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上观新闻 04-15

亚裔成西方政客的棋子!特朗普、拜登责任不可推卸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美国各地的亚裔屡遭袭击,族裔仇视暴力事件频频发生。据美媒报道,美国全国 2020 年针对亚裔的犯罪增长了近 150%,而纽约市更为严重,较上一年剧增了 833%。对亚裔的种族歧视和系列仇恨犯罪激起了全美亚裔的抗议浪潮。4 月 4 日,纽约举行反仇恨亚裔大游行,上万民众参与。继 " 黑人的命也是命 " 运动之后,反仇恨亚裔行动也在全美迅速升温。在美享有 " 模范少数族裔 " 之称的亚裔被迫走上街头抗争,再次证明美国种族歧视问题的全面性和严重性,暴露出美国长期存在的人权顽疾。

近期针对亚裔的种族歧视暴力犯罪大量增加,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政治、经济、历史、文化、法律、社会等方面的因素;也有突发性因素,如新冠肺炎疫情;更有深层次的因素,如政治上的淡漠、历史上的遗毒、法律上的缺失。

在政治上,虽然美国宪法明文规定,人生而自由平等,但占美国总人口 60% 左右的白人中觉得自己是优秀民族且高人一等者大有人在。所谓 " 白人至上主义 " 在美国社会根深蒂固。特朗普政府的许多高官和国策顾问大多都信奉 " 白人至上 "。" 白人至上 " 的种族主义还间接传导到一些少数族裔之中,形成了白色人种歧视有色人种、较大少数族裔歧视较小少数族裔的系统性种族歧视现象。所以,有学者尖锐地指出," 美国是建立在种族主义基础上的。" 在美国 200 多年的历史中,从早期对印第安原住民的种族灭绝,到贩卖奴役黑人,到 19 世纪末迫害华人劳工,再到白人警察暴力执法致使非洲裔美国人弗洛伊德死亡事件,美国在种族歧视问题上可谓劣迹斑斑,罄竹难书。正如美国华盛顿大学教授罗宾 · 蒂安吉洛所指出的," 美国美其名曰是建立在人人生而平等的原则之上。然而,这个国家的历史实际上始于对印第安原住民的种族灭绝和对他们土地的盗窃。美国的财富是建立在绑架和奴役非洲人及其家属的劳动之上的。直到 1965 年,黑人妇女才被赋予选举权 "。

历史上,美国曾发生大规模持久性的排华事件。臭名昭著的 1882 年《排华法案》是在美国通过的第一部针对特定族群的带有种族歧视的限制移民法律。该法案允许美国政府暂停中国移民入境,导致大批在美国西部的华人劳工与在中国的亲人永久分离的悲剧。虽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出于反法西斯主义同盟关系和战争需要,该排华法案被废止,但排华历史并未被清算,受到非法侵害的华人劳工及其后代也未获得国家赔偿。美国众议院直到 2012 年才通过议案对 1882 年《排华法案》进行正式公开道歉,而对华裔种族歧视的余毒至今还严重存在。

在法律上,立法缺失是一个大问题。美国政府在立法方面的长期不作为是种族歧视问题和族裔仇恨犯罪愈演愈烈的一个重要原因。美国是 1965 年联合国主持制定的《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的缔约国,但它却一直不履行公约规定的义务,未采取有效措施改变其国内系统性的种族歧视。《公约》第二条要求缔约国通过国内立法禁止种族歧视行为,美国在加入该公约时对此项规定作了保留,声明该公约不能在美国国内自动执行,不能成为当事人去法院主张平等权利的法律依据。《公约》第四条明确禁止煽动种族歧视、传播种族歧视言论,美国在加入公约时也以 " 言论自由 " 为由对该条提出了保留。《公约》履约监督机构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曾多次提出美国的上述保留违反了公约的基本原则和目的,要求美撤回或修改相关保留,美国均未予理睬。结果是《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公约》在美国被束之高阁,难以落地,美国反对种族歧视的国内立法一直付诸阙如。

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移民国家,美国少数族裔移民对美国的发展繁荣作出了不可磨灭的重大贡献,但一直是种族歧视的受害者。特别是亚裔,虽然在国会和政界也有个别代表,但总体上缺乏发言权和影响力,在族裔合法权益受法律和政府保护方面处于较弱势的地位,每当遇到经济衰退和社会动荡则容易受到冲击和伤害,成为种族歧视和种族仇恨者发泄和攻击的主要对象。比如,在 2008 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国际金融危机中,针对亚裔的仇视情绪和暴力犯罪行为就急剧增加。

此次针对亚裔特别是华裔的仇视和暴力攻击风潮,还有一个特定的时代背景,那就是新冠肺炎疫情和总统大选叠加下的社会撕裂、族群对立以及反华恶浪。特朗普治下的美国,美国优先的民粹主义、单边主义、霸凌主义大肆泛滥,少数无良政客甩锅推责、嫁祸于人,接连抛出针对中国的所谓 " 中国病毒源头论 "" 中国隐瞒论 " 和 " 中国责任论 " 等荒谬论调,企图将新冠肺炎疫情政治化、污名化,对仇视亚裔暴力事件的增多起到了推波助澜和催化剂的作用,亚裔再次被当作西方政客转嫁矛盾的棋子,成为美国政府治国无方、抗疫不力的直接受害者和 " 替罪羊 "。因此,特朗普、蓬佩奥等无良政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在国际上,美国持续的种族歧视问题一直受到国际人权机构的高度关注。多位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特别机制专家指出,美国种族主义和仇外现象正在上升,美国长期存在基于种族的结构性和体制性歧视。2018 年 11 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主席兼报告员、当代形式种族歧视问题特别报告员、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贩卖人口问题特别报告员等发表联合声明,批评美国政府高层违反国际人权标准、发表种族主义和排外主义言论并采取相关行动,助长种族仇恨和排外情绪,营造对非白人充满敌意的社会环境。2020 年 6 月 5 日,联合国 12 名特别报告员、3 个人权问题工作组及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主席等发表声明称,弗洛伊德等非洲裔被杀事件显示了 " 对人类生命的严重漠视或恶意,以及利用公共空间实施种族控制的做法 ",是现代种族恐怖私刑。同年 6 月 15 日,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发表声明,呼吁美国立即进行结构改革,结束种族歧视,并履行公约义务。

美国高官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发表种族歧视言论也遭到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种族歧视问题特别报告员的点名批评。2020 年 3 月,联合国当代形式种族主义、种族歧视、仇外心理和相关的不容忍现象问题特别报告员阿丘梅指出,包括美国总统在内的多国官员使用其他名称来指代新冠病毒,这种蓄意使用地名来称呼病毒的行为根源是种族主义和仇外心理。针对新冠疫情暴发作出污名化、排斥并使特定人群更容易遭受暴力的政治回应是不能宽恕且不合情理的,违背了各国的国际人权法义务。

亚裔文化崇尚中庸之道,以和为贵。此次爆发席卷全美的亚裔反仇视运动,实属罕见。这一方面说明,近期针对亚裔的族裔仇视已到了忍无可忍的严重程度;另一方面也表明亚裔的觉醒和团结,面对持续泛滥的族裔仇恨犯罪,不抗争,无出路,没有稳定安全的社会环境,何来安居乐业。

人生而平等是美国的宪法原则,但美国政府在这方面的成绩单远不够理想,希望美国能首先将本国的事情做好,而不是到处干涉别国的内政。

(作者:黄惠康,系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委员、武汉大学国际法研究所特聘教授)

栏目主编:顾万全 本文作者:光明日报 文字编辑:肖雅文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苏唯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