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功夫财经 05-17

人口真正的危机是“国家”没了“家”

七普透露出的问题,不只是老龄化、少子化这些表面难题,而是家庭本身出现了危机。

即便做大了社会财富蛋糕,但 " 家 " 没了,原有的运行模式也将面临着巨大挑战和改变。

从金字塔到纺锤再到倒金字塔,中国人口史诗般不可逆转。

01

家庭危机,才是七普暴露的深层问题

七普的人口数据虽然差强人意,但有些潜在的趋势改变,已经不可逆转。

我在微博上感慨:

中国有八千多万残疾人,四千万失能老人,都是谁在帮助,是社会吗?当然不是。多数是家庭消化了这个难题。假如没有了家庭,这些人口就要交给社会。大家都知道社会福利机构的现状。

所以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透露出的问题,不只是老龄化、少子化这些表面难题,而是家庭本身出现了危机:不婚不生,单身化,家庭规模小型化。到时,家庭不再是社会危机的缓冲带,怎么办?

大家自然是一番唏嘘。但对照冰冷的现实,还是得提早费思量。

不错,八千多万残疾人中有 935 万找到了工作,他们尽量自力更生,自强不息。但这毕竟是残疾人中的少数,而且也并非完全能自力更生。

不错,老年人没了家庭救助可以入住养老院,像北大钱理群教授那样卖房入住养老院。2015 年钱老卖掉房子,入住了昌平区一家养老社区专心写作,每月住宿费大约要 2 万元。但并非每个老人的房子都能卖个好价钱,来支付如此高昂的住宿费、护理费。

七普数据显示,我国家庭规模 10 年间大幅缩水,平均每个家庭户的人口为 2.62 人,比 2010 年的 3.10 人减少 0.48 人。我国的家庭的平均人口已经从此前经常谈及的 "3 人家庭 ",正向 "2 人家庭 " 甚至单身家庭过渡。

中国家庭急剧缩小的原因是少子化、核心家庭化和单身潮。少子化是现在很多年轻人不想生、不敢生也不能生,个中原因非高房价一个原因能说清。

核心家庭化是很多年轻人离开大家庭独自生活,有些还离开家乡去外地工作和生活,父母养老责任难以顾及。

" 单身时代 " 的到来,更让单身人群达到 7 千万到 1 个亿的巨量规模,并催生出方兴未艾的单身经济。

中国现在的老龄化、少子化、家庭小型化应该是大势所趋,发达国家踩的雷现在中国也踩到了。只是发达有近百年的缓冲期和准备期,而中国没有,仓促之下,请应战吧。

02

" 单位 " 概念淡化,现在家庭又淡化

相对老龄化、生育率难题,家庭小型化是更大的社会危机,它直接解构的是中国家庭这个社会救助的最基本单位。过去家庭负担一切、救助一切,家庭是生产单位也是保险公司还是养老院,家庭观念有似乎宗教意义重要性,现在家庭面临缩水并处于快速瓦解之中。

所以,人口难题真正的危机是 " 国家 " 没了 " 家 "。

" 单位 " 概念的淡化,现在家庭又淡化,必然导致原来组织化程度很低的中国社会原子化。

春节期间一位被困在浴室长达 30 多个小时的独居女生,最终获同一楼的陌生人救助,让大家好生感叹,赶紧检查自家的门锁是否失灵。

4 月 10 日 ,挪威一名 60 多岁的男子被发现在公寓死亡,他 9 年前就死了,他的孩子和邻居竟然都没有发现。此前唯一和他有联系的是福利局,于 2018 年停发了他的福利金。现场发现一箱牛奶,保质期写着 2011 年 5 月 6 日。

单身潮经常被涂上浪漫色彩,单身者会获得很多自由,他们不需要照顾他人,只需要把自己照顾好。但人是一个群居的生物,需要经常和人在一起,如果长期一个人,需要处理和面对自身的孤独感。

原子化社会让人产生社交恐惧症,社交软件再发达也是 " 喧嚣中的孤独 "。原子化社会导致社会自组织能力下降,人们观念和行为意识容易导致两极化,大家处于信息茧房的结果反而是容易被操纵。

所以原子化的结果,不只是社会组织能力和救助能力的弱化,还会导致出现心理问题。

这次七普引发的议论和隐忧还会延续下去。但有时这些焦虑又聚集不到点上,老龄化、少子化背后的真命题是有效劳动力供给,不能做大财富蛋糕,导致未富先老。

同理,人口真正的危机是 " 国家 " 没了 " 家 ",即便解决了劳动力有效供给,即便做大了社会财富蛋糕,但 " 家 " 没了,原有的运行模式也将面临着巨大挑战和改变。

按如此 10 年剧变,"3 人家庭 " 正向 "2 人家庭 " 甚至 "1 人家庭 " 转型,到时,家庭不再是社会危机的缓冲带,怎么办?就是面对该面对的,改变可以改变的。

03

家庭不再是缓冲带,能怎么办?

面对该面对的,就是承认老龄化、少子化是发展惯例、全球趋势,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寿命必然延长、生育率就是下降,像携程老板梁建章提出 " 生 1 个给 100 万 " 也没用,因而只有勇于面对。

改变可以改变的,就是要求社会大转型,从以家庭为救助单位到全社会救助——家庭除了性和生育之外,其他功能逐渐外包给社会(政府是牵头),尤其是 " 一小一老 " 的救助,向发达国家看齐。

首先 " 一小 ",儿童将是社会化个体,不只是属于哪个家庭的,他也是属于全社会。那么你打孩子就是打社会的下一代,邻居就会举报你。

养育下一代不只是某个家庭的责任,而是全社会的责任,所有育儿成本,女性就业难题,都应该由全社会来负担。

加拿大每个儿童每月补助 600 加元(3000 元)、12 年义务教育免费,家庭为每个儿童建立教育基金、政府对等给付同等数额,这多少能减轻家庭抚养负担,延缓社会的人口危机。

其次 " 一老 ",多数老人不可能像北大钱理群教授一样 " 卖房养老 ",家庭小型化、少子化,原有家庭养老模式难以为继怎么办?公家养老院进不去、民营养老机构收费太贵怎么办?

只有大力推广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并让参与企业有利可图,护工职业薪酬有吸引力,让从业者有爱心,首先得让他们有体面的工作。

第三,真心鼓励培育单身经济,因为一提 " 经济 " 就等于赚钱,所以国家要对单身经济减税让利。不只对单身经济,对儿童食品、奶粉,对养老服务,国家都应该大力扶持,因为这是为整个社会减轻负担呢。

从金字塔到纺锤再到倒金字塔,中国人口史诗般不可逆转。

为此要早作筹划,而最主要的是延缓这一逆转的冲击波,一方面坚守住传统价值观,让家立得住,国才有平安;另一方面着手社会大转型,从以家庭为救助单位到全社会救助。

以上内容由"功夫财经"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立即体验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