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观察者网 04-18

阿斯利康和强生疫苗遭质疑,美媒急了:给中俄送子弹

【编译 / 观察者网 陈思佳】由于接种体内出现血栓甚至死亡的事件屡次发生,阿斯利康和强生新冠疫苗在欧洲和美国正广泛遭受质疑。出于对安全性的担忧,欧盟多国已经限制或停用阿斯利康疫苗的接种,美国也率先叫停强生疫苗接种。有意大利官员更是爆料,欧盟明年或将不再购买这两种疫苗。

西方国家对这两种疫苗的普遍质疑,让《纽约时报》坐不住了。4 月 15 日,《纽约时报》直接以 " 西方的警告玷污了世界急需的新冠病毒疫苗 " 为题,批评欧美对两种疫苗安全性的质疑会引发 " 反疫苗热潮 ",使得疫苗供应紧张的欠发达地区国家难以完成疫苗接种,增加疫情风险。

文章还专程强调,对于这两种西方疫苗的质疑,还可能 " 给中俄疫苗可趁之机 ",让全球卫生官员把目光转向中俄疫苗," 刺激对俄罗斯和中国疫苗的需求。"

《纽约时报》文章截图

" 欠发达地区别无选择 "

《纽约时报》开篇就对西方国家的行动提出严厉批评,声称对阿斯利康疫苗和强生疫苗安全性的担忧," 将危及美国以外的接种工作,削弱人们对这两种关键疫苗的信心,有可能延长新冠疫情在那些缺少疫苗国家的持续时间 "。

文章认为,欧洲和美国对两种疫苗提出的质疑,已经极大动摇了那些疫苗紧缺的发展中国家的信心。在这类国家,保持社交距离的规定往往难以得到实施,他们也无力自由选择要接种何种疫苗。

《纽约时报》称,强生和阿斯利康疫苗占到了联合国 " 新冠疫苗实施计划 "(COVAX)剂量的三分之一,非洲等地的贫穷国家也主要依靠这一项目获取疫苗。由于这两种疫苗更加便宜且易于储存,被认为是欠发达地区的主要选择之一。

文章强调,虽然美国和欧洲的富裕国家可以限制或叫停阿斯利康和强生疫苗,转而哄抢昂贵的辉瑞和莫德纳疫苗,但非洲国家却很难有其他其他选择。如在塞内加尔,还是有不少民众排队接种了阿斯利康疫苗,因为他们没有其他选择。

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一位名叫阿利翁巴达拉迪亚涅(Alioune Badara Diagne)的市民就告诉《纽约时报》:" 我们别无选择。虽然富裕国家有关疫苗接种的讨论停止了,而且有谣言说疫苗制造商把非洲人当作‘小白鼠’,但西方人自己也在打疫苗。疫苗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 西方的质疑加剧欠发达地区对疫苗的不信任 "

文章指出,西方国家在这些地区的殖民主义和不道德医疗实践的历史,本就加剧了当地民众对西方疫苗的不信任,而对疫苗质疑声的推动下,这种不信任可能会进一步演变为 " 富裕国家正在倾销二流疫苗 " 的想法。

" 尽管美国卫生官员自称是出于谨慎停用强生疫苗,但他们实际上是在迫使全球卫生官员解决‘把对富人不安全的疫苗继续用在穷人身上’这个难题。" 文章写道。

在这些情绪的影响下,一些非洲国家的疫苗接种率已经受到了影响。文章举例称,马里从 COVAX 接收的阿斯利康疫苗,就只接种了 7% 的剂量;苏丹从 COVAX 接收的疫苗中,则只有 8% 的剂量得到使用;肯尼亚城市人口的接种热情很高,但农村地区人口则极不信任疫苗;刚果有超过 170 万剂阿斯利康疫苗无人问津。

《纽约时报》坚持认为,阿斯利康疫苗和强生疫苗的接种是 " 利大于弊 " 的,许多非洲国家的年龄中位数都要低于 20 岁,欧美停止年轻人接种这高风险疫苗的处理方式,并不适用于有着极高感染风险的非洲。

文章称,任何对疫苗的限制都会加剧 COVAX 面临的疫苗分配障碍,一旦疫苗接种遭遇挫折 " 都可能为新的灾难性疫情埋下种子 "。文章还援引医生的话称,欠发达地区的疫情是显而易见的," 没有这两种疫苗,会死更多人 "。

尼日利亚民众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图自澎湃影像

这一观点似乎得到了非洲联盟疫苗交付联盟联合主席阿拉奇亚(Ayoade Alakija)的赞同。" 质疑将对疫苗的信心送进了坑里,这是不负责任的,他们不进行磋商和沟通就这么做表明他们的自私。" 她说," 从最谨慎的角度出发,我们不要破坏那些只有一种疫苗可选的地方的信心。"

不过,在文章的最后,《纽约时报》还是暴露了他们另外一点小心思。在讨论了非洲国家疫苗接种工作遭受何种影响之后,文章特意用了一个段落强调,中俄疫苗也占到 COVAX 剂量的三分之一,对阿斯利康和强生疫苗的质疑," 可能会刺激对俄罗斯和中国疫苗的需求 "。

阿斯利康和强生疫苗安全性遭质疑

由于接种者体内出现血栓的问题屡屡发生,英国阿斯利康疫苗在过去数月里已多次遭到质疑。4 月 7 日,欧洲药品管理局更是发布报告,认为阿斯利康疫苗与血栓存在某种关联,建议将血栓列为该种疫苗的罕见副作用之一。

欧洲药品管理 7 日发表声明称,阿斯利康疫苗与罕见血栓存在一定关联

出于对疫苗安全性的担忧,欧盟国家普遍对阿斯利康疫苗的接种采取了限制措施。

德国(60 岁以上)、法国(55 岁以上)、芬兰(65 岁以上)、瑞典(65 岁以上)、冰岛(70 岁以上)只对限定人群接种;卢森堡、罗马尼亚、奥地利、爱沙尼亚、立陶宛暂停接种特定批次;其他国家则从未暂停、或暂停后全面恢复阿斯利康疫苗接种。

14 日,丹麦宣布疫苗接种计划将彻底排除阿斯利康疫苗,成为首个完全停用阿斯利康疫苗的国家。

除欧盟国家外,韩国也于 4 月 7 日暂停了 60 岁以下人群的阿斯利康疫苗接种工作。

强生疫苗也面临类似的处境。4 月 13 日,在美国出现 6 例接种后 " 罕见而严重 " 血栓后,美国疾控中心和食药监局已建议暂停强生疫苗接种。南非当天也紧跟美国的步伐,决定采取 " 预防性措施 ",暂停强生疫苗接种,直到查明其与血栓的关联。

受到这一问题影响,强生公司于 13 日宣布推迟该疫苗在欧洲的推广。根据强生公司的说法,他们正和欧洲卫生部门一起审查血栓病例与疫苗之间的联系,两者之间的关联尚未得到证实。

这两种疫苗的安全性问题已经引发了普遍的担忧。《纽约时报》称,在法国、德国等欧洲国家对限定人群恢复接种后,许多人都对阿斯利康疫苗表现出极大的不信任。

一名意大利官员更是于 14 日透露,欧盟委员会已经与欧盟国家领导人达成一致,明年不会继续采购阿斯利康和强生疫苗,将专注于辉瑞和莫德纳等疫苗。对此欧盟委员会发言人回应称,欧盟将保留所有选项,但不能就合同问题置评。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以上内容由"观察者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