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ZAKER新闻 05-17

连 Airbnb 都不香了,资本正在“放弃”共享住宿?

共享住宿的资本故事,塌房还是重生?

近日,Airbnb 发布了 2021 年 Q1 财报。数据显示,其预订总额同比增长 52% 至 103 亿美元,营收录得 8.87 亿美元,同比增幅为 5%,

净利润方面,2021 年 Q1 录得净亏损为 12 亿美元,去年同期仅为 3.34 亿美元。在更早前的 2020 年报中,Airbnb 的亏损金额从 2019 年的 6.74 亿美元激增至了 2020 年的 45.85 亿美元。

Airbnb 强调称,2021 年 Q1 季度的业绩表现已好于疫情前的 2019 年同期,随着疫情防控局势向好以及旅游需求的逐渐回归,接下来的 Q2 或将实现略微盈利。

Airbnb 疲软的财报业绩以及缺乏信心的憧憬表态,似乎难再打动资本市场。

资本遗忘共享住宿

作为共享住宿第一股(也是目前该类型中唯一上市企业),Airbnb 也曾是资本的宠儿。

号称 " 没有一间客房 " 的 Airbnb,市值曾是拥有 7662 家酒店、142.9 万间客房的全球最大酒店集团万豪的两倍,同时也比肩了覆盖旅游全服务链的全球最大在线旅游平台 Booking。

不过自 2020 年 12 月上市以来,Airbnb 股价经历了过山车式的发展,如今几乎从峰值跌回到了原点(发行价)。

作为细分行业的资本风向标,Airbnb 股价的持续跳水,基本代表性地说明了资本市场对共享住宿故事的态度转变——共享住宿,不香了。

国内市场同样如此。途家、小猪、木鸟、蚂蚁短租等等曾被誉为 "Airbnb 中国学徒 " 的共享住宿平台们,也曾吸引过各路资本入场押注。

途家融资历程

不过随着资本热度退潮,国内共享住宿的玩家们要么早早关停退场,要么以被收购或战略合作等方式依附于强大的巨头平台,独立 IPO 的资本故事早已无从谈起。

相比之下,上市酒店巨头们开始重新被资本所青睐,股价普遍走出了 " 慢牛 " 的向上行情,逐渐减弱或消除了疫情对股价、市值造成的冲击。

纯靠运气,商业模式难以为继

共享住宿的故事无论形容得多么美丽,其本质的盈利模式仍是做短租的中介平台,一是在租户的订单中抽取佣金,二是向房东抽取附加费、装修费、管理费等各类费用。

这个模式存在着先天性的缺陷。例如房屋供给端的质量参差不齐,难以把控;用户层面的信息核实与订单追踪,体验安全存在风险隐患;共享住宿整体的合法合规性问题难以解决。

这些先天性的缺陷,即便发展了 13 年的 Airbnb 至今也未能真正解决,甚至几乎会 " 定期 " 上演舆论事件。

2016 年,一位微博博主发布了《学生用 Airbnb 毁了我整个家》的长篇博文," 控诉 " 自己把房子放在 Airbnb 上短租后,房屋却被大学生破坏的遭遇,在舆论场中引起热议。

2017 年,杭州一位 Airbnb 房东在结束一个共享住宿订单后发现,自己的家被租客弄成了不堪入目的 " 垃圾场 ",引发大量媒体报道。

2018 年,一位日本民宿经营者在网络中发文控诉称,三位游客通过 Aribnb 入住后在房间内遗留了大量的垃圾,还对民宿主直言称 " 这里不是我家,我不需要给你收拾 "。

这样的 " 糟心 " 体验,在租户端同样存在。租户需要担心那些问题房东,比如私装摄像头、泄露身份信息、甚至威胁到租客人身安全等等,这些案例也时常见诸报端。

更有甚者,缺乏登记和监管的共享住宿,或许还会成为滋生犯罪的温床。2019 年巴黎司法警察总局就曾公开表示,当地利用共享短租房源来经营的卖淫活动,占淫媒团伙卖淫活动的 30% 至 40%。

消费体验和生命安全纯靠运气的话,共享住宿的商业模式注定难以保持健康的态势长久发展,必然也会为资本所 " 嫌弃 "。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Airbnb 等一众共享住宿平台近年来均已深化转型,一方面与各地监管部门一同强化短租房源和经营的安全性、合规性,融入信用体系等第三方平台加强用户的约束管理;一方面也大力布局合法合规的特色民宿等业态,拓展共享住宿的边界。

没有了资本 " 战车 " 的驱赶狂奔,并不意味着共享住宿故事的终局。Airbnb 们恰好乘势在精细化运营中寻找新的发展方向。

ZAKER 新闻出品

文 / 曾宪天 实习生周紫燕

关注互联网、游戏、旅游

联系请加微信:jimmytian

以上内容由"ZAKER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立即体验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