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别笑,他可能是内娱最浪漫的男人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对 " 步行街四大狗贼里居然没有陈建斌 " 这事感到十分不解——

是你虎扑直男飘了,还是我纯元皇后拿不动刀了?

作为曾经最被偏爱的 " 琼女郎 ",人到中年的蒋勤勤,依旧拥有着记忆中令人心驰神往的姣好容颜,看起来没有丝毫改变。

琼瑶形容蒋勤勤 " 轻柔似水,灵气逼人 ",并为她取艺名为 " 水灵 "。/《苍天有泪》

但另一边,丈夫陈建斌的形象,却仿佛在中年危机的边缘疯狂试探。

跟着老婆上生活类综艺,不爱干活的惫懒模样被摄像机忠实记录下来,引得网友惊呼 " 我爸怎么上电视了 ";

与小二十多岁的女演员李一桐合作的 " 老少恋 " 电视剧《爱我就别想太多》,被吐槽 " 画面比剧情还辣眼睛 ";

作为新人导演执导的第二部电影,票房回本无望不说,评论也远不如第一部宽容。戏剧化的台词,强烈的个人风格,更是为他招来了 " 自恋 "" 炫技 " 的评价 ……

片尾这一幕令人印象深刻。/《第十一回》

到这里,一句 " 油腻中年 " 已经呼之欲出。

但,好在还有诗。

不想当导演的诗人,不是好演员

就像 " 会写诗的孩子不砸玻璃 ",爱写诗的男人,大抵也不会多油腻(当然,打油诗除外)。

今年 2 月,陈建斌为纪念与蒋勤勤结婚十五周年,特意写了一首诗。

发布到微博后,这首诗里颇为惊艳的一句 " 麦子做成面包 / 葡萄酿成酒 / 人们若不相爱 / 就会变成石头 " 引得网友们纷纷玩梗," 四郎,你还有什么惊喜是我不知道的 "。

而直到蒋勤勤晒出一部自制的《建斌诗集》,人们才惊讶地发现,陈建斌为妻子写诗不是一时兴起,而是多年来不变的小情趣。

这一对看上去没那么合适,却意外地挺适合。

合适,主要是硬件条件相当,你有车,我有房;适合,则更多的是软件方面适配,我知道你有好多小毛病,但我不介意这些小毛病。

而回望这些年来蒋勤勤对陈建斌的诸多表白,人们似乎也不再认为是 " 大美女瞎了眼 ",而是忍不住感慨——

" 这个男的,好像有点东西。"

别看现在蒋勤勤一看见陈建斌就星星眼,在刚认识的那段时间里,蒋勤勤都看他很不顺眼。

《乔家大院》是蒋勤勤告别花瓶时代的转型之作。/《乔家大院》

他俩的第一次合作是 2005 年的《乔家大院》,导演是凭借《雍正王朝》一战封神的胡玫。

那时候,蒋勤勤已经凭借《风云》《半生缘》《射雕英雄传》等多部热播剧打开了知名度,开始尝试更为严肃也更加考验表演功力的正剧题材;陈建斌则刚从话剧转战电视剧不久,代表作只有跟师姐徐帆合作的一部《结婚十年》。

几乎没有人能想到,几年后陈建斌会取代唐国强,成为荧幕上最具辨识度的雍正皇帝形象。

说回《乔家大院》。

男女主角的第一场对手戏,是陈建斌扮演的乔致庸在大婚当夜独自跑去书房睡,而蒋勤勤扮演的新婚妻子陆玉菡在独守空房一整夜后,找到乔致庸兴师问罪。

到这里,本该愧疚地送新娘回房的陈建斌开始临场发挥了。他一把拽住蒋勤勤的手,声情并茂地说——

"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变成一只雪白的大风筝,在天上飘啊飘,却始终无法走远,原来风筝的线,被一个人攥在手里 ……"

蒋勤勤当场就傻眼了,剧本上可不是这么写的啊!

尽管如此,导演胡玫对陈建斌这段临场改的戏还是非常满意,认为男人在犯了错之后不去承认错误,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其实是符合人物性格的。

这部 " 吵出来的 "《乔家大院》收视率超过 10%,成为 2006 年内地电视剧收视冠军。/《乔家大院》

要是当时就有社畜 bot,人们一准儿能收到来自不愿透露姓名的蒋女士的投稿——

" 陌生男同事一上来就对我的工作指手画脚,领导还总是由着他,我该怎么办?"

当时,为了让工作气氛更融洽,蒋勤勤的经纪人买了一大箱蛋挞,准备分发给剧组里的工作人员。

在被问到要不要给陈建斌送去的时候,蒋勤勤斩钉截铁地表示 " 就是我自己吃撑死,也不会给他一份 "。

结果,还是逃不过真香了。

这么看,甭管丫头还是娘娘,眼神都是骗不了人的。

教科书式的 " 第一次见面看你不太顺眼,谁知道后来关系那么密切 "。/《幸福三重奏》

然而,遭遇过陈建斌改戏的,还不只是蒋勤勤。

拍戏时,他总把自己当导演,不自觉地就超越了一个演员的本分。他跟导演建议说,最好不要这样拍,跟对手演员说,你能不能这样来?

在接受易立竞采访时,他承认了自己不会为人处世,不会说场面话,不会考虑周围人的感受——

" 我在一个剧组里,明明只是一个演员,但可能把编剧、导演、灯光、舞美、服装、化妆的活儿都干了 …… 就是,它逾矩了。"

自己当过导演后,陈建斌理解了这种不易,到了演《无名之辈》时只是提建议供导演参考。/《易时间》

易立竞追问他:" 你以前拍戏强迫别人,一定要按照你认为对的来的时候,结果都怎么样?"

其实那些戏最后拍出来都挺好,但陈建斌每次都是看了别人的采访才知道,自己原来这么难搞。

于是,在拍摄《一个勺子》的时候,他对妻子同时也是片中女主角的蒋勤勤说:" 这一次,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指手画脚了。"

永远作为第一次

拍摄于 2014 年的《一个勺子》,是陈建斌第一次自编自导自演的作品。但他第一次产生当导演的想法,还得追溯到多年以前。

1999 年,陈建斌写了他的第一部电影剧本《菊花茶》,很快就顺利投入拍摄。这部由他和吴越主演的纯爱故事口碑并不差,但作为编剧,陈建斌并不满意。

第一次写剧本时,陈建斌也把背景设置在了自己熟悉的大西北。/《菊花茶》

他搞不懂:" 拍出来的那个电影,和我当初写它的时候,差别怎么那么大?"

看来还是得自己当导演。

本月初上映的《第十一回》,是陈建斌独立执导的第二部作品。这部杂糅了悬疑、爱情等多种元素的黑色喜剧,在 2019 年制作完成后即进行过多次点映,评分一度高达 8.4 分。

公映十多天后,《第十一回》稳定在 7.5 分,是整个清明档评分最高的电影。/《第十一回》

某种程度上说,《第十一回》的出现,要得益于《一个勺子》的成功。

《一个勺子》是陈建斌的圆梦之作,没有任何商业方面的考量。他想着,如果拍得还不错,就继续当导演;如果拍得不好,就老老实实地当演员就完了。

第 51 届金马奖颁奖礼上,《一个勺子》五提两中,最佳新导演和最佳男主角的奖项都由陈建斌摘得,再加上凭借《军中乐园》拿到的最佳男配角,陈建斌创纪录地上演了帽子戏法。

大概是没有心理准备,陈建斌磕磕绊绊地发表了三次获奖感言,颠三倒四地感谢了很多人,唯有一句说得异常坚定,是从孟京辉处习得的诗人安德烈 · 布洛东的名句——

" 我已找到爱你的秘诀,永远作为第一次。"

这份宣言,也被视作陈建斌对艺术的表白。/ 微博 @蒋勤勤

走向 B 面

20 岁考入中央戏剧学院,从本科到硕士,再到留校任教,陈建斌在中戏待了 12 年。他声称自己对生活、对世界的认识都来自舞台," 一进入剧场就像到了家 "。

陈建斌对于艺术的理解,反映在《第十一回》里,就是无处不在的迷影风格。

剧场线里,胡昆汀、贾梅怡、苟也武这种一望而知的戏仿名字就不提了,就连只出现在对话中的副团长郑锡兰,也致敬了土耳其导演努里 · 比格 · 锡兰。

就连 18 个破电视也有讲究。/ 微博 @电影第十一回

而全片给人留下最深印象的剧情,莫过于大鹏所扮演的话剧导演胡昆汀,在与关系暧昧女演员的对话中,常常掺杂着大段的来自《冒犯观众》《玩偶之家》《萨勒姆的女巫》等经典戏剧的台词。

结合胡昆汀日后被捉奸、被净身出户的结局,人们很容易理解为这是影片对于那些道貌岸然的知识分子的嘲弄,但这多半是个误会。

胡昆汀就来自陈建斌身上的一部分。" 剧中所有的台词都是从我心里流出来、说出来的,包括那些他拽的经典戏剧里的台词,全部是我想表达的。"

甚至于当年在中戏念书时,陈建斌跟他的同学们互相开玩笑时就是这样说话的。

大鹏也在多次采访中强调过,胡昆汀角色其实是导演忍痛割爱给他的,陈建斌本来想自己一人分饰两角。/《第十一回》

" 在那样的氛围下,不由自主地就会用自己熟悉的语言来抒发感情,就会出现那样的语句。" 对于陈建斌来说,这并不是不分场合地掉书袋,反而是恰到好处的浪漫。

而在他跟蒋勤勤相处中也能瞥见这种时刻。

上一秒,还在化用法国电影《新桥恋人》里的名台词 " 天空是白色的,但云是黑色的 " 拐弯抹角地跟妻子表白;

下一秒,就回归现实," 走吧走吧起大风了我有点冷 "。

" 在语言被发明以前,我就会说我爱你。"/《幸福三重奏》

" 舞台上的他和生活中的他,完全不是一回事。生活中的他就是马福礼 A,舞台上的他就是马福礼 B。"《第十一回》借于谦扮演的话剧团长之口阐述了原型与角色之间的关系。但仔细想想,艺人私生活与公开形象的差别,也不外如是。

这些天,陈建斌算得上是热搜上的常客,这对一个年逾五十的中年男演员来说并不算常见。

为新片卖力宣传、呼吁延长院线放映时间、陪妻子上真人秀节目 …… 陈建斌的 B 面,也如同他的作品一般,在十个八个破电视上,不断地接受人们的审视与评说。

人们似乎非常笃定,镜头所呈现的那些好的、坏的、浪漫的、偏执的 …… 都是真实的陈建斌的一部分,就像他所坚信的那样——

" 你越是做你自己,你对这个世界,就越重要。"

来源 新周刊

编辑 宋芮彤

值班主编 张颖

以上内容由"ZAKER哈尔滨"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娱乐八卦

娱乐八卦

娱乐领导者 八卦弄潮儿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