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美国疫情爆大量灵异事件,家属接连“撞鬼”

新冠疫情杀死了 60 多万美国人,巨大的灾难带来了生活方式的变化,家庭分崩离析的痛苦,却也带来了令人难以理解的事。

据统计,每当致命疫情、战争或自然灾害等大规模灾难降临时,看到鬼魂或遇到灵异事件的人数就会暴增。虽然看上去像是瞎编的都市怪谈,但深入灵异事件暴增表象的背后,却是令人心酸的人间百态 ...

伊恩是来自缅因州的电台 DJ,妻子米歇尔来自威斯康星,两人从第一次见面起就格外合拍。他们都喜欢科幻电影,都喜欢 Bon Jovi 的摇滚乐,都是指环王迷。两人结婚时,伊恩打了一条紫色的领带,因为那是妻子最喜欢的颜色。

结婚 10 年,他们身上增添了各种奇怪的情侣文身,叫彼此搞笑的外号。他们还打算今年一起去爱尔兰旅行,但这永远都不会成真了。

去年秋天,妻子米歇尔死于新冠肺炎引起的并发症。突然的打击令伊恩难以接受,突然到他还改不掉在车上和妻子聊天的习惯,尽管黑暗的车厢中无人再回应他。

然后就在妻子葬礼后不久,开车去做早间节目的伊恩,碰到了奇怪的事。黎明前的一片漆黑里,伊恩发现高速公路两旁二十多盏路灯从普通的黄色突然变成了紫色。那条高速路是伊恩的上班路,也是他最后一次送妻子去医院的路。

伊恩觉得,这是死去妻子的灵魂与他交流的方式。伊恩看上去有些迷信吗?但伊恩不是一个人。

示意图

CNN 报道,疫情期间死亡的 60 多万美国人,很多是在没有亲友的陪伴下,孤独地在医院病房离开的。其中很多人都有伊恩一样的 " 灵异 " 经历。坚信他们遇到了死去亲友的鬼魂。

有些人突然闻到了离世亲人身上的香味,有人会听到亲人对自己说话,有些人的宠物冲着逝者常坐的椅子叫,甚至有人感到夜里被人拍肩膀,看到离世的人坐在自己的床脚。

这种现象的背后,是悲剧带来的强烈心理暗示,在历史中反复上演着。1918 年的大流感引发了近代第一场大型的灵媒狂潮。美国 28% 的人口感染,至少 67.5 万人死亡,无法接受亲人突然离世的人们,纷纷去寻找神婆,法师,要求进行招魂仪式,与死去的亲人继续保持联系。

在更加突然的 9/11 事件后,很多人表示自己看到了那些在恐袭中惨死的亲友,甚至还和他们发生了对话。

亚洲也有类似的情况,311 东日本大地震后,宫城县石卷市被海啸整个夷为平地。灾后重建时,很多人都认为他们看到了失踪或遇难的人在街头游荡。(可以看纪录片《海啸灵异事件》了解一下)

幸存者讲述 ADC 经历

战争之后这种现象也十分常见。经常有退伍军人会看到被他们杀死的敌军或者自己战死的队友的 " 鬼魂 "。当然这种情况通常会让人感到恐惧和压迫。

据统计,美国至少有 6000 万人有类似的经历,而且发生在不同文化、宗教和种族的人身上。灵异事件大多发生在人半梦半醒时的状态,少数人处于完全清醒状态。

心理学领域称这种灵异经历为 "ADC" ——死后交流。临终关怀研究领域的专家斯科特 · 杨森认为,在大规模死亡事件中人们拥有了共同的悲痛和创伤,所以认为自己看到灵异事件或鬼魂的现象也会增加。

人们内心难以接受突如其来的永别,还有很多话想要和对方说,或者对于过多的死亡产生恐惧,都刺激着 ADC 的发生。

12 种常见的 ADC 反应

而在新冠疫情中,ADC 也产生了一种新的作用。让那些孤独去世的死者亲友感到安心。

去年夏天,宾州的 Jamie 失去了他心爱的姑姑,她因为新冠引起的心脏病死亡。Jamie 一整个夏天都在姑姑身边,姑姑身体不太好,经常需要去医院检查,但当医生发现姑姑感染了新冠后,Jamie 就再也不允许和她见面,直到她去世。

" 不能说再见是最痛苦的事,你想到他们一个人在医院害怕孤独的样子,怎么能安心呢。" 但 Jamie 没想到的是,7 个月后她又见到了姑姑。

那时候是圣诞节,是姑姑最喜欢的节日。Jamie 搬着装满姑姑留下来的圣诞饰品的桶放在走廊,然后转身去拿别的东西。她说,在她回来时看到有一个半透明的身影在桶旁窥探。

那是一个娇小女人的身影,发型发色,白色的上衣和蓝色休闲裤都和姑姑一样。Jamie 瞬间心提到了嗓子眼,她逃到餐厅大哭起来。当她整理好情绪回到走廊,那个身影已经不见了。Jamie 坚信那时她的姑姑回来看她了。

示意图

" 我的泪水扑面而来,很难用语言描述我的感受。她一定就在身边看着我,我很感动。"

加拿大的玛丽,称母亲去世后她甚至和 " 鬼魂 " 有过肢体接触。玛丽的母亲因病住院,就在 11 月快要出院时,病房爆发了新冠疫情,她的母亲也被感染了。一个月后,母亲虽然回到了家,但因为并发症已经动弹不得。今年年初,她还是去世了。

在母亲去世的那天早上,刚睡醒的玛丽起身拿拖鞋时,感觉到一只冰冷的手扶在她的肩膀上。玛丽说,当她转过身,看到母亲竟坐在她身边,眼睛盯着前方没有表情,看上去比去世时年轻 20 岁。

几天后玛丽又告诉医生自己碰到了 ADC 事件。她和丈夫在煮妈妈最喜欢喝的菠菜汤时,突然两人都闻到了一股属于妈妈的香味——是白钻香水和她最爱的发胶混合起来的味道。

玛丽说:" 香味太浓烈了,我们两个都闻到了。它持续了大约五分钟,然后就消失了。"

在一段时间后,有这样经历的人往往会认为当时的 ADC 可能是相思心切的大脑制造的幻觉。虽然也有人相信那些灵异事件都是真实存在的。

与姑姑 " 重聚 " 的 Jamie 觉得,真实与否都不重要,因为事件的影响真实存在。这些难以解释的经历,让他们得到了很大慰藉。

" 我需要看到它们,它让我心里舒服很多,如果我告诉别人,别人不相信那也没关系,我不需要他们相信。"

见鬼对于很多人来说是恐怖的事。但当你失去了最爱的人,当思念无处传达,当悲伤在无声中占据了生活,也许人们会希望以任何形式看到那些已经离去的人。

只想说声再见,只想看他们过得好不好,只想告诉他们对不起 ...

对于这些在重大灾难前经受变故的家庭,当他们看到,听到,闻到逝者的幻影时,他们可以选择相信是心理作用,或者相信是灵异事件。像 Jamie 说的那样,无论哪种都没关系,因为就算是幻觉,就算是灵异,至少在那一刻,他们在灾难中的伤痕得到了治愈。

除了紫色的路灯,DJ 伊恩还遇到过其他的 " 灵异事件 "。在妻子去世后不久,坐在后院地板上的他,突然看到一只红雀落在眼前。通常,秋天的堪萨斯州不会出现红雀,而红雀在民间传说里代表着 " 你爱的人在靠近你 ",伊恩觉得那是妻子的灵魂陪伴在身边的预兆。

他还在睡觉时听到妻子在枕边叫他:" 伊恩,醒醒 ",就像他们以往同床共枕时一样。他懒得去分析为什么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因为无论哪种都令他感到欣喜。他还记得妻子为了对抗病魔抗争了几个月,她直到去世前仍然保持乐观。

也许那些 " 灵异事件 " 都是她努力与死亡抗争过的证明吧。伊恩仍然没有改掉和妻子对话的习惯,他偶尔也会发短信给妻子,而高速上的紫色路灯仍然闪耀着,似乎在回应他对黑暗说出的话语。

伊恩上班路上的紫色路灯

伊恩不知道紫色的灯光还能照耀多久,他打电话问过市政厅,工作人员说那些紫色的灯是工厂的残次品,他们会在近期更换。

" 说实话,我不太希望它们换掉它。但我会永远相信,是米歇尔把它们变成了紫色。我相信那是米歇尔陪我走完上班路的方式。我希望它们永远不会改变。"

一些心理学家因此认为,亲人去世后遇到 ADC 现象不是一件坏事。它可以作为心理暗示让生者自我治愈。生者会相信死亡不是一切的终结,即使他们去世了,但他们仍然被爱着被陪伴着,你们一起经历的美好时光永远是最真实的存在。

人一生会死去两次,一次是身体上的死亡,第二次是当人们不再提起你名字的时候。

所以即使有 ADC 经验的人,绝大多数人都清楚地知道亲人已经去世了,并且明白世界上不存在死而复生,但他们仍然需要这份安慰,他们仍然需要大喊出逝者名字的机会 ...

来源:英国报姐

以上内容由"ZAKER新闻 | 湖北"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