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忘记我》:作家徐风历时十六年追寻,写就这部中国版《辛德勒名单》

现代快报讯(记者 陈曦)电影《辛德勒名单》里,身在波兰的德国人辛德勒,在二战时帮助 1100 多名犹太人逃过被屠杀的劫数。

同样在二战中,有一位旅居比利时的中国女性钱秀玲,也曾有过类似的义举:她屡次勇闯德国侵略军总部,求助于有正义感的德国军官法肯豪森,救下上百名比利时青年。

钱秀玲因此在欧洲家喻户晓,被尊称为 " 比利时的母亲 "" 中国的辛德勒 ",她居住过的艾克兴市市中心至今还有一条大道以 " 钱夫人 " 命名。

钱秀玲早年为何从江南水乡远涉重洋求学?身逢乱世如何安身?获得鲁汶大学双博士学位为何隐居村落行医谋生?钱氏兄妹如何联袂德国将军营救人质?当荣誉纷至沓来,她留给世间的遗言为什么是 " 忘记我 "?

" 中国好书 " 作者、著名作家徐风,历时十六年追寻这段尘封往事,曾赴比利时、中国台湾地区,遍访当事人后代、故旧和唯一存世的获救人质,独家获取大量未为人知的故事细节,抢救挖掘被时光湮没的珍贵史料,写就这部长篇非虚构作品《忘记我》,还原一个时代的波诡云谲和一位女性传奇人生背后的中国精神。

" 在写作过程中,我更关注人性的光亮,无论战争多么残酷,都无法扼杀人性,相反,在特定的环境中可以更清晰地观照人性。人性是可以超越国界、种族、信仰的。无论是钱秀玲的拯救,还是法肯豪森的相助,都超越了国际边界,是正义、良知、慈悲的相遇碰撞开出的美丽花朵。" 徐风说。

△《忘记我》,徐风著,译林出版社 2021 年 4 月

以下为作者访谈——

她的人格力量是中国精神支撑起来

Q:是怎样的契机让你关注到这个人物,并追踪 16 年,为她写一部传记?

徐风:我不想把这部作品定义为一部传记,虽然写了钱秀玲和她所处的时代,我更愿意把它说成是一部长篇非虚构作品。

说到写作的机缘,2002 年以钱秀玲为原型的电视剧《盖世太保枪口下的中国女人》风靡全国,电视剧的原著作者张雅文老师到宜兴来拜访钱秀玲老家旧址,我当时任宜兴电视台副台长,接待了她,并且通过她的介绍,关注到这样一个人物。后来通过钱秀玲在宜兴的亲人,有幸跟远在比利时、时年 90 岁的钱秀玲老人通了一个越洋电话。记得在那次电话当中,我们谈得很好,我说请她回宜兴,来老家看看。她以一口不太标准的宜兴话跟我说," 年纪大了,走不动了,我非常想念家乡,你们以后有机会到比利时来。" 事实上呢,我爽约了,后来因为种种因素没有能够去比利时,在她的有生之年跟她见面。这个爽约让我深怀愧疚,我持续关注着钱秀玲这个名字,她 2008 年去世,国内做了详细的报道,没有实现的那个愿望也就成了我的一个心结。

△作者徐风采访钱家人

Q:国内已有一些关于钱秀玲的文艺作品,如 2002 年出版的《盖世太保枪口下的中国女人》,以及央视播出的同名电视剧。与之相比,《忘记我》如何另辟蹊径?

徐风:我写这部作品,就是要以最大的勇气来直面历史真实,让那些被历史淹没的故事细节重新回到人间,并且赋予文学的温度。通过这本书,去探究钱秀玲成长的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背景,去揭示这个文化背景对人一生的作用,在写法上,必须摒弃传统的传记的格式和陈旧的报告文学的模式,使之更适合当代读者来阅读。

Q:这本书的主人公是钱秀玲,但实际上还有两个关键人物,国民党高级军官钱卓伦、德国驻比利时军政总督法肯豪森,他们三位是在怎样的机缘巧合下联手拯救人质,请简要介绍一下?

徐风:钱秀玲和钱卓伦是堂兄妹,从小亲如手足,钱卓伦早年参加北伐,战功卓著。后来钱秀玲考上了比利时的鲁汶大学,按理他们不会和德国将军有任何关系,但是偏偏有这样一位德国军官法肯豪森,他在国共战争时期担任蒋介石的高级军事顾问,在这期间,他和卓伦结为莫逆之交,后来二战爆发,他又成为德军驻比利时的军政总督。

钱秀玲的第一次营救发生在 1940 年 5 月,在边远小村埃尔伯蒙,参加抵抗活动的青年罗杰被捕,旋即被宣判绞刑,她立即想到德军总督法肯豪森是她哥哥的朋友,她给钱卓伦发了一封电报,同时拿着哥哥给她的照片毅然踏上了拯救之路。这里还有一个情况,德国将军法肯豪森也是位反战人士,他厌恶并且反对希特勒发起的战争,虽然是德军高官,当他接到钱卓伦的电报,见到钱秀玲,了解事实真相之后,他顶住压力,救下了罗杰 …… 自此开始,钱秀玲在二战期间前前后后营救了一百多位比利时国民的生命。

战后,法肯豪森以比利时头号战犯的身份被押回布鲁塞尔,接受军事法庭的审判,此时钱秀玲因为二战中的义举而成为比利时的英雄,她站上法庭为法肯豪森当庭辩护:" 如果说,这是我个人努力的结果,那么这个结果恰恰是法肯豪森将军给的,是他冒着生命危险,做出极大的努力的结果。如果没有他的努力和帮助,我将一事无成!"

Q:这本书酝酿的时间前后有 16 年,其间你前往比利时、中国台湾、故乡宜兴三地采访,整体的寻访计划是什么?

徐风:其实,当时还真不敢说会写成一本书,采访是滚雪球式的。最初的愿望很朴素,就是想完成当年的夙愿,去比利时看看老人的故居,在墓前献上一束花,补弥当年的遗憾。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采访的不断深入,很多东西就会被发现,并没有一个整体的事先的寻访计划。

Q:钱秀玲外孙杰罗姆,侄子钱宪和、钱宪行先生,侄孙钱为群、钱为强先生,103 岁的幸存者莫瑞斯,二战纪念馆馆长雷蒙、艾克兴博物馆原馆长卢埃尔 …… 这些关键人物的口述至关重要,你如何找到他们,并建立信任,打开采访的突破口?

徐风:钱秀玲是宜兴人,她的侄女、侄孙等后辈都在宜兴,她也有亲戚在上海。对这本书而言,采访的突破口是钱秀玲的长孙杰罗姆,他是钱秀玲最偏爱的一个孙辈,也是一个贯通东西方的关键人物。他生在比利时,从小钱秀玲教他中国文化,他四岁时就会用筷子吃中国菜,他对中国很有感情,是一个摄影家,无数次地到中国来。然后,通过他的引荐,我见到了书中一个重要的人物,雷蒙先生,他是艾克兴小镇二战纪念馆的馆长,他的父亲老雷蒙就是当年的游击队队长,正是老雷蒙求助钱秀玲,并见证了她拯救人质的过程。雷蒙先生又帮我找到了 103 岁的、钱秀玲当年拯救的唯一幸存人质莫瑞斯先生 ……

△采访钱秀玲的长孙杰罗姆

△采访艾克兴小镇二战纪念馆馆长雷蒙夫妇

当然,也有遗憾,比如让 · 杜特里约先生,他是艾克兴市的老市长,当年他的父亲也是钱秀玲拯救的人质之一,他曾代表艾克兴市到钱秀玲的家乡宜兴来,与宜兴结为友好城市,但是他已经去世了,他的太太也已经去世。

我想,追寻这个故事最大的支撑点,还是钱秀玲,她虽然去世多年,但她的人格魅力依然在那些熟悉她的人群当中,所以只要说是来写钱秀玲,他们都会伸出援助之手,这是我最大的感受。

Q:在寥寥数笔的历史纪录和虚构附会的传奇戏说之外,你怎样发掘出第一手的资料?有哪些独家的发现?

徐风:比利时留下的有关钱秀玲的资料比较少。我到布鲁塞尔的第一天,到一家很大的书店去,想买一本有关钱秀玲的书,店员在电脑上帮我搜索了很长时间,抱歉地说,比利时国内还没有一本专门书写钱秀玲的书。幸亏,艾克兴小城的博物馆还保留着她的一些资料,主要是当时报道她的一些报纸,比如说 1946 年首次报道钱秀玲拯救人质事件的报纸,博物馆里一共有两张,馆长非常慷慨地送了一张给我。还有就是,103 岁的莫瑞斯老人的讲述当中也纠正了一些外界以讹传讹的信息。此外,钱秀林的孙女塔吉娅娜拍摄的一部纪录片《我奶奶是英雄吗?》,这部纪录片里有钱秀林大段的口述,也纠正了一些外界的谬误。另外很重要的是,关于钱秀玲堂兄钱卓伦将军的解密,我寻访到了他远在中国台湾的孙子,以及台湾友人提供给我的一些文字资料,去还原钱卓伦将军的形象,这些资料都是之前没有披露过的,可以说是首次面世。

△采访时年 103 岁的幸存者莫瑞斯先生

△在中国台湾采访钱卓伦后人

Q:当用足够丰富的口述、史料还原她的人生轨迹后,你怎样认识这位女性?

徐风:在书写当中,我对她的认识是逐渐丰富起来的。我觉得她的人格力量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支撑起来的,东方文化的浸润养成了她正直、勇敢、勤奋、坚韧、善良、慈悲、开阔的胸襟和品格。她集中了东方女性身上所有的美德,也接受了西方的文化教育,因此她具有中西合璧、内外皆修的风度。区别于过去文学画廊当中那些忍辱负重或者刚强勇敢的女性形象,她既是温柔的,又是刚烈的,既是娇小的,又是伟岸的,既是开阔的,同时也是很小女人的。

以上内容由"现代快报+ZAKER南京"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