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17173游戏 05-15

稀有船头雕像加攻击 buff?漫谈冷兵器时代的海战利器——战舰撞角

作者:铁士代诺

自古以来,合理的科学技术运用和心血来潮的文创概念,始终伴随着人类武器发展迭代的脚步。前者的进步幅度与带来的战场伤亡成正比,例如金属冶炼刺穿木质盾牌,火药把城墙炸得皮开肉绽,战斗机向地面投下重磅炸弹,直到原子弹敲响末日钟声,以求锤得锤满足了 " 一亿总玉碎 " 的疯狂。

相比之下,后者就文艺多了,你很难解释猛如吕奉先,就算上战场比钓鱼还危险,带个头盔总行了吧,非要强调 " 虎头吞面甲 " 上的老虎浮雕是图个啥呢?而当我们对二次元美少女痛车已经见怪不怪的时候,画师们也从来没有停止过对于痛战机的创作,考虑到 " 红色有角三倍速 " 的传说,或许个性涂装和头上长角真的能提升战斗力也说不定呢。

事实上,人类历史上最早的战舰,恰恰就是从 " 船头长角 " 开始的……

昔日海战中冲锋在前的船头撞角,向后人无声诉说着历史的惊涛骇浪

大力出奇迹,撞角真霸气

当古战船安装上撞角的那一刻起,造船历史上有了 " 战舰 " 这个分类,所以对船头部分的改装,成为了 " 战舰 " 概念的雏形。

事情还要从公元前 1500 年左右说起,当时位于爱琴海的米诺斯文化蓬勃发展,为了保护商船,建立了第一支海军部队。在此之前,没有专门的所谓 " 战船 ",任何一艘船只,哪怕是临时用来执行运送军队的任务,都可以算作战船。

到了公元前 1000 年左右,爱琴海上的希腊人第一次在轻型战船上加装了一个 " 撞角 ",遭遇海上敌人时,除了弓箭手可以在甲板上发射飞行道具以外,拼命划桨然后朝着敌人狠狠硬怼过去,形成一种 " 进击的独角兽 " 式的攻击手段。公元前 700 年《奥德赛》问世时,大诗人荷马也将战舰撞角写进了奥德修斯的冒险故事里,向诸神展示了人类在战争艺术方面必然卓越的想象力。

除了强化攻击力,拜文艺气质所赐,希腊工匠还会在船头画上 " 阿尔戈斯之眼 " 来辅助导航,寓意船只在汪洋大海中不会迷失方向,直到寻找出伊阿宋的金羊毛

有奥德修斯这样的大 V 带货,撞角从此变成了战舰标配。伴随着文明的兴衰,古希腊之后,古罗马的军舰大多装备撞角,并要求积极在实战环境下运用撞角攻击敌人。

由于古地中海国家很少装备风帆军舰,多是利用人力划桨,当要实施撞击战术时,既要求战船能快速而准确地向敌舰进行精确的撞击,在撞击后为了避免敌方水手近距离登船实施反杀,或因为船只过分纠缠被拖带着沉入水里,就要求桨手必须快速反应以便迅速脱离,由此出现了 " 快速撞击,一发脱离 " 的经典战术。

央视曾用北洋水师悬挂的黄龙旗来命名一档历史节目《燃烧的黄龙旗》,而在定远号的船头,也有黄龙标志的涂装出现

撞角作为 " 战船之矛 ",其自身的工艺建造水平也水涨船高,最早的撞角就相当于陆战长枪的海上巨大化版本,外形尖锐,足以串场《Z 高达》里名场面的演出任务。

经过一段时期发展,撞角已经不限于只在敌船船身上戳一个洞(并把后面的事情交给海水和波塞冬),而是给敌船全力一击,在那个造船水平有限的年代,直接撞裂开船身木板的接缝。

从伯罗奔尼撒战争开始,带有一定劈砍切割能力的鱼鳍式撞角开始大量列装,这种撞角沿中轴线两边各有三片水平方向的鱼鳍式铜片,既可以在相对较小的接触范围内给予敌船打击,又不会插入敌船船体内过深。当被这种鳍式撞角以大角度命中时,撞击点处就可能会产生长达数米的裂缝。

然而,作为一种追求精确攻击角度,还要保证快进快出的近战武器,当风帆动力取代桨帆船成为造船主流,陆地火炮被搬上战舰后,撞角便遭遇到了严重的 " 职场危机 "。

我以为龙头只是装饰,没想到真的能喷火

最初,那些依然执着于撞角的船只,发现就算自己肯豁出性命发动神风攻击,迎面而来的非但不是对方船上的木质船身和惊恐表情,反而是一排火炮的全弹发射。

一些战舰为此还专门在船尾部分增设加农炮,这样当对方发动撞角奇袭时,可以先调整角度,把面积更小,也更难瞄准的船尾朝向对手,然后亮出船尾的炮口,并喊话给对面:" 你追我,如果你追上我,我就让你嘿嘿嘿 ",攻击火力本已充沛的情况下,侮辱性拉满。

不再适用于实战的撞角,让位于更用来扬起风帆,增加船只操控灵活性的船首桅杆。但是,人类对于器大活好的追求又怎能轻易止步,改良船头变向增加攻击力的执念始终没有消失。

北欧传奇海盗,红发埃里克的 " 红色欧姆号 ",就将船头被改装成龙头样式,为了威慑敌人,还涂成红色并加装了撞角,留下了人类早期驾驭 " 夏亚专用机 " 的珍贵记录。2012 年,挪威对 " 红色欧姆号 " 进行了 1:1 复刻,经过长期准备和人员培训,这艘船重走了千年之前原版的航迹,在德兰群岛,法罗群岛,冰岛和格陵兰岛留下了历史的新足迹。

龙头长船一度成为北欧海盗的标配,《黎明之海》中也对这种船进行了专门收录

虽然此时距离宝石老舅的翻红还早了千百年,但与我国东三省接壤的朝鲜,不满足于把雕龙画虎的船头建造工艺停留在单纯写意的层面。在 16 世纪朝鲜国与日本丰臣秀吉的海战中,朝鲜铁甲舰的船首被改装成了东方龙头样式,其内部还安装了加农炮,这样一来,在开炮便能产生类似龙王喷火的粒子特效,彰显出形式主义作风。

朝鲜战船的龙头炮

除了东西方设定截然相反的龙以外,荷兰战船船首的狮子头装饰物,加勒比海盗船船首风骚韵味的美人鱼雕像,以及北欧舰船酷爱的女武神雕像,都是从各自的文化中吸取灵感,就像当代猛男总是对金灿灿的 AK-47 情有独钟一样,都选择放弃了实用性,转而在装饰性上拉满,也算得上一种别样的战场艺术吧!

有必要吗?没必要。

喜欢吗?那是真的喜欢

裸男和菊花,论船头装饰个性化定制

让我们暂时把视野拉回到近代,日本二战时期的大和号和武藏号,在船头都专门安装了日本海军的菊花纹章,表明其作为决战兵器的重要身份,等到了松本零士的科幻题材漫画作品《宇宙战舰大和号》里,外星人可不管你是地球上哪一国哪一地的碳基生物,菊花纹章就算装了也是白装,加之作品本身的架空属性,和当时美苏之间正在展开太空竞赛,日本则受到战后条约的制裁,就算馋疯了也无力自行染指太空的时代背景,大和号这艘日本人 " 凝聚了民族性 " 的战舰在飞向太空之后,船头变成了即便在 ACG 作品里也足够夸张的超大口径地图炮——名曰 " 收束型舰首波动炮 ",被人类对于船头武装的想象,发挥到了一定程度上的极致。

说了是 " 一定程度 ",就表示还是更放飞的,而且还是在现实里。比如手游《黎明之海》中的加莱战船取材于 16、17 世纪流行于地中海海域的同名船只,这种船具有战商两用的扩展性。作为商船,它是地中海沿岸各港口之间之间进行贸易往来的货运主力;当它作为战场时,会被改装成 " 加莱赛型战船 ",这种船的排水量可达 600 吨至 1000 吨,是一种划桨和风帆结合的大型战舰,这种混合动力的特质,让 " 撞角 " 重新获得了出场的机会。

《黎明之海》中的加莱桨帆船

撞角此次复出可谓风 " 光 " 无限,威尼斯人是加莱赛战船的主要建造者和实战使用者,他们为了纪念威尼斯历史上第一位集总督和总司令于一身的弗朗西斯科 · 莫罗西尼——通过指挥战争,他在很大程度上重拾了威尼斯人一度被土耳其人无情剥夺的光荣与自信,于是后人们在一批加莱赛战船上安装了特别订制的莫罗西尼限定版撞角,这些撞角的后端雕刻着半裸,光头,身负镣铐的土耳其人,土耳其的奥斯曼武器与旗帜,被巧妙设计成了撞角用来攻击敌船的尖锐突起物,只是不知道当这位 " 裸男 " 随着撞角的冲击力,直插进敌船时,对面是否还能保持一种欣赏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杰出工匠艺术品的审美心情。

结语

关于人类在战舰船头的种种 DIY 行为,这次我们就先讲到这里了,也是希望大家在《黎明之海》里纵横驰骋之余,也能把眼光望向游戏背后充满铁与火的真实历史与时代航线,看看人类在海洋之上,都做过怎样时而可歌可泣,时而又智商欠费的事情。

各位船长,我们下次再见。

以上内容由"17173游戏"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立即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