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观察者网 06-16

共和党:若夺回参议院,将阻止拜登任命大法官

【文 / 观察者网 周弋博】

自美国民主党在 2020 年大选中大获全胜,成功拿下总统职位与参议院后,美国联邦政府三大机构已占其二,仅剩最难直接角力的最高法院仍然偏向共和党。

当地时间 6 月 14 日,美国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肯塔基州共和党参议员米奇 · 麦康奈尔(Addison Mitchell "Mitch" McConnell, Jr)在接受美国保守派媒体采访时透露,如果他重新担任参议院多数党领袖,他将不会允许总统拜登在 2024 年填补美国最高法院的空缺席位。

此前,已有多位民主党议员呼吁 82 岁高龄的最高法院自由派大法官斯蒂芬 · 布雷耶(Stephen Gerald Breyer)早日辞职退休,从而让总统拜登和参议院相互配合,由另一位更年轻但同样属于自由派的大法官进行接替。

呼吁者暗示,若布雷耶在未来共和党掌握总统与参议院时离世,则又会有一名保守派大法官接任空缺,导致共和党在最高法院的优势进一步扩大,于去年离世的前自由派大法官露丝 · 巴德 · 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正是先例。

麦康奈尔接受美国保守派媒体采访 The Recount 电话采访

在美国保守派媒体采访 The Recount 的采访中,麦康奈尔透露,如果共和党重新掌握参议院,2024 年时将不会允许总统拜登在填补美国最高法院的空缺席位。

虽然目前最高法院暂无大法官空缺,但麦康奈尔的态度表明,他不会允许拜登使出同特朗普在 2020 年一样的操作——紧急任命新的大法官,扩大竞选优势。

事实上,在上一任民主党总统奥巴马的任期内,麦康奈尔也确实拦过民主党一回。

2016 年 1 月 13 日,前自由派大法官安东宁 · 格雷戈里 · 斯卡利亚(Antonin Gregory Scalia)去世,两党旋即展开大法官补位之争。

当时,据奥巴马的任期结束还有一年时间,但两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和希拉里早已展开竞争。

虽然奥巴马提名梅里克 · 加兰(Merrick Brian Garland)接替斯卡利亚,但当时还是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的麦康奈尔却以选举活动正在进行为由,拒绝举行听证会,中止了加兰的确认任命程序。

当时,麦康奈尔在拖延理由中还引述了当然担任副总统的拜登曾提出的 " 拜登规则 "(Biden Rule)。

该规则源自拜登于 1992 年 6 月 25 日发表的一段公开演讲,当时他担任的还是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

该规则大意指,如果最高法院席位在选举前夕出现空缺,总统应当等到选举后任命替代人选。

拜登在当时还表示,如果总统无论如何要提名某人," 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应该认真考虑,在大选结束之前,不要安排提名确认听证会。"

显然,麦康奈尔试图对民主党来一波 "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而且这一手 " 拖字诀 ",直接使最高法院的大法官空缺持续到了特朗普上任后。

2017 年 4 月 7 日,尼尔 · 麦吉尔 · 戈萨奇(Neil McGill Gorsuch)接替斯卡利亚,成为特朗普任命的第一位保守派大法官。

此时,除去处于中立派的前大法官安东尼 · 迈克莱德 · 肯尼迪(Anthony McLeod Kennedy),最高法院中自由派与保守派由此形成 4:4 局面,民主党的优势发生逆转。

被特朗普任命为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尼尔 · 麦吉尔 · 戈萨奇(左)

不过,在 2020 年 10 月,麦康奈尔又将四年前用过的 " 拜登规则 " 抛诸脑后,帮助特朗普在大选投票日的 8 天前,火速任命了保守派大法官艾米 · 科尼 · 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接任当年 9 月因病去世的自由派大法官露丝 · 巴德 · 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

如此一来一往,再加上特朗普在 2018 年 10 月 6 日任命的大法官布雷特 · 卡瓦诺,最高法院自由派与保守派大法官已然形成 3:6 局面,共和党的优势被进一步放大。

麦康奈尔这种 " 双标之举 " 自然让民主党人感到愤怒,时任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的查克 · 舒默(Chuck Schumer)指责称,共和党人窃取了最高法院的空缺席位," 这也是对他们所宣称原则的一种嘲弄。"

而麦康奈尔在接受 The Recount 采访时则解释道,两次事件的情况有所不同。

他指出,自己认为如果时任总统所属党派与参议院多数党不同,则参议院不可能通过总统对大法官的提名,2016 年时正是如此,但在 2020 年时,总统和参议院都在共和党的掌控下。

也就是说,麦康奈尔认为,即便他在 2016 年时不去刻意拖延加兰的确认任命程序,该任命也依旧不会得到参议院的通过。

美国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肯塔基州共和党参议员米奇 · 麦康奈尔

当然,麦康奈尔计划成立的前提是重新执掌参议院,而这在理论上并非难以实现。

美国参议院由 50 个州每州 2 位参议员组成,共有 100 个席位,每两年改选其中的三分之一左右。

2020 年参议院改选后,美国两党形成微妙局势:共和党议员占据 50 席,民主党议员同两位加入民主党党团的无党籍议员(安格斯 · 金、伯尼 · 桑德斯)拿下剩余 50 席。

虽然从人数上来看,两党形成了五五开局面,但美国宪法规定,参议院议长由副总统兼任,可在票数持平投出关键一票。

换言之,算上现任美国副总统卡玛拉 · 哈里斯(Kamala Devi Harris),民主党以微弱优势成为了参议院多数党。

这也表明,只在 2022 年参议院改选时多拿下一个席位,共和党就能重新执掌参议院,从而牵制总统拜登的各种行动。

美国参议院议场

在麦康奈尔为共和党谋划未来的同时,民主党人也有自己的行动。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当地时间 6 月 12 日消息,纽约州民主党众议员亚历山德里娅 · 奥卡西奥 - 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在接受 " 国情咨文 "(State of the Union)节目采访时向主持人表示,自己同意 " 大法官斯蒂芬 · 布雷耶应该尽快退休 " 的主张。

事实上,另一位来自纽约州的民主党众议员蒙代尔 · 琼斯(Mondaire Jones)早先也提出过同样的主张。

斯蒂芬 · 布雷耶是现任自由派大法官,于 1994 年 7 人由民主党总统克林顿任命,如今已经 82 岁高龄了。

报道分析称,奥卡西奥 - 科尔特斯与琼斯的观点体现了不少民主党人士的担忧:如果布雷耶不在民主党总统的任期内退休,就很有可能被共和党总统用保守派大法官替换,去年离世的前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正是先例。

在当时,金斯伯格是美国最高法院自由派中最资深的成员,于 1993 年由民主党总统克林顿任命,离世前担任了 27 年的大法官。

在 2009 年至 2017 年期间,即民主党总统奥巴马任期内,年近八旬的金斯伯格曾多次被呼吁尽快辞职退休,但她本人始终表示拒绝。

去年 9 月 18 日,金斯伯格因病去世,终年 87 岁,该时间点恰好处于前总统特朗普的任期末尾,参议院也在共和党的掌控之下。

于是乎,去年 10 月 26 日,特朗普在与麦康奈尔的配合下,巴雷特被火速任命为新任大法官。

当时,在参议院对巴雷特提名的投票结果中,民主党 45 名参议员及 2 名独立参议员全部投票反对,也有 1 名共和党参议员 " 倒戈 ",无奈不敌剩余的 52 张支持票。

因此,巴雷特是美国 150 年来首位没有获得参议院少数党议员支持的大法官。

美国福克斯新闻网对特朗普(左)任命艾米 · 科尼 · 巴雷特(右)的报道

根据美国宪法,最高法院大法官先由总统提名,再经参议会批准后由总统正式任命。

如今,民主党同时拿下了总统宝座和参议院,就相当于掌握了大法官任命的主动权。

当然,任命也不是说弄就能弄的,起码要先等到大法官席位出现空缺。

美国宪法规定,除非大法官自行辞职或遭到国会弹劾并被证明有罪,否则可以终身任职,总统国会均无权干涉。

也就是说,民主党若要扩大在最高法院的实力,打破 3:6 局面,只能等待现任大法官辞职、被弹劾或者离世,然后及时择人补位。

但一方面,现任 6 名保守派大法官中年龄最大的不过 72 岁,其中还有 3 位不到 60 岁,反倒是 3 位自由派大法官均在 60 岁以上,其中 82 岁的布雷耶更是目前的最高龄者。

另一方面,暂无证据表明保守派大法官们存在辞职的意愿或理由。

至于弹劾这条路则更是难走,在美国历史上,对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弹劾仅在 1804 年启动过一次,对象为美国开国元勋塞缪尔 · 蔡斯(Samuel Chase),而且并未成功。

正因如此,民主党议员才开始呼吁布雷耶大法官早日主动辞职,趁着总统宝座和参议院还在民主党手上时,换一个更年轻自由派大法官上去。

此举虽不能扩大民主党的优势,但起码能稳固现有局面。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

除此之外,民主党还有一个理论上的方案,那就是增加大法官席位,同时任命更多的自由派大法官,从而降低保守派所占比例。

而且,这条路径在美国历史上确有先例。

美国宪法虽未明确限制大法官人数,但 1869 年出台的《巡回法官法》(Circuit Judges Act)将大法官人数规定至 9 人,该数字也一直保持至今。

1937 年,时任美国总统的富兰克林 · 罗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提出改变最高法院大法官构成比例的计划,试图把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人数从 9 名增加到 15 名。

依据该计划,每当一名大法官超过 70.5 岁(the age of 70 years 6 months)且拒绝退休后,总统便可任命一名额外的大法官以 " 提供帮助 ",最多可任命 6 人。

该计划通常被称作 " 法院填塞计划 "(court-packing plan),表面上是为了减轻老年法官的负担,但外界均认为这是罗斯福希望能向最高法院填塞支持其新政的大法官,从而引发强烈质疑。

1937 年 7 月 22 日,参议院以 70 比 20 的投票结果将基于该计划产生的法案退回至参议院司法委员会,该计划也因此正式宣告失败。

自此之后,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人员组成虽有变动,但始终保持在 9 人的规模。

嘲讽罗斯福提出 " 法院填塞计划 " 的漫画

当地时间 4 月 9 日,现任美国总统拜登签署行政令,宣布成立一个跨党派委员会,就美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数等多项改革问题展开研究,主题包括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职年限、大法官人数规模以及最高法院对审理案件的选择和裁判等。

虽然该行政令并未明确表态要增加大法官人数,但结合目前美国两党局势,马上让各界联想到罗斯福当年的 " 法院填塞计划 "。

拜登成立跨党派委员会的行政令

而且,拜登此举也在一定程度上迎合了民主党的内部意见。

自麦康奈尔在 2020 年火速通过大法官巴雷特的任命后,民主党议员中一直存在增加最高法院席位的呼声。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今年 4 月,纽约州民主党众议院奥卡西奥 - 科尔特斯与琼斯提出了一项试图增加最高法院 4 个席位的法案。

该法案称,将最高法院扩大到 13 名大法官将 " 恢复最高法院的平衡 ",因为共和党人的 " 违反规范的行为 " 导致了最高法院目前的组成。

显然,若是位最高法院增加 4 位自由派大法官,那么两派就会形成了 7:6 的局面,逆转了共和党的优势。

然而,报道称,众议院议长南希 · 佩洛西(Nancy Pelosi)表示,她不打算将法案提交众议院投票表决。

另一方面,也有观点指出,拜登通过行政令成立的跨党派委员会,并不能解决任何实际问题。

原因在于,倡议改革最高法院、减弱其意识形态色彩的学者专家并未入选该委员会,那些明确主张增加最高法院席位的知名学者更是榜上无名。

美国新闻网站 The Vox 资深记者伊恩 · 米尔希瑟对拜登的批评

麦康奈尔对此则指出,就连自由派大法官布雷耶和金斯伯格都曾表示,9 人是最高法院最合适的规模," 法院填塞计划 " 是一个非常糟糕的计划。

以上内容由"观察者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