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36氪 06-18

硅谷高管疯狂加薪,普通员工却“无肉可吃”

编者按:2020 年以来,新冠疫情严重冲击美国就业市场,不少员工遭遇降薪、欠薪乃至裁员,但科技行业的高管们薪资不降反升,与普通员工的差距不断拉大。不够透明的薪酬方案,以及在奖励机制制定上的话语权丧失,引发了大量美国股民的不满:向首席执行官支付巨额薪酬和奖励,究竟能激励高管团队再创佳绩,还是仅仅让 CEO 中饱私囊?本文编译自《纽约时报》,作者 Peter Eavis,原文标题 "Meager Rewards for Workers, Exceptionally Rich Pay for CEOs",希望给您带来启发。

即使在高管薪酬水涨船高的时代,2020 年也是一个井喷之年。

高管薪酬咨询公司 Equilar 受《纽约时报》委托,对上市公司 200 位薪酬最高的首席执行官进行了全面调查,结果显示,他们的薪酬水平在 2020 年创下了历史最高纪录;并且,在新冠疫情期间,首席执行官与其他所有人之间的薪酬差距扩大了。

数据挖掘公司 Palantir 的首席执行官 Alexander Karp 是所有上市公司中薪酬最高的首席执行官,他的年薪高达 11 亿美元。Palantir 一半以上的收入来自与政府签订的合同。

根据对数百家公司的申报文件进行统计,Equilar 发现只有 13 位女性首席执行官进入了薪酬排行榜的前 200 名。电脑芯片制造商高级微设备公司(Advanced Micro Devices)的首席执行官 Lisa Su 是薪酬最高的女性首席执行官,年收入 4000 万美元,但她的排名仅为第 40 位。

DoorDash 是一家送餐公司,疫情期间,随着更多用户转向在线点餐,DoorDash 的业务营收额迅速增长,仅在 2020 年就向其首席执行官 Tony Xu 支付了高达 4.14 亿美元的奖金,这使他在这项薪酬调查中名列第二。

第三名是 Opendoor 的 Eric Wu,薪酬为 3.7 亿美元。Opendoor 是一个在线买卖房屋的平台,和 DoorDash 一样,去年刚成为上市公司。

根据 Equilar 的统计,2020 年薪酬排行榜上有六名高管人士也同时进入了过去十年高管总收入的 TOP 10 榜,排名第一的是特斯拉的埃隆 · 马斯克(Elon Musk),他在 2018 年的收入高达 23 亿美元。

不断扩大的薪酬差距

首席高管们和其他高管之间的薪酬差距越来越大。接受调查的首席执行官获得的薪酬是其所在公司员工薪酬中位数的 274 倍,而在 2019 年,这一数字是 245 倍。与 2019 年相比,首席执行官的薪酬增长了 14.1%,而员工薪酬的中位数仅增长了 1.9%。

保持进步主义立场的政策研究智库(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全球经济主管 Sarah Anderson 接受采访时表示:" 当美国民众深深受益于那些维持经济增长的公司员工所付出的努力时,企业董事会却忙着想办法证明提高首席执行官薪酬的必要性。"

2020 年高管们获得的巨额奖金源于一种根深蒂固的企业薪酬文化——在这种文化中,董事会、顾问和高管宣扬 " 根据业绩支付薪酬 " 的信条,这种信条通常导致首席执行官的薪酬与公司股价挂钩。一旦股价飞涨,意味着要向首席执行官们支付巨额薪酬。2020 年,标普 500 指数(S&P 500)包括股息在内的回报率接近 18%,首席执行官们也获得了丰厚的回报。但问题是,他们得到多少报酬才是最合理的?

CtW Investment Group 高管薪酬研究主管 Michael Varner 表示:" 董事会过于强调业绩股权奖励,而忽略了其合理的规模,这是几十年来高管薪酬持续上涨的主要原因之一。"

不是上市公司,没有业绩记录?如果你是首席执行官,那没什么大不了的。

Palantir、DoorDash 和 Opendoor 去年才开始上市交易。这三家公司的报告都显示巨大的净亏损,股价也低于近期高点,然而,三家公司的董事会都向首席执行官支付了巨额薪酬。

董事会发放的巨额薪资大部分来自股票奖励,通常是建立在特定目标(如股价和收入)得以实现的情况下,高管才能获得收益。但如果目标的门槛设置得足够低,首席执行官们可能很快就会坐享超额收益。

去年,Palantir 董事会为其首席执行官 Karp 设定的长期股权奖励条件使他处于非常有利的位置。这些期权和股票的市值估计为 28 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来自期权,一旦 Palantir 的股价超过 11.38 美元,期权就会盈利。目前 Palantir 的股价为 24.67 美元,期权显示市场收益为 19 亿美元。这一方案对限制性股票的股价不设限,Karp 将在未来 10 年获得其中大部分股票。

Palantir 在其委托书中表示,高管薪酬 " 旨在在竞争激烈的科技人才市场上吸引、留住和激励我们的领导团队,同时使高管利益与股东利益保持一致 "。面对《纽约时报》的采访,该公司拒绝置评。

Equilar 调查的薪酬数据来源是截至 4 月 30 日的企业财务申报文件,并采用特定的会计规则计算得出最终结果。但个别公司的高管薪酬最终价值可能远高于财报上的数字——尤其如果它们的股价继续保持上涨。

" 价格栅栏 " 设置过低

去年 11 月,互联网和电子商务公司 IAC(InterActiveCorp)的董事会决定授予首席执行官 Joseph Levin 价值 1.84 亿美元的长期股票奖励,这使他成为去年薪酬排名第五的高管。

Levin 获得的具体回报取决于目标股价。目前,IAC 的股价已经上涨到足以让他获得三分之二的股份。当被问及价格栅栏(price hurdle)是否设置得过低时,IAC 表示,该合同的兑现期是 10 年:"Levin 先生目前尚未获得任何股份,未来十年股价需要保持现有水平或者继续增长,Levin 先生才能获得全部报酬。"

相比之下,DoorDash 的董事会给首席执行官 Tony Xu 设置了更严格的股价条件。公司明文规定奖励他价值超过 4.13 亿美元的股份,而要获得奖励中的第一部分股份,Tony Xu 必须让 DoorDash 的股票在 180 天内的平均收购价达到现在的 185% 或更高水平。目前,DoorDash 的股价比这一价格栅栏低了 18% 以上。

不过,一旦满足价格栅栏,奖励对 DoorDash 而言会是一笔惊人的支出:按目标价格计算,仅第一部分股票就价值近 1 亿美元;要获得全部奖励,该公司的股票必须涨到首次公开募股价格的 500%,若以最终目标价格计算,所有股份奖励的总价值将超过 50 亿美元。

无论如何,DoorDash 已经让 Tony Xu 跻身硅谷富豪之列,他目前持有的 DoorDash 股份价值约 28 亿美元。

"DoorDash 是一家年轻的公司,对于未来能为商家、消费者、用户和社区做些什么,我们有着雄心勃勃的愿景," 公司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说," 设立下一阶段的目标和我们目前的工作一样充满挑战性,为了让持股者的利益实现最大化,董事会制定了一套合理的首席执行官薪酬奖励机制,以最大限度地激励他带领高管团队实现这些长期目标。"

没有门槛的奖励

如果首席执行官在获得有条件的股票奖励的同时获得几乎没有附加条件的单独奖励,那么前者很大程度上会失去激励作用。Opendoor 就出现了这种情况。

去年,Opendoor 的首席执行官 Eric Wu 获得了一大笔股票奖励,Wu 能否获得这笔奖励取决于股价是否达到目标,其中一些目标远高于当前的股价。但 Opendoor 也在一份公司文件中披露,Wu 还获得了另一笔不存在价格栅栏的股票奖励,将在 4 年内到账,并且不包括在他的 2020 年总薪酬中。按当前价格计算,这些股份的价值超过 9000 万美元。

Opendoor 拒绝对此置评,但公司的一份文件宣称,董事会制定的薪酬计划旨在 " 吸引和留住高素质高管 ",并 " 让员工有机会成为公司的所有者 "。

Airbnb 的首席执行官布 Brian Chesky 也获得了价值 1.2 亿美元的股份奖励,在 Equilar 的榜单上排名第八。但 Chesky 表示将利用所获得的奖励做一些不寻常的事情。

这笔奖励的最终价值可能远远超过 1.2 亿美元——若以 Airbnb 目前的股价计算,Chesky 可能即将获得奖励中的第一部分股票,目前价值 1.78 亿美元。如果他能够获得全部奖励,按照最高目标价格计算,所有股份的价值将达到 58 亿美元。

但 Chesky 表示,他打算将 2020 年获得的所有股份奖励都捐给慈善事业。

股东可以试着投反对票

虽然股东不能轻易地阻止公司董事会给予高管丰厚的薪酬,但自 2011 年以来,那些能够投票(共同基金股东不能直接投票)的股东已经能够通过顾问式的代理投票来表达他们对薪酬方案的反对。

今年,在星巴克(Starbucks)和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的类似投票中,反对董事会薪酬方案的人们取得了显著胜利,虽然对薪酬方案投反对票不具有直接约束效力,但股东也可以投票反对公司支持的董事。

薪酬和人力资源软件公司 Paycom 的情况就是如此。该公司首席执行官 Chad Richison 去年的薪酬为 2.11 亿美元,是该公司第四大盈利人,薪酬几乎全部由股票奖励构成。反对这一薪酬方案的 Paycom 股东不仅投出了多数反对票,还拒绝认可薪酬委员会一名董事的投票效力。根据 Paycom 的治理准则,这位董事必须提交辞呈。不过,根据一份公司备案文件,董事会提名和公司治理委员会并没有接受他的辞呈申请,而是重新对他进行任命。

" 这非常不寻常,"CtW Investment 的 Varner 表示。

当被问及授予 Richison 的股票是否引发了股东的不满时,Paycom 薪酬委员会主席 Jason Clark 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这些奖励完全取决于 Richison 先生能否实现既定的业绩目标——这将为我们的股东创造巨大的收益。"

亚马逊也开出引人注目的薪酬单

此前,亚马逊很少出现在首席执行官薪酬排行榜上,因为其创始人杰夫 · 贝索斯(Jeff Bezos)的年薪相对较少。贝索斯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拥有亚马逊价值约 1700 亿美元的股份。去年,他作为首席执行官的薪酬为 170 万美元,是 Equilar 调查中所有公司员工薪酬中位数的 58 倍,这一比例相对较低。但实际情况是,亚马逊员工的薪酬中位数(去年为 29007 美元)远低于所有公司员工的薪酬中位数(80833 美元)。

更重要的是,亚马逊员工的薪酬中位数自 2019 年以来仅增长了 159 美元,尽管亚马逊在新冠疫情爆发以来迎来了一波业绩高峰,销售额大幅增长,利润增长幅高达 84%。

不过,贝佐斯现在将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由现任亚马逊网络服务业务负责人的 Andrew Jassy 接任。去年,Jassy 的年收入为 3580 万美元,是普通员工收入的 1234 倍。当他成为首席执行官后,可能会获得更高的年收入。

亚马逊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去年公司的美国员工薪酬中值为 37930 美元,高于 2019 年的 36640 美元(亚马逊四分之三的员工在美国工作)。

"2020 年新加入亚马逊的 40 万名员工中,60% 的员工目前收入超过了之前的工作,45% 的人在加入亚马逊之前处于待业状态。" 亚马逊公开宣称。

译者:胡颖

以上内容由"36氪"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

原创精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