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上观新闻 04-17

浙江一“ 85 后”落马干部忏悔:年轻人要学会说“不”

" 以前我很喜欢听音乐,但是到这里后,却再也不敢听了,害怕勾起过往的回忆。人失去自由以后,家人、孩子一刻都不敢想,一想起来,心里会特别疼,老婆寄过来的信和照片我都不敢看第二遍…… " 铁窗内,浙江省温州市洞头区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所原副所长、区食品药品检验检测中心原副主任黄华国懊悔不已。

三年前的 4 月 27 日,他被洞头区监委带走调查,后因贪污公款锒铛入狱,徒留给同事、亲朋一片震惊与错愕。时至今日,很多人仍想不明白:看起来这么老实、优秀的一个年轻人,怎么会干出违法犯罪的事?

" 领导说可以,那就可以吧 " ——无原则顺从让底线在一次次公款吃喝中模糊

黄华国是带着光环来到洞头的。

1985 年出生的他,成长在温州苍南县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后考入吉林农业大学发酵工程专业,顺利完成本科和硕士研究生学业,成为父母引以为傲的儿子。2011 年 6 月毕业后,他先在宁波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技术中心干了一年多合同工,2013 年 4 月,作为食品化验的学科带头人,被引进原洞头县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所工作。

" 我很喜欢自己就读的食品专业,渴望能在专业领域有所成就。洞头这边和我老家一样都讲闽南话,单位也给我一个正式编制,这样我自己的一些想法就可以实现了。" 对于来到洞头质检所,黄华国一开始踌躇满志。

单位同样对他寄予厚望。当时,洞头质检所人手不多,员工年龄结构老化,专业技术人员更是紧缺。黄华国很快凭借自己的踏实肯干和之前积累的工作经验,成长为业务骨干,给所里同事留下的一致印象是 " 人斯斯文文 "" 干工作勤快 "" 做事情靠谱 "" 任劳任怨 "。" 你交代他什么事,他都做得挺好,执行能力挺强的。" 时任所长吴某某毫不掩饰对黄华国的欣赏,并以培养、锻炼的名义,事事把他带在身边。

2015 年之前,洞头质检所属于差额拨款事业单位,需要有业务创收来弥补所里的收入,以支付人员工资和其他费用,其中一块比较大的业务就来自全省各地的液化气抽样和检测。看准了黄华国脾气好、能吃苦,吴某某经常带着他去全省各地出差,每次都会去外面吃饭、喝酒,由黄华国负责点菜、付钱。

" 我们出差很辛苦,伙食补贴自己拿回去就好了,吃饭喝酒的钱就自己虚造点再报呗。" 第一次出差回来,当黄华国请示自己垫付的餐费应该怎么报账时,吴某某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在他当时还是白纸一样的内心里渲染了一笔变相公款吃喝的浓墨重彩。" 我是第一次知道,这事还能这么干。" 黄华国的口气里充满不可置信。尽管心里并不认可,但犹豫再三后,拒绝的话终究没有说出口," 既然领导说可以,那就可以吧。"

有一就有二。虚增出差人员或虚造出差次数,填好差旅报销单,按正常报销程序 " 一路绿灯 ";或者以采购化学药品名义,找有业务联系的化学试剂公司虚开发票,由该公司收到单位财务货款后再转账到自己的支付宝上,这样的操作屡试不爽。黄华国把自己经手的费用情况都一一记录在一本工作笔记本上,报销一笔勾掉一笔。渐渐地,他对这样的违纪行为习以为常,底线意识逐渐模糊。

办案人员后来查明,2014 年至 2017 年上半年,黄华国在 " 前辈 " 的 " 指引 " 下,多次通过虚增出差次数,虚开、虚报发票等方式套取单位资金,用于冲抵吃喝费用及接待费超支部分,共计 7300 余元。

" 像黄华国一样,一些刚踏入社会不久的年轻人面对领导安排做违纪的事时,往往会因怕被穿小鞋而屈服,这种心理可以理解。但环境是外因,作为独立的个体,还是应该有自己的判断,要懂得拒绝,知道把握度。" 办案人员谈道。

" 只是点小钱,应该不会有人查到 " ——思想的缺口在一次次 " 意思意思 " 中被划开

在洞头质检所的其他同龄人看来,黄华国无疑是幸运的。按照《洞头县引进高层次和紧缺人才暂行办法》,他可以享受在当地买房安家一次性补助 20 万元的优惠政策;单位也对他委以重任,不仅让他担任产品质量检验负责人,而且也参与单位仪器设备采购。

" 我们单位女孩子比较多,黄华国应该算是顶梁柱了。他本身专业能力过硬,但又不单纯做技术,实际上也做很多管理工作。像我们刚来的时候对仪器不熟悉,都是他对我们进行培训,平常很多事情都是所长通过他来交代我们做。" 一位同事说。

事很多、活很杂,让黄华国有了更多接触社会上形形色色人员的机会。眼看他手握产品质量检验检测和仪器设备采购的话语权,一些别有用心的管理服务对象和供应商们很快围了上来。

2016 年底,在为温州某食品公司检测虾皮原料样品过程中,该公司老板叶某某为了尽快获得样品检测结果,送给黄华国若干水产品:" 快过年了,送点小礼品给你意思一下。" 这是第一次,此时的黄华国心想 " 这也不是特别贵重的东西,应当不碍事的 ",稍微推脱一下就收下了。

此后在一次单位仪器设备采购事项结束后,成功获得采购权的上海某公司供应商,偷偷将 2000 元钱塞给黄华国作为 " 回报 "。第一次拿到这笔钱,黄华国止不住地心慌,不断在心里为自己辩解:" 这只是点小钱,厂家又在上海,应该不会有人查到。" 在这样的自我催眠下,第二次当对方再给 4500 元时,他心安理得地收下了。

"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 的侥幸心理,让黄华国的思想缺口更加松懈。然而,这些细微的变化,旁人并不容易察觉。在同事眼里,黄华国还是一贯地勤勉负责。" 有一次,所里有设备要更新升级,杭州、上海那边的供应商提供的报价都是十几万、二十几万,黄华国从技术角度出发,提出来买个配件就可以,最后只花了六七万,而且先给我们试用一段时间,然后我们再跟他买。像这样的情况,你说我们怎么不相信他呢?" 原所长吴某某说。

" 他属于比较典型的技术型干部,书生气比较重,涉世不深,对社会的阴暗面也了解不多,不知道收了人家的东西以后,其实就被利益捆绑了,对自己身处容易被‘围猎’的位置没有足够的警惕。" 办案人员分析。

" 诱惑摆在面前,还是抗拒不了 " ——自作聪明将公家钱揣入自己口袋

短短 3 年多时间,黄华国便被提任为洞头质检所副所长,并当上第八届区政协委员。在事业一片光明的同时,早前一件事埋下的隐患也开始显露。"2014 年 5 月,面对装修新房的资金缺口,我不好意思跟家人开口要钱,就在同事建议下,叫了一个 10 万元的互助会并担任‘会主’。" 黄华国回忆," 没成想,2016 年,我有同事因参与社会上的其他‘会’被‘倒会’,经济周转困难交不上会钱,我只得自己帮他们垫付。" 就这样,原本不应该存在什么经济困难的黄华国,一下子背上了信用卡上十几万的欠款。

2017 年 7 月,洞头质检所为通过省里的食品资源整合验收,需要采购一批仪器设备,由黄华国全权负责询价、参数设置、标书方案制作等一系列事宜。这是所里第一次大笔的采购——财政总预算 398 万元左右。

" 政府招投标肯定是要货比三家的,但是我当时没有严格的招投标概念,从一开始就向各家公司透漏了这个采购项目的财政预算。" 黄华国说,在对比了几家仪器设备代理商后,他对温州某器材有限公司的报价方案较为满意,遂约该公司销售经理林某某面谈。这个林某某,过去一年经常到洞头质检所推销产品,黄华国跟他已相熟。

一个周日上午,林某某如约来到黄华国办公室。会面中,黄华国发现该公司的方案总报价大概是 370 万元左右。" 有没有更好的设备?" 黄华国问。林某某摇摇头:" 设备没有更好的了,不过价格还可以调整…… " 他不再说话,只是拿起笔在原来的报价单上添加了几笔金额,所上调的价格一共是 28 万元,与预算差价刚好一样。黄华国立马明白了,他是在暗示自己可以采取虚增设备仪器报价的方式将差额公款套出来。

" 可以这样操作吗?" 黄华国的第一反应不是拒绝。" 没关系的,其他单位也有这么做的,否则财政会说你报预算的时候怎么不精确。" 林某某告诉黄华国,中标之后,就会把这 28 万元拿出来给他。听他这么一说,贪欲一下子在黄华国的脑海里发酵," 如果能拿到这笔钱,就可以补了自己经济上的窟窿…… "

这一次,黄华国依然选择自我催眠来为自己辩解:" 我在单位工作那么卖力、那么负责,既然他可以虚高价格,那这钱就心安理得地拿过来了。" 随后,作为业主专家代表,黄华国参与招标现场评分,为林某某公司顺利中标提供帮助。林某某也兑现承诺,于 2017 年 12 月和 2018 年 2 月,分两次将 28 万元交给了他。

" 人们常把‘老实本分’连在一起说,其实‘老实’和‘本分’并不完全等同,有些人感觉很老实,那是因为没有经历过诱惑,有些人知道有诱惑、有风险却能坚守纪律,才是真的本分。黄华国的案例提醒我们,一旦失去监督和约束,老实人也会干坏事。" 办案人员说。

如今,三年刑期将满,黄华国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了代价:" 我自己做的事情,应当受惩罚,没什么好说的,也是个教训。出去以后,我会在适当的时候跟孩子讲老爸曾经在什么地方上过班,后来因为什么事情坐牢了,至少会让他们人生路上少犯一些错误吧,不会像我一样稀里糊涂就过来了。"

【采访对话】年轻人要学会说 " 不 "

面对单位的不良风气,年轻干部只能 "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 吗?记者与正在监狱服刑的黄华国展开了对话。

记者:你怎么看待自己的违纪违法问题?

黄华国:第一,上梁不正下梁歪吧。如果第一次报销时,有人说这不行,心里有这根弦,就不会有套取公款的意识。第二,如果对我的权限有所监督可能会好一点。年轻人不可能刚走出校园就知道怎么贪污受贿,我们的教育还不至如此,所以对于年轻干部来说,环境非常重要。

记者:领导叫你违规报销公款吃喝的钱,你表达过对这种行为的不满吗?

黄华国:曾经比较委婉地和他说过,为了几十块钱偷偷摸摸地操作,我感觉很不舒服。比如出差吃饭,一开始我并不愿意和他们一起去,我会说我有朋友过来了,就先不跟你们吃了。不过用这样的借口成功的次数很少,每次领导会说等朋友那边结束了再过来嘛,我很无奈。后来我还是妥协了。或许我比较听领导的话,不懂拒绝,一开始就坚决一些,其实是完全可以推掉的,我自己也有问题。

记者:通过虚增设备仪器报价套取 28 万元公款,你心里是怎样的想法?

黄华国:如果供应商没有提起的话,这个钱我是不会拿的。他说可以虚增价格,我当时就起了贪心。我感觉这笔钱也不是很多,更没有意识到这种做法需要承担怎样的法律后果,今后对自己会有多大影响。还有就是追求所谓的心理平衡,自己在单位工作那么卖力,比别人付出多,这个钱拿过来也比较正常。诱惑摆在自己面前,自己没有抗拒。

栏目主编:顾万全 本文作者:中国纪检监察杂志 沈叶 文字编辑:卢晓川 题图来源:上观图编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