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爱范儿 05-15

走到今天的 Android 平板,靠的不是生产力

根据数据机构 IDC 发布的数据报告,2021 年 Q1 季度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仍然在稳定增长,达 3990 万台,同比增幅为 55.2%。回到具体的产品上,苹果刚刚发布新款 iPad Pro,而小米和华为等品牌也相继传出要推出新平板电脑的消息。

和 iPad 相比,沉寂了多年的 Android 平板市场再度增长,靠的并不完全是众多 Android 平板厂商力推的生产力应用,教育应用是市场增长的核心原因,而它的应用领域也走向多元化。

玩法越来越多的 Android 平板,增长还是要靠教育市场

「买前生产力,买后爱奇艺」已经成为讨论平板电脑时无法避开的梗了,在苹果对 iPad 系列软件、系统、硬件大改造以适用更多生产力场景时,人们对于这一品类的疑虑也越来越多。

而高端 Android 平板虽然也在探索生产力领域,但生态的缺失让它看起来比 iPad 还差点意思,更多的人还是将其当做一款在沙发、凳子、床之间流连的大屏娱乐设备。

也有不少厂商在探索平板电脑这一品类在娱乐场景的深度,联想之前在微博上宣传自家的平板 YOGA 时,就表示它支持 HDMI 接口,可以作为便携显示屏扩展接入游戏机、笔记本画面,从微博图片上演示产品还是二合一形态的 Switch。

而评论区和转发中倒是不乏支持这一功能的网友。

为了让这块大屏幕物尽其用,也为了展示平板与手机的不同,形成独特卖点,厂商们可谓不遗余力。

除了上文说到的作为游戏界面的辅屏,三星 Galaxy Tab S7+ 也支持类似 PC 桌面端的 Dex 模式,配合键盘和触控盘,多窗口操作效率更高,此外它也支持将 Windows 电脑界面投屏到平板上,将其作为第二屏。

而在视频内容创作中,在拍摄部分场景时,平板电脑也常常会当做辅助监控器使用,监控拍到的画面。

要说生产力 Android 平板可能还差点,但作为一款便携辅助工具,它还是合格的。

同时为了增加内容服务,厂商们也不断地将手机上的功能搬上平板,像是投屏类的 MIUI+、多屏协同,分屏类的平行视界等,都是为了更好地利用大屏幕。

也能看到一些用户使用平板作为智能家居的控制中枢或是餐厅的点单系统。

不过真正让 Android 平板市场持续增长的核心原因,并非生产力的提升或是应用场景的增多,而是平板本身的属性适用于教育市场。

疫情期间居家学习成为日常,网络是学生们上课的重要途径,而在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疫情仍然很严重。

当然,教育内容资源仍然是重要的影响因素之一,华为早前曾联合科大讯飞等企业打造智慧课堂,并在国内部分中学推广,而在国外 Google 的 Chrome OS 笔记本和微软的 Surface 都在这一领域投入了不少资源。

根据 IDC 的数据,2020 年 Q1 之前,普通平板厂商并没有任何植入教育资源的产品,而到 Q3 之后,植入教育资源的普通平板电脑占比已经提升至 28%, 未来这一数据还可能会继续增长。

平板电脑这一品类本来发展历史比手机还短,但从市场占比排名来看也已经进入了巨头占据大头的「成熟阶段」,苹果、三星、联想、、亚马逊、华为占据了大部分市场,赢者通吃效应仍然明显。

厂商们对更多功能、领域的探索,无非还是希望提升自家平板的产品力,但真正会使用这些功能的用户有多少,仍然要打上一个问号。

反而是自诞生以来的触控特性,让平板电脑在教育市场展露头角。

Android 平板的优势在交互

在电脑这一品类中,平板和笔记本都因为疫情出货量暴涨,而笔记本电脑大幅增长的原因却往往被归功于移动办公,可以说发展历史最久的电子产品——笔记本电脑并没有吃到太多教育红利。

这还要从二者的交互差别说起,乔布斯曾在初代 iPhone 发布会上表示去掉键盘带来更多的可能性,内容和按钮不再是键鼠时代的一一对应,这也间接促成了应用市场大爆发,而触控对比电脑键鼠交互,在易用性上有不小的优势。

手指作为人身体的一部分,自出生起我们就开始学习运用好它,学习成本低,在更大屏幕的平板上也更容易施展,一个典型案例是玩《和平精英》等 FPS 游戏时,平板电脑能更好地运用十指操作。

再加上年轻一代对于互联网以及其承载者——手机的高度熟悉,平板电脑对比键鼠交互的电脑学习速度更快,学习曲线也更平滑。

iPad 给出的解题思路—— Apple Pencil 和外接键盘同样也进入了 Android 平板中,三星、华为等都为自家的平板电脑准备了官方键盘和笔等配件。

甚至于还会有相配套的笔记软件,例如三星就提供了名为 Noteeshelf 的笔记软件,写笔记、标题、涂色等都可以,更适合学习。

而 Android 平板对比电脑的另一个优势是价格,主流 Android 平板的价格并不算高,华为 MatePad、小米平板 4 等都在 2000 元以内,相比笔记本 3000 元档的起步价确实低一些。

我在之前的文章里说 iPad 硬件冗余,性能很强却没有能完全吃下的大型软件,而 Android 平板面对的则是另一个问题了,Google 和第三方缺位,导致应用生态严重缺位,性能要求也就不那么高了,看个网课、写个作业还是足够的。

教育领域的另一个玩家 ChromeOS 笔记本,靠的也是低廉的价格。

凭借新的交互、形态,平板电脑在出现那一刻就定义了一个新的消费市场,它是手机和电脑之间的产物。而随着手机屏幕不断增大、Google 对生态的放弃,这一消费市场逐渐沉寂。

想要继续发展,抢占原本属于原本电脑的消费市场就成为了一条新的路,对生产力的探索,不仅仅是众多厂商对于这一品类未来增长的新定义,也是希望借助它来持续拉升售价。

不过连 office 三件套都不是完整版的它,显然很难获得用户的认可。

不过好在这一市场仍然足够稳定,单个季度仍然有上千万的出货量,而对厂商们而言,制造和销售 Android 平板,从来都不仅仅是为了通过硬件溢价获益,这从 Android 平板市场中几位巨头的动向就可以看出。

对厂商而言,Android 平板的意义不只是硬件利润

疫情是一个偶然因素,平板电脑教育市场的火爆也大多仅限于中低端产品,对于三星、华为等厂商来说仍然需要通过提升产品竞争力、售价,近千万级的销量仍然能为它们创造不小的利润。

Google 的缺席,也让厂商们有了更大的自由发挥的空间,华为就把自家手机上常见的服务搬平板上了,像是多屏协同、平行视界等功能,这也让其能更好地与华为硬件生态中的其他产品联动。

我一位拥有华为多款产品的朋友就曾向我表示,下班回家之后已经很少拿起手机了,更大屏幕的平板不仅娱乐更舒服,躺在床上就能控制其他设备,同时投屏服务也能让他直接操控手机,作为一款床上娱乐设备真是十分恰当。

三星则发挥了自己在供应链的优势,产品的硬件素质达到了新的高度,Galaxy Tab S7+ 是 Android 平板中少有配备有 120Hz 刷新率 OLED 屏幕的。

而纵观平板市场份额的前几名,苹果、三星、华为、联想,都有自家的电脑业务、手机业务,传统三件套手机、平板、电脑仍然能带来一定程度的生态叠加效应。

生态壁垒会促使用户们在购买相应的产品时,优先选择同品牌的产品,以获得更好的体验,推动销量上升的同时,也将用户持续留在了自家的生态当中。

另一方面,平板作为一款硬件产品也是厂商们的服务分发出口,小米作为国内定制系统的集大成者之一,平板电脑上大多都配备了 WPS 办公软件、多看阅读软件等,这些系统服务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 Android 生态应用少、适配少的问题。

即满足了用户需求,也让自家的服务获得了更多的用户,获取更长远的利润。

而常年占据销量排行榜前 5 的亚马逊也是一样,Fire HD 的价格普遍在千元左右,配合定制化的系统,提供相应的 Kindle 以及视频流媒体服务,低价硬件通过持续的软件分发获取利润。

这也就让每年千万级的销量对各家厂商有了更纷繁复杂的意义,让它们有动力持续研发、推出新产品,而教育市场的大火无疑又是一针强心剂,推动更多厂商投入其中,宣布重新推出平板的小米正是其中之一,

持续增长的 Android 平板市场靠得不完全是生产力,但各家在新机遇下给出的答卷——新产品们,仍然值得期待。

以上内容由"爱范儿"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立即体验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科技频道

科技频道

科技改变世界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