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鱼眼观察 04-16

总比给校长的“小舅子”好

这两天,湖南新宁县某中学小卖部 3 年承包权,拍卖出 320 万元的天价,激起网络一片哗然。

不仅网友们纷纷质疑,许多人还借机吐槽学校小卖部各种高价暴利乃至强制消费。

其实,学校小卖部拍出天价,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2016 年,媒体就报道过南宁一中学小卖部年租金 173 万的事儿。有消息说,这个小卖部在拍卖的前几年,营业额已达到 500 万。

今年 3 月,广东电白某中学某小卖部租赁权公开拍卖,起拍价高达 1309000 一年。你没看错,就是起拍价,最终的价格未见公布。

可能电白吸取南宁的教训了吧。

对于学校小卖部拍出如此天价,许多人都震惊了——知道学校小卖部挣钱,没有想到会这么挣钱。

鱼叔我想说的是,这几个曝出的零星个案,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

想想看,新宁和电白,不过是十八线的小县城,学校小卖部的估值居然能炒这么高,若是一二线城市的中小学,又会是什么情况?

实在让人细思极恐。

学校小卖部租赁权屡屡卖出天价,当然让人反感。网友担心,这些小卖部租赁权被炒上去后,成本最后还是要摊到学生头上,对此我也忧心忡忡。

不过,如果这个事仅仅停留于痛批奸商逐利,痛批拍卖会本身,恐怕搞错了重点。

我们可以假设一下,倘若把学校小卖部的租金降到零,小卖部的东西就能便宜了吗?动辄一两倍,甚至数倍的暴利加价就会从此绝迹了吗?

当然不会,经济学的常识告诉我们,决定商品价格的,不是成本,而是供需。你把一瓶茅台出厂价降到 50 块,它的市场价还是 3000 多。

当学校小卖部占据绝对垄断地位,而学生又有着强烈的消费欲望和买单能力,你要小卖部降到和外面的平价超市一样,可能吗?

事实上,绝大多数学校小卖部租赁权,都没经过公开拍卖,那么,这些学校小卖部东西卖便宜了吗?显然并没有。

老实说,高价拍卖固然令人反感,吃相难看,但是如果不是 " 价高者得 ",那么结局恐怕会更坏。

因为一旦没有公平、透明的规则,那只能按 " 潜规则 " 来了。最终能拿下学校小卖部经营权的,必然都是那些有背景的。

校长的小舅子以及七大姑八大姨们,以及那些在地方上神通广大的人,他们恐怕要近水楼台先得月了。

所以,如果非要在 " 价高者得 " 和 " 按权分配 " 两者之间选,鱼叔我宁愿选前者。

拍卖的价款,进入财政的大盘子,我们普通百姓至少能分到一杯羹。若是让那些有权有势的人暗中瓜分了,我们恐怕连一毛都看不到。

当然,在这两种选择之外,还有第三种,那就是向垄断开刀,向小卖部背后的利益链开刀。

这才是改变暴利的现实,避免学生成为摇钱树的釜底抽薪之策。

据悉,针对新宁县这次的学校小卖部高价拍卖,当地官方已介入调查。

然而,查拍卖会,能解决问题吗?

学校小卖部的垄断暴利就像一个大脓包,拍卖会就像一根针,不小心把这个脓包给戳破了。

无视脓包产生的真正成因,大费力气去追究针的问题,这不是舍本逐末吗?

以上内容由"鱼眼观察"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