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彩妆无限向下,儿童何去何从?

钛媒体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文 | 百略网

彩妆世界更像是成人童话,但却做不到拒绝儿童参观。

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与普及,使得信息的保留性出现了 " 裂缝 ",将原本成年人保守的 " 秘密 " 倾泻而出。

就像国产彩妆品牌在红海市场大打出手的时候,儿童彩妆开始悄然占领孩子的心智。

毕竟,孩子的钱最好赚。

据相关数据显示,2020 年国内儿童彩妆消费同比 2019 年增长了 300%,85 后的妈妈最爱给孩子买儿童彩妆。河北、山东、四川三个地区的销量已经超越北上广,成了儿童彩妆的前沿消费地区。

今年四月份,人民网曾发文称 " ‘儿童化妆品’市场乱象亟待规范 ";五月份,南方周末报调查发现,家长理解的儿童彩妆更有可能是 " 装扮玩具 ",商家玩的文字游戏不复杂却十分好用。

01 隐秘的角落,孩子被淹没

很多 80、90 年代的孩子都会有一张 " 眉心红点 " 的童年照,但如今的儿童彩妆不是 " 眉心一点红 " 的扩大化,而是全方位无死角的 " 美颜攻击 "。

根据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我国 0-14 岁儿童约 2.5 亿,占全国总人口的 17.95%,少儿人口比重回升,儿童经济俨然一片蓝海市场。

这个数字在社交媒体上更加 " 膨胀 "。

在 YouTube 上,儿童化妆品相关的视频已经多到成为了一个单独的品类。

国内的社交平台当然也不遑多让。在小红书、抖音、快手、B 站甚至淘宝直播等平台搜索 " 儿童美妆 "、" 彩妆教学 " 的关键词,相关推荐总量有几十万之多。分类也是十分清楚。测评类、教学类应有尽有,眼耳鼻唇服化道一应俱全。

短视频平台的入侵手段更加隐秘。抖音的 [ 小学生化妆 ] 词条下没有内容,小红书搜索 " 儿童彩妆 " 会有提示 " 儿童很皮肤娇嫩,儿童彩妆需慎用 "。但行动比语言更诚实,儿童舞台妆、三分钟完成彩妆教学等比比皆是。甚至一些 " 小网红 " 或主动或被动地加入这场娱乐狂欢中。

B 站不乏有儿童彩妆全脸妆容实验视频内容,播放量尤为可观;各种儿童舞台妆、主持人妆、拉丁舞妆大多选择孩子作为模特;一众 UP 主以各种仿妆和 " 学生日常妆容 " 为主要内容," 血小板妆容 "、" 啵啵奶茶妆 "" Lolita 妆容 " 等各种吸引人眼球的标题,每条视频平均播放量达 10 万以上,个别视频突破百万。五彩斑斓的脸上掩盖了天真,稚气与珠光宝气的矛盾中不见和谐。

孩子的世界已经被全面包围,在一些热门的儿童剧、动画、漫画上,人物形象也在愈发精致。美羊羊的粉色眼影是羊群中最亮眼的存在,艾莎的冰雪套装必须要 " 全面 " 美丽,迪士尼 " 在逃公主妆 " 是精致女孩的可视化想象。

02 美丽工业没有放过儿童世界

期待儿童化妆品安全本身就是个吊诡的问题,儿童皮肤屏障脆弱是公认的事实。相信所谓 " 零添加、水溶解 " 只是在掩耳盗铃。

这份美丽是生命不能承受之 " 轻 "。

此前央视就曾曝光 " 儿童化妆品 " 存在严重问题,市面上的相关产品均无正规生产资质,所谓的 " 食品级 "、" 健康无毒 "、" 儿童专用化妆品 " 等口号完全是无稽之谈,很多时候商家口中的 " 儿童化妆品 " 往往只是一种 " 装扮玩具 ",本身是用来装扮娃娃的,却在不被控制和有意引导下脱离了原本的用途,并且有愈演愈烈之势。

淘宝搜索 " 儿童彩妆 " 价格从 9.9 包邮到几百元不等,拼多多更有 " 2.57 元 ",月销 10 的 " 爆款 "。化妆品监管 APP 上搜索 " 儿童彩妆 " 有 48 条备案数据,多来自于广东地区,以 " 汕头市澄海区 " 和 " 佛山市 " 为主,成分表一栏或者是 " 无 "、" 仅供出口 " 的字样,有成分显示的部分产品大多添加了 " 滑石粉 " 或 " 石蜡 " 等添加剂,不仅不能做到无毒无害,甚至比正规的成人化妆品毒性更强。

儿童化妆品赛道的竞争与食品领域的产品升级截然不同,零食、饮用水、一日三餐等可以精益求精,但事关孩子的一针一线都要慎之又慎。畅销一个多世纪的强生婴儿爽身粉都能堂而皇之地添加 " 滑石粉 "(世卫组织公布的 1 类致癌物),色彩鲜艳、珠光闪闪的儿童彩妆有什么底气保证 " 安全 "。

黄磊的女儿黄多多曾因染发、化妆、涂指甲多次上过热搜,评论两极分化," 美丽独立 VS 低龄化妆 " 的争议泾渭分明。戚薇的女儿也曾在某综艺热烈地表示想要涂妈妈的口红。

明星比普通人更加知道颜值的杀伤力,同时也更知道美妆产品的副作用,所以多多妈妈孙莉一再声明给孩子挑选的是儿童专用。

但儿童专用 ≠ 安全无害,化妆导致儿童过敏的新闻屡见不鲜。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在 " 如何科学选择儿童化妆品 " 的文章里对彩妆类选择只字未提,似乎默认妈妈们不会做这个 " 美丽大冒险 "。但时至今日,2012 年颁布的《儿童化妆品申报与审评指南》显然已经不适合现阶段的美丽需求。

尽管该条例规定所有明示适用于儿童的化妆品,均应按照要求申报。未明示适用于儿童的化妆品,其产品包装不得以图案或其他形式显示或暗示为儿童化妆品。但在电商平台上,儿童彩妆俨然已成气候。

美妆潮低龄化是孩子好奇天性被加倍满足的结果之一,也是审美焦虑在年龄维度上的又一次下沉。

03 鸡娃当道,美妆成了刚需

据科学研究发现,孩子们在 3 岁左右就开始具备审美意识,他们会对色彩丰富的东西具有极大的兴趣和探索欲望。

商人比家长更懂孩子的心,儿童彩妆货架上颜色丰富的像是打翻的颜料桶。高饱和度的玫红、天蓝、深紫等极易吸引孩子的目光。像是王后手里的毒苹果,颜色鲜艳到夸张。

日韩的儿童美容会所、欧美的儿童美妆店里,2 到 12 岁的小客人撑起了蓬勃的美丽奇迹。国内或许没有招摇过市的儿童颜值经济,但鸡娃大行其道,美妆几乎成了刚需。各种天价培训课的成果走上台前,美丽妆容是必不可少的锦上添花。颜值苛求,从娃娃抓起。

六一汇演临近,鸡娃正热血,也是儿童美妆泛滥时。即使学校没有要求,家长也会主动给孩子化好全妆,底妆、眼影、睫毛膏、唇彩一个不少。第一年在这场 " 美丽展演 " 上忘记化妆的孩子,第二年也会主动要求,追求美丽的传播甚至不需要中介因素。

在舞蹈班教学的老师透露,文艺汇演都会要求参演孩子化妆,这种集体演出的采购成本本来就极低,一般会要求家长给孩子化完妆再来。但家长能力毕竟有限,一些夸张的闪彩都是老师临场之前涂上去," 一盒只够几个人用,只能批发价位不高的 "。

学校周围的小商店也会浑水摸鱼,六一前后,一家十几平米的文具店靠卖眼影和珠光亮彩就能赚上几万块。" 肯定不会是正规化妆品,价钱摆在那,五块钱一盒。家长花二十块钱买几盒,表演结束就给孩子玩了。"

过敏现象也会时有发生," 随时准备着卸妆水和清水,孩子起反应一般比较快,就害怕那些内向孩子,有刺痛也不说,表演完下来脸都肿了。" 有时孩子表演完也不愿意卸妆,家长会觉得好不容易化上去,留着好看。老师一般会劝家长给孩子洗掉," 孩子运动量大,出汗、灰尘什么的,对皮肤很不好。"

04 次生效应

1982 年,美国传媒学者尼尔 · 波兹曼的《童年的消逝》出版。四十年过去了,人们还是没能理解 " 什么是童年的消逝 "。消费主义全方位攫取 " 童年的财富 ",光怪陆离的儿童世界越来越 " 好看 "。

诚然,爱美是人的天性,开放的育儿观下年轻父母接受新事物的程度越来越高。但不能否认的是,美育教学的起步不应该从一支口红、一个眼影开始,我们需要的不应该是一个无限向下的世界。

儿童在模仿他们见到的一切感到美丽的事物,并且已经不满足于在娃娃身上投射关于美丽的想象。童年本质上或许是供成年人消费的童话。但童话创造者们有责任还其一片净土。

以上内容由"ZAKER石家庄"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立即体验
相关标签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