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新周刊 04-16

为什么我的孩子,总是比不过别人 ?

家庭聚会可能是孩子的噩梦。

各路亲戚云集的餐桌上,某个长辈突然的一句 :" 听说模拟考成绩出了 " 或是 " 给大家表演个节目 ",都足以掀起一场战争。

热播电视剧《小舍得》一开头,就上演了如此的情况。张国立饰演的外公请全家人吃饭,两个女儿的家庭,上演了一场真实的 " 凡尔赛 " 直播 : 外孙女欢欢得了歌唱比赛的冠军,被辈叫出来唱了一遍 ; 紧接着,外孙子悠立马被要求在全家人面前背诵圆周率一千位。表演结束,小宋佳和蒋欣饰演的两个精致的妈妈,又开始了言语上的明争暗斗。

这架势谁挡得住?

这一场景让人高呼 " 过于真实 ",人们想到自己被大人们支配的童年。在表面的一片祥和之下,孩子成为了大人们的攀比工具,被大人制造出的火药味吞噬。

这令人不禁唏嘘 : 为什么中国家长,永远要拿自己的孩子作比较?

中国人的焦虑,一半都来自于比较

从小到大,中国人的生活里似乎总是有着一个隐形的 " 他者 "。

小时候在外面哭闹,大人会告诉你 " 被人看很丢脸 ";上学的时候,你的成绩永远比不过 " 别人家的孩子。" 习惯了被观看和比较,导致我们要依靠外界的坐标系来确认自己的存在,通过一个 " 他者 " 来定位对自己的评价。

竞争对手就是自己头悬梁、锥刺股的参考坐标。

逐渐的,我们长成了喜欢主动去做比较的大人。美国社会心理学家利昂 · 费斯廷格 ( Leon Festinger ) 在 1954 年提出社会比较理论,它是指每个个体在缺乏客观的情况下,利用他人作为比较的尺度,来进行自我评价。

尽管,良好的社会比较能够使人清楚地了解自己和他人,找出自己和别人之间存在的差距,发现自己的处,找出自己的不足。但恶性的社会比较则会使当事者不确定自己的想法、感受,处于高压力的情景中,并促成一个强烈的竞争环境。

而生活里,我们也会发现,能够激发人们 " 比较感 " 的常常是自己熟悉的人和事,新闻里有人中了五百万,和亲戚家的孩子得了第一名,后者远比前者能引起人们内心的坍塌。

跟附近人的比较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工作、生活、婚姻 ...... 一切都可以成为久的攀比战场,而当家长们发现,自己的人生已经没有更多的比较空间,战场又一次延伸到了自己的孩子身上。

从考学、升职到孩子,没有一样是现代人不想攀比的。

在电视剧里,宋佳饰演的南俪和蒋欣饰演的田雨岚都是外表光鲜靓丽,工作体面,丈夫体贴的都市女性,自己都已经处于 " 比较链 " 的前端。

两者的不同在于,南俪本就出生在条件相对优渥的家庭,从小备受宠爱,学习艺术,长大后做企业中层管理,丈夫是设计师,家庭氛围看似浪漫而自由,她自己也本以为对孩子没什么过高的要求。然而在一次次发现自己的女儿 " 欢欢 " 成绩一般时,因为担心孩子不如自己,而被点燃了焦虑。

而田雨岚的原生家庭中,只有自己和做护工的单亲母亲,和母亲一起进入到南家是尴尬的,面对经济条件更好的婆家也是尴尬的,她只能靠自己努力竞争,赢得和南俪一样体面的工作,得到更好的物质生活,安抚脆弱的自尊心。

这句话是中国父母鸡娃的经典台词。

因此她的 " 逢人就比 " 似乎有着显而易见的理由。她的观念中有着强烈的现实主义意味,相信努力就能变得更强的逻辑。并希望孩子也能成为一个主流竞争体系之中的强者。

怀抱着各自的出发点,孩子让她们不约而同地再一次投入了战斗。如同现实中 " 海淀妈妈 "、" 顺义妈妈 " 的翻版,自己无力再与他人比较了,又或者自己才刚刚脱离 " 比较 " 的怪圈,孩子成为了他们比较的筹码。

一切 " 孩子的问题 " 都是家长的问题

而比较的对象,除了别人家的孩子,还有家长们自己。

无论自己是否已经很优秀,家长们还是忧心忡忡。有的如南俪一般,担心孩子不如自己,有的如田雨岚一样,担心孩子未来和自己一样辛苦。满大街的补习班,铺天盖地的培训宣传,从小便负重不堪的孩子,父母的担心催生出一个庞大的产业。因为家长们的内心深处,都希望孩子要比自己好。

当所有人都从起跑线开始冲刺时,父母已经做不到冷静思考了。

放在这样的标准之下来衡量,家长眼中都是 " 有问题的孩子 ",成绩不够拔尖、钢琴不够等级、课外活动分数不够高,标准永远遥不可及。精英家长们希望孩子们能完成对自己道路的复制,但现实情况是,家庭教育只是一个路口,更多的道路,需要孩子通过自我探索来找寻。

而家长们对孩子的比较、要求,更多的只是自己对于 " 失去 " 的恐惧。失去原本的社会地位,失去千辛万苦得来的资源,失去在前半段人生的 " 比较竞赛 " 之中,曾得到过的胜利快感。

但孩子真的在意吗 ? 一位采访电台主播曾采访过 20 多个家庭中的孩子,许多孩子说, 他们对未来的规划就是找一份普通的工作,回家之后可以刷刷手机、看看剧、有一只猫撸一撸,认为那就是幸福的生活。

只有放下攀比的执念时,我们才能找回生活那个原本正确的坐标系。

当他们从小就面对着强烈的竞争和被动的要求,其实普通的生活就是他们最向往的。但父母显然无法认可这样的想法。与普遍的家庭教育中的高负荷相比,更加极端的例子,则是媒体报道过的高强度工作的 " 童星 "、" 童模 ",家长们看似是为孩子选择了一条成功之路,其实是为自己的虚荣心,选择了自私。

在强烈的比较之中,家长把孩子当作产品来塑造,孩子的主体性则丧失了。孩子行动的出发点变成了让家长满意,达到家长的要求,成为家长炫耀的资本。而所有人都忘记了,即使孩子很小,他们所经历的,依然是属于自己的人生。

接受平庸的自己,和普通的孩子

为什么家长们不能接受一个普通且快乐的孩子 ? 原因可能在于,我们并没有接受自己的平庸。

家长抗拒失败,只想看见成功的神话在自己身上发生,孩子似乎理所当然地成为了父母的延续,家庭中的伤害,打着的旗号都是 " 为你好 ",但家长们需要真正的问自己,我究竟是为了孩子好,还是想要看见自己的人生出现转机。

把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难道不是另一种形式的精神控制吗?

有些时刻,家长的焦虑甚至疯狂,也来自自己的情感伤痛。回到开头那场令人窒息的家庭聚会,南俪和田雨岚,真的只是在争夺众人对孩子的赞美吗 ? 在这个复杂大家庭里,或许潜意识之中,她们所争夺的还有家庭地位,父亲的关注,外公对孩子的喜爱。原生家庭的一切,潜移默化地塑造了她们,也波及了她们的孩子。因此,打破对孩子必须成功的迷恋,需要跨越的是自己内心对原生家庭的理解,接受父母只是普通人,自己也无法例外。

家庭教育的本质,本该是培养孩子去实现幸福,而幸福的定义是又是多元而又个人的,在《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一书中,作家曾写道 :" 小孩不是满足家长欲望、想象的容器,或者载体。小孩也不是黏土,任由家长恣意妄为地往自己喜爱的方向捏来揉去。小孩子有自己的生命,他们属于自己,不是家长或任何人的所有物。"

养育孩子最重要的一点,应该是保护孩子与生俱来的、简单的快乐。

无论孩子是否达到自己的期待,家长们都该明白,复制自己、或是超越自己,本来就该与孩子无关。学历堆积之下的人,并不代表可以拥有完整的人格,辨析真伪的眼光,和最重要的,让自己幸福的能力。

而家庭教育所能做的,是挣脱成人世界 " 比较 " 的怪圈,让孩子探索属于自己的可能性, 尽力帮助,而不是要求他们,过上更幸福的人生。

以上内容由"新周刊"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国内新闻

国内新闻

把握真实,传递热点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