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拯救行动!50 多个“裸贷”姑娘

天才捕手发布的是口述真实故事

【陈拙老友记】系列是陈拙和他的朋友们

基于真实经历进行的记录式写作

以达到给人生续命的目的

大家好,我是陈拙。

"隐秘职业"的故事我一直都在找。之前给你们讲过金三角的伐木工,黄金谷的淘金者,找久了,总觉得隐秘的职业就该到这些隐秘的地方,或者隐秘的行当里去找。

今天的故事里就是个挺新奇的职业。一家公司,为了不让犯罪份子找女孩拍"裸体借条",自己成立了"打裸部",还雇了专人负责。

我说的这个新奇职业,就是这个"专人"。

整个部门,从领导到员工就他一个人。他每天最常做两件事:大力敲键盘聊QQ,大力打电话骂人。

宫磊打裸的时候,走哪儿都是一根相机独脚架傍身,被他送进监狱的放贷者,前后超过30个。

这次,宫磊又碰到个"大活"。

事件名称:打裸记

事件编号:陈拙老友记05

亲历者:韩让

事件时间:2016年6月-2017年10月

记录时间:2018年11月

打裸记

韩让/文

2017年7月,长沙。我和几个朋友正一起吃饭,包厢的门突然被撞开。

一个男人大步走进包厢,脸盘坑洼,胡髭四散,身阔体壮,裹着一件落满灰的旧西服,神情疲倦。

他一把拉开椅子,坐下,掏出一根钢制相机独脚架,又从抽屉里拽出七八张卫生纸,小心翼翼地擦拭个不停。

"找到那个人了吗?"我让服务员上了壶温茶,问道。

宫磊将独脚架收起,捧起茶壶,仰头猛灌,茶水顺着胡子淋湿衬衣领。

他抹抹嘴,说:"从没遇到这么难找的。现在线索太少,就一个视频。"

说罢,他掏出手机,点开播放器。

那是一段全程30秒的性爱视频,声响在不大不小的包厢里回荡,我手里的筷子停在了半空中。

宫磊是某借贷平台的"打裸部"负责人。

打裸,打的是"裸条视频"。

裸条视频里,女孩子们全裸,手持身份证,正对镜头。姓名,地址,照片,身份证号,全部暴露。

出于不同原因,一些女孩会自拍裸照,发给放贷人,获得高息贷款。

一旦违约不还款,放贷人会以散布裸照,与女孩家人联系为要挟,逼迫借款女孩还款。有些甚至会要求女孩"肉偿"。

宫磊在饭桌上播放的,就是这样一则视频,甚至程度有过之无不及。

屏幕里出现一男一女,赤身露体。镜头被男人拿着,只拍到下半身,没露脸。

男人是湖南口音,一边做着动作,一边对女人说着些污言秽语。女人没出声。

视频里的屋子光线粉红,像酒店房间的壁灯,镜头不断摇晃,很快失焦,突然照见外面一片黄光,旋即结束。

宫磊想找的,是视频里的男人。

现代的摄像设备,都有地点记录功能。只要视频没有经过剪辑和重新渲染,都可以用技术手段还原出来。

他唯一的有效线索是:视频是在长沙拍的。

可长沙地方太大,他跑了快一个星期,毫无进展。

饭桌上一共四人,除了我和宫磊,一位是我的直系上司,一位是我本科同系的路学长,他是长沙当地的记者。

路学长很好奇,出于记者的敏感性,把视频要过来,又看了几遍,最后把画面卡在拍着墙壁那一帧,递给我们——

墙壁上隐约有个倒写的数字"7"。

一秒24帧,显示出数字"7"的地方只有1帧,他能够看到这种细节,绝对是多年训练的结果。

众人反应过来,这是7天连锁酒店的Logo。

宫磊喜出望外,赶紧坐到路学长身边,仔细辨认那个数字"7",嘴里连声称赞:"这视频我至少看过100遍,愣是没瞧到这个!"

话音一落,他又忍不住苦笑:"整个长沙城有46家七天酒店,挨家挨户查记录,时间成本太大。"

路学长又把视频往后翻了几帧,翻到窗外一片失焦的黄色光晕。肉眼看不清里面任何东西,只能根据光晕形状判别物体形状。

他把视频递给我,问,"你看这是哪里?"

我看着光晕形状,确实觉得十分眼熟,可是又不敢确定,便尝试着说道:"这是,橘子洲大桥下的巨型雕塑?"

湘江横穿长沙城,橘子洲在湘江中间,跨江大桥正好在橘子洲上面。

我曾经在长沙生活多年,晚上常去橘子洲附近闲逛,这才能勉强认出。

长沙7天酒店虽多,橘子洲旁只有一家。

宫磊握住路学长的手一通猛谢,随即离席而去,酒菜一口没碰。

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次的裸贷案紧迫到什么程度。

这一年多来,宫磊作为"打裸部"的负责人,破过十几起裸贷案,被送进监狱的放贷者超过30人,经他手"解救"的女孩超过50人。

现在,他要让这个数字再往上涨一涨。

宫磊是在2016年加入"打裸部"的,有点火线救急的性质。

当时一条名为"XX贷10G裸条"的压缩包传遍网络,涉及240多个裸条。其中,包含了167名在校女学生。

一个杭州的裸贷女孩自述,"裸条"爆发后,全校都知道了自己借裸贷。她受到多个老师斥责,课间被同学索要"作品种子",还有人对她动手动脚。最后她不堪欺辱,只好离开学校。

另一个女孩说:"本以为还钱就没事了,谁想到后来网上到处都是我的裸照,如果被我爸妈亲戚看到了,我不如自杀好了。"

作为平台方,这件事给公司造成恶劣影响。

为了挽回声誉,公司宣布成立"打裸部"。

公司甚至许下承诺,"打裸部"的人,如果能全部查出"10G裸贷"来源信息,直接奖励100万人民币。

说到底,这笔巨款只有宫磊一个人能赚,因为整个"打裸部"上下只有他一个人。他的微信签名是"没有兵的将军",别人却称他是"没有将军的兵"。

我刚进公司没多久,就听说了宫磊大名,以及有些同事对他的评价——"不像是什么好人"。

宫磊的工位紧靠走廊,来往茶水间必然经过他工位。每次别人路过,都能看见他在做两件事:大力敲键盘聊QQ,大声打电话骂人。

他骂人时却偏爱"臭X"两字,不论男女,他都照用不误,还喜欢把后面那个字音拖得很长。办公室女多男少,所有女同事遇到他都绕着走。

后来我跟他熟悉起来,便告诉他,这词不能说,很得罪女同事。

可惜他已经养成口头禅,根本停不住。

我出了个主意,让他下次说的时候语气软和点。

然后他就给自己的口头禅多加了一个字,变成了"臭X儿"。

我问过宫磊,为什么偏爱这个脏词。

宫磊说,这个词的原本发音不是这样,是他以前从南方学的。

他年轻时,有两年在澳门工作。在那里呆久了,难免会对性服务业有一定了解。

那时候常有外地的姑娘到澳门从事该行业。当地人瞧不上外地人,就拿那些捞偏门的女性说事,骂她们是"臭X"。

宫磊和同事们觉得那些女的给自己丢脸,刚开始还劝那些姑娘好好找份工作,可她们去的目的就是下海挣钱,怎么劝告都不管用,

后来,宫磊就跟着骂那些女的"臭X",意图表明自己跟她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划清界限。

结果这样一来,宫磊发现骂往往比劝有效。据他说,有的女孩真会因为辱骂而回头。

到了现在,宫磊也把这个习惯带到工作里,以一种"拯救者"的姿态去打裸。

明明是对女孩恨铁不成钢,嘴里却还要不停骂"臭X"。他很愤怒,不明白这些女孩为什么和澳门那些性工作者一样,用肉体换取金钱。

但宫磊对"打裸"的态度非常认真。他每次出差回来,都要给我们开个小型"发布会"——这次他将多少不法分子绳之以法,多少媒体曝光这件事,那些女孩有多么不应该。

从他宣扬成果的口吻里,我们能听得出来他为此自豪。他想得很清楚,每端掉一个裸贷团伙,就会有更多女孩"获救"。

长久以往,宫磊的行动都很成功,他总结出了三套"打裸"方法:摸清了放贷方,就去找受害女孩;摸清了女孩,就去找放贷方。

第三种最难,只知道发生了裸贷事件,那就两边都要找。

这次让宫磊出师不利的长沙7天酒店男主角,就属于第三种。

那天离开饭局后,宫磊都在独自行动,搜寻有关那家7天酒店的线索。期间发生了什么事,他在后来才告诉我。

湖南长沙,湘江畔。

宫磊背着他的独脚架站在湘江边。身后这根独脚架,陪了他10年,走遍大半个中国,用铝合金锻造,外表是黑色硬钢,重5斤,长1米8,价值5000块,

2008奥运会那年,宫磊想学摄影,买了第一根。结果在安徽跟人打架,相机摔了,他抄起独脚架追着对方打。从那以后,摄影成了摆设,独脚架却越使越顺手。

江边夜风极大,虽然是夏天,仍有凉意。

宫磊在沿江公路走了20分钟,远远地望见一栋6层建筑,蓝顶黄墙,正面刷有一个巨型数字"7",足足覆盖了两层楼,极其醒目。

他驻足,仔细看了一会儿。

这正是橘子洲那家7天酒店。

宫磊的思路很清晰:

首先,判断出酒店哪几间房能看见橘子洲雕像,特别是在晚上,能看见上面的灯光。

然后,调取这几间房客户信息,因为借贷平台是实名制的,从后台进行信息比对,将其中平台用户识别出来,确定大致名单。

最后,拍摄者是湖南籍,中年人。作为放贷者,他一定在贷款平台留下了大量出借记录,出借时间应该在住店之前。

有了这几条,找到那个男人不成问题。

宫磊走到酒店近前,回头眺望湘江。

酒店离大路有一节距离,正对面,是橘子洲街道的大公示牌和公交车站。

所以,一楼的窗户是看不见湘江的,排除嫌疑。

宫磊走到酒店前台,亮出自己的工作证件:"为了协助警方追查对方身份,我这边需要你们的一些帮助。"

对方还是婉拒:"如果想要查看顾客信息,除非有公安机关的证明。"

宫磊自然没有,只好留了对方领导的联系方式,交给公关部,让公司总部人去找关系解决。

一天后,7天酒店有个姓张的经理跟宫磊联络。

张经理表示,可以提供近3个月住客信息。

宫磊再次来到酒店,在张经理的帮助下,宫磊先确认了所有带窗户的房间,尤其是房间内部一定要有那个"7DaysInn"标牌,结果每一间房都有。

他找出了12个可以从窗户看见橘子洲雕塑的客房。

这12间房正对湘江,价钱却没贵,入住率很高,在过去的3个月内,几乎每天都有人住。

张经理提供信息后,宫磊又去找公司后台人员帮助分析比对。

结果却是,这里面没有符合要求的人。

宫磊只好再去请求张经理,希望一次性给足一年的名单。

对方极不耐烦,表示需要再去跟领导请示。一请示就是一天,宫磊来回打了四五个电话才拿到信息,赶紧又联系运营后台。

人事流程繁琐,不知不觉又过去5天。

这5天,宫磊也没闲着,将附近酒店都暗访了一遍,生怕哪间酒店也用了"7"字。

好在并没发现,没有哪个酒店会在客房摆其他酒店的广告。

5天后,分析人员再次告诉宫磊,名单里没有符合的人,公关部领导也旁敲侧击,提出质疑,是不是搞错了方向。

宫磊已疲惫不堪,再也想不到其他办法了,只好再打电话去请求张经理,看看能否调取一下去年的住客信息。

这次对方再没回应。

面对这种状况,宫磊自己也没办法,或许这次回到公司,就没办法开"发布会"了。

"长沙打裸"搞得宫磊灰头土脸,在这之前,他不乏闪电成功的案例。

有次宫磊打入销售裸贷视频QQ群。对方说,只要能加钱,什么要求他们都能满足,甚至可以定制视频内容。

宫磊打过去500块,没有要新的,而是要了份之前别人预订的截图和视频。

对方立刻发来。

他这才意识到,事情可能比自己想象得要严重得多。

宫磊马上表示,自己近期要去贵州玩,需要包养一个女大学生陪着,还转过去1000块定金。

去贵州的路上,宫磊联系好了当地媒体和警察。在"打裸"这件事上,找警察很容易,这本来就是社会热点矛盾,何况有大型企业平台天然资源优势,破案效率大增,影响也大。

宫磊和对方约定在当地一家酒店。又跟警察商定,让他们等在楼下,别进房间,免得打草惊蛇。

敲开房门的是个小伙子,一米八左右,白白净净,看着不到20岁。

小伙子点头哈腰,掏出iPad,上面都是姑娘照片,他一个一个推荐给宫磊。

宫磊坐在床边,头也没抬,自顾自地擦拭独脚架。

他接过iPad,紧皱眉头,直啜牙花子,张嘴就说:"小伙子,这种臭X我才不要。我已经叫了警察,他们就在楼下。现在,要么你自首,要么我打电话让警察上来。"

言毕,宫磊抬头,微笑着看向对方。

小伙子向后退了一步,两手紧攥成拳头,脸色通红。

他突然向前一步,提脚向宫磊头部踹去。

宫磊站起来,迎向踢过来的脚,举起独脚架,狠狠砸过去。

小伙子的腿骨被砸中,失去平衡,翻倒在地,疼得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警察破门而入,把他拷进警车。

小伙子胆子不大,很快就把团伙成员都招了出来。

这个裸贷团伙在一个小区的居民楼里,老板租下一个套间,几个人既在里面办公加住宿,床铺堆满东西,卫生间马桶坏了,办公电脑和尿壶放在一起,打开门迎面扑来一股腥臭。

几人正光着膀子打牌,看见警察进门,没人敢反抗,一个个蔫头耷脑地走出来。

六盘水打裸归来,宫磊拉着哥几个去大排档。几瓶酒下去,他站了起来,掏出手机放在嘴边,像个新闻发布会的主持人——

"我宣布,我们这次获得重大线索!破获重大案件!取得重大成绩!救了十几个姑娘!"

一连3个"重大"后,他接着骂道:"那些放裸贷的就是变态!畜生!"

那是宫磊职业生涯中的高光时刻,只是坠落来得太快。

没过多久,宫磊经手了另一起裸贷事件,当事女孩给他打来电话,挂断后他失落了很久。

那个女孩对宫磊说:"惩罚裸贷团队是没用的,我已经没了名声和尊严,还能再差到哪里去呢?其实,我更想惩罚的,是那些嘲笑辱骂我的人,和当初借贷的自己。"

宫磊后来才了解到,那些被"解救"的当事人们,该被学校退学的退学,被公司开除的开除。

就像一种创伤后遗症,受害者一时犯下错误,接下来的一生都将伴随阴影。

这样一来,那些女孩真的被"解救"了吗?宫磊自己也搞不清楚。

更令宫磊讶异的是,有的女孩,甚至抗拒被"解救"。

宫磊曾遇到过表示自己绝对不会报警,也不肯做人证的受害者。

"我欠他五万块钱,他睡我两次。现在事情闹大了,他已经跟我说好,这钱再也不用还,我又不吃亏。我真的报了警,他跟我要钱,这钱你们帮我还啊?"

宫磊越听越生气,张嘴骂道:"臭X,他们要是以后再威胁你怎么办?你爸妈被威胁了怎么办?"

一番大骂后,受害者只是一愣,随即恢复那副满不在乎的表情。她嘴里说着:"知道就知道呗,反正他们又不能帮我还钱,我到哪里去搞钱呢?"

宫磊一时无言,只是笑了笑,回公司申请了5000块的人道慰问经费。对方收到这笔钱后,积极参与了报警举证。

经历了这些事,宫磊逐渐得到了答案。

那天我们一起吃饭,他端着饭盒,往嘴里扒了两口饭,嚼了几下,突然说了一句话——

"我打掉这么多裸条团伙,对公司意义很大。对那些姑娘,就没什么意义了。"

说这话时,他心无旁骛,眼睛只盯着饭菜。像是对我说的,又像是自言自语。

长沙饭局后的一周,宫磊找人未果,给我打来电话,想再找路学长帮忙。

这是我在长沙的最后一天,用户调研快结束了。

当晚,长沙一家小贷公司的老板欧军请我们吃饭。他招待十分殷勤,一天之内发了七八条朋友圈,条条都是欢迎我们来访的。

宫磊正好过来找我,欧老板便连他一起请了。

饭桌上一落座,我便问宫磊,"7天那事儿,进展如何?"

宫磊又累又乏,两只眼睛黑眼圈都很重。他苦笑着摇摇头,说查了近一年的住客,没一个匹配的。

我们正说着呢,旁边欧老板突然问我:"小韩,你睡过几个借裸贷的女人咯?"

听他这么问,我一点也不吃惊。

"裸条事件"传出以后,外面越传越凶,除了视频图片,还有人专门写了很多关于我们公司的小黄文。

网上经常流传,该公司内部人员放裸条,睡裸贷,还把那些还不上钱的女大学生介绍给别人。

我在线下调查时,遇到的很多小地方的放贷者。他们文化程度不高,平时不怎么上网,偶尔看到几篇推送,就会信以为真。

在这些人眼里,我们就是一个放裸贷的公司,只有放裸贷才能进入这个圈子,也才能获得更多客源。

我赶紧告诉欧老板:"你说什么呢,我们是一个正规的平台。"

欧老板却挤眉弄眼,坏笑着说:"晓得晓得,现在风声紧。我就是想说,其实我也可以放裸贷,我还拍过视频咧。"

宫磊一听他拍过视频,立刻向我使了个眼色,看来又来一个新活儿。

我问欧老板,视频能不能给兄弟们看看?

欧老板笑着答应,随后打开微信,点开一个短视频。

我接过手机短视频,几乎要笑出声来,里面的内容跟宫磊的7天酒店短视频一模一样。

欧老板正是宫磊要找的人。

宫磊一看,脸上疲倦一扫而空,大嘴咧开。

欧老板有些尴尬,强笑说:"这位宫爷,我晓得你看出来了,这是我找鸡一起摆拍的,跟你们那种真正裸贷还是没得比。"

宫磊一听是嫖娼摆拍,瞬间丧了气,放开正准备报警的手机。

"你们别急,今晚我就约了个裸贷肉偿,那女的欠我5000多,我答应她睡一次800。"欧老板继续说:"这女的不错,宫磊,今晚就送给你了,要得不?"

几天接触下来,我明显感觉到欧老板虽然有钱,但江湖气重,说不清是愣头青还是脑子有问题,经常想一出是一出。

才吃了一顿饭,竟然就提出要带人去"睡裸贷"。

宫磊眼神一亮,马上挺直腰杆,像被打了一剂强心针。

打了这么多次裸,每一次都是进行事后惩戒,如果能在裸贷发生前打裸,防范于未然,算是桩圆满的事。

这顿饭吃得无比迅速。中途宫磊拉我到走廊里偷偷布置,到时他会向我发信号和定位,让我随时准备着向他找好的警察报警。

一路上,欧老板开着一辆奥迪,左手抽烟,右手开车,满面春风,志得意满。

宫磊紧握着独脚架,坐在副驾驶,有几次想要揍他,都强忍住了。

最终两人赶到岳麓山北一处小宾馆,这里到处都在修路搞建筑,算是城镇结合部。

欧老板把车停在小宾馆旁的山道上,领着宫磊向宾馆楼上走。

宫磊一直和他在一起,没机会给我发微信,便告诉欧老板,自己有点晕车,要在楼下先呼吸呼吸空气。

欧老板特别殷勤,没多想,自己先去楼上确定房间。

宫磊本想给我发定位,岳麓山北的信号太差,一个字都发不出去,他只好找前台询问Wi-Fi。一来二去,时间过去了好一会儿。

这时候,欧老板突然惊慌失措地从楼上跑下来,拉住宫磊,说,自己把那女人打坏了,他已经报警,让宫磊赶紧走。

宫磊不肯,拽着欧老板向那个房间赶过去。

一进门,就看见一个矮胖女人倒在地上,她头发极为稀疏,发质干枯,像是干稻草。

宫磊仔细检查了一番,女人虽然头摔在地上晕了过去,但没有流血,呼吸心跳正常。

他觉得奇怪,就问欧老板:"这人如果晕过去了,不是应该打120急救电话吗?打110干嘛?"

欧老板本来十分惊慌,这下听他一说,一巴掌拍在自己脑门上:"对呀,我他妈真是蠢。打么子110咯?"

宫磊直接打了120急救电话。

半小时后,警车先赶到了宾馆,宫磊过去表明身份,又把裸贷的事一说,告诉他们欧老板来宾馆的真实目的。

两个警察过去给欧老板戴上手铐,带着他往警车上走,一边走一边问他:"那个女人不是都来陪你睡觉了吗?你为什么还要打人家?"

欧老板莫名其妙,竟然流出眼泪,嘴里不停重复说:"我伢哎,她太丑了,我以前没见过,太丑了,太丑了……"

宫磊先过去关心女人的伤情,万幸的是呼吸还算均匀。将女人的两脚用床枕垫高后,他跑到警察旁边,指着欧老板:"我跟你说,这犯罪份子特蠢。"

很多放贷者并不知道,睡裸贷,决不是一桩"美差"。

除了刑事责任,还有一条——

宫磊常跟我提起一句话:"漂亮姑娘往往都很聪明,不至于走到最后一步。"

2017年4月傍晚,杭州某大学门口,一个姑娘走出铁门,慢慢走向不远处的台球厅。

姑娘转过头看向街道,上下课的学生来来往往,街道两边都是摊贩。

姑娘在人群中找了一阵,并没有看到约自己的人,于是主动给对方打去电话:"我已经到了,请问你到了吗?"

对方并没答,电话挂断。

二楼台球厅的皮门帘被掀开,一个穿牛仔衣的男人从门里探出头来,他冲姑娘招招手喊道:"你自己上来喽!"然后转身回到屋子。

姑娘并没上楼,她回过身,对不远处几个人点点头,那几人立刻冲上二楼,将穿牛仔衣的男子当场制服。

他们都是警察。

这个姑娘叫小欣,97年的,才上大二,她算是"裸贷肉偿"事件的受害者。

事实上,她既没有"裸贷",又没有"肉偿"。她一共跟对方借了5000元,周息三毛,一个月就滚成两万元。

对方第一次提出"裸贷肉偿"的时候,她"被迫"答应下来。挂了手机,她立刻打通报警电话。于是就有了前面那一幕。

此前的"打裸"报道起了作用,小欣之前看过,报警之后,她又打了我们公司的客服电话,主动联系上宫磊。

宫磊立刻带人从北京飞往杭州。

小欣保留的聊天记录和录音证据十分完整,那个放贷人被捕后,又查出其他的事,最后判刑两年。

为减轻社会影响,警察抓到人后又等了十几分钟,才从后门将人押上警车。

小欣从头到底就没上楼,她一直坐在台阶上玩手机。

宫磊下去看她,她抬起头问道:"人抓到了吗?"

宫磊点点头,本来想安慰她几句不必害怕,却发现她神情平静。

小欣很漂亮,她也知道自己很漂亮,她毫不掩饰告诉宫磊,自己是系里的系花,同学们都说她长得像明星。

她问宫磊:"您说这5000块钱还要还吗?"

宫磊说:"按法律来说,本金是要还的,国家保护线是24%,不过你不用担心,他现在犯法了,该判他的还是会判。至于钱还不还,这个要看处理结果……"

没有等宫磊说完,小欣又问:"宫老师,您以前处理过类似事情,一般还要还吗?"

宫磊说:"如果他不要,那你就不用还了。"

小欣听了,脸上露出笑意,向宫磊要了微信号码,说以后遇事再请教。

宫磊给了她微信,却明明白白告诉她:"你以后最好还是不要向我请教吧。这种事,永远不要有第二次。"

那次宫磊罕见地没有骂人,更没有吐出自己的口头禅。

实际上,宫磊后来的脾气好多了,或许是他自己想通的缘故。

他依然还在打裸,出差回来也还会开"发布会",骂那些裸贷团队照样大声,只是再也没提自己救了多少姑娘了。

宫磊之前在澳门工作时,曾劝阻过"捞偏门"的女孩,劝阻不起作用,他就试图骂醒她们。

这样的经历,让他在日后从事"打裸"时,总是比旁人更为激进,执着于要"拯救"那些女孩。

他把口头禅挂在嘴上,但更多想表达的,其实更多是一份"恨铁不成钢,恨女不爱己"。

宫磊的脏话没改。"多救几个女孩子",这个从一开始就抱定了的想法,也没改。

最后他总算想清楚了,自己可以让一个个裸贷团伙覆灭,却没法彻底结束女孩们的痛苦。对于那些抛掉了尊严和灵魂的女孩们来说,宫磊的"拯救"只是第一步。而后面的路,他和女孩们,其实都没有想好。

那个被解救的女孩说得没错,惩罚裸贷团队是没用的,最该惩罚的,是当初借贷的自己。

说到底,"打裸"只是一份工作,宫磊的终极武器,也不过是一根的相机独脚架。他没有能力改变更多。

不过,自己都掌控不好的命运,又怎么能指望别人呢?

(文中部分人物系化名)

插图:@东五环超人baba

"天才捕手"征集故事线索,也接受投稿。一经采用,根据故事质量提供每千字500-1000元的稿酬,邮箱:storyhunting@163.com。

以上内容由"ZAKER新闻 | 湖北"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国内新闻

国内新闻

把握真实,传递热点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