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潇湘晨报 04-18

私人地理 | 遇大雨天,在水沟里放鱼籇捞鱼虾

仲春时节,花红柳绿,万物复苏。一个天气晴朗的周末,我回老家望城区铜官古镇去欣赏万亩油菜花,垅中黄灿灿的油菜花景色十分壮观。

来到湘江河陂,堤上有群少年手拉着风筝,看着天真烂漫的少年,勾起了我对自己少年时放风筝的回忆。

50 多年前,铜官誓港街,我在这里度过了童年和少年。

记忆中的春天,孩子们总是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乐趣。春暖花开的时候,誓港街坊的大人小孩都来洲上放风筝。

一到雨天,我们小孩就去田野边的水沟放鱼籇捞鱼虾。文、供图 / 周罗生

1975 年春节,作者在家乡。

鱼籇手绘。

在山里砍根斑竹做风筝

那个年代放的风筝都是自己做的,商铺没有买。做风筝的工艺很简单,把一根小斑竹劈开,削成四根长短一致,粗细均匀,比吃饭常用的竹筷子小一点就可以了。首先将削好的四根竹棍子,在平面的桌上摆成 " 米 " 字形状,中间用线固定,周围用线连成一个六边形,裱上薄薄的强度结构比较好的白纸,也可用不同颜色的纸。接着就装风筝腿线和尾巴,飞舞时起平衡作用。腿线就是用三根等长的线,一根连中心线,其余二根线连接 " 米 " 字形上面左右两点的竹棍上,三根线合拢打结,拿起时像一个三边形锥体的棱线;尾巴线就是用二根线,分别连在 " 米 " 字形撇捺两根竹棍上,两线接成 "V" 形,"V" 形下面吊挂着适当重量和长度(视风筝大小定)的飘纸。这样风筝就制成了,可以拿到野外放飞。

我们那里有个传说,制风筝上山砍斑竹前,要到山边土地庙祭祀土地公公,下山时还要扛着斑竹到土地庙开光。制成的风筝就有灵性,身轻如燕,容易放飞,飞得高。1970 年,我刚十三岁。春天经常看到邻居家许多同龄人放风筝蛮有味,自己也想制一个风筝去黄湖坝的洲上尽情地放飞。一个周末,完成了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后,立马就去王马山砍斑竹。去王马山途中,要经过和尚硚土地庙,我特意带着鞭炮蜡烛进去拜一拜,希望我做的风筝有灵性。然后就上山砍了一根青翠欲滴的斑竹带回家,做了一个约一米宽的六方形风筝。

吃了中饭,我高兴地拿着刚制成的风筝,急步来到黄湖坝的洲上。这里早就聚集了很多放风筝的少年,天空中风筝有红色的、黄色的、白色的,争奇斗艳。

我拿着风筝,站在远离众人的地方,将风筝往天上一抛,不出所料,它很有 " 灵性 ",向天空飞去。从距离地面几米高,飞到十几米高,百米高……风筝再往上飞到数百米高空时,力很大,我担心它把线拉断,于是停止放线,控制风筝再往高处飞。我拉着风筝找到一块石头坐下,心里非常惬意。自已第一次制风筝,觉得好有成就感。

往日,在黄湖坝的洲上遇到同龄好友放风筝,看了心里痒痒的,接过风筝玩一会就还给他。我坐在石头上,牵着自己的风筝,仰望蓝天,它随风速大小的变化,身轻如燕,颉之颃之。

直到天已黄昏,我才慢慢收缩风筝线,准备回家吃晚饭。春天,放风筝是那个年代少年最有乐趣的活动。

水沟捞鱼虾是儿时的快乐。

到水沟捉鱼虾,也是春天的一大乐趣

春天到了,气温渐渐升高,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和。俗话说:春来一日水暖三分,春来七日水里烫人。话虽有点夸张,但春暖花开,鱼虾慢慢开始活跃起来。我记得少年时,进入 " 春风 " 后,闲时就开始到田野捞鱼虾,抓黄鳝,改善家里的生活。鱼虾进入春暖就离开洞穴到处游弋,寻找食物,同时也为繁殖后代作准备。当时乡村捞鱼虾最简单的工具是鱼籇(h á o)。

鱼籇像立着的大花瓶,两头小、中间大,乡村专业的蔑匠师傅才能制作。鱼籇口子像喇叭形状,里面有 " 竹刷把 " 式的装置,鱼能进不能出。水经鱼籇口子进,通过中间大的部分(俗称肚子),从尾部排出。遇到天气作混,现在天气预报称强对流天气,气温突然升高到 20 ℃,如初夏一样,接着就是大雨滂沱。垅中水沟和渠道水流汩汩,这就是装放鱼籇捞鱼虾的最佳天气。

少年时,我居住在窑塘子边,塘的北部有一条撇山水的渠道,渠道北侧地势低,开有支流,方便灌溉下面的稻田,籇就装放在这些支流的水沟捞鱼虾。装放的方法很简单,将籇的进口迎着水流方向,两边用带土的草皮塞好,控制住鱼籇不被水流冲走。鱼虾随水流进入鱼籇,水从尾部泄出,鱼虾滞留在籇的中部肚子里。这种方式捞鱼虾,无须投放饲饵,成本低收益好。

有一天下午,天气突然变化,先是闷热。然后天空乌云黑暗,电闪雷鸣,估计会下大雨了。我立马背着鱼籇,装放在渠道北侧水流入菱角塘子的水沟里。傍晚,倾盆大雨,渠道水沟满满的水流,心里乐滋滋。明天清早去取鱼籇,肯定收获不菲。次日清晨,风停雨住,阳光明媚。我从床上一下来,赤着脚,拿着木桶子,就去取鱼籇。不出所料,走近鱼籇时透过籇的蔑隙,看到里面的鱼虾在争扎,跳皮的鲫鱼还跳了起来,心中有说不出的兴奋,一顿美餐来了。我连忙把籇提起,揭开尾部的篾盖子,将鱼虾往木桶里一倒,木桶成了战场,鱼虾在里面跳来跳去。仔细一看,有青皮嫩子鱼,黄鸭叫,虾子,还有泥鳅、黄鳝……

太阳出来丈多高了,我背着鱼籇,提着满满一桶鱼虾,迎着灿烂的阳光往家走。满垅带着微笑的紫云英花,渠道边丝丝的绿柳,随风绰约多姿,也在为我的收获而欢欣……

以上内容由"潇湘晨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