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独家对话被拘特斯拉车主丈夫:不敢妥协,怕污名后难做人

作者 | 陈弗也 编辑 | 李超仁

出品 | 棱镜 · 腾讯新闻小满工作室

欢迎下载腾讯新闻 APP,阅读更多优质资讯

4 月 19 日,河南安阳车主张女士身穿 " 刹车失灵 " 字样的 T 恤站在了特斯拉展台的一辆红色 Model3 车顶上,同时高呼 " 刹车失灵 ",随后该车主与另外一位维权人士被安保人员和警方带走,此事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

事发后第二天,上海市公安局青浦分局发布警情通报,张女士因扰乱公共秩序被行政拘留 5 日,另外一名维权者则被行政警告。

4 月 21 日下午,作者独家对话了张女士的丈夫李先生,他告诉作者,在得知妻子被警方带走后,自己连夜从安阳出发,并于第二天上午到达上海。目前,他已经收到了警方向他出具的行政拘留通知书。

4 月 20 日晚上,特斯拉在其官方微博发布声明,就未能及时解决车主问题深表歉意,并称:为了最大程度弥补车主的不适,以及对其用车体验及生活等诸多方面的不利影响,特斯拉始终愿意尽最大努力与车主主动沟通,用最诚恳的态度寻求解决办法,坚定履行负责到底的承诺。

不过,李先生向作者表示,他觉得这个致歉不诚恳,也不是在向他们道歉,因为,事件发生后,并没有特斯拉工作人员与他们联系过,更没有任何人跟他们道歉。

以下为《棱镜》与李先生对话实录:

" 本想文明向陶琳反应情况 "

《棱镜》:特斯拉副总裁陶琳女士说,张女士的维权很专业,疑似背后有人支持?

李先生:如果说背后有人支持,那我算不算背后支持她的人?我的亲戚、朋友算不算是支持她的小团队?根本就没有什么专业团队在支持我们,她是在污蔑我们。

《棱镜》:特斯拉说,张女士是通过非常规手段进入到车展的,当天是媒体日,按理说,张女士进不去的,那她是怎么进去的呢?

李先生:这个我也不知道了,当时,我没有跟着她来。

《棱镜》:张女士为何要来上海车展维权?

李先生:维权实在太难了。我们当时在河南车展维权时,没有引起关注。后来听说,陶琳女士会去上海车展的会场,我爱人就想过去找她,把情况反映一下。

《棱镜》:那她为什么要站在车顶?当时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李先生:当时我不在场,也只是听说。我爱人到的时候,陶琳女士还没有过来,我爱人就拿着手机拍一点视频,结果就被特斯拉的人发现了,他们就拿着雨伞遮住我爱人不让拍。我爱人就有点激动了,在人群中,别人也看不到她,她就自己站在了车顶上。

《棱镜》:你爱人拍视频的时候,有没有将写有 " 刹车失灵 " 的衣服露出来?

李先生:这个没有。我们都觉得陶琳女士是一位高端人士,想文明地和她交流,但是遇到了粗暴的驱赶,就出现了这样不该出现的事情。

《棱镜》:你是什么时候到上海的?有带家里人吗?

李先生:第二天早上到的,一早就去了派出所。就一个人,我现在在上海的宾馆里。

《棱镜》:张女士来之前,有跟你说过这个事情吗?

李先生:她说过,但也是说,想文明合法地去维权,去跟陶琳女士反映情况,也没有想着会有这么一出。要是知道会这样,我就跟着来了,或者家里来几个人。

《棱镜》:现场有几个和她一起维权的人?

李先生:这个我不知道。

" 不认可是超速导致碰撞 "

《棱镜》:事故发生的过程是怎么样的?

李先生:当时我不在场,我也是听家人说的。2 月 21 日,我的岳父驾驶他买的 Model3 带着家人去距离安阳市 20 多公里外的水库景区玩。下午 6 点多回来时,行驶到安阳 341 国道南段车段,这条路的最高限速是 80km/h,路上也有很多监控。当时正是上下班高峰期,路上汽车、自行车、电动车都很多。

那个路口有两个红绿灯,相距 400 米左右,过了第一个红绿灯之后,前面停着十几辆车在等红绿灯。在距离前车 200 米左右时,我岳父开始减速,右脚离开电板,点刹车,但是没有反应,也没有减速,就深踩了一下,依然没有反应,后来就连撞了两辆车,最后撞在马路中间的隔离带停了下来。

《棱镜》:当时你们使用了自动驾驶功能吗?

李先生:没有,是自己在开。

《棱镜》:特斯来是如何给你们沟通这场事故的原因的?

李先生:特斯拉的售后给我们说,当时的车速达到了 118km/h,他也说我们刹了两次车,但是由于速度太快,刹不住车了,导致发生了碰撞。

《棱镜》:你们是如何认定这场事故的?

李先生:我后来用了同一款车,去那里试了二三十趟,根本就不可能开到 118km/h,除非路上一辆车也没有。即便是我们开到了 118 km/h,200 米的距离也足够刹车了,高速不都开到 120 km/h 吗?安全距离还只是 100 米。特斯拉的刹车就那么差吗?两百米还刹不住?

《棱镜》:事情发生之后,你们是如何与特斯拉沟通的?

李先生:特斯拉一上来就甩锅,说我们的车没有问题,后台数据显示你们开得太快了。然后,我们就去郑州市郑东区市场监管局协调,当时的协调员拿了一本厚厚的车辆鉴定大全,翻到一页说,全国只有这一家鉴定机构可以鉴定。我们看到,这个鉴定机构是中国质量认证中心,从名字上看,不是做鉴定的,就觉得不靠谱,有了疑虑。后来,特斯拉就说我们拒绝第三方鉴定,我们其实不是拒绝,而是希望找一个我们和特斯拉都认可的鉴定机构。

《棱镜》:你们的诉求是什么?

李先生:因为这个车子存在刹车失灵的问题,我们不敢再开了,也不敢再开特斯拉的车,我们的诉求就是全款退钱。另外,当时我的父母在车祸中受到伤害、惊吓,还住了院,我们希望特斯拉能够补偿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

特斯拉说我们提出巨额补偿的要求,实际上我们没有提出过。

《棱镜》:医药费、精神损失费,你们提出的具体数额是多少?

李先生:这个没有多少钱,也不是重大的受伤,我们没有去医院拿医疗费用单,也没有提出过具体的数额。

" 解决方案是把车给卖了 "

《棱镜》:在本月初的郑州车展上,张女士曾经也维权过,当时将你们的事故车摆在了车展外面,并请了几个车模来助阵,当时为什么要做这样的维权?

李先生:我们就是想吸引更多的人关注。特斯拉在车展里面展示他们的新车,我们就要在车展外面展示我们的事故车,让大家更清楚地认识特斯拉的车。

《棱镜》:维权的两个月来,特斯来是如何跟你们沟通的?有没有提出过解决方案?

李先生:一个月前,特斯拉成都片区的一位胡总来到安阳,跟我们沟通过,并且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让我们配合保险公司,把车子给修了,然后再找个买主,把这个车子给卖掉,并且可以卖个好价钱。

我们坚决拒绝了。第一,这不是一件正常的交通事故,不能让人家保险公司来买单;第二,这个车子存在刹车失灵的问题,是有安全隐患的,我如果卖给别人,就是在坑别人,我们不能答应。

《棱镜》:他们还提过别的解决方案吗?

李先生:没有了,只有这一个方案。我们拒绝了这个方案之后,他们也就没有再与我们做过沟通。

《棱镜》:两个月来,张女士一直在维权,对你们的家庭生活有影响吗?

李先生:这件事对她造成了极大的身心健康影响,睡觉也睡不好,有几天要吃安眠药,她的头发都白了一些。

对生活也有很大的影响。这两个月,她基本一直都在郑州,家人也不能团聚,很多正事都不能去做。

《棱镜》:你有没有劝过她不要维权?

李先生:我心里也想过,算了,不要再维权了。但是,我作为家里的男人,要有担当,有责任,要保护家人,我们的尊严不能被侮辱,我也只能给她说坚持。

《棱镜》:为什么会觉得尊严被侮辱?

李先生:如果我们认了,不维权了,那特斯拉肯定会说他们的刹车没有问题,是我们的操作有问题,那这样我们就会被网友们攻击。在今天这个网络社会,我们一家人还怎么做人?

《棱镜》:来到上海之后,你见到她了吗?

李先生:派出所不让见,我在派出所等了一天都没有见到。昨天,派出所将我爱人送到拘留所时,我看到了她,我就举起了拳头,给她做了一个手势,在心里告诉她要坚强,不要害怕。她也没有给我什么回应。

现在比较担心行政拘留的时间会不会延长,我在派出所的时候,听有人说,可能会多关几天,因为马上就要有天津车展了,如果放出来了,特斯拉会担心我爱人去天津车展继续维权。

以上内容由"ZAKER新闻 | 湖北"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