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十点读书 06-15

张桂梅最新视频流出,看哭无数人:“我送走了 150 名学生,没有一个人跟我告别……”

作者 | 水木君

来源 | 水木君说(ID:shuimujunshuo)

2021 年的高考,已经落幕一周。

前几天的网络热榜上,除了作弊的,找不到准考证的,

还有一个张桂梅校长的视频。

视频不长,只有 1 分 29 秒。但看完之后,却让我这个大男人哭了很久很久。

6 月 9 号,随着高考的结束,记者的镜头跟随着张桂梅,一起回到了华坪女中的校园。

镜头里的画面,常常是上一秒还欢声笑语,下一秒就泣不成声:

校车驶回校园,从车里鱼贯而出的女孩们欢呼着冲回校舍,嘴里高喊着 " 谢谢老师 "。

可下一秒,她们就跟相处 3 年的任课老师,紧紧相拥在一起,哭成泪人。

" 我在这里搏命了 3 年,就为了走出这片大山。"

" 但我不会忘记,在背后为我披荆斩棘、筑成下山之路的你。"

一位学生的母亲来到学校,被镜头捕捉到。 孩子考完了,结果是可以预见的喜人。

面对镜头,这位母亲带着情难自已的笑容: " 我家住得比较偏远,如果没有女高,就没有我孩子的今天。"

想到孩子生在了贫穷的山里,却能拥有走出大山、走进大学的机会。 哪位父母能不为之兴奋呢?

但下一秒,当记者提到张桂梅校长时,

这位母亲似乎想到什么一般,突然开始抽泣,哽咽不能语:

" 希望张老师……她能保重身体。"

记者采访了一位名叫米兰的毕业生。

她回忆起了在读期间,与张桂梅校长的生活碎片:

" 那一次考试不理想,我去找她(张校长)。她就给我看了一下她的手。

她说,她每天早上起来,都很痛。 每天都要贴膏药…… "

断断续续,说不下去了。

米兰别过脸,背着镜头开始抹眼泪。

那个 3 年与孩子们形影不离的张桂梅,让太多的学生和家长感激不尽。

但他们的那份恩与情,那份感激与歉疚。却都没有机会,当面向张桂梅表达。

因为一回到学校,张桂梅就躲进办公室里不肯出来。

她既不让记者采访她,也不肯让学生们来跟她告别。

平日里,她是个暴脾气、嗓门大、事必躬亲、天天逼着女孩们拼死读书的 " 暴君 "。

但在此时,这个不怕天不怕地,不信命运的犟女子,却只能一个人躲在房间,无法面对这群想要哭着跟她告别的孩子。

她会哭吗?会不舍吗? 没人知道。她不敢面对。

但她曾说过,与毕业生分别,是她一年中最伤感的时刻。

她不敢面对。

这世上,鲜少会有教育工作者像她一样,把生命耗到油尽灯枯,供养着一批又一批的女孩走出大山。

可她却从不允许,这群承载着她希冀的女孩子,向她回头。

她说,我对孩子们有一个规矩。走出这个学校以后,不要老回头看这个学校,你要往前走。

在这所升学率高达 100% 的女子高中里,今年,又将有 150 名 " 大山里的女孩 ",走进校园,走近你我的身边。

留下的,只有张桂梅孤单的背影,和下一批等待被送出山的孩子。

女孩们,用 3 年的奋斗,换来了逆天改命的人生。

而张桂梅,则用 13 年如一日的坚守,耗尽了自己的全部。

为了能让山里的女孩们有学上,张桂梅从 2002 年就踏上了 " 乞讨 " 的征途。

拿着当老师所得的奖状,证书,她在丽江的街头对来来往往的行人不住哀求: " 我想办一所女子高中,帮帮忙吧,一块两块都可以。"

长达 5 年的时间,她靠着苦行僧般的节约与 " 化缘 ",东拼西凑了 1 万块。

杯水车薪。

直到 2007 年,当选为人大代表的她,把免费办女子高中的这一构想,带到了北京。

一名记者为她写了一篇报道,名为:《我有一个梦想》

报道一出,举国哗然。

丽江市政府和华坪县政府,对她的想法高度重视,各出一百万,解决了建校的资金问题。

从那时起,这个弱女子又开始在崇山峻岭间奔波,挨家挨户地做思想工作。

一个贫困户,家里三个女娃,全部在家务农。

她找到娃娃的父亲,斩钉截铁地说: " 你没有文化不要紧,要让女娃们读书,3 个都读!"

一个失去了父亲的女孩,放弃学业回到家里务农。

张桂梅找到她的家门,女孩钻她怀里哇哇地哭,她抱着女孩说:

" 高中上我那去读,我来负责,全部我都负责。没了爸爸,还有我们呢,没事的。"

有些人家穷,家里负担不起上高中、上大学的费用。

她一边给人塞钱,一边拍着胸脯保证: " 高中我们不收一分钱。上大学,我们也能帮忙。她想念啥,我们都帮。"

靠着磨嘴皮子,张桂梅把 4 个少数民族的 100 名贫困女生拉到了华坪女高。

全中国第一所全免费的女子高级中学,在这个女人的执拗下,轰轰烈烈地建立起来了。

弹指一挥间,恍如一梦中。

自 2008 年 9 月建校以来,张桂梅已经累计把 10 届高三应届毕业生,送进了高考的考场,送出了大山。

13 年的岁月,1804 名 " 大山里的女孩 " 的命运,被张桂梅改写了。

一名毕业生在临走之前对记者说: " 我们村里面,很多像我这样的同龄人,已经结婚了。如果不是因为张老师,可能我现在孩子都已经 3 岁了。"

可因为张桂梅的存在,这批原本只能嫁人、生子、务农的女娃,如今已经走到了全国各个地方,散布在各行各业。

她们当中,有医生。

还有教师。

她们成了那片贫困山区的种子。

被张桂梅播撒在另一片肥沃的土壤上,生根发芽。

今天,当再次写下张桂梅校长的故事时,我突然想起了前段时间登上热搜的衡水中学学霸。

高考来临前,在一场公开演讲上,这名学霸说:

" 我和他们开玩笑说,我就是一只来自乡下的土猪,也要立志,去拱了大城市里的白菜。"

此语一出,舆论哗然。

多少道德模范站在道德的高地上,冲这名学生大小便:

" 年纪轻轻,怎么这么极端?"

" 看好自家白菜,谨防野猪。"

从某些角度来说,张桂梅跟这名学生一样,也有极端、偏执的一面。

作为校长,作为教师,她可供世人诟病的地方太多。

在全社会上下都号召 " 素质教育 " 的大环境下,她在华坪女高大搞 " 填鸭式教育 "。

每天凌晨天不亮她就起床,在操场上举着灯,冲着睡眼惺忪的学生们吼:

" 快点快点,你迟到了哎,我还在这呢!"

中午,学生们去食堂吃饭,仅仅因为排队时说几句闲话,都要被旁边的她给数落一顿;

晚上回宿舍了,在她的照看下,学生们还得在走廊里挑灯夜读。

她不光偏执,火性大,还常常 " 道德绑架 "、" 政治不正确 "。

面对毕业后回学校捐款的女学生,她直接黑着脸给人轰出去。

就因为这个女孩选择了回归家庭、做了一名全职太太。

女孩好心好意,带着丈夫孩子,拿着钱给她。 她让女孩子带上钱 " 滚 "。

键盘侠们再度出征,把张桂梅喷得体无完肤。

然而,不管是被她骂过的,还是被她的填鸭式教育折磨过的学生,没有一个埋怨她的。

因为只有她们自己知道,华坪女高的生源,学习基础有多差。

她们中有些女孩,甚至连小学都没读完。

要把这样一群孩子送进大学,与登天何异?

所以张桂梅说:" 人家说拼命刷题不好,但我们没办法,我们只有这个办法。"

路就在前方,别的千军万马过的是独木桥,但对这群女孩来说,她们过的是铁索。

除了拼命,别无选择。

正如储殷所说:

" 不要去苛求那些处于困境当中、拼命向上的人们的执拗、偏激,甚至是狭隘。因为他们没有条件,没有资源去文明与优雅。"

而当键盘侠们化身圣母,在逼鹰吃草的同时,佛祖却在割肉喂鹰。

执掌华坪女高的 13 年里,张桂梅带出来的大学生越来越多,身体却在一天天地透支。

肺气肿,肾囊肿,颅骨骨瘤等 23 种疾病,折磨着这位 64 岁的老人。

关节炎和风湿病让她步履蹒跚,连上下台阶都需要外人搀扶。

她说:" 我好怕晚上睡一觉,第二天人没了。那这群孩子们该怎么办呢?"

即便如此,一年 365 天,除了寒暑假,张桂梅依然天天陪伴着这群女娃,督促着她们。

无论严寒与酷暑,白昼或黑夜,她永远是学校里起的最早、睡的最晚的那个。

黎明前的黑夜里,她站在教学楼前,擎着灯,催促着学生们争分夺秒。

娃娃们给她取了个外号,叫 " 擎灯校长 "。

她们心里比谁都清楚,那个擎灯的人,虽然每天的陪伴总是凶巴巴的,但为她们照亮的,却是通往未来的光明之路。

在今天的热搜上,最让我想哭的一句评论是这样写的: " 她下楼梯都需要人搭把手了,却撑起了这么多女孩子的命运。"

我想,如果世间有菩萨的话。

菩萨的化名,一定是叫张桂梅。

点个【赞】【在看】,愿张桂梅校长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希望每一个华坪女高的孩子,都能走出大山,拥抱灿烂的人生;

希望每一个从底层拼命奋斗的学子,都被命运厚待,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图片 | 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 | 才华水木君,来源:水木君说(ID:shuimujunshuo),书可医愚,我是才华水木君,带你读好书,赏美文。

年龄是女人的禁忌和魔咒吗?

活出自己是女人的世纪难题吗?

女性的价值由谁定义?

6 月 17 日晚 20:00-21:30

杨澜携新书《大女生》,做客直播间,

帮助女性释放焦虑,最大程度活出自我。

直播中好礼不断

更有亲笔签名书、大咖神秘礼物等你拿!

点击查看详情>>

▼点击下方卡片 发现更多美文

以上内容由"十点读书"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读览精华

读览精华

精致阅读,品味生活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