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六安的“六”到底应读 l ù,还是 li ù

最近,安徽省六安市的 " 六 " 字读音,引发网络热议。在央视新闻频道、财经频道的多档新闻节目中,严於信、朱广权等主播将六安读作 "liù ’ ā n",5 月 15 日、16 日的《新闻联播》的配音也选用了这个读音。

而在安徽卫视、北京卫视和山东卫视等卫视新闻节目中,主播们的读音则是 "lù ’ ā n"。

一时间,网友议论纷纷:六安的 " 六 ",到底应该读 lù,还是读 liù?

新版《现代汉语词典》中仅有一种读法

应该说,这其实是个老话题。

早在 2005 年前后," 六 " 用作地名时的读音就曾引发讨论。当时,修正定稿的《现代汉语词典》第五版取消了 " 六 " 用作地名时的 "lù" 的读法。2006 年,安徽省政府对外表示,更改六安读音的条件不成熟,应该保留 "lù ’ ā n" 的读音。

当时六安市认为," 六安 " 的 " 六 " 不仅反映着当地地理地貌特征,也承载着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有着鲜明的区域性特点和特殊含义。《康熙字典》和现代辞书均认定 " 六安 " 的 " 六 " 读 "lù",因此要求保留原读音。

但当地的认定,并没有改变辞书编撰者们的看法。2012 年推出的《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以及 2016 年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第 7 版(最新版)," 六安 " 这一词条依然没有被收录," 六 " 字仅有 "liù" 一种读法。

事实上,不同主管部门编著的丛书也在互相 " 打架 ":在 2015 年由国家民政部编辑、中国地图出版社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区划简册(2015)》中,六安以及江苏省南京市六合区都选用了 "lù" 的读音。

2016 年,当央视新闻主播郭志坚在播报时将六安读作 "liù ’ ā n",网上批评声一片。为此,郭志坚在微博澄清,他表示,作为媒体工作者,发音书写的唯一依据就是经过国家权威部门审定的字典。随后,他晒出了《现代汉语词典》中的照片,证明自己没有误读。

到底应该 " 依传统 " 还是 " 依词典 "?

如今,还是因为这个 " 六 " 字,许多网友继续给央视主播挑毛病:为什么不按照传统读 lù 呢?

从这个角度看," 六 " 字读音的争议,实际反映的是这样一个问题:读地名时,我们到底应该 " 依传统 " 还是 " 依词典 "?

无论是安徽卫视还是六安当地新闻,选择的都是 " 依传统 "。有六安网友引经据典,认为 " 六 " 在汉代时是皋陶的封地,指水边的高坡,与 " 陆 " 字通假,因此有了 lù 这个读音。" 皋陶卒,葬之于六。禹封其少子于六,以奉其祀 "。同时,汉武帝设六安国,意思是 " 六地平安,永不反叛 ",这里的 " 六地 " 指的是 " 六(lù)" 这个地方,而不是指 "6 个地方 "。

而对央视平台而言,最新版的《现代汉语词典》中列明的规范的读音。被认为是 " 活字典 " 的康辉,曾在短视频栏目《康辉说》中介绍了包括 " 砀山 "、" 铅山 " 等多个容易读错的地名,每一次,他都将《现代汉语词典》作为依据讲解。

其中,在解读江西地名铅山时,康辉特别提到,很多人或许会困惑,为什么周围有铅矿的铅山被读作 "yán" 而不是 "qi ā n"?康辉介绍说,一般来说,地名读音应该 " 从当地 ",《现代汉语词典》也列明,铅被读作 "yán" 时,只能用在江西铅山县的地名读音。

因此,相较于始终处于争议中的 " 六安 " 读音," 铅山 " 是幸运的,它的读音兼顾了传统和词典定义。而曾在 2006 年引发讨论的 " 蚌埠 " 同样如此:不仅当地人认可 "bèng bù" 这个读音,《现代汉语词典》中也保留了这一词条。

有意思的是,此次争议出现后,部分地区的新闻播报也有所调整。以东方卫视为例,5 月 14 日《看东方》早新闻在播报六安疫情时,选择的是 "lù ’ ā n";但从当天中午的《午间 30 分》和晚间新闻《今晚》开始,主播们已经全部将读音更改为 "liù ’ ā n"。

记者还发现,也有部分地名的读音,原本没有被词典收录,但最终依从传统并以传统读音出现在了词典中。比如,甘肃省陇南市的宕昌县,自古以来就被读作 "tàn ch ā ng",但在旧版《现代汉语词典》中,宕昌县的 " 宕 " 字只有 "dàng" 这个读音。

2014 年 2 月 25 日,宕昌县的读音埃落定——民政部、教育部、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联合发文,正式将甘肃省陇南市宕昌县的县名读音定为 "tàn ch ā ng"。目前,最新版的《新华字典》和《现代汉语词典》都收录了 "tàn ch ā ng" 的读音和词条。

因此,有网友提出,既然有宕昌县的例子,六安、六合为何不能保有 "lù" 的读音呢?而这个问题,或许只有下一次《现代汉语词典》更新时才能揭晓了。

《咬文嚼字》主编:

" 六安 " 的六应该读 lù

晨报记者 徐 颖

这几天央视报道 " 安徽六安发现一例新冠病毒核酸阳性检测者 ",与以往大家讨论疫情不同,很多朋友更关注的是新闻里 " 六安 " 的读音。

" 六安 " 中的六,究竟该读(liù)还是读(lù)?播音员要不要扣钱?

《咬文嚼字》主编黄安靖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 六安 " 中的六,应该读(lù)。

在他看来,地名的传统读音,是当地人的 " 乡音 ",凝聚着当地人的 " 乡情 "。" 名从主人,应该按当地人的习惯读。"

" 六安 " 的读音,对播音员来说,其实有点尴尬,尤其是央视播音员,每一次读 " 六安 " 这个地名,一不小心就有上热搜的可能。

2016 年,郭志坚在新闻中读 " 六(liù)安 " 登上热搜,并发微博对读音做出解释。

康辉在他的书《平均分》中,提及 " 六安 " 的读音让播音员困扰,他认为 " 有些字音的修正调整,实在让人搞不懂缘由 "。

这几天的央视新闻中读 " 六(liù)安 ",又有不少网友提出了异议。有观众直呼 " 读错了,扣钱 "。但依据最新版的《现代汉语词典》," 六 " 就只有(liù)这一个读音了,这样看,主播确实没有错,或者说不用担心被扣钱。

再来看安徽台和六安台的主播,他们是怎么读的?不论是《安徽新闻联播》还是《六安新闻联播》,都是读 " 六(lù)安 "。

那么,央视主播到底有没有读错?词典中又是怎么教我们的?

很多时候,字典怎么写,主播就需要怎么读。如果不依据字典读,可能就真要扣钱了。

对此,《咬文嚼字》主编黄安靖指出," 六安 " 中的 " 六 " 在词典一直注 lù 这个音,例外是《现代汉语词典》。以前《现代汉语词典》也是这么注音的," 安徽六安、南京六合区 " 的 " 六 " 读音都标注为 "lù"。

从第 5 版开始,《现代汉语词典》删除了 " 六(lù)" 这个读音。删除的原因,据称是认为 " 六(lù)" 这个音与一二三四五六的 " 六(liù)" 是一个意思,因此将两个读音合二为一。

从这个角度来说,六(liù)和六(lù),也就是 " 文白异读 " 了。

但黄安靖认为,新版《现代汉语词典》中,确实删除了 " 六(lù)" 这个读音。但它并没有收 " 六安 " 这个地名。所以没有注音。

那么,其他词典又是如何标注 " 六安 " 的读音呢?

黄安靖指出,凡是收了六安这个地名的词典,不管是《汉语大词典》《辞海》《新华字典》,都注音 lù。" 现在几乎没见词典,收这个地名并注音 liù 的。"

而在全新发布的 2020《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区划简册》上,更是清晰标注了六安的发音。

作者:曾索狄

来源:新闻晨报

以上内容由"ZAKER新闻丨湖北"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立即体验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