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观察者网 04-19

“一个加勒比小岛国家可以领先许多发达国家开发出有效疫苗”

位于北美洲加勒比海北部的古巴是一个拥有 1100 万人口的岛国。由于常年受到美国制裁,加之新冠疫情的重压,古巴在 2020 年经历了严重的物资短缺。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国家正同时研发 5 款新冠疫苗,甚至已有两款已于今年 3 月启动Ⅲ期临床试验,并计划在今年年内为全民免费接种,且有意向他国出售。

"一个加勒比小岛屿国家可以领先许多发达国家开发出一款有效的疫苗,这似乎令人惊讶。" 对于古巴的疫苗研发速度,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UNIDO)就曾刊文评论。

不过,文中也指出,古巴的 " 领先 " 也是因为其在生物技术和制药产业几十年的经验和投入,加之工发组织和其他国际组织在产业早期阶段的支持,使该国相关产业可以迅速高效地为紧急开发疫苗集中资源。

当地时间 2021 年 2 月 25 日,古巴哈瓦那,实验室人员在生产 Abdala 新冠疫苗的抗原。人民视觉 图

的确,尽管低迷的经济使得古巴很难拥有最新的研究仪器、充足的原材料,但在这样的环境中,国家政策的支持及古巴研究者的韧性使得一个又一个奇迹相继诞生。

古巴的生物医药产业由古巴革命领导人菲德尔 · 卡斯特罗开创,由古巴现任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劳尔 · 卡斯特罗传承,赢得了极大的国际影响力,其技术也处于世界前沿。

面对较严峻的经济发展态势,古共新高层会如何助力古巴生物医药产业发展,值得令人期待。

生物巨头的诞生

" 考虑到我们处于制裁之中,亦或是加上目前全国遭遇的状况,倘若我们没有在 35 年前就开始涉足(生物医药)产业,那现在对抗新冠疫情将会相当困难。"2021 年 3 月底,监督古巴疫苗开发的国营企业、古巴生物医药集团主席爱德华多 · 马丁内斯 · 迪亚斯(Eduardo Mart í nez D í az)在接受美国媒体 democracynow.org 采访时表示,古巴目前的医疗成果与此前的一系列政策息息相关。

当地时间 2021 年 1 月 11 日,古巴首都哈瓦那,民众佩戴口罩出行。人民视觉 图

1959 年 1 月,古巴革命胜利之初,该国有一半医生前往国外,使得古巴全国剩下的医生不足 5000 名。面对这一情况,菲德尔 · 卡斯特罗在医疗保健上砸下重金,立誓要大规模培养优秀医生,履行革命对人民的责任;要积极研发疫苗以降低流行病传播风险、减少因病死亡人数,将医学重点从治疗转向预防。

此后,面对美国的封锁,菲德尔 · 卡斯特罗试图推动古巴自给自足,以应对国外产药物的供应不足。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美国当时对古巴实施了许多经济封锁措施,令古巴无法从美国药厂购入疫苗的专有配方,卡斯特罗因此创立了芬利疫苗研究所,让古巴研究员无需美国的帮助便可自己研究疫苗。

古巴政府的一系列政策推动了古巴生物制药产业的迅速发展,古巴也在这一领域取得不断地突破。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古巴就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研制出乙型脑膜炎疫苗的国家,此后,古巴也成为首个获得世卫组织消除艾滋病毒和梅毒母婴(垂直)传播验证的国家。到了上世纪 90 年代初,尽管苏联解体使古巴经济遭受重创,但古巴分子免疫学中心还是在该国首都哈瓦那成立,使得古巴继续在生物医药领域熠熠生辉。

除此之外,古巴还发展了较为完善的医疗体系。据古巴公共卫生部统计,2019 年古巴全国在职医生超 10 万名,即平均每千人拥有 9 名医生,该比例在全球领先。而在对外医疗方面,自 1960 年以来,古巴医生也承担起 " 团结世界各国人民 " 的使命,在全球多地开展灾难援助工作,从加勒比海的飓风和地震,到西非暴发的埃博拉病毒,其中都有古巴医生的身影。

"(古巴)是一个生物巨头。"《医学评论》(Medical Review)执行编辑盖尔 · 里德(Gail Reed)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称," 在这一领域,古巴的成就是不可否认的。"

疫情中的古巴医疗

而在 2020 年,古巴医疗接受了一场 " 大考 " ——新冠疫情。尽管疫情来势汹涌,但得益于优秀的公共医疗体系和世界领先的生物技术部门,古巴得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将传染率和死亡率保持在了非常低的水平。

早在古巴出现首例新冠确诊病例的一个月前,该国政府便制定了 "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计划 ",并成立专家小组对计划进行评估和内容更新。

而去年 3 月该国出现首例确诊病例后,古巴政府便加大了防疫措施,为遏制新冠病毒的扩散开展了全方面的工作。据《人民日报》此前报道,古巴政府在当时开展了逐户排查计划,调动全国近 3 万名医学专业学生对社区进行排查,并在隔离中心对疑似病例进行为期 14 天的检测、跟踪和隔离。

果断、全面的防疫政策使古巴政府在疫情中保护了该国国民。据古巴政府的统计数据,2020 年,古巴共确诊 12225 例新冠感染病例,累计报告 146 例死亡病例,是西半球发病率最低的国家之一。尽管在 2020 年 11 月机场的重新开放导致了古巴疫情的反弹,但英国格拉斯哥大学的讲师海伦 · 亚菲(Helen Yaffe)在一份报告中指出,古巴在疫情中的病死率(Case fatality ratio, CFR)仅为 0.59%,远低于全球病死率的 2.2%。

当地时间 2020 年 11 月 2 日,古巴哈瓦那,学生佩戴口罩并清洁消毒双手后进入教室。人民视觉 图

" 古巴应对疫情时体现出国家公共卫生系统的强大组织能力以及与民众沟通的有效机制。" 彼时世界卫生组织驻古巴代表就曾表示,古巴医疗机构和医疗人员的高专业水准及对别国提供支援的人道主义精神,值得很多国家学习。

古巴的抗疫成果受到国际社会高度肯定,而古巴对新冠疫苗的研制也备受期待。目前,古巴正同时研发 5 款新冠疫苗,已有两款名为 " 主权 02" 和 " 阿夫达拉 " 的候选疫苗已于今年 3 月启动Ⅲ期临床试验

" 主权 02" 由古巴芬利疫苗研究所研发,该机构研究主任表示,临床试验将涉及 4.4 万名 19 岁至 80 岁的志愿者,这是该疫苗送往古巴国家药品、设备和医疗设备控制中心(CECMED)以获得批准之前的最后一次测试。而 " 阿夫达拉 " 则来自古巴基因工程和生物技术中心,据悉,4.2 万名志愿者将参与该疫苗的Ⅲ期临床试验。

古巴生物医药集团主席爱德华多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假使 " 主权 02" 通过监管部门审批,那该集团预计可生产足够剂量的疫苗,古巴国民有望在今年夏天结束前可全部接种疫苗。

" 中低收入国家的希望 "

截至 2021 年 3 月底,共有数万名成年志愿者加入了古巴两款疫苗的Ⅲ期临床试验,试验正浩浩荡荡地展开。海伦 · 亚菲在其报告中写道," 主权 02" 的试验主要在哈瓦那进行,而 " 阿夫达拉 " 则选择在古巴第二大城市圣地亚哥和东南部的关塔那摩省开展试验。据悉,针对疫苗的分析和随访将持续到 2022 年 1 月,以调查疫苗的预防能力、免疫持续时间及其他长期问题。

此外,还有 15 万名医务工作者参与了一项 " 干预性试验 ",据古巴公共卫生部介绍,他们会接种两剂 " 主权 02" 和一剂该国正在研发的另一款候选新冠疫苗 " 主权 ",以进一步评估其自主研发疫苗的有效性。

" 为了成为志愿者,许多人早早来到哈瓦那革命广场排队。每天早上 8 点,队伍的前 40 人得以进入两个大房间,以进行快速横向流动测试,并了解安全事项,诊所的工作人员会为他们测量身高、体重和血压,并为其安排疫苗的预约。"《经济学人》在此前的报道中介绍了古巴志愿者的排队现场,并采访了一位居住在哈瓦那的保安。" 我在等待接种时可以感受到,一同排队的人都在期待。" 今年 37 岁的 Mu oz 在采访中兴奋地说道,他幸运地成为 " 主权 02" 临床试验的志愿者之一。

当地时间 3 月 24 日,在古巴首都哈瓦那一家社区诊所,一名医务人员(左)为一名志愿者(右)注射 " 主权 02" 候选新冠疫苗。新华社 图

不只是古巴国内洋溢着期待的风潮,其他国家亦是如此。古巴两款疫苗启动Ⅲ期临床试验后,越南、伊朗、巴基斯坦、印度、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和尼加拉瓜等国纷纷抛出橄榄枝,伊朗巴斯德研究所目前正与古巴共同研发 " 主权 02" 新冠疫苗,目前已有 10 万剂 " 主权 02" 运往伊朗进行进一步试验。而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也于 4 月表示该国将参与 " 阿夫达拉 " 疫苗的Ⅲ期临床试验,并称将会在 8 月左右在该国生产古巴研发的疫苗。

" 古巴的疫苗给中低收入国家带来了希望。" 海伦 · 亚菲表示,目前市面上定价每剂 10~30 美元(约合人民币 65~195 元)的疫苗使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无力支付,而古巴的 " 成就 " 也给这些国家带来了希望。

" 对于古巴来说,疫苗不仅事关公共卫生,而且也是一种实力的展示。" 亚菲在报告中指出,这证明了一个 " 正在遭受美国制裁的小国 " 可以用自己的疫苗在偌大的世界舞台上竞争。

希望中的威胁

尽管如此,古巴在疫苗生产方面仍旧面临重重困难。

由于制裁和疫情导致的旅游业低迷,古巴正在遭受自上世纪 90 年代以来最严重的衰退。而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对古巴实施严厉制裁,也使疫苗的未来生产变得复杂。

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古巴研究中心秘书长韩晗博士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长期以来,美国对古巴的三重封锁严重制约了该国经济发展,这是古巴公共医疗领域原材料缺乏的主要外因。

古巴外交部的数据显示,特朗普执政四年共对古巴实施了 242 项新制裁,涉及 200 多家古巴企业,每年给古巴造成 40 亿至 50 亿美元的经济损失。

" 没有美国的封锁,古巴的疫苗研发本可以进展更快、成果更丰硕。" 古巴生物技术和医药产业集团的一名制药学家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此说道。迅速开展的临床试验与资金、材料的不足形成巨大反差,使古巴的研究员们茫然失措。

" 我们没有足够的原材料和供应品,以制造可为古巴所有国民接种的疫苗。" 芬利疫苗研究所达格玛 · 加西亚 · 里维拉(Dagmar Garcia Rivera)在接受美媒《人民的世界》报道时无奈地说道," 虽然它们是必需品,但美国的禁运令让这变得困难……如何采购研究所需的试剂和生产原材料是我们每天都面临的挑战。"

而前世卫组织驻古巴代表 Jos é Luis DiFabio 也坦言,古巴可能没有能力购买足够的容器去分装该国预计生产的 1 亿剂疫苗。" 或者是(古巴研究机构)有需要修理的设备,但却没有相应的零件,亦或是要隔很久才可买到,有时甚至要耗时一个月…… " 他说道。

面对这一现状,古共八大召开后,古共新高层会如何缓解经济上的压力,是否会对未来古巴医疗等公共产品的发展带来一些更大的突破?

" 古巴自革命胜利以来,公共医疗、社会保险、教育、文化等领域基本实现全民覆盖。长期以来,上述方面的开支在古巴公共财政中占较大比重。古共八大换届后领导集体预计主要为革命后出生的一代古巴人,其主要任务是进一步深化经济社会模式‘更新’,保持国家政治、法律体系稳定,促进国家经济发展,改善人民社会生活水平。" 韩晗分析称,但除了美国的封锁之外,新冠疫情下古巴采取隔离及关闭国境等措施,这使得该国的重要产业——旅游业也受到巨大打击,国家经济发展环境进一步恶化,公共领域的改善举步维艰。

" 古巴在不断寻求改善经济的内外部途径,包括招商引资、提高国内生产积极性、抓农业生产、货币双轨制并轨等各领域措施。" 韩晗认为,尽管古巴目前经济发展环境不好,但更新进程是持续。

韩晗认为,古共八大将会延续六大提出的更新古巴经济社会模式的思想。古共将尝试提高国民工资、提倡按劳分配,并解决政府和国有企业存在的部分腐败现象。改善社会公平境况始终是古巴在政治领域的核心追求。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昕然;澎湃新闻记者许振华对本文亦有贡献)

以上内容由"观察者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