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观察者网 05-09

一周外军评论:针对中国,美海军也许要“认真”起来了

【文 /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施洋】

本周,围绕美国海上力量在未来的发展重心和方向,美国军界、政界、军工行业都传出了不少声音。尽管全球性的新冠病毒疫情丝毫没有显著缓解的趋势,经济形势也没有明显复苏,但大国对抗的整体环境已经形成,美国海军为了适应这一变化,也被迫进入了必须要调整战略方针的痛苦抉择之中。

长期规划让位短期应对

5 月 4 日,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弗吉尼亚州民主党众议员伊莱恩 · 卢里亚接受了美国海军协会网站采访。针对美国海军 4 月提出的未来 30 年造舰规划和美国国防部 4 月要求海军制定 " 战斗力量 2045 计划 " 的要求,他表达了强烈反对,同时提出相对于 2045 年的未来建军目标,美国海军更需要关注 2025 年对手造成的短期威胁。

与拜登这样当了几十年参议员或者布林肯这样长期从事外交部门工作的文职官员相比,卢里亚曾经在美国海军服役了 20 年,指挥过战舰和舰艇编队,对美军的实际情况和运作水平认识理解更深,她的意见和态度也因此更有具体性和专业性。

按照卢里亚的观点,"2045 海军计划 " 需要退役美国海军现役的不少水面舰艇,甚至可能减少美军航母的数量,以便集中精力和资源,在有限更新新型驱护舰和大型导弹驱逐舰的同时,建造大量无人水面舰艇等高技术新装备。

以 2045 年的时间节点和 355 舰海军的规划目标看,这一思路确有合理之处,但这一切都会导致美国海军现有作战力量在近期的作战力量出现规模不小的萎缩。比如按照美国海军目前的规划,美军要在 2021 财年退役 4 艘濒海战斗舰、4 艘 " 提康德罗加级 " 巡洋舰和 3 艘 " 惠德贝岛 " 级船坞登陆舰,加上因为事故被迫退役的 " 好人理查德 " 号两栖攻击舰,美国海军将一下子减少排水量 15 万吨的舰船。如果考虑到美军打算在 2025 年前退役总共 10 艘 " 提康德罗加级 " 巡洋舰,这一缺口还将进一步扩大。

" 好人理查德 " 号火灾,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正所谓 "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对于美国和美国海军而言,2045 这种下两代人时候的海军规划,就算有威胁也实在太过遥远,反而是 2025 年,即下一届美国总统任期的开局之年要面临的威胁更为迫切实际。

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全世界的媒体都目睹了新兴的海军大国以冷战后未见的高速度发展壮大,尽管与美国海军的规模还相去甚远,却扎扎实实地具备了很强的地区拒止能力,也符合传统 " 存在舰队 " 理论里让对手因为担忧遭受重创而患得患失的情况。考虑到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利益巨大,而两国海军力量之间的差距还在进一步快速缩小,特别是台湾问题在未来几年的不确定性,以及这一地区美军力量投送高度依赖海军的客观实际,让以 2025 年这个节点来考虑美国海军的作战能力不仅很有说服力,而且还很急迫。

与此同时,美国工业体系和过去几年的预算投入却无法保证美国海军能够迅速恢复元气。就以上文提到的几类舰船的更新为例:濒海战斗舰的后继者 " 星座 " 级导弹护卫舰首舰最快也要今年夏天才开工,2025 年前就算竣工服役,完全形成战斗力也几乎不可能,后续量产更是不现实;下一代的 DDG-X 驱逐舰 2025 年前不可能开工," 阿利 · 伯克 "Flight III 型导弹驱逐舰在 2025 年前最多只有 1-2 艘能够进入现役,也不大可能完全形成战斗力;" 圣安东尼奥 " 船坞登陆舰倒是有望能完成 2 艘,不过也仅限于此;" 美国 " 级两栖攻击舰的第三艘 " 布干维尔 " 号有希望能在 2025 年服役,但如果此时舰龄 36 年的 " 黄蜂 " 号已经退役,美国海军的两栖攻击舰总量也不会增长。

星座号,图片来源:芬坎蒂尼船厂

光要加钱不够,还要续命

面对如此的情形,卢里亚作为一名众议员倒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按照她自己的总结,一来是申请更多的预算,不仅在总量上要增加 3%-5%,还要通过削减陆军预算来给空海军 " 开小灶 ";二来是大胆为美国海军现有的存量装备进行 " 续命 "。按照她的说法,美军应该利用好现在的部队,而不是尚不存在的部队,将 " 提康德罗加 " 级巡洋舰的使用寿命延长 10 年左右的现代化和升级的成本明显低于建造一艘新船;第三则是对美国海军海外部署状态进行调整,别的不说,眼下美国海军在中东长期派遣一艘航母维持部署状态这个事情,卢里亚就坚决反对。

卢里亚的观点,在很多美国国会议员中有着不小的市场。美国国会对数量的高度关注、对现有舰艇资产的高度保护早已成为常见的规定动作。

早在 2009 年,美国海军 " 皇家港 " 号导弹巡洋舰在夏威夷檀香山机场附近触礁搁浅,造成全舰严重损坏,美国海军原本打算将该舰直接退役,但遭到了国会的拒绝,不得已只能耗巨资进行修复。由于这次事故造成的损伤巨大,该舰修复后也没有完全恢复,只能长期部署在珍珠港执行一些辅助任务。

皇家港 Port Royal 搁浅,图片来源:美国海军

2014 年,美国海军也曾经计划执行现有的退役 11 艘导弹巡洋舰的计划,但当时这一提案就遭遇了与今天别无二致的反对和国会的拒绝而告吹。美国众议员科琳 · 哈纳布萨当时就表示,这将会损害美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利益。

有关美国航母的数量问题则因为美国国内法律的规定,成了军方和国会都不愿真正触碰的政治红线,当 " 福特 " 号航母建造进度推迟,而 " 企业 " 号航母又要退役,美国航母数量即将 " 非法 " 时,国会为海军通过了为期 33 个月的豁免案,允许美国海军在 10 艘航母的违法状态运行,美国海军则让 " 福特 " 号在建造调试工作没有完全结束的情况下及时服役,把数量不足这件事情打点得服服帖帖。

对于冷战后的美国军队,特别是 2010 年时 " 冷战红利 " 装备的都服役接近 20 年甚至更久之后,为了在新造装备数量不足的情况下保持现役部队的规模,拨款对现役装备进行延寿改造一度被认为是经济实惠的方式。但随着这些装备的服役年限增长,对他们延寿的成本越来越高,而所能延长的使用年限则越来越短。

加上对手武器技术水平全面迈向新一代,老装备升级的性能天花板和性价比也越来越不划算。如果说 2011 年前后美国海军升级冷战装备还能让他们拉开与当时对手国家的技术差距的话,2021 年再来搞这一套,那就只能是努力当好大国竞争的陪练了……不得不承认,由于美国对其竞争对手近年来的发展水平认知和判断普遍都存在着一些问题,在面对新的形势时,即使是卢里亚这样有军人专业背景的人也难免刻舟求剑。

不过除了 "2045 海军计划 ",卢里亚另一件反对的事情倒确实值得注意,那就是美国海军在过去几年里持续在中东水域部署航空母舰的行动。

集中航母,针对西太

随着拜登政府正式下令美军以快于预期的速度从阿富汗全面撤军,在阿富汗战争中一直扮演重要场外支援任务的美国海军也开始检讨和考虑变更其航空母舰的使用策略。在美国海军本周对外承认这一讨论存在的同时,又有一艘美国核航母要离开公众视线相当一段时间了。5 月 8 日,美国 " 约翰 · 斯坦尼斯 " 号航母抵达纽波特 · 纽斯造船厂,准备开始其预期 3 年、合同金额 30 亿美元的换料大修工作。

" 斯坦尼斯 "5 月 6 日离开诺福克,前往船厂,图片来源:美国海军

除了 " 斯坦尼斯 " 号之外,同样还在进行换料大修工作(但已经进入工程后段)的还有美国航母 " 乔治 · 华盛顿 " 号,加上正在进行维护的 " 尼米兹 " 号、" 布什 " 号、" 杜鲁门 " 号,还有依然无法投入部署的 " 福特 " 号,以及基本完成背靠背部署任务,即将返回母港的 " 罗斯福 " 号,美国海军中至少有 7 艘航母在短时间内无法投入部署。

相应地,除了正在阿拉伯海部署的 " 艾森豪威尔 " 号外,美国海军在未来半年里还有可能将 " 里根 " 号、" 卡尔 · 文森 " 号以及 " 林肯 " 号投入到海上部署行动中去。相比美国航母空窗期极为严重的 2019 年和因为疫情导致美国航母部署方寸大乱的 2020 年,2021 年的上半年,美国航母的部署状况基本上中规中矩,而下半年的情况,则可以说是大为好转。

这种装备态势上的改善,如果结合美国海军对航母在中东水域活动的再思考,某种程度上看有着更多的深意。

在过去的 5 年里,美国海军有 4 年在中东水域保持了平均 200 天以上的航母部署时间,其中 2016 和 2020 年,美国航母在太平洋水域的部署总时长只比在中东水域多了不到 30 天,2019 年甚至出现了美国航母在中东水域反而比在太平洋水域部署时间还多出两个半月的情况。考虑到美国海军在日本常驻有一艘核动力航母 " 里根 " 号,每年至少有 5-6 个月的时间出海部署,而且活动区域仅限西太平洋水域,有这样的打底还能出现上述情况,足见在中东水域部署航母对美军精力的巨大牵扯。

美国航母在中东的持续部署,一个显而易见的作用自然是战略上威慑波斯湾边的伊朗。由于特朗普政府撕毁伊核协定,重新制裁伊朗,炸死伊朗革命卫队高官,并且多次威胁和考虑对伊朗进行军事打击,美军为了随时能够为政府提供对伊朗进行军事打击的手段,自然要将航母编队部署在中东水域。

另一个作用,则是为美军在伊拉克甚至阿富汗的军事行动提供空中支援。相比岸上机场,航母舰载机部队的行动不易被发现,也很难被预先布置的情报人员持续跟踪,隐蔽性较好,加上公海上起降战机不像陆上机场起飞一样有层层政治顾虑,行动的自由度明显更高。

美军近几年多次派出战机空袭伊拉克的恐怖分子,就是利用了航母舰载机作为主力,而在空袭阿富汗塔利班时,不光航母,连两栖攻击舰上的 F-35B 也曾经出动过。

如今美军要从阿富汗全面撤军,虽然在撤军过程中航母依然要承担为撤退行动提供安保的重任,但一旦撤军完成,随着美军在这一地区需要使用航母的场合减少,加上拜登政府对于伊朗的态度较特朗普时期大为软化,美国航母在中东长时间存在的必要性自然也下降了。

至于闲下来的航母会去哪里,相信对军事观察家们而言也是不言而喻的。近年来美国航母在地中海和大西洋方向的活动频次已经大为降低,冷战时期美苏的对抗前线地中海如今只有美国航母往返中东时才会在途经的过程中做一些训练和联合演习,而在大西洋方向,即使俄罗斯面对北约和乌克兰日渐活跃,美国航母一年到头也没花几天在那里活动,加上非洲水域美国航母也极少造访,接下来美国航母的主要活动场地,就只可能是以西太平洋一二岛链之间的水域为主了。

如果这一切变化最终顺利发生,美国航母几乎所有的主要部署行动都将围绕西太平洋水域展开,对全世界范围来说,这自然算是美国航母的 " 战略收缩 ",但从历史上看,正如 20 世纪初期英国皇家海军将其纷繁复杂的全球海军力量集结到大西洋上,经过几次整编最终组成大舰队一样,这种所谓的收缩不仅可能意味着海军装备的新一轮改善和作战能力的提高,也意味着一个利益遍及全球的国家终于有了明确的海上对手。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 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以上内容由"观察者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立即体验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