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讲述开山岛精神,现代快报记者担任红色文化志愿者

现代快报讯 6 月 18 日,由八一电影制片厂等单位合拍的《守岛人》在全国上映,影片讲述了王继才与妻子王仕花,32 年守护祖国边陲小岛开山岛的故事。端午前夕,现代快报记者来到位于连云港市灌云县的开山岛,作为一名红色文化志愿者,探寻并讲述开山岛精神。

" 我是红色文化志愿者 " 活动由现代快报策划。作为党史学习教育的一项重要内容,30 名青年记者担任 " 红色文化志愿者 ",走进江苏 30 个红色场馆,学习党史并担任讲解员。

△守岛 32 年的王继才夫妇 灌云县委宣传部供图

32 年,11680 天,他们一同守望时间

"1986 年 7 月 14 日早上 8 时 40 分。" 王继才把第一次登上开山岛的时间记录到了 " 分 ",或许从那一刻开始,他便知守岛不是一两日,此时,他才 26 岁,大女儿刚满两岁。位于黄海前哨的开山岛,面积仅有两个足球场大,过去,这里驻有一个加强连。20 世纪 80 年代中期,连队撤了。县人武部先后找了 10 多个人守岛,最长的只待了 13 天,皆因太苦而离开。

△年近 60 的王仕花

在王继才独自守岛的第 48 天,妻子王仕花登上了这个小岛。因放心不下丈夫,王仕花决意辞去工作,上岛陪着王继才。夫妻俩这一守,就是 32 年。2014 年,王继才被评为全国 " 时代楷模 ",2018 年,58 岁的王继才在执勤中因病去世,兑现了他 " 守到守不动的诺言 "。

32 年里,夫妻俩以岛为家,升旗、巡岛、观天象、护航标、写日志,从未间断,出色地完成了战备执勤任务。

如今,王仕花的三个孩子也都已经长大成人,在工作中独当一面。开山岛也有了新的接班人,执勤班 15 天一轮换,每次由 3 名民兵驻岛。在这里,五星红旗每天升起,迎风飘扬。

记者陪同王仕花巡岛、升国旗

为做好一名红色文化志愿者,记者与王仕花同吃同住,在她点点滴滴的回忆中,更深刻地体悟到了开山岛精神。

△每每上岛,王仕花必定巡岛几遍

多年守岛生活,让王仕花的身体落下了不少病根,走路有些跛足。如今,她并不常上岛,但每回上岛,必四处巡视,看看曾经种下的树,栽下的花 …… 入夜后,王仕花仍坚持再巡一次岛,这已是当天的第四回了。

" 你看,这里有一条裂缝。有一年刮台风,闪电好像要把岛劈成两半。我们躲在防空洞里,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这条路被炸开了,我和老王扛着石子、水泥,一点点运上来,修好。"

桃林、苦楝树下,防空洞内 …… 岛上处处都是两人的回忆。

巡岛结束后,王仕花的一天并没有结束,往常夫妻俩会打着手电,一起写守岛日记,记录日常。但老王走后,她便独自坐在宿舍门口的台阶前看星星。

△当第一缕阳光照进开山岛,王继才夫妇就来到这里升起国旗

升国旗是开山岛的 " 重头戏 "。在王继才心中,这里是祖国的东门,必须升起国旗。因此,守岛人的每一天都是从升国旗开始的。王仕花邀请记者第二天一早一同升国旗。

四点,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了开山岛。王仕花扛起了国旗,向高处的广场走去。国旗在她瘦小的肩头,走过 208 级台阶。32 年来,两人自费买了 200 面国旗,为的就是让国旗始终飘扬在祖国的东大门。

" 敬礼!" 话音落,国旗缓缓升起,一旁的民兵也高唱起国歌。

【记者手记】

上岛前,我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到底是一种什么力量支撑他们夫妻俩守岛 32 年?

晚上八点,开山岛已入夜。我陪着王仕花巡岛,后山几乎没有灯,海浪拍打在礁石上,耳畔的海风声褪去了白天的轻柔,添了一分暴躁。在王继才夫妇守岛 32 年里,不期而至的台风常将他们困在岛上,断水断粮,甚至连王仕花生孩子时都无法下岛。

我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埋着头往前走,试图快她两步,她扯了扯我的衣服," 我比你熟。" 在开山岛上,这样的话,我已不是第一次听了。

如今的开山岛,有了风力发电机、海水淡化系统、卫生间,甚至还有 WiFi,条件大有改善。但当夜幕低垂,在看不见四周的孤岛上,孤寂便会爬上心头。很难想象在没水没电的年代,王继才夫妇是如何坚守下来的。

△开山岛的夜晚繁星点点

约莫一小时,晚上的巡岛结束。她邀我坐在宿舍前的台阶上看星星。

" 现在的星星都不算多了,以前,我们躺在屋顶上看流星雨,跟下雨一样,我问老王,它会砸到我吗?老王说不会,然后他把我裹进外套里。"

" 王大姐,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呀?"

" 好多年前。"

" 是 2008 年之前吗?"

" 我记不得了,好多年前了。"

王仕花停顿了些许。她仰着脖子,两手垂在身旁,双眼紧盯着星空。我无法得知那一刻她是在回忆曾一起躺在屋顶上看星星的好多年前,还是在对着某颗星星说着想念丈夫的话。

" 好多、好多年前了 ……" 我不忍再追问。

十点多,我送王大姐回宿舍休息。即使岛上有电,她还是坚持不开灯," 手电筒的光够了。"

△在岛上,王仕花总不会闲着,一草一木都悉心照料

第二天清晨 4 点,王大姐就敲响我宿舍的门,手里还拖着一根水管,她早已起床并浇灌好了树。她洗了洗手,用力搓了搓,从屋内拿出国旗,往瞭望台的方向走去。

这是我第一次在远离人烟的海岛上听到国歌声。四周被清晨的浓雾笼罩,我们看不到对岸。王仕花举起国旗的一角,用力地向上抛出," 敬礼!"

△记者和王仕花一同升国旗

国歌声骤然响起,国旗缓缓升起。她对丈夫的思念,对小岛的眷恋,在她那日渐瘦弱的身体里喷涌而出,仿佛一座沉寂已久的火山,在一瞬间冲破了冰雪的覆盖,带着熔浆奔向远方。在过往的漫长岁月里,两个人升旗时并无人旁观,岛上也没有这么热闹,只有夫妇俩和不会说话的狗。可是,凝聚在他们体内的这股熔浆,在过去的 32 年里,每天都在绽放。

国旗升至旗杆的顶端,王仕花的手仍没有放下,或许她想到了王继才。他们在守岛之前并不能预知未来,不知道自己的守岛要多少年,甚至不能确定能不能下岛。32 年来,坚持做一件事情绝非轻松。一座岛,两个人,呼啸的海风,陡峭的悬崖 …… 陪伴的他们绝不是浪漫,而是清贫与寂寞。他们所能依赖的,只有信念。

这个世界从来没有理所应当的和平,也没有坐享其成的繁荣。正是无数的王继才负重前行,在孤独、枯燥、清苦的日子中坚守信念,才有了我们的岁月静好。

△码头边,王仕花挥手告别

吃完早饭后,我们和王仕花告别,她将我们一直送至码头,直到船鸣笛才转身离开。

她吃得不多,清粥馒头,配上晾干的虾米,就可以吃得很香。

她的手机壳后面塞了三张和女儿的合照,时不时翻过来看议一眼。

她不到一米五的个子,长发却快齐腰,只因丈夫曾说过,你留长发的样子很美。

她总会倏地一下停住,看向身旁的一棵树,趴在上面仔细寻找,从前的痕迹。

她在岛上没有一刻是闲的,浇水、看树、巡岛,给毛毛、小白——两只陪伴了他们 15 年的狗梳毛。

她站在码头,挥了挥手,和我们道别。

" 小张,你下个月,如果再来的话,岛上的花就都开了。"

现代快报 +/ZAKER 南京记者 张瑾 / 文 顾炜 顾闻 / 摄 王曦 / 后期

以上内容由"现代快报+ZAKER南京"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