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市界 03-28

400 万在燕郊买的房子,我 170 万卖掉了

作者|陶婷

编辑|胡刘继

燕郊与北京之间,隔着一座桥。这座桥只有 500 米长。

2021 年年初,燕郊通勤人员进京新政实施的这一天,张宇花了整整 4 个小时才到达公司。光走完这座 500 米的桥,就耗费了 2 个小时。

一场疫情,让更多人感慨:" 这么多环京的城市,燕郊离国贸再近,固安离大兴机场再近,它们终究不是北京。"

失望之中,3 月初,张宇离开了燕郊。走之前,他 170 万元贱卖了房子。当初买下这套房子时,价格是 400 万元。张宇社交平台 " 血本无归 " 文字下,配着 " 我没有快乐了 " 的悲怆音乐。

自 2017 年 3 月 17 日限购起至今的 4 年,是让环京买房人焦灼的 4 年:楼市从魔幻走到现实,有人进场、有人离开、有人被套。

按照公开数据,环京楼市房价从 2017 年的高点大幅回落。在这一过程中,房价走势产生了分化,有些地段房价波动较小,但很多区域房价近四年时间平均跌幅高达 40%,有的跌幅甚至高达 71%,按照三成首付来算,很多人的首付已经跌没了,成为了负资产。

所谓环京,指的是离北京 70 公里以内的距离,大致包括燕郊、大厂、香河、固安、永清、涿州等地。

今年 3 月 18 日,尽管燕郊因落户门槛的放松,迎来一大波落户人群,燕郊楼市也再起波澜,但对限购已满 4 年的环京楼市来说,其上空盘桓着的,仍是挥之不去的乌云:房产中介追讨佣金,环京房企艰难度日,刚需客谨慎观望,高位接盘者违约和资不抵债。

即便如此,仍有一些人在焦灼中,等待希望。

在焦灼中前行

房价腰斩多年后,环京楼市不复当年繁华。

2020 年 11 月,全国商品房均价过万。如果查看房价过万的县级市百强排行榜,拉到最底部,才能在名单上看到香河、涿州等环京城市。

安居客数据显示,今年 3 月份,涿州城区新房均价为 1.06 万元每平方米,同比上月持平,同比去年下降 6.62%;香河新房均价为 1.24 万元每平方米,同比上月下降 1.55%。

在房价仍在波动的环京楼市里,各路人马在焦灼中前行。

一名环京经纪人告诉市界,在疫情还没完全过去的时候,很多人都不方便过来看房。他们一个月成交一两套算好的,有的好几个月不开工。

房产经纪人被开发商拖欠佣金的现象也仍存在。3 月初,一名网友在河北新闻网上发布名为《河北廊坊固安县学府清华售楼处拖欠经纪人佣金》的帖子。学府清华这个楼盘的开发商,是一家叫做中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中小房企。

在帖子中,这名网友写道:" 卖完房,客户手续都办完。开发商各种理由不给结(经纪人)款,各种踢皮球,拖欠已半年之久,共计金额 400 万元以上。"

自从 4 年前限购政策实行后,固安楼市就变得不温不火。拖欠房产经纪人佣金,是当地中小房企为了度日,使出的浑身解数。河北新闻网上,投诉中鼎房地产的帖子不在少数,如迟迟未办理房产证、违规收取购房差价等等。

另一边,有环京桥头堡之称的燕郊(属于三河市),也陷入了纷扰之中。2 月 18 日,在三河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网站上,一名网友发帖称," 燕郊天洋城 4 代现房不能交房,开发商不知去向。" 这个不知去向的开发商,是天洋房地产(三河)有限公司。

三河市燕郊经济开发区

针对网友的投诉,三河市住建局回复称,因与融资单位中国华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发生经济纠纷,该公司财务账户、公章和收据都被融资公司掌握,天洋 4 代当前的销售、签合同、收房等工作都无法开展。

天洋城的一名业主告诉市界," 天洋城这个楼盘的开发商资金链出现问题,面临破产,并且纠纷非常多。目前没有好办法。"

房企穷困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也传导到了购房者身上。

半年前,张倩从固安一名房产销售那里得知,在某知名房企的牵头下,固安六中与天津南开中学签了一个协议。

该协议大概意思是:有天津户口的北京人,如果买了该学校周边的楼盘,他们的孩子就能在固安六中上学,到时候会享受到与天津高考同等的分数待遇。

听到这个消息后,张倩高兴坏了。她觉得这简直是为她家量身定制的。然而,疫情反反复复,固安更在 1 月初封城,张倩的买房计划就这样搁置下来。

如今,疫情好转,张倩便将买房计划提上日程。但没想到的是,3 月中下旬,张倩从房产经纪人那里得到一个坏消息:引进这个政策的知名房企,因为资金困难,在今年卖掉了固安的不少地块。

固安六中周边的楼盘,几乎都是该知名房企以及其控股公司开发建成。

" 资金链破裂房企的楼盘,实在是不敢买,怕成烂尾楼。"张倩说。

而那些在环京房价高位时接盘的购房者,此时的心境,可以用 " 生无可恋 " 来形容。在某社交平台,曾有名叫 " 厚土 " 的网友发帖表示," 赠送(燕郊)天洋城房产(目前还有贷款),先到先得,自己还贷款。"

这名网友是在燕郊房价不断攀升的 2016 年,以 2.7 万元每平方米、总价 108 万元,买下这套 40 平方米的一居室的。这套房子大概还了 4 年多的房贷,每月还款 4200 元,还剩 73.64 万元贷。

前述天洋城业主表示," 此事属实 "。他还透露,由于 " 资不抵债 ",天洋城有不少业主的房子被抵押给银行了,导致没有办法拿到房产证。

环京楼市里,还有购房者频繁违约的现象。这些购房者是在没有购房资质的情况下,与开发商或二手房业主草签了购房合同。在环京房价持续下跌之后,很多人的房子还没到手,就赔了一半。

环京楼市何以至此?

魔幻到现实

2014 年,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靴子落地后,环京楼市便开始暗潮涌动。2015 年,北京出台 "330 新政 " 之后,楼市 " 量价齐涨 "。

北京房价高企,许多在京购房无望的北漂族,纷纷到环京地区购置房产。同时,炒房客也蜂拥而至。短时间内,购房需求大增,导致楼市供不应求,环京房价自此野蛮生长,燕郊、大厂、香河等地的房价,几乎翻了一番。

香河

2016 年前后,燕郊的房价甚至达到了近 4 万元每平方米。环京楼市热火朝天,开发商则是欢腾一片。一些大开发商项目开盘,甚至一次性动员了 200 名销售人员。

与燕郊等区域相比,并不占优势的涿州,其房价也从 5000 多元每平方米,一路涨到 1 万多元每平方米。

就是在这个时候,冯志成为了一名职业炒房客," 不会看户型图也没关系,站在市场的风口上,猪都能飞上天 "。

彼时,在涿州流行的词汇是 " 押一套 "。所谓押一套,指的是新房,不论户型、面积等,购房者只需要跟开发商打好招呼,缴纳 10 万元、20 万元不等的押金拿到房,再加钱以更高的价格卖给他人。

冯志向市界回忆道," 二手房甚至都不用过户,直接加钱就能很快被卖掉 "。与人合伙买卖几套房后,冯志 1 个月就赚了 20 万。拿着这笔钱,冯志买了他的第一辆车。

他的朋友,则另辟蹊径,以低价大量收购板楼的顶层房子。此时的涿州楼市已经极度疯狂,当所有房子都一抢而空之时,冯志的朋友将顶层的房子放出来了。

没有任何悬念,高价卖掉顶层房子后,冯志的朋友赚得盆满钵溢。

涿州陷入疯狂之时,固安楼市也气焰高涨。2016 年,大兴机场确定高速路线、封闭式施工等,牵动着与大兴一河之隔的固安。仅仅一年时间,固安的房价就从 8000 多元每平方米,飙升至 2 万多每平方米。

有 8 年房产销售经验的刘鑫,犹记得固安那几年楼市的火热。最火的时候,有的人拿着钱也买不到房。1000 套房源,排号能拍到四五千名甚至开外。

房子优先卖给谁,也有主次之分。先交定金排号的,先排先选。全款的客户排第一位,排第二位是首付 50% 的客户,剩下的就是首付 30% 的客户。

很快,固安房子均价飙升到 2.7 万每平方米。受制于均价不能再高的政府备案价,开发商想到了一个 " 招数 ":多余的溢价,绑定一个车位。

比如一套 80 平方米的房子,政府的备案价是 1.7 万元每平方米,市场的价格是 2.7 万元每平方米,每平方米多出一万元的溢价,80 平方米就是 80 万元。从明面上来看," 这 80 万元就是买车位的钱 ",刘鑫告诉市界。

环京地区此时的房价,是被投机性需求炒上去的。但房产先行,对京津冀一体化以及环京各地区的发展,并不是什么好事。

于是,2017 年 3 月,北京楼市调控政策加码过后,环京楼市也掀起限购风暴。如廊坊一纸限购令变相封死了流动性后,廊坊房价迅速熄火,并于 2018 年 3 月正式转为下跌。

燕郊限购令发布后,房价也马上开始下跌,到 2018 年 10 月,已经跌至 1.6 万每平方米,跌幅近 35%。

暴涨的潮水退却,环京多地楼市陷入冰点,2017 年,链家、我爱我家等中介,相继撤掉环京楼市的导客店。

两年后,燕郊的房价已经从最高点的 4 万元每平方米,跌至不到 2 万元每平方米;大厂地区的房价,从 3.5 万元每平方米,跌到了 1 万多元每平方米。

环京多地房价腰斩的残酷现实下,一众河北房企的日子也不好过。2019 年,保定秀兰地产爆雷,其在环京香河等地布局不少。

大量的房屋销售员和一线代理商,为了求生存,或转行,或南下。很多炒房客以及高位接盘的北漂族,则赔得底裤都不剩。这一年,燕郊法拍房上升至 94 套。

2020 年,疫情重击下,环京楼市雪上加霜。以燕郊为例,年初房子均价 2.06 万元每平方米,年末均价下跌至 1.76 万元每平方米。

此时,燕郊法拍房数量达到 210 套,是 2019 年的 2.2 倍。

一些苦苦支撑的北漂族,在 2021 年年初疫情的再次反复后,终于动摇。

宋震是在固安买的房。从固安到北京,也要过一座桥。如张宇过燕郊那座桥一样,在检查严格的时候,宋震走完固安这座桥,也得好几个小时。

" 我打算卖了固安的房子,换到大兴的黄村。哪怕小点也无所谓,不会因为疫情回不去。" 宋震说。

风向变了吗?

即便形势如此,仍有人在等风来。

2020 年,环京楼市就迎来了一批炒房客。他们几乎以全款的方式,在北三县(廊坊市的三河市、大厂县、香河县)团购了 50 套房。他们的目的很明确:纯投资,看好环京北三县的发展。

一些开发商也在等待合适时机。有些楼盘已经封顶了,即便连给员工买衬衣的钱都没有,有开发商就是不卖。

" 要用逆势思维,越是低点的时候,越是好机会。"一名开发商告诉市界。

暗地里,风向的确在悄然改变。多名环京房产经纪人告诉市界,2020 年起,虽然燕郊二手房仍然限购,但是新盘不限购,北京户口和外地户口都可以购买。

燕郊镇

新风向之下,一些离开的环京销售员又回来了,他们似乎又看到了希望。

作为燕郊本地人,黄响有些抵触网上唱衰环京楼市的观点。他坚持认为,环京区域比如北三县的位置,具有自住和投资价值,只是发展稍微慢了一点。

但 2021 年年初的一场疫情,让稍微回暖了点的燕郊楼市,又一次变得冷清起来。

成交量惨淡的现实下,有中介坐不住了。

3 月 5 日起,有平台中介在朋友圈、贴吧发布信息称," 燕郊二手房打开限购 "。这个消息让很多购房者蠢蠢欲动,磨刀霍霍向燕郊。

但是,三河市住建局工作人员告诉市界,这是虚假消息,燕郊仍在执行 2017 年的限购政策。

在香河,限购政策放松与否也是晦暗不明。3 月 8 日,一名环京房产经纪人给余涛打了电话,他推荐的是香河的房子," 这套房子报价 9500 元每平方米,而且免费送一个车位。"

余涛在网上查了下,该项目 2020 年底的时候,价格还是 11000 元每平方米左右,现在就降到了 9500 元每平方米左右,并且赠送车位,相当于从去年到现在,价格下降了 20% 左右。

该名经纪人还告诉余涛," 不限购,开发商可以帮忙解决购房资格的问题。"

其实,狼来了的故事在这里曾反复上演。自 2017 年环京区域以 " 县 " 为单位调控以来,期间曾多次爆出 " 限购放松 " 的消息,但每次都被官方 " 辟谣 "。

" 环京整个开发建设刚刚启动,前期就不能放松,一旦限购放松,房价又上去了,不利于环京地区的发展,现在基础太薄弱了。" 一位资深地产人士坦言。

跟北京千千万万个打工人一样,夏峰还是希望能够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子,而环京区域是他目前的最优选择。

然而,自 4 年前限购之后,环京楼市就一直徘徊在低位。夏峰的朋友不止一次跟他说,想在环京置业就趁现在,等限购放开就不是这个价了。

夏峰也一直寻找合适的房子,但他心里总有一个挥之不去的疑问," 如果现在入手,我是在抄底,还是在接盘?"

众所周知,环京城市主要承载的是没有北京户口的人群。但在减量发展,疏解非首都功能等策略下,北京 2019 年城区人口较 2015 年较少了 12.7 万。

北京人口的减少,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环京楼市的购买力。这让不少购房者,对于房价是否还会继续下跌,心里很没有底。

而如何吸纳人,并将其留下来安家就业,仍是环京地区发展的难题。

3 月 13 日至 3 月 18 日,短短一个多星期里,从 " 有房本且房屋是住宅性质就可以落户燕郊 ",到 " 被告知落户业务暂停,届时不要再去办理 ",燕郊落户政策一变再变。

虽然燕郊落户政策朝令夕改,但门槛终究还是在放松之中。落户门槛的降低,意味着拥有购买住宅资质的人群增多了。这使得各大中介喜大普奔,早前冷清的燕郊楼市,罕见地再起波澜。

然而,在业内看来,落户放松固然能在短期内拉动改善性购房需求,但并不能一挽颓丧多年的燕郊楼市。

" 环京多数区域不仅基础设施比如交通等没完全跟上,软件设施比如教育资源、医疗资源等也稀缺,更重要的是,它们的产业结构也比较单一。" 前述资深地产人士分析说。

产业结构单一,意味着购房者的就业问题就无法解决,就算有户口,人们只能白天在北京上班,晚上再回来睡觉。这样一来,环京城市仍可能是一座座 " 睡城 "。

所以,加强基础设施建设,用产业支撑当地经济发展,吸纳人才真正留下来安家就业,反过来推动整个楼市的发展,才是环京地区最需要去做的事情。

(文中出现人物皆为化名)

以上内容由"市界"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