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文汇 05-10

开幕日渐近,东京奥运面临多重压力

自新一波新冠疫情在日本暴发以来,呼吁中止举办东京奥运会的声音从未平息过,但言辞如《华盛顿邮报》般激烈者却前所未有。上周,这家美国媒体发表了极具争议性的长篇评论,核心思想并不新鲜,无外乎规劝日本政府停办奥运以及时止损,但措辞却堪称凶狠。

撰写该文的评论员詹金斯认为,国际奥委会不过将日本政府当作自己谋求利益过程的垫脚石,一直在以近乎威胁的方式劝诱后者继续办赛。最值得玩味的是日本媒体对此文的态度,包括共同社在内的多家日本主流媒体并未撰文反驳,只是在社交平台上转发该文,配文言简意赅—— " 美国媒体建议日本终止东京奥运会 "。

而本国民众掀起一波波的 " 反奥运 " 舆论声浪,也令日本政府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自 5 月 5 日起,日本律师协会前会长宇都宫健儿发起 " 为守护人们的生命与生活,终止召开东京奥运会 " 的请愿,截至发稿时,已征集到 30 万民众签名声援。《读卖新闻》5 月 9 日发布的日本全国民调显示,59% 的民众支持 " 中止举办奥运会 "。内外交困之下,无论日本政府、东京都政府或是东京奥组委均未给予正面回应,国际奥委会方面目前也仅有东京奥运会协调委员会主席科茨坚定地表示," 东京奥运会一定会如期举行 "。

日本防疫形势严峻

距离奥运揭幕仅有八十余日,但一切似乎都与日本政府所盼望的背道而驰。5 月 11 日原本是东京、京都、大阪、兵库这四地解除 " 紧急事态 " 的日子,然而过去这段时间里,日本政府实施的一系列强制性防疫措施却因落实不到位等诸多原因而形同虚设,导致疫情形势愈发严峻。

5 月 7 日,日本首相菅义伟宣布,东京、京都、大阪、兵库四地的 " 紧急事态 " 将延长至 5 月 31 日,并将爱知、福冈两县纳入 " 紧急事态 " 管控范畴。5 月 8 日,日本本土单日新增病例达到 7246 例,自 1 月 16 日以来首度突破 7000 例;已有 17 个都道府县每 10 万人口居家疗养的新冠患者数超过 30 人,突破了日本防疫警戒级别最高级标准;在大阪等多地,医院床位出现较为严重的短缺现象,全日本医疗系统所承受的压力可见一斑。关于日本疫情的严重性,另一颇具说服力的佐证则是,按计划本该于近期内访日视察奥运筹备计划的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至今未公布具体行程。而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委婉地表示,巴赫在 " 紧急事态 " 期间访日的难度较大。

谁也无法保证,奥运会期间,当逾万名运动员、教练、官员及工作人员从世界各地赶来,同样的情形不会重演。对日本民众而言,更难以接受的是,到了那时不少医疗资源还需向这些外来客倾斜。按照《华盛顿邮报》的说法,届时东京都的医疗系统将为所有奥运参与者预留大量床位,日本政府预计还将从全国各地征调约万名医疗工作者,才能达到国际奥委会的要求,而这些医疗服务均为免费提供。

在日本国内,疫苗接种率同样惨淡。据首相官邸给出的数据,截至 5 月 6 日,日本全国累计接种新冠疫苗 420 万剂。而据韩国《世界日报》报道称,日本每百人接种率仅为 3.32 人,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会员国中排名垫底,与津巴布韦的接种率大体相当。直至 5 月 8 日,日本政府终于宣布,未来将实现每日接种 100 万人次的目标。且不论这一目标的难度,即便如愿完成,理论上日本也要在七个月后才能让多数民众实现二次接种,而那时奥运会早已落幕多时。

更何况,奥运会能举办与否,不仅仅取决于日本本土疫情的发展。目前,南亚疫情形势极为严峻,尤其印度。仅仅 5 月 8 日,该国新增病例就已突破 40 万,单日死亡人数更是首度突破 4000 人。即便如此,印度也并未如朝鲜那样宣布退出东京奥运会,反而主动表态其运动员 " 已作好准备,只待东京奥运会开幕 ",成了一片质疑声中少数公开支持东京奥运会如期举办的国家。只是,印度方面的声援对日本政府大概也算不上是什么慰藉。

已有网民将怒火发泄到运动员身上

考虑到世界多地出现病毒变异的情况,人类在未来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彻底战胜新冠病毒的可能性极小。冒着病毒进一步扩散的危险举办奥运,或是忍痛取消这场举世瞩目的体坛盛会,是日本政府仅有的两个选项。

坚定呼吁应当取消东京奥运会的《华盛顿邮报》已为日本政府想好了退路。" 如果日本政府单方面毁约,拒绝举办奥运会。国际奥委会能怎么办,起诉?强迫某个国家在疫情期间顶着全世界的压力举办奥运,试想一下,如果国际奥委会以这种方式起诉,会对其声望造成多大的影响。" 一言以蔽之,在该媒体看来,日本政府大可不必顾及国际奥委会的利益或想法。

但对于日本政府而言,即便在作最终决定时能抛开这位盟友的利益而不顾,也不可能对目前已投入的大量财力、人力视若无睹,权衡的过程绝无可能如媒体口中那样的不费周折。

在这场风波中,利益受损的不仅仅是手握奥运举办权的日本政府和已投入重金的各大赞助品牌,还有为奥运会苦苦奋斗多年的运动员们。选手们的运动生涯本就短暂,有人本已年近 " 暮年 ",有人正值竞技巅峰,一旦错过一届奥运会,很可能会写下一生无法弥补的遗憾。更现实一点来说,多数竞技项目的商业化程度并不高,奥运会是该项目选手通过取得佳绩、增加曝光度从而赢得商业赞助的仅有渠道。无论从精神还是物质上,运动员们所面临的损失都无法估量,也难以弥补。这也是科茨坚定地认为东京奥运会一定要举办的重要原因," 我不希望这些孩子们错过他们一生中仅有的机会,我们正在帮他们实现自己的梦想。"

与此同时,部分反对派民众已将对奥运会的愤怒发泄到了运动员身上。从白血病中康复并获得奥运参赛资格的日本游泳选手池江璃花子,日前就遭遇了一些日本网络暴民的攻击,许多人在其社交媒体账号上发布要其退出奥运会的信息。池江不得不在 5 月 7 日专程作出回应,她表示:" 我相信我和其他运动员都会接受已经决定的事情,无论奥运会是否举行。如果举行,我们当然会尽力而为;如果不举行,我们只会在下一次尽力而为。"

作者:谢笑添

编辑:谷苗

责任编辑:沈雷

来源:摄影 / 视觉中国

以上内容由"文汇"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立即体验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