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紫牛新闻 05-14

杭州杀妻案开庭,嫌疑人堂姐:看着他长大,想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

2020 年 7 月,杭州发生一起有预谋的杀人案,嫌疑人许国利因家庭生活矛盾,在凌晨将熟睡中的妻子杀害,分尸后分散抛弃,受害人部分身体组织通过马桶冲入化粪池。据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消息,此案将于 2021 年 5 月 14 日上午 9 点开庭审理。

因犯罪嫌疑人作案手法极其残忍,该案引发社会广泛关注。而更让人唏嘘的是,在案件侦破前,许国利报假警扰乱警方侦查方向,十分善于伪装还接受媒体采访,反侦查意识极强。这样的人有些怎样的经历呢?5 月 13 日,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走访了案发小区和嫌疑人的老家浙江诸暨市安华镇球山村,从众人的讲述中,拼凑起案件的经过和他的成长轨迹。

案情回顾:女子凌晨在家离奇失踪

从化粪池找到其人体组织

2020 年 7 月 5 日,杭州 53 岁的来女士“离奇”失踪,第二天,她的大女儿等 3 人到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四季青派出所报警。来女士的丈夫许国利向警方表示,4 日晚 10 点多两人共同看完电视后睡觉,凌晨 0 点 30 分左右他上厕所时,妻子仍在床上,但早上 5 点多再起床时便离奇失踪了。

随后,警方与家属在三堡北苑小区内外及周边搜寻未发现来女士的踪迹。监控视频显示,当天傍晚来女士和女儿乘坐电梯回家后,便没有在电梯里出现过。而家属表示,除少了一件来女士的吊带睡衣外,手机、钱包和银行卡均在家中。

7 月 16 日,当地媒体报道了该失踪事件,引发社会舆论关注。来女士失踪 12 天后,许国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妻子肯定不是一个人出去的,按她的智商一个人出不去”,讲述时表情冷静。许国利还曾贴出寻人启事,悬赏 10 万元征集线索。

不同寻常的表现,让警方对许国利产生了怀疑,认为这不是一起简单的失踪事件,在通过重点走访询问来女士的相关关系人后,经综合研判初步将许国利列为嫌疑人。

在调查期间,许国利多次到来女士的娘家亲戚处询问妻子行踪,并多次和来女士的姐姐到派出所询问寻人情况。

7 月 22 日,杭州警方对此案侦查取得进展,专案组对事发楼道化粪池开展抽取工作,对抽取的 38 车粪水进行冲洗、筛查,其间发现有疑似人体组织,现场提取检测后,经 DNA 比对系来女士人体组织。

7 月 23 日,杭州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许国利进行刑事传唤。经审讯,许国利初步交代,其因家庭生活矛盾对来女士产生不满,于 7 月 5 日凌晨,在家中趁来女士熟睡之际将其杀害,分尸后分散抛弃。

2020 年 8 月 6 日,杭州市人民检察院在前期依法提前介入的基础上,经审查认为,犯罪嫌疑人许国利的犯罪手段残忍,性质恶劣,依法对其批准逮捕。2021 年 1 月 5 日,该案移送杭州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据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告,许国利故意杀人案将于 2021 年 5 月 14 日早 9 时进行开庭审理。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许国利与来女士此前各有一段失败的婚姻,许国利与前妻生有一子,来女士与前夫生有一女。2008 年两人重组家庭后,又共同孕育有一个小女儿。

案发房屋大门封条仍在

居民生活已恢复平静

记者了解到事发小区有 6 幢单元楼、379 户人家、1075 名住户,案件发生已近一年,小区的居民生活是否已恢复正常?5 月 13 日下午,紫牛新闻记者来到案发小区三堡北苑进行了实地走访,居民们对发生在去年的惨案有的还记忆犹新,但目前大多数居民的生活已恢复平静。

在许国利一家此前居住的 4 号楼下,记者遇到一位老年居民,她告诉记者,“案发当时还挺害怕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此事已淡忘了许多,今天看到不少记者过来探访才知道,此案明天开庭。”紫牛新闻记者随后到达 8 楼案发现场外,发现许国利家的门上贴有封条,走廊两端各有一个监控。这时正好有一同楼层住户开门扔垃圾,对于记者的询问他不愿多说,仅告诉记者,“事发后大家还是正常在小区生活,并没有网传的大量搬走的情况。”

许国利家的门上贴有封条

当时警方就是在小区的化粪池内发现的疑似人体组织,经 DNA 比对后证实与来女士相吻合,案件得以侦破。记者在小区东北一门附近看到,此前警方用警戒线封锁起来的下水道井盖已撤去警戒线,上方就是停车位,但与其他车位不同的是,并没有标注车牌号码。

此前网上有传言称,命案发生后导致小区房价下跌,小区外的一名中介人员告诉记者:“该小区是拆迁安置房,目前没有房产证是无法上市交易的,所以根本看不出房价涨跌。”

事发小区正门

诸暨老家:

村民们觉得很震惊也很惋惜

许国利作案后,报假警扰乱警方侦查方向,十分善于伪装还接受媒体采访,反侦查意识极强。网友们都好奇这是怎样的一个人,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随后到诸暨市安华镇球山村,在他曾经成长的地方进行了走访。

球山村四面环山,距离杭州东站 27 公里,有 700 多户人家,村里人大多姓许。在知情人的指引下,记者来到许国利的弟弟家,一名中年女子躺在门口的躺椅上午睡。当记者询问她知不知道明天许国利杀人案将开庭时,她回答说:“不知道。”此后不管记者问什么,她都以“不知道”作答。

球山村

在许国利弟弟家后侧就是许国利父辈曾经的老宅,也是他出生和成长的地方。这是一栋砖制结构两层小楼,共有三个房间,此时已大门紧闭,记者通过窗户看见里面已经结了不少蜘蛛网,地上散落着一些空饮料瓶和几块木板。而房子周围还被拉起了一段安全警示线,墙上有两块牌子,写着“危房,注意安全,请勿靠近!”

许国利从小生活的老宅

邻居大爷介绍道,自从许国利的父亲去世后,这个房子就没人居住了,许国利的弟弟会在里面养鸡养鸭,他搬过来十几年了从来没有见过许国利。

随后记者来到村中老人许炳德家,比较了解许国利家情况的他告诉记者,还不知道明天开庭的消息,对于许国利小时候的事情他是比较了解的,“小时候的他还是比较乖巧的,村民们大多都觉得他没什么不好。读到初中毕业后许国利就外出了。我知道他在上海养过鸭子,因为需要人看管,一直都没怎么回来。”

许炳德说:“知道许国利杀人的事情还是在电视上看到的,感到非常震惊,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后来公安来村里调查的时候,才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村民们都觉得挺惋惜的。”

对于许国利的事情,许炳德告诉记者他的堂姐了解得更多,“这个堂姐跟许国利感情最深,相当于从小把他养大,知道他出事后受不了打击,整天哭哭啼啼,现在头脑都有点不好了。”随后许炳德将许国利堂姐接到家中与记者见面。

最亲近的堂姐:

想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

许妙英是许国利的堂姐,今年已经七十多岁。她告诉记者,她家曾跟许国利家紧挨着,许国利母亲去世的时候,他才四五岁大,他的弟弟也才刚出生七个月,“后来我看到他们可怜,就经常照顾他们。他七八岁开始自己烧饭,我对他感情最深,几乎就跟亲姐姐一样。”

许国利的堂姐许妙英

“他出去后,每年正月初一都会带着东西来看望我。他有两次婚姻,这次被害的老婆(来女士)我也是见过的,他们是 2008 年结的婚。”许妙英说,最后一次见到许国利夫妇是在 2020 年春节,当时并没有看出夫妻俩有何异样。

“知道他出事后,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做出这种事情,一想到他的事我就控制不住哭泣,现在有的事情都想不起来了。这次庭审我也是昨天下午才从他的弟弟口中得知,我非常想去看他一眼,听听他说为什么会这么做,但是他弟弟告诉我只有两个家属能参加庭审,我想去也去不了。”许妙英表示,自己的儿子也不赞成她去,因为担心她身体不好会当场情绪失控晕倒。

记者在多位村民口中得知,许国利以前在村子里时的口碑还是不错的,但是村民们也都表示,他离开村子后的情况不太了解,之后是不是有所改变也不知道。

紫牛新闻记者 | 陈勇

紫牛新闻见习记者 | 陈燃

编辑 | 张冰晶

剪辑 | 万惠娟

主编 | 陈迪晨

图片来源 受访者供图

以上内容由"紫牛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立即体验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