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上观新闻 03-04

十几年监狱生涯结束,出狱前,这个女诈骗犯为何突然情绪失控?

" 谢警官,小梦怎么不写信,也不来看我了,家里是不是出事了?" 女犯秀丽很着急,在监狱服刑这些年,女儿小梦一直都跟自己保持着联系,女儿的鼓励是她服刑改造的最大动力,突然毫无征兆地没了音讯,让她一时彷徨无助。

主管民警谢敏其实早就注意到了,秀丽这几次打亲情电话,小梦都没接,探视日也没出现。这让秀丽整日茶饭不思,一宿宿睡不好觉。以前性格和善的她,变得易怒暴躁,甚至还因为打扫卫生问题和同监舍的人员发生口角。

保证罪犯情绪稳定,是监狱民警的重要工作。秀丽的消极情绪直接影响到了她的改造,民警也很重视。谢敏心里犯起嘀咕,小梦这孩子怎么了?

女商人锒铛入狱

90 年代中期,四十多岁的秀丽下海,开了一家公司专做房产交易。那时,全国人均工资是百元左右,上海的房价在千元以上,而秀丽做的生意,动辄就要数十万。

因为市场繁荣、交易活跃,秀丽的生意越做越大,可她财迷心窍走上邪路,因合同诈骗罪被判刑 13 年。丈夫在银行上班,为了不影响他的前途,秀丽同意离婚。读初中的女儿很懂事,会定期给妈妈写信、通话,有了这份心理寄托,她积极改造,认罪悔罪态度很好。

2007 年,集中收押老病残罪犯的特色功能性监狱上海市南汇监狱正式启用,年满 55 岁的秀丽被从女子监狱移送过来。此时,民警们也从 17 个司法单位分别调至此地,谢敏就是其中之一。

南汇监狱七监区女警谢敏

谢敏 1990 年参加工作,此前在军天湖监狱的子弟学校做初中英语老师,虽然教育学生经验丰富,但教育罪犯她还是新手。她在工作中总结经验:" 带学生时,和家长保持联系很重要,跟女犯打交道,更是必须完全了解她们的家庭状况,家庭关系、家人态度都影响着他们的改造。"

不同于孩子的天真,这些女犯社会经验丰富,有的还是多次犯罪,加上年纪大,甚至觉得自己是老资格,还会用一些小动作试探新警的脾气。但秀丽一直性格随和,跟其他罪犯相处得也融洽,谢敏知道,女儿的家信很及时,一有时间就来探望,所以秀丽表现稳定,一直都让谢敏很放心。

妈妈成了绊脚石

可没想到,到了出狱前两年,秀丽却成了最让谢敏操心的那一个。小梦的突然失联,让秀丽几乎崩溃。谢敏一边联络秀丽的前夫,一边让徒弟王婷婷继续联系小梦。第一通电话里,小梦还很客气地对王婷婷说," 我实在有事走不开,谢谢警官的教育帮助。" 后来再打电话,她就直接挂断,拒绝交流。

联系不上小梦,谢敏想到了秀丽的前夫,秀丽的前夫告诉她,小梦和男友恋爱多年,男方父母在政府部门工作,小梦一直对男方家称母亲出国了。前段时间,她领了结婚证,最近在筹备婚礼,不想和监狱中的母亲联系。但听说秀丽因此情绪上受到这么大的影响,其前夫表示会去和女儿沟通。

一个多月后,小梦终于联系上了,但她不愿意多说话,聊几句就要挂电话。同龄的青年民警王婷婷很理解,小梦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取注册会计师证书,拥有令人羡慕的学历和工作,爱情即将修成正果,生活一片光明,所以她才更害怕失去。王婷婷把秀丽的现状告诉她:" 你母亲的改造表现一直很好,心态也很平稳,可最近联系不到你,她心里不踏实,精神状态很差。"

南汇监狱七监区女警王婷婷

聊的次数多了,小梦跟王婷婷熟悉起来,慢慢吐露了心声:要说这些年没有怨气,是不可能的。" 初中的时候妈妈入狱,一关就是十几年,我的生活天翻地覆,这些年受尽了艰难,活得矛盾而挣扎,好不容易遇到了爱人,如果和妈妈不断联系,我会在婆家抬不起头来,妈妈已经毁过一次我的人生了,还要毁第二次吗?" 她边说边哭了起来。

" 可你为了瞒住婆家,不来看妈妈,不就像鸵鸟一样吗?这事情你难道一辈子不告诉丈夫家吗?以后人家知道了,对你是什么看法,还能不能接受你呢?你要面对现实,不能为了自己的幸福,就不管妈妈了。" 因为关系已经比较熟了,王婷婷说的很直接,小梦隔了很久才说,自己会再好好想想。

秀丽知道女儿的情况后,哭得更厉害了,她反复和谢敏说,自己很后悔,觉得对不起女儿,对不起家庭。作为家长,谢敏能理解她这种心情,尽力安慰她。

婚礼前,小梦终于出现在了监狱门口。她选择了向丈夫坦白,男方家比较通情达理,没有对此怀有芥蒂,小梦得以带着妈妈的祝福穿上婚纱。剩余的刑期里,秀丽的心安定了下来,60 多岁的她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了,但她想着以后出去了,要帮女儿带孩子、做家务,尽力弥补。

连通大墙内外

在过去的思维中,监狱民警的职责就在大墙内,罪犯的家庭问题在墙外,是私人问题,民警没办法解决。" 解决罪犯的家庭问题,对于提升罪犯的改造质量、降低罪犯的重新犯罪率更有效。只有家庭稳定,他们回去才能不再重新犯罪,这才是更科学的改造方式。所以我们现在要连通大墙内外,努力帮助罪犯修复并维护好亲情。" 南汇监狱党委副书记、政委侯瑞勤说,这是监狱工作理念上的一个重大变化。

她举例,罪犯就像一个质量有瑕疵的 " 产品 ",要修复好这个 " 产品 ",需要家人配合。民警必须想方设法跟家属谈话,做通家人的思想工作。家庭幸福、社会温暖,罪犯才会渴望回归。

南汇监狱党委副书记、政委侯瑞勤

的确,对罪犯而言,家人永远都是最大的希望和软肋,女犯尤其依赖家庭。谢敏和王婷婷所在的南汇监狱七监区,是上海市唯一一所集中收押老病残女犯的监区,不同于女子监狱,这里的女犯上了年纪,多少有些旧疾,心理也更脆弱,所以管教更要注意方式方法。

谢敏印象最深的女犯,是一个上海老太,入狱时 60 多岁了。儿子贩毒被抓后,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儿子的朋友让她帮忙送儿子的一包东西,结果一送过去,她就因私自携毒被当场抓住。她判了 9 年,儿子是无期,母子俩双双入狱后,老公绝望自杀。在入狱的第 3 年,她又查出患了癌症。

整个刑期,谢敏都是她的主管民警。家庭破碎,她恨自己,也恨儿子,一度丧失了继续生活的勇气。谢敏鼓励她:" 你和儿子都只有对方这一个亲人了,你儿子好好表现,就有可能无期改有期,你只有好好活着,才能等到儿子。" 这话老太听了进去。" 等儿子回来 " 成了她生活的意义。出狱后,她还定期给谢敏写信和打电话,上一封信还代儿子转达了对谢敏的谢意,感谢她维系住了他们的母子情。

" 女警更细腻,更容易共情,她们既是妻子和母亲,也是女儿,在把女犯改造为合格公民的过程中,更善于运用政策引导,引导女犯悔罪向善,帮她们建立良好的家庭支持系统,修复破损的亲情关系,对改造女犯起到有效的积极作用。" 侯瑞琴说。

(秀丽、小梦为化名)

栏目主编:王海燕 本文作者:刘雪妍 文字编辑:刘雪妍 题图来源:均 南汇监狱供图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