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九派新闻 05-10

探访被指骗老人钱养老院:单间每月收费过万,12 万购买入住权

日前,北京 82 岁老人称被养老院骗走 12 万元的消息引发广大关注。

武汉晨报记者现场走访发现,涉事的北京健生养老院(以下简称健生养老院)地处北京五环之外,规模不算大。

住在里面的老人反映该养老院的服务和饮食挺不错,整体还算满意。

也有家属反映,办理入住之前都交了十几万不等的 " 床位费 ",后续会每个月扣一点抵养老金,至于没消费的床位费会不会退,他并不清楚。

该家属说,今天他听另一个家属找养老院退剩余的 " 床位费 ",得到的答复是不退,理由是 " 你们的子女也可以继续住。"

一位家属称,健生养老院有单人间和多人间,每个月的养老金从几千到一万多不等,觉得这个价钱偏高。

高知退休老人称被养老院骗 12 万

5 月 5 日,一位名为 " 灿烂英才 " 的网友周先生发文称,自己被养老院骗走 12 万。

△周先生的微博截图

其称自己为某厂高级工程师,今年已满 82 岁,因为身体等原因,他和老伴开始考虑找一家养老院托付余生。"2018 年我们在朝阳医院门诊大厅等候看诊,遇到一位女士热情地和我们搭话。"

该女士自称是健生养老院的工作人员,称该养老院集养生、养老于一体,在院内就可以用医保看病,内设医保定点,院内有医疗资质的医护人员,可以随时看病。

△周先生妻子与健生养老院签订的合同。

经过实地参观后,周先生看见楼内有医护区、检验区、住院部等,虽然彼时养老院里 " 不见有人 ",但是在院方催促下他取出银行定期缴纳,办理入院手续,一次性缴纳 12.2 万元。

而后,周先生被疾病所扰,迟迟没有入住。一直到 2019 年 10 月份,病情稳定后他们打算入住,再一次来到养老院,发现楼内的门诊室、住院部等依旧空无一人。询问后工作人员回答说他们将很快通过医保资质认证。同时,院内老友告诉他们,这里伙食很差,家属探视时间也不多。

周先生认为健生养老院没有医保资质的宣传与事实不符,再加上老两口经常要用医保看病,希望解除之前签订的入住协议。

" 我们只是 2018 年和养老院签了一份合约交了全款入住金,2 年内没有入住一天,没有给养老院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望健生养老院能理解我们两位老人家的难处,把入住金额退给我们。"

而周先生却被告知不能全款退,必须按照合同只能退 65%,且要等养老院最后通知。这个时候周先生才注意到合同里有这样一条约定:唯有在遇到因政治、战争、地震等不可抗拒因素或者死亡,才能与养老院顺利解除合约,如果因为自己身体疾病原因不能入住,必须缴纳 35% 的违约金。

周先生认为养老院的工作人员一开始没有和他们逐一讲解合同," 欺骗忽悠 " 他们签了合同。协商无果后,遂向网上求助。

事发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健生养老院的一名女性负责人称他们与周先生存在合同纠纷,此事系老人单方面违约。对于周先生提到的内容,其承认该养老院没有医保资质,一直在申请中。

对于周先生说的签约前 " 在医院遇到养老院工作人员推销 ",签约时 " 多名工作人员催促 "、" 未能看清条款 " 的说法,该名女性负责人称,如网络文章所显示,当事老人具有一定知识水平,其否认老人提到签约时的不合规情况。

据北京商报报道,资深医养结合养老机构经营负责人张玉表示,医养结合是行业发展大趋势,有医保定点资质的养老院确实对医疗需求集中的老年人拥有更大的吸引力。她介绍:" 近年来,相关政策调整后,养老机构办理定点医保的流程已经有所简化,如果养老机构的基础配备合规的话,办理下来还是比较快的。"

5 月 6 日,周先生再次通过微博发声称," 求助文章发出后才知道有这么多人跟我们老两口有同样的遭遇 ",其已向北京市长热线打了举报电话。北京市朝阳区民政局称接到此单投诉,具体情况正在调查中。

有家属想退费用被拒因 " 子女可以继续住 "

△健生养老院 图 | 武汉晨报记者温艳丽

5 月 8 日上午,武汉晨报记者走访健生养老院。该养老院位于北京五环外,该养老院一面与某烹饪学校相连,另外三面挨着绿地,此时绿地上开满黄色小花。

从养老院大门看进去是一处空旷的院子,院子左边挨着烹饪学院的建筑,院子右边是两栋相连的建筑,前面三层后面四层,老人们居住在此,规模不算大。从门外看没有看到和医院等相关的建筑或设备。

△从大门看见去,左边建筑是某烹饪学校,右边是养老院的楼 图 | 武汉晨报记者温艳丽

门卫介绍,因为疫情期间,现在不允许随意出入。门口的一张探视程序上写明,现在实行预约探视,一次不超过 2 人,一个月不超过 2 次。

住在里头的杨玲花(化名)称,她今年 82 岁,已在这里住将近两年。她和老伴一起住一个两人间,里面有两张床。这里提供一日三餐,早上有牛奶鸡蛋,午餐晚餐大都是两荤两素,平时会有工人来打扫卫生,更换被套等。

其介绍养老院里面有护士,可以看些小病,大病的话有合作的医院,会去那边看病,那边的医院能刷医保。

杨玲花称自己和老伴身体素质都还可以,当初健生养老院的人到小区宣传,他们看中这里风景好便来了。两个人一开始交了 12 万多的费用,现在每个月扣一部分抵扣养老金,他们的养老金是每人每个月六千多。

杨玲花的老伴称自己住进来之后长胖了一些,足以见这里的环境和饮食还不错。但他也说,感觉养老院没有以前好了,拿饮食来说,以前的鸡蛋大一些,现在不行了。另外在细节上因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需求,养老院也没办法考虑得很细致。他表示理解,但也希望能改进。

△老人们出来散散步,有些行动不便的老人雇了护工陪着。 图 | 武汉晨报记者温艳丽

来看望母亲的何先生说,当初健生养老院的人到小区里宣传,他经过对比之后选择了这里。" 国营的当然更好,条件好价钱也低,但是很难排,我选这里是因为近,可以常来看我母亲。"

何先生的母亲住在这里两年多,刚开始办理入住的时候是和他父亲一起的,两个人交了 12 万多的 " 床位费 ",也是每个月扣一点抵扣养老金,至于不住了之后剩余的 " 床位费 " 会不会退,何先生表示不清楚。

" 我母亲住的是单人间,一个月一万多,她自己的退休金六千多,我觉得还是挺贵的。" 何先生觉得,入住的时候收取少则几万多则十几万的费用是不合理的," 感觉像是收了一笔流动资金,就像是找我们贷款一样,但这个风险还得我们承担。"

问及为什么会这么想,何先生说,今天他听另一个家属找养老院退剩余的 " 床位费 ",得到的答复是不退,理由是 " 你们的子女也可以继续住。" 对此何先生表示非常无奈,但是当初要是不交这笔钱就不能入住,为此只得接受。

" 我感觉养老院现在没以前好了,两年前住的人是满的,现在人越来越少。我母亲开始一点点把东西往家里搬,说这里要是做不下去了,就回家住。"

门卫亦称,健生养老院住满的话能住 400 多人,现在没有住满。

何先生觉得健生养老院还有一个地方让他不满,那就是这里的合同一年一签,其认为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方便养老院调控价格,降低自身风险," 两年来涨了有百分之二十。"

来此探望母亲的赵琳(化名)也认为健生养老院的费用越来越高," 我母亲包了一个双人间,一个月九千多。" 其称,当初为母亲办理入住的时候,也交了五六万的费用," 没办法,这里离家近,价钱和服务是挂钩的。"

双方已经协商出满意结果

5 月 8 日中午,周先生发布一条微博,称他们老两口养老维权一事已有最新结果。

△周先生微博截图。

其在微博中说,昨天上午,他们夫妻和委托代理人与北京健生养老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和北京市朝阳区健生养老院,三方见了面,他们对与投资公司的合同纠纷问题达成和解,也消除了健生养老院之间的误会。

其称,今天上午他们协商解决了具体问题,对结果表示满意。但是没有说具体解决方案。

中午,记者多次尝试联系周先生夫妻无果。

武汉晨报记者又联系北京健生养老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一名负责人称,他们今天刚解决周先生的事情,具体的解决方案不方便透露。

记者又询问健生养老院是否有医保资质,该负责人称有没有医保资质与本次事件无关,拒绝正面回答该问题。记者又询问健生养老院此前是否涉嫌虚假宣传,该负责人拒绝回答。

虽然周先生的问题得到了解决,但是其暴露出来的问题依然值得重视。武汉晨报记者注意到,除了与周先生的纠纷之外,北京市健生养老院还深陷多起官司纠纷。

健生养老院深陷多起官司

2019 年的一份判决书显示,张先生起诉北京市健生养老投资有限公司称,2018 年 9 月 20 日,双方签订《健生养老卡》合同,合同签订后张先生从未实际入住养老院。

张先生称他已 80 岁高龄,合同签订时健生养老公司未向其释明 122500 元购买的健生养老卡仅含养老院的入住权,他每次入住仍需支付一定床位费、生活费、水电费、取暖费等生活开支。该约定与健生养老公司向张先生推销养老项目时所承诺内容不符,亦不符合一般有独立判断能力的成年人对养老服务的普遍理解,认为该合同是张先生对合同内容产生重大误解的情况下订立的。请求撤销合同。

对此健生养老公司辩称,合同第四条已明确表明张先生支付的健生养老卡仅含入住权,不包含正式入住时需要支付的其他款项,包括床位费、伙食费、服务费、护理费等。且张先生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签订合同时与其女婿一同前来,合同具有法律效力。无论解除合同还是撤销合同,健生养老公司只同意退还张先生交纳费用的 65%。

最终法院判北京健生养老产业投资有限公司退还原告张先生九万八千元。

另一起北京健生养老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和某餐饮公司的纠纷则载明,2015 年 5 月 28 日,该餐饮公司与健生养老公司签订了《餐饮服务协议》,约定该餐饮公司为健生养老公司提供餐饮服务,承包健生养老公司食堂。

餐饮公司称,后因健生养老公司四五个月未招收到客户,双方于 2015 年 10 月协商,决定终止合同,其要求健生养老公司退还保证金、杂费、厨师工资。

后经法院审理查明,判健生养老公司向该餐饮公司支付 366656 元。

还有一起民事纠纷载明,北京某投资公司起诉健生养老公司称,2016 年 4 月 16 日,其向健生养老公司提供 500 万元借款,年化利率 10%,借款期限一年。借款期限届满后,健生养老公司逾期未偿还借款本金。要求健生养老公司偿还借款本金 500 万元及利息。

对此健生养老公司辩称,因为当时健生养老公司筹备成立一家养老机构,存在资金困难,从该投资公司借款 500 万元,双方在借款的基础上,签订了《委托经营管理合同》。其同意偿还借款本金 500 万元,不同意支付逾期利息。

后法院判决健生养老公司偿还该投资公司借款本金 500 万元及利息。

张玉建议,老年人及其家人在选择养老院时,要尽量选择连锁企业、知名品牌或星级较高的机构。而上海申宜禾律师事务所律师王龙国还提出,为避免再出现上述情况,建议老年人进行涉及金钱的操作时,要留下书面记录,或是要求对方将宣传的信息纳入合同内。一旦未来发生纠纷,这些纸质文件就可以成为维权的证据。

武汉晨报记者 温艳丽 北京报道

以上内容由"九派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立即体验
国内新闻

国内新闻

把握真实,传递热点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