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三言财经 06-16

陈奕迅作词人控诉环球音乐侵占版权费,网易云音乐、QQ 音乐、酷狗、酷我卷入

出品 | 三言财经

6 月 15 日,词作者吴向飞发文控诉自己的十余首音乐作品被台湾环球恶意侵占 13 年,在采取维权手段后,对方愿意支付版权,但数额却少的可怜。

吴向飞举例称,台湾环球提供的版税报表显示,其给陈奕迅写的主打歌《路一直都在》,一年的词曲使用费仅为 271 元,平均每月 22.58 元。

吴向飞是内地著名的填词人,曾为羽泉、孙楠、陈奕迅等知名歌手写过歌。

事实上,从 5 月初开始,吴向飞已经维权了一段时间。在他看来,音乐版权里的那层纸总要有人捅破," 那就,我来吧 "。

他坦言,即便这次收回来的钱还不够律师费,但能让更多人关注版权," 这也算对音乐行业,有过一丢丢贡献 "。

据了解,环球音乐集团在全球各地设有几十个子公司发行各种类型的音像制品,与 BMG(贝塔斯曼), EMI, Sony/CBS(索尼 / 哥伦比亚),WEA(时代华纳)并称为世界五大唱片集团。

十几首作品被台湾环球侵占 13 年

要求网易云音乐、QQ 音乐、酷狗、酷我下架相关作品

据了解,直到今年 3 月份,吴向飞在整理作品目录时无意中发现,自己创作的十几首作品,被台湾环球版权登记在其公司名下。

5 月 12 日,吴向飞发布申明,指出自己作为词曲作者,享有陈奕迅《路一直都在》《7》《独居动物》《臭美》《hippie》、杨宗纬《谁会改变我》、萧亚轩《不远》、陈坤《淡淡忧郁》《幸福中》等 11 首歌的音乐著作权。

申明还指出,从未授权台湾环球从 2008 年至 2021 年连续 13 年管理以上 11 首音乐作品。

而台湾环球将相关产品授权到音乐平台收取版权费,但却并未向吴向飞支付任何费用。

此外,吴向飞还要求网易云音乐、QQ 音乐、酷狗、酷我四家音乐平台立即下架相关侵权作品。

据北青网报道,对于吴向飞的指控,台湾环球一开始称与吴向飞签订过相关合约,只是暂时无法找到。

不过隔天,台湾环球便向台湾著作权管理组织申明,称不享有相关作品的管理权。

不久,台湾环球便愿意归还 " 冒领 " 的版权费用,但被吴向飞拒绝了。

6 月 1 号,吴向飞向四家音乐平台正式发送了律师函。截至 6 月 15 日,网易云音乐并未有任何回应,这让吴向飞很失望。

不过腾讯音乐很快就回应了,腾讯音乐向吴向飞发布了 12 首歌的版权数据。

吴向飞一对比发现," 环球黑我钱 ",因为腾讯音乐一家提供的版税总额竟然比台湾环球所有的版税收入还高,而且高的离谱。

" 按常理,版权公司支付给作者的版税,是很多单位缴费总和,金额最高 ",吴向飞解释称。

吴向飞很是气愤," 看着腾讯跑出来的数据,再看看环球跑给我的数据,差距如此之大,金额如此可笑 "。

吴向飞透露,目前腾讯音乐已开始向台湾环球追讨版税。" 现在,腾讯需要将这些年支付给环球但属于我的费用,支付给我。至于环球何时退钱给腾讯,退不退钱给腾讯,那是环球该承担的责任。"

在他看来,现在已经不是还不还钱的事情了,"不管你写的歌有多红,多少人用,环球只需要一张版税报表,就可以把任何一个词曲作者,按在地上摩擦、摩擦,在光滑的地上摩擦 "

5 年十余首歌版税 1 万 8

" 这是我写歌 23 年来最好笑的笑话 "

陈奕迅的《路一直都在》一年的版税是 271 元。

对这样的数字,显然吴向飞是愤慨的。" 如果,版税能证明创作人的价值,那么 4 月份环球发给我版税报表时,我的脑海只有一句话:写歌,真 TM 不如捡废品 "。

虽然吴向飞没有透露腾讯音乐给的金额,但猜测差距应该相当大。

那么再看看,所有的歌能有多少收入?

环球版税报表显示:5 年,环球准备付给的版税总额为台币 82178 元,以 6 月 10 日汇率换算,折合人民币 18974 元。

吴向飞称这就是笑话," 五年,十几二十多首作品,付给我一万八,这是我写歌 23 年来,听过最好笑的笑话,这个笑话的缔造者名叫:环球 "。

吴向飞解释称,以《臭美》举例,如果电视台综艺节目使用,正常报价,这首词曲使用费在 8-10 万人民币(税后)。

而在 2018 年,《中国新歌声》参赛选手翻唱了陈奕迅《臭美》,当时节目的制作公司灿星把版权费付给了台湾环球。

但在台湾环球提供的版税报表中并没有灿星付费使用《臭美》的记录。

吴向飞称台湾环球侵占版权的事并不是个例。

他举例称,张亚东老师的作品就曾被台湾环球私自授权。后来被发现后,台湾环球最终赔钱、道歉。

张亚东后来没有再声张,但吴向飞却不愿意放弃追究," 我认为原谅恶人,就是纵容,就是对行业和辛苦创作的词曲作者,更大的伤害。"

吴向飞坦言," 写了二十几年歌,接触了很多版权公司,有规矩的,没有规矩的 "。

据北青报报道,台湾环球版权负责人在截至发稿无任何回应,网易、腾讯等音乐平台方面,目前也未有回应。

在 5 月 17 的一篇文章中,吴向飞揭露了国内版权公司 " 坑人套路 "。

吴向飞揭露版权公司 " 坑人套路 "

毫无疑问,音乐版权对音乐平台的重要性不容小觑,甚至已经成为竞争的一大杀器。

在吴向飞看来,音乐平台需要词曲版权时,第一顺位会找版权公司购买。但是授权的事上却 " 大有学问 ",一不小心就可能被版权平台挖坑。

吴向飞解释了几种常见的坑。

第 1 坑:平台付费买到的,是即将到期的词曲权利。

这个很容易理解,因为版权的期限不同,比如 2 年、3 年、5 年、10 年或终生买断,版权公司会把到期的作品授权给音乐平台。越是著名的版权公司,越容易不被怀疑。

但是平台可能很多情况下,并没有意识到到期这个问题。这背后有版权争议的隐患。

第 2 坑:合约已到期,版权公司依然四处授权、收钱。

一旦合约到期,意味着版权公司再无权使用这些歌。但是很多情况下,只要作者没有找版权公司,一些版权公司就假装合约没到期,一直对外授权,一直以版权方的姿态,要求使用方支付版税。

第 3 坑:故意填错词曲作者姓名,少给作者分钱。

一些版权公司向平台提交作品时,故意将作品名字写错。结算版税时,版权公司就能把原作者的版税冒领。

第 4 坑:万元使用费,瞒天过海,分文不给作者。

一些版权公司偷拿作者版税最常见的方法,就是凭空让 " 付费方 " 消失。

比如:版权公司从不同付费方那里领回多笔使用费,等到要给作者分钱时,版权公司会有选择的让一些付费方,凭空消失,像空气一样。

第 5 坑:被作者发现黑钱,立马回一句:" 这笔钱,还没开始分配。"

吴向飞指出,一些版权公司先让一些收入消失,如果作者没找来,这笔收入就不存在。

一旦作者发现了版权公司 " 黑钱 ",对方会这样解释 " 这笔钱我们是收到了,但还没开始分配。"

在吴向飞看来,音乐平台自以为支付了词曲版权费,得到了合法授权。但是实际上,花钱买到的并非 " 版权豁免金牌 "。

他感慨," 这个年代,有着巨大流量的音乐平台,还在向无法保护自己的人交保护费,说起来,也是可怜 "。

以上内容由"三言财经"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

原创精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