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涨姿势 06-17

难怪歌坛没落了!写歌都赚不到钱还写个毛线

@吴向飞:我给陈奕迅写《路一直都在》,一年收入只有 271 块

律师函,6 月 1 号已送达网易云音乐、酷狗、酷我、QQ 音乐 4 家单位。腾讯很快回应,版权部迅速和我联系。

" 吴老师,环球通知我们,您和环球合约到期了,接下来他们不再代理您的作品 "。

礼貌回复腾讯:" 我没有授权给环球 13 年代理我的这些歌,所以没有合约到期这么一说。希望你们跑一下这些年付给环球的,属于我的版税,这些钱,需要付给我。环球没资格代表我授权和收钱。你们之前版税付错了对象。"

几天后,腾讯发来了关于这 12 首歌的版税数据,这些已经支付给环球但实际上属于我的钱。看到数据,我笑了,果然,环球黑我钱。

按常理,版权公司支付给作者的版税,是很多单位缴费总和,金额最高。有趣的是,腾讯一家支付给我的使用费,在同一期限,比环球准备付给我的版税总金额,还高。

一家支付的钱,比多家支付的钱还多,是谁提供的数据有问题?你觉得呢?

我请了 2 位律师,合法拿到使用方付给环球的钱,这笔钱,如果环球没有冒领,本该属于我。

好笑的是,环球过了一手,钱还没到我手上,已寥寥无几。看着腾讯跑出来的数据,再看看环球跑给我的数据,差距如此之大,金额如此可笑。

以陈奕迅《路一直都在》这首歌来算,当年专辑第一主打,我作为作者,能收多少钱呢?

来,把钱数公布出来,我都不尴尬,看看谁尴尬。

根据环球出示的版税报表,我算了一下,《路一直都在》这首歌,环球准备向我支付的词曲使用费为:每年 271 元,平均每月 22.58 元。

关键是,就算每年仅仅 271 元使用费,环球也是长达数年不支付,一直装在自己口袋里。

如果,版税能证明创作人的价值,那么 4 月份环球发给我版税报表时,我的脑海只有一句话:写歌,真 TM 不如捡废品。

所谓智慧财产、版权收益、知识产权,知名作者,在环球这里,统统扯淡。不管你写的歌有多红,多少人用,环球只需要一张版税报表,就可以把任何一个词曲作者,按在地上摩擦、摩擦,在光滑的地上摩擦。

根据环球版税报表显示:5 年,环球准备付给我的版税总额为台币 82178 元,以 6 月 10 日汇率换算,折合人民币 18974 元。

什么意思?

环球拿着我写的 14 首至 24 首歌,包括陈奕迅、杨宗纬、萧亚轩、许志安、钟汉良、一大堆歌手的作品,长期非法向各大平台收取使用费,被我发现后,环球和我说," 我们忘了付你钱,来,这是你的版税,5 年,一共,1 万 8 千块。"

五年,十几二十多首作品,付给我一万八,这是我写歌 23 年来,听过最好笑的笑话,这个笑话的缔造者名叫:环球。

你以为环球只有这些问题吗?当然不止。

拿《臭美》举例,如果电视台综艺节目使用,正常报价,这首词曲使用费在 8-10 万人民币(税后)。

2018 年,灿星制作的《中国新歌声》,参赛选手翻唱了陈奕迅《臭美》,这是我的作品,灿星在未核实版权归属情况下将钱付给了环球。

环球在没有词曲代理权的情况下,非法授权灿星使用,并拿走了数万元属于我的钱。

今年 4 月,环球提供给我一张版税报表,说这是最近五年的钱,报表里根本看不到灿星付费使用《臭美》的记录。

也就是说,明明使用单位付了钱,但这笔钱在环球的报表里,凭空消失了。

一首《臭美》,环球收到好几万,给我出示报表时,我 5 年的收入,只有 1 万多。哈哈哈哈。真 TM 牛。

吃人不吐骨头,见识了吧。

很多人是不是以为环球这么大的版权公司,这件事会不会是偶发个案?

来,听我讲个小故事。

几年前使用方找到张亚东老师,洽谈版权购买,谈着谈着,对方消失了。

不久,在没通知张亚东的情况下,对方用了张亚东的作品,并回复:" 环球授权我们用的这首歌,钱给了环球 "。

同样,权利在词曲作者手上,

同样,环球胆大妄为,私自授权他人使用并收钱。

后来,张老师找到环球,环球赔钱,道歉。

张老师大人大量,没再追究,没再声张。但结果呢,环球依然我行我素。不好意思,我认为原谅恶人,就是纵容,就是对行业和辛苦创作的词曲作者,更大的伤害。

那些从环球购买版权,觉得万无一失的单位,恐怕以后会有更多词曲作者找到你们,你们手上使用的作品都有词曲作者授权过吗?都合法吗?

目前,腾讯明确回复我,已开始向环球追讨版税。我的态度:" 环球在不拥有词曲权利的情况下,向腾讯授权及乱收费,是环球欺骗腾讯,这里面的问题需要腾讯找环球处理。

现在,腾讯需要将这些年支付给环球但属于我的费用,支付给我。至于环球何时退钱给腾讯,退不退钱给腾讯,那是环球该承担的责任。

不过有一点,我的确没想到,一直宣称最有情怀的网易云音乐,在接到律师函至今,在明明侵害我的权利之时,没有任何表态及弥补过错的行为,截止到今天,网易法务部如空气一般,没人联系我和我的律师。

情怀在哪里?尊重在哪里?版权法律意识,在哪里?

至于那些喜欢音乐,喜欢创作的朋友,我不知道该劝你们坚持理想,还是回头上岸。

写了二十几年歌,接触了很多版权公司,有规矩的,没有规矩的。

即便,这次收回来的钱还不够支付律师费,起码,更多人知道了,无良版权公司如何悄无声息的拿走词曲作者辛苦创作的版税。

这么想想,我也算对音乐行业,有过一丢丢贡献

以上内容由"涨姿势"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