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男子参加夜跑比赛不幸溺亡,家属状告赛事组织方索赔 120 万多元

现代快报讯(通讯员 黄薇 记者 顾元森)某旅游公司和网络公司共同组织一场夜跑比赛,让人想不到的是,一名男子参赛时在一处池塘溺亡。事后,家属将组织方告上法院,索赔 120 多万元 …… 日前,苏州市吴中区人民法院审结了一起因夜跑时意外溺亡引发的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

参加夜跑不幸溺亡,家人状告赛事组织者

据了解,2019 年 6 月,王先生通过网络报名参加了由某旅游公司和某网络公司共同组织的夜跑 15 公里比赛。6 月 29 日晚,王先生到达赛事指定集合地点领取物品并签到。6 月 30 日 0 时正式开赛,王先生随其他参赛者一起出发,但在折返途中与参赛同伴分散。后来参赛同伴告知工作人员,无法联系上王先生。到了组织者预定的比赛结束时间,参赛同伴仍未发现王先生,便向工作人员反映并报警求助。后经多方搜救,大家在赛道外一池塘内发现了王先生的尸体,经勘验王先生属溺亡。

王先生家人认为,某旅游公司和某网络公司均没有组织体育赛事的资质,在未向相关部门报备、审批的情况下非法举办赛事,且在赛事活动中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因此将其告上法院,要求赔偿死亡赔偿金 104 万余元、丧葬费 4 万余元、精神损害抚慰金 10 万元,合计 120 万余元。

王先生家人认为,某旅游公司和某网络公司作为组织者,未能按规定合理设置赛道标志,尤其是在危险赛段没有设置警示标识;未提供必要的照明设备,该赛事举办时间为 0 时至 5 时,且为野外越野赛道,现场漆黑一片,存在严重的通行隐患;赛道无应急处置预案,比赛中出现了大暴雨恶劣天气,风险明显增加时,未向参赛者警示,也未终止比赛;险情发生后,也未组织专业的救援、救助。

组织者表示已尽到安全保障义务

某旅游公司和某网络公司辩称,自身具备举办涉案赛事的资质,《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已经明确取消商业性和群众性赛事活动的审批流程。其对活动所存在的风险进行了理性预判,尽到了充分而谨慎的安全保障义务,在赛前反复告知风险与重大事项,进行安全检查和强制装备检查,赛道全程布置了夜间反光路标,并由志愿者手持荧光棒指引,在赛程的起终点、补给点、检查点配有专门工作人员、志愿者和医护人员,负责物资发放、装备检查、安全保障和医疗保障,事发后第一时间启动大规模救援活动。

组织方认为,王先生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应理性判断风险,王先生按要求报名、进行赛前训练,并承诺发生意外伤害时依法理赔,不再要求组织者赔偿,且王先生并非在赛道上出事。另外,此次赛事不具备盈利性质,以公益性为初衷,旨在推广全民健身,已经连续举办三届,具有良好口碑。

法院判当事人负主要责任

江苏省苏州市吴中法院审理查明,某旅游公司为王先生投保了户外综合赛事人身意外险,保险期限为 2019 年 6 月 30 日零时至 24 时,被保险人为王先生,受益人为法定继承人。2020 年 1 月,王先生家人曾向其他法院提起诉讼,判决某保险公司赔偿其家人意外身故赔偿金等合计 30 万余元。

吴中法院经审理查明,公民的生命权依法应当受到保护。该赛事活动属于群众性活动,某旅游公司和某网络公司系该赛事活动的组织者。一般情况下,夜间越野赛事本身具有赛道有一定难度、容易遭遇恶劣天气、救援难度大等特点,故其对组织者责任心、组织水平、应急管理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对参赛者自身也提出了更加谨慎的注意义务。

该案的主要争议焦点是组织者对王先生落水溺亡是否存有过错以及过错程度如何。首先,此次赛事活动在组织者的经营范围内且按规定进行了报备。赛事活动开始前,组织者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了报名信息、明确了赛事信息等,参赛者在网络报名时已阅读并接受报名须知和风险告知。期间,组织者多次发布、更新赛事信息,进行风险告知并给参赛者投保了人身意外险。活动当天,组织者核实了参赛者身份信息、进行参赛物品发放和强制装备检查,并在赛道两旁布置了反光路标,部分路段安排有工作人员、志愿者和医护人员并配备了医药箱、折叠担架、呼吸气囊等,因此法院认定组织者在事故发生前已经在合理范围内尽到了安全保障义务,此时其并不存在过错。其次,综合考虑夜间越野赛自身的特点、当晚天气比较恶劣以及组织者有多次举办赛事活动的经验,法院认定组织者此时未尽到足够谨慎的注意义务,也未在指导参赛者失联的第一时间开展了积极、合理、有效的搜救措施。组织者后期搜救工作并不能弥补之前的工作疏漏,综上,法院认定组织方对该起损害结果的发生存在一定过错。

另外,法院认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应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当其自愿从事具有一定危险的行为时,应当自担风险。王先生在雨天选择独自行走并偏离跑道,应预见到该行为危险性并对可能产生的后果负责,因此法院认定王先生对落水溺亡这一后果承担主要责任。

经计算,王先生家人因此次事故而产生的各项损失合计 114 万余元。综合考虑组织者举办赛事活动的初衷、组织者和参赛者之间的权益平衡、当事人的过错程度,结合人身意外险理赔情况,法院判决某旅游公司、某网络公司赔偿王先生家人 13 万元,其余部分由王先生自负。

以上内容由"现代快报+ZAKER南京"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立即体验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