田英介 " 薛亦伦在《叛逆者》里的戏份,总共加起来不超过 15 分钟,拍摄时长总共才 3 天,没想到就被大家 " 揪出来 " 了。

▲《叛逆者》片段

这张脸实在是太熟了。

薛亦伦挺乐意以这样的形式被舆论再次记起,要是放在十年前、二十年前,这种 " 成名 " 方法他根本想不到。

但更让他激动的是,这不到 2 集的戏份里,他和自己的偶像王志文有大概 5 分钟的对手戏。

——王志文以自己换人质后,眼疾手快把薛亦伦手里的枪夺下。

" 王志文是我在内地男演员里最喜欢的演员。他的角色,你忘不掉。" 薛亦伦不住慨叹。

人到中年仍能热烈诉说自己 " 最喜欢谁 ",这样的人往往是留存天真的。

被老观众认出来,薛亦伦挺激动的,但也有一点点无奈。

他希望下一次再 " 红 " 到上热搜是因为自己戏好,希望能跳出小凳子的 " 束缚 ",让自己诠释的更多角色留在观众心中。

" 不过现在已经释怀了。" 薛亦伦不得不承认,《还珠格格》是对他影响最深最大的一部戏。

1998 年版的《还珠格格》有多火,全国观众应该都明白。

▲《还珠格格》海报

当年播出时,小燕子赵薇收到观众的来信,都是一车一车、一麻袋一麻袋的,雪花一样从全国各地飞来。同班同学黄晓明多年后还难忘自己上学时 " 帮小燕子收信 " 的惊人记忆。

▲黄晓明在综艺中谈及《还珠格格》播出时帮赵薇收信的 " 盛况 "

跨越世纪,从 1998 到 21 世纪前十年,湖南卫视每年暑假都会重播的《还珠格格》也几乎刻入了 80、90 后的夏日童年记忆。

那是中国最早的彩色电视机一代,对电视剧最炙热的十余年。

" 那时候的电视就像今天的手机,每个人都在看。" 薛亦伦自己也分析过," 还珠现象 " 给他带来的是影视工业的一次偶然,也是时代的必然。

▲《还珠格格》剧照,小燕子被罚抄时小凳子在旁磨墨

刚结束《还珠格格》那阵子,接连有 8 个剧组邀请薛亦伦去试戏,角色全都是太监。

" 有的导演觉得让我演太监比较安全,如果演过太监的再去演太子,怕观众有意见。"

薛亦伦哭笑不得,他想追求更广的戏路,便拒绝了那些角色。

▲薛亦伦与李楠(小桌子)一起上综艺节目

接下来的 24 年内,他拍了 60 多部剧,最近 3 年内足有 15 部。

有长达 100 集的涉案剧,演过内地第一部 " 用武侠打日本鬼子 " 的抗日剧," 所有人的任务就是要杀掉我 ";

也演过 731 部队里的一个日本医生,彻头彻尾的坏家伙。

▲《抗日奇侠》剧照

薛亦伦饶有兴致地讲起这些角色,十年前的,二十年前的,仿佛都近在咫尺。

哪怕是全球经济危机、影视业最萧条的 08、09 年,他也最多休息一个月就要开始拍下一部了。从 2018 年开始直到现在,薛亦伦的常态是" 这部剧没拍完,就要进下一个剧组了 "。

最近几年,他的面孔曾短暂出现在《有匪》《传闻中的陈芊芊》这些热播网剧里,少有观众认出过他。

▲薛亦伦与赵露思的合照

" 一个剧组里,有名有姓的演员可能有 100 个,但你可能只知道王一博赵丽颖。" 他乐呵说道。

" 名气这种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 他说," 在我们这一行,我这样的演员占比最多,至少 80%,甚至是 90%。"

令我感到惊讶的是,薛亦伦将在组里拍戏的日子形容为 " 象牙塔 "。

" 演员被保护得好好的,住的是酒店,有专车、助理,餐饮也很好,每天的拍摄计划都被安排得清清楚楚的。" 他喜欢演戏的生活。

没戏拍的时候,他也曾尝试过当制片人,但不堪其繁琐、劳累,后来 " 觉得还是想拍戏,还是拍戏有趣 "。

然后又兴高采烈演配角去了。

这些年,偶尔有路人认出 " 小凳子 ",却从来不知道他真名叫什么。

薛亦伦也曾经历一个 " 排斥的时期 ",不想被迫长期活在小凳子的 " 束缚 " 下,但转念一想," 其实作为演员来说,让观众忘掉你,记住角色,是不是代表我是一个成功的演员了?"

如今的他乐于以小凳子的身份和观众相认,这个角色是他生命中一段永恒的高光时刻。

▲薛亦伦在直播间

而时过境迁,薛亦伦在电视剧里饰演的配角越来越多,有人认出他这张稍稍熟悉的荧幕面孔,但叫不出名字;

也有人觉得他面善、好像在哪见过,索性大胆把他认成了熟人。

比如 2012 年的一天,薛亦伦去买车,旁边忽然冲过来一个小伙子,一把抱住他," 你小子混得不错啊,现在去给哪个领导开车了?"

还珠旧人们,混得怎么样

父母都是戏剧演员的薛亦伦,从小就在幕布后面长大。

在上世纪影视剧还是稀缺品的时候,薛亦伦便跟着父母习惯了舞台的氛围。5 岁时,一次话剧缺一个小孩,让薛亦伦上去了,从那时起他就发现 " 演戏是件有意思的事 "。

本世纪初期,我国影视行业经历了一段市场井喷的黄金期,与之随行的是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演艺圈,如走马灯般流转来去的新人旧人。

▲《还珠格格》主演们一起齐聚综艺节目

薛亦伦感慨," 迅猛的变化 " 发生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当然也包括拍戏。

他回忆十年前拍戏的感受,在过去 " 要演一个人,会更注重心理描写,会要求演员把很多细节揣摩清楚,再体现出来。" 比如一个人既难过又生气时,有一个复杂的情绪,他要不要重重地放下水杯?是力度一致,还是要先轻后重?"

" 但现在(拍一些戏)节奏太快,很多细节都砍掉了,也许导演跟你说:‘你不要废话了,观众要的就是结果。’ "

2016 年,薛亦伦去参加苏有朋执导的电影《嫌疑人 X 的化身》首映礼,见到了久别十数年的《还珠》老朋友," 柳红 " 陈莹、" 柳青 " 陆诗雨,当然,还有苏导的老朋友——大明星林心如。

▲《嫌疑人 X 的献身》首映礼,林心如和苏有朋

《还珠》旧人,现在过得都还好吗?

一身轻功、飞檐走壁的民间姑娘 " 柳红 ",其饰演者陈莹毕业于中央实验话剧院,这些年 " 柳红 " 陆续参演过一些不温不火的影视剧,后来嫁了人,在圈内逐渐隐匿。

柳红的哥哥柳青,其饰演者陆诗雨,也是科班出身的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生。离开《还珠格格》后陆诗雨还参演过《铿锵儿女到江湖》《巾帼英雄穆桂英》《交锋》等充满 " 侠义气息 " 的影视剧,但再未有一部让他像柳青那样被人记住。

▲柳青与柳红

对了,还有与 " 小凳子 " 形影不离的 " 小桌子 ",薛亦伦知道的是后来李楠在北京开了饭店," 偶尔有戏的话就去演演,没有就好好照顾家庭。"

在如今可考的一场节目里," 小桌子 " 的饰演者李楠自述,一次在拍摄一场古装戏时,马车车厢突然脱轨,李楠几乎挨着车轱辘而过的。他抱头躺在地上,大脑一片空白,再次睁开眼的瞬间,他首先想到:"(如果死了)老婆孩子怎么办啊?"

▲ " 小桌子 " 的饰演者李楠。配角演员们的生涯并不容易

在那个没有微博热搜议论纷纷与各自媒体高谈阔论的年代,诸如此类的 " 放下 ",或 " 退隐 ",在演艺圈都并不罕见。

大家有戏演就演戏,没戏演就各过各的日子去了,放得下身段,没有谁特别不甘。

提起老朋友,薛亦伦有些许感慨,沧海桑田,说不清当年的紫禁城里究竟还剩下几个演员仍在圈内。

今年初,薛亦伦开始直播,偶尔有观众认出他来,以为他这些年没戏拍,劝他去找个电子厂工作。

▲薛亦伦在直播间自侃

薛亦伦接梗,跟网友开玩笑说自己去电子厂应聘过,但 " 因为年龄大,连当保安都被拒绝了 ",因为他的体力已经不配抓小偷了。

绿叶的生命力

" 黄金绿叶 ",一个最初源自香港影界的说法,指代影视圈内那些演技娴熟、阅历丰富,但始终饰演配角的演员。比如老牌港星吴孟达、廖启智 " 廖叔 "、" 石榴姐 " 苑琼丹、" 黄老邪 " 曾江等等。

要当万片绿叶衬红星不难,但要成为公认的 " 黄金绿叶 ",也不那么简单。

比如今年 2 月离世的吴孟达 " 达叔 ",他去世的消息传出后,人们对他的惋惜、情谊并不亚于对任何一位主角。

他虽是配角,却同样有头有脸,大家为他落泪," 没有他也许就没有周星驰 "" 达叔带走了一个影业时代 "。

▲ 2021 年 2 月 27 日,吴孟达离世的消息引发社交媒体轰动

真正令人难过的是另外一群演员,他们是绿叶且可能一辈子都是绿叶,但他们从未放弃过想做红花的希望。

近日,自媒体新世相有一篇推文,盘点了当年 TVB 的绿叶影星们的现状,有人去做保安、做厨师、有人菜市场卖菜,有人在广州做志愿者给居民排队做核酸。

文中记录了一个动人时刻,《鹿鼎记》的瘦头陀(真名车保罗)一辈子当配角,人到晚年终于当了一回主角拿了奖,整晚都在向前来祝贺的街坊邻居道谢。

晚上独自一人的时候想得奖之后的事," 脑子里在想怎么样应付、怎样见人,但想着想着就放弃了。"

" 浪费力气,睡觉吧,明天早晨 4 点还要起来开工(菜市场)。"

这些香港演员们表现出了极强的生命力,放得下身段,没放弃过演戏。

▲车保罗曾扮演《鹿鼎记》中瘦头陀(左),右为他的获奖影片《老人与狗》剧照

内地影业这些年的气候明显好过 TVB,但顺境之中、激烈竞争之下,不顺的演员也是薄薄一层。

留下来的人里,有谁放不下身段,有谁面对不了失败?

都行。

走进横店看看,你就知道那里面有多少斗志、失望、坚持和心酸。

最近一个剧本杀综艺《萌探》意外记录了一个片段,孙红雷遇到了一个熟人,当前《潜伏》中的龙套老搭档。

当年的青色平头,变成了如今的满天花白,孙红雷认出他之后落泪了,他感恩好作品,也感慨众多没被看见的、不屈的演员。

▲孙红雷认出了昔日的老搭档,他感怀对方青丝变白发,一直在横店演戏

可如果一辈子做群演呢?

《霸王别姬》里说,挨一千顿打也未必能成为登台的 " 角儿 ",这背后重要的是机遇,更是对于表演的定位与理解。

▲《霸王别姬》剧照

但很多小人物的信念是更单纯的," 只要始终活在荧幕上,活在观众眼皮子底下,也许就有上岸的那一天。"

就像如今不少颇具名气的演员,曾经都在配角甚至龙套位置上沉潜多年,直到一部或几部作品让他们的名字跃然屏上,其中包括 " 苏大强 " 倪大红、刘敏涛等老戏骨。

或者更简单的配角演员,就只是选择了一条自己喜欢的、熟悉的谋生之路,一辈子不回头地走到终点。

只要还演着,或者不演了、还认真活着,那就是生命力,未尝不是幸事。

▲ " 小凳子 " 一直在演戏

就像薛亦伦在电话里重复多次的,很多东西 " 我们没有办法的 ",只能顺其自然。

" 顺其自然 " 的背后,是踏踏实实的、自己能感受到的幸福。

薛亦伦向记者描述一个瞬间——

" 哪怕只有半分钟的出场,导演喊到自己的时候,那一刻太开心了,真的太开心了,然后那一刻,立马沉浸在一种幸福的表演状态。"

电话最后,他反复强调 " 那一刻的幸福感 ",并说了个假设:如果有个朋友给他两个亿,让他不拍戏了,他不干。

" 如果我活着我不演戏了,太没劲了。如果每天让我去吃喝玩乐的话,太无聊了,你知道吗?"

作者 | 肖瑶

编辑 | 季洁

排版 | 占彪

以上内容由"不值得影评"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娱乐八卦

娱乐八卦

娱乐领导者 八卦弄潮儿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