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上观新闻 04-12

英文餐饮外卖现垄断乱象,食派士想做“寡头”,被罚 116.86 万元

因在互联网餐饮外送平台服务市场实施 " 二选一 " 垄断行为,上海食派士商贸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食派士)被监管部门查处。

4 月 12 日,上海市市场监管局宣布,2017 年 1 月至 2019 年 10 月,食派士实施了没有正当理由限定交易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锁定了相关市场内大量合作餐厅商户资源,严重削弱了竞争对手的竞争能力,损害了平台内商户和消费者利益,具有明显的排除、限制竞争效果。

上海市市场监管局依法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对食派士处以其 2018 年销售额 3% 的罚款,合计 116.86 万元。

食派士是谁?

提起当事人食派士,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茫然。

在罚单公布前,食派士对大多数非外籍人士而言,仍是个相对陌生的在线餐饮外送平台。

食派士的经营模式是通过公司网页、手机 App" 食派士 "(Sherpa's)等媒介连接用户与线下餐饮企业,借助互联网信息平台,以习惯使用英文的目标用户需求为导向,整合并向用户提供餐饮外送服务资源信息以及外送服务。目前,其业务范围涵盖上海、北京、苏州等地。

一项市场调查报告显示,提到上海提供英文服务的在线餐饮外送平台,有 88.2% 的外籍受访者 " 第一个想到食派士 "。

在案发前,它仍是上海外籍受访者知晓率和使用率最高的提供英文服务的在线餐饮外送平台。

此前,英文界面的外卖平台只在外籍人士圈子里靠口碑传播,这个市场长期以来是中文外卖平台刺眼光芒照射下的 " 隐秘角落 "。

一位在上海生活了 14 年的美籍人士表示,虽然他中文很熟练,但相比两大中文外卖平台,他更愿意用食派士,因为 " 界面更友好,感觉有亲和力 "。

食派士网页

" 英文外卖 " 江湖

据市场监管部门披露,2017 年以来,上海提供英文服务的在线餐饮外送平台包括食派士、EKD、MEALBAY 和锦食送等 4 家经营者。

在 4 家经营者中,食派士最早进入市场,品牌创立于 2001 年。

2006 年,MEALBAY 创立于上海;锦食送在 2015 年进入上海市场;2016 年,EKD 在上海正式上线运营。

在业内人士看来,专攻外籍人士的餐饮外送业务曾是市场 " 蓝海 ",但市场容量不大,入局者稍多便容易饱和。

在这一点上,比其他平台早了 5 年甚至 15 年的食派士自建了配送团队和较为成熟的配送、管理体系,加之积累了大量商业数据资源,竞争优势明显,使后来者很难打开市场空间。

4 家经营者中的 MEALBAY,就于 2017 年 12 月 31 日停止了在线餐饮外送服务的运营。

" 我们的客户以外籍人士为主,很难出圈。" 徐汇区一家法式餐厅的负责人告诉记者,要获得更多订单量和更高利润,就必须和品牌知名度高、市场份额占比高、流量大的当事人合作,食派士是当时的最优选择。

EKD 和锦食送的日子也不好过。

2017 年,食派士的日均订单市场份额占比已经达到 93.85%,月均在线商户市场份额占比达到 55.28%,销售额市场份额占比达到 93.66%,用户市场份额占比达到 83.87%。

一年半前已一家独大

到了 2019 年 10 月,食派士上述比重还在增加,分别达到 99.75%、84%、99.99%、97.61%。

而主要竞争对手锦食送 2019 年前 10 个月月均在线商户数量和月均销售额相比 2018 年分别下降了 62.01% 和 93.5%。

这意味着,在上海提供英文服务的在线餐饮外送平台中,食派士无论是订单量、销售额,还是用户数和在线商户数均一家独大。

在法律上,食派士这种市场优势有一个专业称谓:" 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

依据《反垄断法》,一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达到二分之一的,可推定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然而,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如果通过合法渠道和方式获得市场支配地位,这无可非议。

但食派士的做法经不起推敲。

根据其他竞争者和商户的举报,2019 年 8 月,上海市市场监管局依法对食派士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正式开展立案调查。

开展调查的重要依据,是《反垄断法》。《反垄断法》明确禁止 " 没有正当理由,限定交易相对人只能与其进行交易 " 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

4 家平台 2017 年 1 月至 2019 年 10 月的关键数据

强压商户 " 归顺 "

据监管部门调查,食派士主要通过 3 种手段打压竞争者和商户。

首先是与所有合作餐厅商户签订含有 " 排他性送餐权条款 " 的合作协议要求合作商户在未得到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不得再与当事人的竞争对手合作。

一份食派士在 2017 年与合作商户签订的《合同》有如下条款:" 在合同有效期间,乙方(指合作商户)同意只授权甲方(指当事人)进行乙方的食物送餐服务……但不得……在没得到甲方同意的情况下,与其他与甲方提供类似服务的公司合作(仅限提供英文服务的公司,只提供中文服务的类似公司不包括在内)…… "。

其次,对于未执行 " 排他性送餐权条款 " 的合作餐厅商户,食派士通过微信或制作周报等形式要求商户从竞争对手平台下架。

调查发现,食派士通过主动筛查或接到其他商户举报等方式," 锁定 " 一批 " 脚踏两条船 " 的商户,派工作人员下 " 最后通牒 ",要求他们立即停止与其他提供英文服务的在线餐饮外送平台的合作,否则将其从食派士平台下架。

许多商户坦言," 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 是常规操作,但其在食派士平台上的订单量远高于其他平台,所以食派士 " 逼迫 " 的话,只能从其他平台下架,否则被食派士强制下架,损失更大。

针对多个平台争抢的优质商户,2017 年 9 月至 2018 年 3 月,食派士还制定并实施了 " 独家送餐权计划 "。

在向所谓 " 重点餐厅 " 频繁发送的电子邮件中,食派士还称如果商户与其他平台合作,食派士外送的营业额会相对减少,商户就要付更高的佣金给食派士。

置之不理的商户,还会被食派士反复骚扰,让本就压力巨大的商户不得不考虑从其他平台下架的问题。

2017 年 9 月起,食派士对锦食送平台上的 16 家、EKD 平台上的 49 家和 MEALBAY 平台上的 7 家餐厅实施了计划。

至 2017 年 11 月,他们中的六成从其他提供英文服务的在线餐饮外送平台下架。

到了 2018 年 3 月,上述餐厅中仅剩 3 家仍在其他竞争对手平台上架,其余全部 " 归顺 " 食派士。

" 我们与锦食送签合同不到半年,食派士就强制要求终止合作。" 某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上海第一分公司市场总监表示,他们是为数不多和食派士 " 正面刚 " 的商户,在 2018 年 4 月与食派士终止合作。

但无奈其他平台流量太低,该餐饮外送单量大幅下降至每月只有一两单,损失 30 多万元,只好 " 硬着头皮 " 在 2018 年 11 月恢复了与食派士的合作,并从锦食送下架。

截至记者发稿时,食派士已发布的声明,不知重罚后,其垄断行为是否会就此收敛

栏目主编:张奕 本文作者:陈玺撼 题图来源:陈玺撼 摄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