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上观新闻 04-14

顺丰巨亏,和快递不送上门有什么关系?

1. 战场

顺丰亏了。

2021 年第一季度,顺丰控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 9 亿元 -11 亿元。

为什么会亏这么多?

顺封方面给出了 5 个理由,最后一点是:公司于今年 4 月推出特快及新标快产品。此外,特惠专配业务量上,下沉市场电商需求旺盛,导致存量客户中的经济型业务增长较快,公司电商件毛利承压。

这是什么意思呢?

翻译成大白话就是,我们接了不少电商件,但是电商件不赚钱啊!

看一下数据—— 2020 年,顺丰总体实现快递业务件量 81.37 亿票,同比增长 68.46%;但快递业务票均收入 17.77 元,同比下降 18.99%。

换句话说,顺丰在 2020 年收的快递多了,但赚的钱少了。这其中,有一部分原因得归咎于薄利多销的电商件。

不赚钱,为什么还要接?

因为顺丰需要更大的市场份额。对于快递行业而言,只有更大的市场份额,才能摊薄成本,以取得更大发展。

在一般人印象中,顺丰是快递业的绝对龙头。但从市场份额上看,顺丰并不是第一。

从 2020 年的数据来看,快递市场份额排序依次为中通(20.4%)、韵达(17%)、圆通(15.2%)、申通(10.6%)、百世(10.2%)、顺丰(9.8%)。尽管顺丰在 2020 年市场份额提升最快,增长了 2.2%,但仍然比不上三通一达。

曾经专注于高端市场的顺丰,其实过去一直在尝试各种办法拓展市场份额。但与此同时,三通一达、菜鸟、京东也在不断冲击着顺丰的高端客户。在这样的情况下,进攻是最好的防守,顺丰只能放低姿态,开始进攻其最不占优势的电商市场,即使这样会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一直以来,电商市场,是快递行业的重中之重,目前市场份额最大的三通一达就是靠这里起家。

可以看到,目前快递市场其实已经形成了四大阵营——阿里参股或控股的通达系,电商与物流一体自营的京东,依靠拼多多快速增长的极兔,以及相对独立的顺丰。

在这其中,顺丰是唯一没有电商支持的企业。尽管它也曾经尝试过电商生意,但效果不甚理想。

因此,当顺丰正式进入下沉电商市场时,这一仗注定会打得极为艰难。

这个市场长期由三通一达把持,价格低是最大的竞争优势。曾经高高在上的顺丰来抢低端份额,只能入乡随俗,继续拿出低价这把双刃剑,掀起新一轮的价格战。虽然短期内能够提升业务量,但无法控制单票收入下滑。

于是,亏损,在这样一个战场上,看起来似乎没那么难以理解。

2. 新人

在快递价格战的最前沿——义乌,战局已趋白热化。

一方面,顺丰这样的电商市场新人主动掀起新一轮价格战,另一方面,一个国内快递行业的新人也在搅动战局。

这就是极兔,一个印尼来的快递企业。

这个有着 OPPO 背景的新人来势汹汹,起网一年内,便已达成了 2000 万稳定日单量,此前通达系完成这个数据用了十几年时间。

能够如此快速地抢占市场,原因之一是背靠拼多多,极兔市场份额的快速增长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拼多多的电商件。原因之二就是低价策略,江湖传言,在极兔的补贴下,一单电商件的价格甚至能低到 8 毛钱,远低于业内普遍的成本价 1.4 元 / 单。

这样不计成本的价格战已经引发了监管的注意。义乌邮政管理局于 4 月 6 日下发的警示函显示,该局已相继四次通知极兔速递、百世快递不得用远低于成本的价格进行倾销,由于 4 月 9 日这两家公司仍未达到整改要求,所以义乌邮政管理局责令百世、极兔部分分拨中心停业整顿。

为什么极兔这么狠?因为有钱啊。

不久前,有消息称这家企业完成了自己新的一笔 18 亿美元融资,投后估值 78 亿美元。这一估值已超过圆通、申通、韵达的市值,仅次于中通。这新鲜滚烫的资金,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曾几何时,行业认为快递价格战已经渐进尾声。但如今随着顺丰的下探,以及极兔的搅局,通达系等价格战老玩家只能挥刀迎战。

这场没有硝烟的价格战,看起来在很长一段时间还将继续下去。

不过有意思的是,就在极兔被处罚不久,拼多多表示,极兔 " 有拼多多投资,双方有特殊合作关系 " 为不实消息。

这场战争的局势,又很微妙了。

3. 反噬

这里要解释一个问题。

有人会问,对于消费者而言,快递费不是越低越好吗?

须知,这里说的快递费,是指大规模电商件的费用,并不是消费者平时单独寄普通快递的价格。

那么,当快递的价格持续放低,企业从哪里寻找利润?

快递企业会说依靠规模,依靠智能化,但最直接的,还是在末端扣成本。

不少人发现一个现象,一些顺丰快递员,也不把快件送上门了。这或许是个别现象,但对于曾经以服务取胜的顺丰而言,却反映了一个大问题。

快递的价格战,已经影响到了末端的服务,甚至可以说开始反噬行业。

此前的丰巢收费风波,让人们抱怨不止。说是快递行业的智能化尝试,可消费者并不买账。

但时至今日,各家快递仍然我行我素,该扔快递柜继续扔。甚至在快递柜上,把那些要求送上门的客户门牌号写上示众。广大上帝们,无可奈何。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直接扔快递柜,对于快递员来说效率更高。

价格战下,快递单件价格下降,只有更多的件量才能维持各家末端网点的利润。所以,直接扔快递柜或者驿站,快递员在同样的时间里可以送更多的件,这样网点就可以承担更多的件,公司就能吃下更大的份额。

什么?放快递柜能不能打电话通知一下?快递员哪有那时间。

此前快递 100 的一项数据显示,快递寄取,货物损坏、丢失,多、乱收费,服务态度恶劣等问题,占到总投诉量的 70% 以上。

难怪有人发出灵魂之问:你们打价格战,后果要我们来承担?这不好吧?

从另一个层面上说,快递企业几乎也都是上市公司。价格战烧的钱,和股民有着直接利益关系。况且,一旦有公司撑不起价格战,最后买单的还是股民。

不可否认,价格战,是整合市场、行业出清的有效方式。美国快递市场在 1982 年到 1994 年也曾有过价格战,持续了 12 年左右,最终三家巨头集中度达到了 70% 左右。

但这种价格战,应该是理性的,不实质伤害盈利能力的。在抢占市场份额的同时,各家快递企业,千万不要走火入魔,忘记了快递业 " 服务 " 的本质。

毕竟,你们应该竞争的绝不仅是价格,还有对广大消费者的服务。

栏目主编:张杨 本文作者:张杨 文字编辑:张杨 题图来源:新华社

文字图片来源:上观摄影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