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环球网 04-22

白人父子故意行凶、主审法官公然偏袒,陈果仁案激发全美亚裔团结

【环球时报记者 崔凯 邹庆学】最近一段时间,美国社会针对亚裔群体的歧视和暴力伤害事件激增,引发美国各大城市的亚裔连续举行游行示威。英国华裔演员陈静近日宣布,将拍摄以美国华裔陈果仁被害案为背景的电影,希望通过电影呼吁抗击针对亚裔的仇恨。发生在 1982 年的陈果仁案由此再次进入大众视野。

飞来横祸:婚礼变葬礼

陈果仁案发生在美国经济衰退和美日汽车大战的背景下。20 世纪 80 年代初,正值日本汽车大举进军美国市场之际,美国 " 汽车城 " 底特律一片凋敝,失业率高涨。

陈果仁是一名从小在美国长大的华裔青年,在美国汽车供应商效能工程公司担任工业制图师。1982 年 6 月 19 日,27 岁的陈果仁约 3 名朋友到酒吧聚会,庆祝他刚刚订婚、即将于 6 月 28 日举行婚礼。谁也没有想到,他们在酒吧碰到两名白人男子——罗纳德 · 埃本斯和其继子迈克尔 · 尼兹。埃本斯是克莱斯勒汽车厂的工头,而尼兹刚刚被汽车厂解雇。

这对生活不如意的白人父子误将华裔青年陈果仁当作日本人,对其恶言侮辱,斥责 " 抢走了我们的饭碗 "。陈果仁与这对父子发生口角,最终动起拳脚。一名证人回忆,埃本斯在殴打过程中大放种族歧视言论:" 就是因为你们这些不要脸的家伙,我们才丢了工作 "。很快,斗殴双方被酒吧老板统统撵了出来。

但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离开酒吧后这对父子仍然不肯放过陈果仁。埃本斯从车里拿出棒球棍,与尼兹一起追赶陈果仁。20 分钟后,他们在一家麦当劳餐厅外抓住陈果仁,尼兹从后面按住陈果仁,埃本斯抡起球棒狠狠地反复殴打这个无辜的华裔青年。

身受重伤的陈果仁倒在地上血流不止、不省人事。在昏迷之前,他向朋友咕哝了一句:" 这不公平!" 两名下班的警察目睹了这次事件,当场抓住行凶暴徒。但陈果仁终因头部受伤过重,4 天后不治身亡。他的婚礼竟变成了葬礼。

故意伤害并导致陈果仁死亡的两名凶手埃本斯和尼兹被捕后,他们供认袭击陈果仁的原因是 " 把陈果仁当成日本人 " ——由于日本汽车当时在美国大卖,对美国本土汽车行业造成冲击,加剧了底特律汽车企业的衰落。

层层轻判:幻想破灭

陈果仁作为亚裔美国人,竟然成为美国经济状况恶化的替罪羊,被白人当街殴打致死,这令美国华人社群感到震惊。然而,更让他们吃惊的还在后面。

1982 年 10 月 5 日,陈果仁被害案的预审法官贝尔斯认为,埃本斯和尼兹所犯的是一级谋杀罪,因为他们 " 故意、存心、有预谋地杀害一个人 "。可底特律检察官却决定以非蓄意杀人罪的 " 二级谋杀罪 " 起诉埃本斯父子。不仅如此,开庭前两名被告与检察官达成认罪协议,只承认过失杀人罪。这是比二级谋杀罪还要轻一级的罪名,最高只能判 15 年徒刑。

更荒唐的是,主审法官查尔斯 · 考夫曼最终的判决是,两名被告缓刑 3 年,每人罚款 3000 美元,外加 780 元的诉讼费。这意味着凶手不用坐一天牢,只要交上罚款就可以回家。底特律华人福利理事会主席愤怒地表示,这相当于 "3000 美元的猎杀美籍华裔许可证 "。

原本幻想 " 美国法律主持正义 " 的底特律华人团体愤怒了。他们在陈果仁母亲的恳求下首先行动起来,对陈果仁案凶手被轻判发出抗议。随着抗议声浪的扩大,陈果仁案引发的抗议运动促成了全美亚裔第一次大团结。

陈果仁是被误当成日本人而遭难的,这意味着任何长着亚裔面孔的人都有可能受到攻击,所以他的死触动了所有亚裔美国人。陈果仁无辜被杀及其后的不公判决,也让亚裔群体认识到两个严峻现实:一是相同的种族背景令他们面临共同的外在威胁;二是他们在美国司法体系中依然缺乏自卫的能力。

底特律市的华裔、日裔、朝鲜裔、菲裔和越南裔人士成立 " 美国公民伸张正义联合会 "。主审法官考夫曼面对亚裔的抗议,仍然强硬地发表声明说 " 不会推翻原判 "。联合会于是请求密歇根上诉法庭下令重审,并恳求美国司法部介入。联合会同时还组织群众集会示威、安排陈果仁母亲到各地巡回演说、发动全美亚裔人士给政府官员和媒体写信等,以扩大抗议和声援运动的声势。据不完全统计,仅美国司法部就收到 1.5 万封信,创下当时该部所收案件陈情信的最高纪录。

随着抗议活动的扩大,全美各地的华人和亚裔组织也纷纷行动起来,声援底特律的 " 美国公民伸张正义联合会 "。例如,在洛杉矶,代表不同亚裔美国人社群的 50 个团体组成 " 南加州为陈果仁讨还公道委员会 "。由于亚裔民众的压力,洛杉矶市议会与其他政府团体联合向美国司法部发出陈情书,敦请其调查陈果仁被杀案。

不无遗憾:凶手逍遥法外

陈果仁遇害后,美国亚裔第一次团结起来,让全美民众和政府听到自己的呐喊。亚裔美国人向美国主流社会发出一个信号:他们不再甘于沉默地忍受攻击或充当替罪羊。

在巨大的公众舆论压力下,美国司法部命令美国联邦调查局调查此案。在证实确实存在侵犯陈果仁民权的事实后,1983 年 9 月,美国司法部召集联邦大陪审团,于 11 月以违反两项民权罪起诉埃本斯和尼兹。

1984 年 6 月,底特律的联邦地方法院重新审理此案,陪审团裁定埃本斯 " 种族仇恨杀人罪 " 成立,判处其 25 年徒刑,不过他在交付两万美元保证金后便被释放;尼兹则被宣判无罪。不仅如此,埃本斯还不服判决结果,提出上诉。到 1986 年 9 月,联邦上诉法庭又推翻陪审团对埃本斯的民权定罪。

联合会发起了新一轮的抗议运动,最终迫使美国司法部决定再度重审埃本斯。这次审判改移到辛辛那提进行,司法部认为此案在底特律已经引起公愤," 在那里不太可能作出公正的审判 "。结果,辛辛那提联邦地区法院于 1987 年 5 月竟判处两名杀人凶手 " 未侵犯陈果仁的民权 ",无罪释放。

随后,陈果仁的母亲又提起民事诉讼,最终胜诉。凶手被判按月向陈母支付总计为 150 万美元的赔偿款。但陈母根本没有拿到多少钱,因为埃本斯在判决后不久就卖掉家产,搬出底特律,凶手后来的下落从此无人知晓。不论是埃本斯还是尼兹,都没有为他们所犯的杀人罪行在监狱里待过一天。

陈果仁案是美国亚裔社群心中永久的痛,是亚裔沦为种族歧视替罪羊和司法不公受害者的象征。遗憾的是,陈果仁案过去快 40 年了,美国社会针对亚裔的种族歧视远远没有消除。直到今天,仅仅是因为长着一张 " 亚洲脸 ",美国亚裔就可能无端被辱、被打、被杀,这类恶性事件一再上演。

以上内容由"环球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