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新京报 05-08

差点演恶霸的“县长”:反派不能把正邪写在脸上

" 在每次表演前都会告诉对手演员,如果接不住你的戏,我就不做演员了。"

文 3330 字,阅读约需 6 分钟

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编辑 黄嘉龄 校对 李立军

▲张颂文饰演很有城府的曹县长。

作为首部展现全国扫黑办督办案件影视化作品,《扫黑 · 决战》凭借口碑逆袭在五一档中票房连续上涨,至截稿前票房 突破 1.3 亿元,而饰演县长曹志远的张颂文也凭借精准而又精彩的演技获得很多观众的认可。张颂文太爱表演,也太了解表演。当采访时,每当聊戏,他会即兴把印象深刻的情节再演一遍,再加上解释表演时的故事背景。他几乎可以把每句台词再现,生动精准复刻片中角色的每个神情。

我们和张颂文聊的过程中,逐渐了解到他为什么能在每个合作者面前撂下狠话 " 接不起你的戏,我就不做演员了 "。

━━━━━

开始想演恶霸:反派不能把正邪写在脸上

《扫黑 · 决战》吸引张颂文加盟的原因有两个,一是题材与剧本实属内地电影市场少见的,与众不同的剧本天生就让演员觉得兴奋;二是投资方一直很渴望他的加盟能丰富这个角色,并且许诺会给他非常大的表演空间,张颂文因此认定这个角色将会塑造得很好,而这个故事一定很好看。" 以往,我很担心有一类导演,就是要怎么演你必须严格按照剧本来,我看到《扫黑》的剧本,认为它有很多值得挖掘的地方,再加上吕聿来导演非常尊重并理解演员,能够给你发挥的空间,这多好啊!于是我答应了出演,这样的创作环境我认为是可以的。" 有趣的是,张颂文开始最想演的角色是金世佳饰演的 " 恶霸 " 孙志彪,他说自己几乎还没有看到过坏得这么彻底的角色,从头到尾处于癫狂的状态。但最终他还是出演了性格更加复杂的魏河县县长曹志远,一度以好县长、父母官的形象出现,他不赌不嫖、很少外出应酬,经常加班到深夜,缩在办公室吃盒饭,积极张罗开发区项目,口口声声要带领百姓脱贫致富,直到接近尾声才露出真面目,他是孙志彪同父异母的兄弟,也是全县最贪的一个蛀虫。

▲曹县长在车内威胁同谋情妇。

张颂文记得,创作曹志远这个角色的时候很有意思。大概演到一半的时候,导演、监制以及剧组同事都纷纷跑过来叫停,他们说," 张老师,这个表演可能有点问题,你现在演的是一个好人呀,但这个角色又是一个反派。" 张颂文则认为:" 反派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反派,我也从来没见到身边一个特别坏的男生或女生,当我认为他们是坏的,当你问他为什么(会这样坏),他可能会有 100 种理由来告诉你为什么这样,如果从一开始他就把正邪写在脸上,那还有什么悬念,有什么能和观众有共情呢?" 事实证明,张颂文的坚持给曹志远这个角色带来了极强的生命力与立体感,他深入于角色的内心,挖空心思去接近角色的背景与处世动机,在开拍前的一个月,他和吕聿来磨了整整一个多月的剧本,提了十几处建议,一起丰富角色:" 其实我很感谢导演,也很佩服他们,在他已有的剧本之上愿意去接受一个演员的建议,这是不得了的。曹志远的背景很复杂,父亲是老县长、家里不愁吃穿,仕途顺遂,但他为什么会走向当保护伞、贪污腐败的这个地步,背后的动机一定要体现清楚。"

逼同事跳楼一场戏是即兴发挥

对角色的塑造是一方面,张颂文也从不会打没准备的仗,接到《扫黑 · 决战》剧本后,他开始搜集资料,在网上看了大量关于扫黑除恶的纪录片,每个片子让他印象最深刻的环节,莫过于犯罪官员在法庭宣判前在看守所进行的忏悔," 在这个时刻,他们是最真诚的,因为做的错事要定性了,他只有坦白为什么当时要这么做,他会后悔,述说这些理由的真实性是高于表演的,因为可以帮助你去找到这些罪犯的动机。" 张颂文说,开拍之前很多国家政法委的同事也会与他们进行交流,就像大家觉得孙志彪、曹志远都太坏了,太嚣张了,但现实中有的罪犯甚至比他们还要坏,很多扫黑除恶的事情是真实存在的,电影也只是展现了几个事例。曹志远一角没有确切的原型,但又是很多个贪官的综合体,他不会把贪字写在脸上,把自己包装得很好,让老百姓和同事一度都以为他是一个好县长,就像他半劝半威胁同事齐飞宇把贪污案扛了跳楼自尽的那场戏,也全是来自于即兴发挥,把每场戏的人物动机都合理化。

▲张颂文饰演的曹县长性格复杂立体。

" 那场戏的剧本是我要逼死齐飞宇,我会去想他为什么要去死,他完全可以直接承认贪污判刑就是了,为什么要这么做是因为只有出了事才能让调查组的人离开。我当时跟导演说,你让饰演齐飞宇的演员来我办公室吃宵夜,我们来一场即兴的戏,边吃我就能边说服让他去死了。" 吕聿来当时有些担心,他问张颂文,万一对方接不住你的戏怎么办,张颂文拍拍他的肩膀说 " 不会接不住的 ",接着他告诉齐飞宇的扮演者 " 待会不管我说什么,你只要认真听我聊天就行了,聊到你觉得自己害怕的时候,你就知道这场戏该怎么演了。" 于是,他们即兴奉献了一场表演,曹志远与齐飞宇怀念起刚分到单位时的情谊,在将儿子在美国拜金加上赌博欠巨资的事情和盘托出,最终告诉他只要齐飞宇能把事情扛下来就确保他儿子没事," 那场表演我印象很深刻 ",张颂文说:" 你逼死一个人,还得让这个人对你心存感激,这个人确实是坏到骨子里去了,但他却有很深刻的动机,这样不违背一个人物的个性。我认为表演应该是自由的,即兴的真实感非常可贵,我和对手演戏的时候他都可以撒开来演,希望他们没有压力,你想怎么演都行。"

接不住对方的戏就不做演员了

" 想怎么演都行 " 这一点,在张颂文的表演法则里极其重要,多数表演里有一个行规,要怎么演大家需要提前商量一下,如果是一个演员突然换种演戏方式,对方该做什么反应,该如何接,都会给对方造成不少压力,于是有不少演员也不敢轻易地即兴发挥,但张颂文认为,不刻意的表演才是最有魅力的。" 最宝贵的表演是什么?不是我拿着一杯开水没被烫着的中规中矩,而是你一不留神被烫着的瞬间,如果你去刻意演别烫着了那不宝贵,因为观众看不到最真实、最自然的表演反应。" 他记得自己做新人的时候,也遇上过类似 " 不自由 " 的情况,刚出来演戏时,有些老演员会跟他划清楚表演的步骤:" 小伙子,你一会进来的时候听到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才推开门,紧接着你走三步,只能走三步,三步走完以后才拿水泼我,但不要泼我脸上,泼身上,再讲你的台词……我当时非常紧张,感觉每一步都不可以有疏漏,如果演戏变成这样条条框框的公式,你不就疯了?表演这件事应该是愉快的,自由的,所以我在每次表演前都会告诉对手演员,如果接不住你的戏,我就不做演员了。" 就这样,张颂文习惯与每个合作的演员撂下这句狠话。

▲道貌岸然的曹县长自导自演了一场突发冲突。

《扫黑 · 决战》的拍摄时在 8 月的广东惠州,当时正逢酷暑,高温天气与题材的紧迫感与严肃性让整个剧组的人都充满斗志,导演吕聿来告诉新京报记者,那个时候整个人的状态有些累,因为每天都会面临不同的问题,每天拍完就会回去重新修改整理剧本,好在有这些特别优秀的演员帮他一起解决,大家在表演前都会一起商量关于这场戏更好的呈现方法,深刻的互动过程中发现了太多原有剧本没有的惊喜。张颂文调侃说吕聿来应该是最懂演员的导演,他不一味强调注重导演的权威感,而是尊重演员的想法。" 他和剧集《隐秘的角落》的辛爽导演很相似,他们不会要求跟你说我教你该怎么演,而是每次都会来问‘你想怎么演’,如果他很在意导演的权威感的话大概以后都不想找我合作了(大笑),但他们很清楚我们的一些想法是为戏好的。"

【专访】

现场演得好不好,你自己还不知道吗

▲供图 张颂文

新京报:这是你和姜武的第一次合作吗?感觉你俩似乎很有默契。

张颂文:那是 2002 年,我人生中(出演)的第一部戏,初出茅庐那会儿没人找我当演员(笑),就当副导演去了。那部戏(确实记不得是哪一部了)的男一号就是姜武,当时有个角色是反派没人演,就想着我是学表演的让我演了反派,时隔近 20 年了,这次又是武哥演正派,我演反派,这事让我俩都很感慨。武哥经常跟我说," 文儿啊,那会咱们才 30 出头,现在我都 50 了,你 40 多了,你都这么大了 ",我就爱摸着他的肚子说真的非常感谢他,因为那时我刚出道什么都不懂,他一直在帮我、教我,是我最好的大师哥。

▲曹县长在逼死齐飞宇后独自沉思。

新京报:在作品上映后,你会看观众的反馈吗?会在意评论吗?

张颂文:一个演员其实应该有自我认知,你演戏好不好?其实都不用看剪辑出来的(样片),现场演得好不好,你自己还不知道吗?就像你去问弹钢琴的弹得好不好,他还不知道吗?表演的人是同样的,我一定知道我演得好不好。对戏的衡量标准就是你演的时候走心与否,不要在乎你演的帅不帅、酷不酷,你真的有没有走心,这是每个演员自己知道的,不用太去借鉴观众的反馈,自己应该清楚有没有真的为角色努力。

以上内容由"新京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立即体验
相关标签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