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上海要“封杀”小微电动车?

"5 月初,看中了欧拉好猫这款车型,但因车长只有 4.235 米,4S 店销售告知不能上‘绿牌’了,还得等等新政策。" 上海本地居民王先生犯了难,个人名下既无燃油车也没有新能源车,计划提升一下生活质量怎么就不行了呢?

王先生提及的新政策,指的是坊间传言上海将收紧新能源汽车牌照。相关人士透露,车长低于 4.6 米、售价低于 10 万元的车型将不再免费享有上海新能源汽车牌照。突如其来的叫停,牵连甚广,宏光 MINI EV、零跑 T03、奇瑞小蚂蚁、荣威 CLEVER 等小型电动车型均面临被迫退出上海市场的困境。

(文丨本报记者 卢奇秀 实习记者 杨梓)

门店已停售小微电动车

5 月 12 日,记者致电长城欧拉上海市奉贤区销售门店,工作人员透露,4 月就被告知新车无法继续上新能源汽车牌照," 我们也在等具体政策,实在不行,只能给用户退订金。今天欧拉所有车型已暂停在全市销售。" 同样,上汽通用五菱相关负责人也向记者证实,宏光 MINI EV 已暂停在沪销售。

为推动绿色交通,当前不少限行限购城市推出了新能源汽车牌照,也就是 " 绿牌 ",在部分城市享有不参与摇号、免费上牌、不限行的优待。这也是新能源汽车在一线城市畅销的主要原因。

上海此次对售价 10 万以下和车长 4.6 米以内的车型不再发放 " 绿牌 ",可谓精准指向小型电动汽车。小型电动汽车一般是指 A0 级车,轴距一般在 2 .2-2.3 米,微型电动汽车的轴距更短;这类车型能耗较低,价格便宜,如宏光 MINI EV 最低售价仅为 2.88 万元。

设置价格门槛是争议的核心,可谓 " 一石激起千层浪 "。" 既上不了燃油车牌照,新能源汽车还只能买贵的,刚毕业的年轻人怎么办?" 能源基金会交通项目主任龚慧明提出质疑,出行需求是多样的,政策不应有过强的限制条件,弱势群体出行需求更应给予关注。

" 此举欠缺考量。" 国家电动乘用车技术创新联盟技术委员会主任王秉刚进一步表示,国家对新能源汽车的安全标准、检测认证是一致的,并未以大、小车来区分,只要进入国家《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就没有限制的道理。

中汽协副秘书长陈士华同样认为,凡是符合工信部《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定》的产品,在各地的销售不应有附加条件," 地方政府若采用小公告、小目录限制其他企业进入,明显不合理,希望政府能给出大家信服的说法。"

缓解交通压力或是主因

实际上,上海是我国新能源汽车应用推广的重点区域,对于牌照新政的相关问题,记者尝试联系上海多个行政区车管所,电话均未拨通。

乘联会数据显示,当前微型和小型电动车销量仅占上海新能源汽车总销量的 12%。也就是说,即使叫停小型车牌照申请,对上海新能源汽车发展大局的影响也有限。

据了解,目前上海一副车牌的平均拍卖价约 9 万元,为鼓励新能源汽车发展,政府给予免费上牌政策,致使上海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快速增加。数据显示,2020 年,上海新能源汽车销量超过 12 万辆,成为国内唯一年销量破 10 万辆的城市。今年 1-3 月,上海新能源乘用车上险量更是达到 5.8 万辆。通过购买一款便宜新能源汽车的 " 占牌 " 行为,让上海面临着日益严峻的交通管理压力

在乘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看来,当前限购城市鼓励新能源汽车发展的政策并不完善,逐渐收紧 " 绿牌 " 是必然趋势。" 大城市管控人口规模,汽车牌照总量也要有所控制。未来随着限购城市新能源汽车认可度和渗透率大幅提升,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购买新能源汽车的难度将进一步加大。"

同时,也有网友质疑,新政最直接的受益者是落地上海的特斯拉。五菱宏光 MINI EV 自去年上市以来,连续数月蝉联新能源汽车销量榜首,直接带动小微车爆发式增长," 挤压特斯拉的发展空间 "。此外,上海本土车企也巧妙地避开了 " 限牌令 "。如上汽荣威 Ei5 在 3 月进行了改款,车身长度由此前的 4.54 米提升至 4.6 米。这也成为新政争议的焦点之一。

业内人士认为,上海限制新能源汽车牌照的动机颇为复杂,城市车辆整体目标、基础设施配套、市容市貌、产业链利益等都可能是小型车被限制的原因。在安全方面,价格便宜的车辆在安全气囊、防撞梁上有所减配,这也可能是被限制的原因之一。

" 尺寸和价格不应成为准入门槛 "

事实上,城市对部分车型进行限制的行为并非首次出现。早在 1998 年,北京长安街曾禁止 1.0 升排量以下的小轿车在特定时间段通行。此后还规定排量在 1.0 升以下的微型车,不能进入二环主路和三环主路的快车道。

" 那时是出于城市形象考虑。部分小排量汽车排放不达标,污染严重,此外,小排量汽车动力性能差,车速低、提速慢,容易造成城市道路拥堵。" 龚慧明进一步表示,今时不同往日,随着汽车产业发展,相关管理规范已相当严格,小型车在节能环保方面更具优势。

从城市管理角度来看,一方面,老百姓出行需求应得到保障;另一方面,交通压力要得到疏解,如何做好平衡是城市发展的必答题。

"如果技术不行就设置技术门槛,总量过多就控制牌照数量,尺寸和价格不应成为准入门槛。" 在龚慧明看来,城市交通管理要从车辆购置端转向使用端,可以通过经济政策,如调节牌照数量、停车费等方式进行管控。

王秉刚也建议,可以通过每年的牌照发放数量来控制车辆增速,在这一过程中,城市交通管理务必坚持平等原则,不能以车辆价格进行 " 一刀切 "。" 北京每年都定量发放牌照,同时还具体规定了有车家庭的汽车数量,上海可以参考类似做法,完善新能源汽车上牌细则。"

截至记者发稿时,上海还未正式出台新能源汽车上牌新政,政策最终将以何种方式落地,本报将持续关注。

编 后

上海收紧新能源汽车牌照的政策虽未公布,但相关措施已悄然落地,尺寸、价格成为新能源汽车上牌的 " 新门槛 ",引起各方普遍关注。

笔者认为,城市禁止小型电动车上牌值得商榷。政府可以为新能源汽车制定严格的技术、环保、安全等指标,甚至在维护市容方面也可以有因地制宜的要求,但不能以尺寸、价格等限制汽车上牌,因为消费需求是多元的。在燃油车时代,为缓解交通压力,上海从 2002 年开始率先采用车牌额度拍卖的方式。如今新能源汽车时代加快来临,上海又一次站在时代的风口,在促进新能源汽车与城市协调发展、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等问题上交出一份让各界满意的答卷,是其迈向国际大都市的应有之义。

以上内容由"中国能源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立即体验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